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铁棺封尸
    本来我的精神力和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此刻,恨不得马上就找到平坦的地方舒舒服服睡一会儿。

    可是,韩雨露这么一说,我的神经忍不住地自行紧绷了起来。

    关于胖子的问话,韩雨露并没有说,只是催促我们两个快些往上爬。

    我在第一个,我不爬他们谁也爬不上去,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蹦不了他们两个。

    “快些,再快些!”韩雨露在我身下不断地催促着。

    殿后的胖子有气无力地说:“别继续爬了,胖爷实在是爬不动了,有什么东西先咬胖爷,就休息一下行吗?”

    我也喘的和牛一样,听到有人打退堂鼓,之前胸口那股气一泄,便是停了下来。

    同时,用手电往下照去,但由于韩雨露和胖子身体的阻挡,我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整条铁链在剧烈的颤抖。

    在我犹豫的几秒内,我感觉自己的身上一沉,直接就看到韩雨露从我的背后爬了上去,一踩我的肩膀就成了第一个,然后用非常快的速度朝着上面攀爬上去。

    被她踩的那一下,我整个身子一沉,手上的力量一松,整个人就开始朝下滑。

    没几下就撞在了胖子的身上,就听到你胖子骂了一声,然后他整个人也向下溜去。

    我勉强定住心神,一手双脚死死地缠在铁链上,但感觉还是往下滑,就把手电咬在了嘴里,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这样才算停止了下落。

    此刻,我已经下落了有五六米,低下头去看胖子的情况,他更是下滑了七八米之多,同时那口铁棺再度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在手电光下,我清晰地看着铁棺是剧烈地颤抖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棺而出。将

    手电拿在了手里,我对胖子叫道:“死胖子,快上来,要不然你就成粽子的点心了。”

    胖子对着我摆手说:“小哥,胖爷打死也爬不上去了,你自己走吧!”

    说完,他的手微微一松,整个人就滑落在了棺盖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大口地喘着粗气。

    没过一会儿,胖子盯着那棺椁骂道:“你他娘的要起尸是吧?行,胖爷今天就和你丫的耗上了,看看你能不能顶的起胖爷这二百多斤。”

    我往上一照,韩雨露已经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身影了,而且很快那身影也消失在我的手电光之内,暗暗地叹了口气,我把手脚一松,也再次落到了棺盖上。

    在我下来的时候,胖子诧异地看着问:“小哥,你怎么不跑啊?”

    我喘着气,对他说:“小爷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胖子苦笑一声,说:“是你丫的也爬不动了吧?”

    我不否认地点了点头,确实也是因为自己爬不动了,但最重要的就是不能丢下胖子。

    这和我的性格有关,今天就算不是胖子,而是一个陌生人,虽然我会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最后还是会这样做的。

    胖子递给我一支烟,我接了过来,但和他说:“都喘成这样了还抽烟,你不怕得肺痨啊?”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丫的想要就要,不要想就还给胖爷,这年头好人怎么这么难做呢?”

    我感觉自己处于一种的地震状态,一想到接下来死生还不一定呢,就摸出火点燃了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呛的自己连连咳嗽,同时嗓子眼还有一阵干呕的感觉。

    胖子给我拍着背,说:“小哥,你他娘的就不会慢点吗?别粽子还没有出来,你先被自己呛死了。”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拍了,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韩雨露上去了。”

    胖子点头说:“胖爷又不瞎,和这种倒斗真他娘的危险,一点儿团队意识都没有,粽子就是粽子,永远不可能与人为伍。”

    我听得他这句话怎么这么变扭,但也没有深究,毕竟现在下面的正主不老实,精神力全部都在铁棺上,也不知道等一下我们两个会不会一下子被顶飞。

    胖子看了几眼铁棺问我:“小哥你说说看,粽子能不能打开铁棺?”

    我想了一下说:“应该没有这个可能性。”

    “你想,就是普通的木棺,起尸也要有人开棺,里边的粽子才能跳出来,这说明起尸至少要有两个步骤,但这两个步骤几乎都是同一时间进行的,那就是开棺和沾染阳气。”

    “现在我们又没有动这口铁棺,它应该没有道理自己起尸的。”

    胖子问:“那你说现在的震动是怎么回事?难道铁棺里边有人在玩棺震?”

    我苦笑说:“你他娘的会在这里边玩吗?不过我觉得我们可能是理解有误,这并不是一口铁棺,而是一个机关盒子。”

    胖子一愣,说:“这么大的机关盒子,胖爷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白了他一眼,说:“搞得好像你以前见过机关盒子似的。”

    “所谓机关盒子,就是整个机关的核心,所有的机关都是由这个盒子发出命令,然后加以执行。”

    胖子吸了口烟说:“就是相当于电脑的cpu对吧?”

    我点头说:“可以这样理解。不过让我有些奇怪的是,这机关盒子怎么只有一条铁链连接上面,这样要操作如此复杂的机关,那这个机关盒子里边该多紧密啊!”

    胖子摆手说:“胖爷不信你这一套,觉得还是铁棺的几率大一些,可能是棺主因为某种情况而沾染了阳气,所以才会起尸的。”

    砰!

    忽然,我们所在的棺盖被撞了一下,震的我们两个人的脚都麻了。

    胖子摸出枪骂道:“狗日的,还说不是铁棺,里边的棺主已经起尸了。”

    我还想说什么,又感觉到了一下的撞击,这次的撞击要比上次更加的猛烈。

    幸好我看到棺盖和棺身并没有分开的迹象,忙对胖子说:“别着急,以小爷来看,不管里边是什么东西,它都是无法出来的。”

    胖子不相信我的话,便开始对着铁棺的四周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在没有发现任何裂缝之后,他明显地舒了一口气,对着我说:“也许你丫的说的是对的。”

    接着,棺椁里边的东西不断地撞击,而且越撞力道越大。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已经意识到这样撞下去,就算是精钢打造的也会被撞开,一下子都慌了神,子弹都上了膛。

    忽然,那撞击声消失了,由于我们已经思维定式般地习惯了那种撞击的感觉,这样的消失把我们两个吓了一跳,两个人相视一眼,开始再一次地检查铁棺的封闭情况。

    在没有发现裂开的痕迹,这下心彻底放进了肚子里。

    胖子退了子弹说:“看来不管是机关还是粽子玩棺震,总有一个消停的时间,这下咱们两个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再爬上去找韩雨露算账。”

    我苦笑道:“你敢找她算账?”

    胖子冷哼一声,说:“敢不敢到时候再说,过过嘴瘾总行吧?”

    我一脸无奈,就开始喝水吃食物补充体力,同时看了看自己手表的日期和时间,发现我们应该下这个沉船葬有一天半的时候。

    刚才如果真的是龙卷风消失,那现在渔船也应该在来的路上,而我们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了。

    忽然,我感觉自己的后脑一痒,以为自己的后面也长了毛,吓得自然是不轻,因为盗墓贼因中尸毒而死的人不在少数,立马就让胖子帮我看看。

    胖子掰开我的头发,朝着头皮看去,说:“没有啊,你是不是吓得神经过敏了?”

    我刚想反驳他的时候,忽然就看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绳子,连忙拿着手电往上照去,只见一条我们这次出发配备的绳子,就摇晃在我的鼻尖处。

    这时候,胖爷也发现了这条绳子,就“咦”了一声,抓住那绳子扯了扯,发现还非常的结实,就不解地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瞎啊?绳子都不认识?”

    胖子被我骂的不爽,反驳道:“你他娘的才瞎呢,胖爷的意思是问这是什么情况?”

    还不等我说出自己的想法,上面就有一束手电光射了下来,同时用手电光给我们发三长两短的灯语,这摆明就是求救信号。

    我说:“难道是韩雨露在上面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胖子说:“我看不像,再说了,韩雨露怎么可能懂得咱们现代人的灯语呢?”

    我也拉了拉绳子,确定了绳子非常的结实,说:“不管了,爬上去看看。”

    胖子一脸的苦相,说:“这绳子更他娘的光滑,爬它胖爷宁愿尝试一下这条铁链。”他指着中棺椁延伸上去的婴儿胳膊粗的铁链。

    我一想也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我就见那绳子往上一拉,旋即就从我的手里脱掉,但是很快又放了下来。

    想了想,瞬间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兴奋地给了胖子一拳,说:“我操,这是在让我们把绳子拴在腰间,上面要把我们拉上去的信号。”

    胖子揉着胸口说:“不会吧?就依靠韩雨露一个人,能把胖爷拉上去?”

    我说:“她也许是打算先把我拉上去,再合力把你拉上去。”

    胖子点头说:“这次你猜的应该没错,只不过她为什么连句话都不说呢?真让胖爷感到隐隐的蛋疼。”

    “疼自己揉揉。”

    我说着,就将绳子系在腰间,对着上面拉了两下,示意可以把我拉上去的。果然,很快我的腰间一紧,我连忙抓住绳子,整个人就被提了上去。

    胖子对我摆着手说:“小哥,一路顺风,别忘了胖爷在下面还等着你们的救援呢!”

    “放心,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随着我不断地被拉高,在手电无意往下扫了的一下,就看到在铁棺的侧身,正趴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