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酒中尸
    在那些血液的流出,我没有像以往那样闻甜味或者香味,也没有闻到任何的恶臭味,就仿佛将一卷崭新卫生纸的包装打开一样,只有淡淡的尘封的味道。

    这也不能怪胖子大呼小叫,棺材里边是平平一棺的红色液体,像极了鲜血,但我知道那应该不是血,而是一种奇怪的红色液体。

    在血雾缭绕之下,下面依稀可以看到有一个尸体的轮廓,大概是因为被泡在这种液体的时间太久了,都变得有些黏糊,就仿佛一整块的肥肉一般,我甚至无法分清那边是头那边是脚。

    其他人看到这幅景象,大多皱起了眉头。

    不过,霍子枫的表情变得放松了起来,手里的匕首也放回了腰间,我估计这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也不知道刚才是心理作用还是气氛导致的紧张。

    在棺材的内壁上可以看到鎏铜钉,几乎在每隔五公分就是一枚,这是用来加固棺材的,由此可见这液体并非后天形成的,而是在尸体入棺的时候灌入的,要不然也用不着这些钉子。

    由于手电光束太多,反而看不太清下面的具体情况,我就让其他人关掉,然后就剩下我自己的。

    我顺着棺内壁往下一点点地移动,最后一直到了棺底,仿佛看到了棺地放着石板,而石板上面有字。

    尸体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我看到了扳指和手镯,还有大概是脖子的地方有项链,在旁边还放着一些瓷器和各类玉器,这些东西的价格都非常的可观而且又方便带出去。

    不仅仅是胖子,就连三东子、露露和天火三个人都看的眼睛冒光,毕竟都是做古董买卖的,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不过,这红色的液体诡异而恶心,任凭他们再贪婪,也不敢把手伸进去摸冥器。

    胖子想了好多的办法,甚至都让我跟他一起联手,我没有借答应他,因为实在是太恶心了,而他只好暂时放弃了贪婪的心思。

    不过,胖子还是把目光转向了尸体,一边看一边叹息说:“真他娘的够惨的,这墓主人还又是佛又是道的,把一个人泡成这样,我看他的后辈也不会怎么样。”

    我看了几眼,就实在忍不住胃里的翻腾,毕竟就是一个刚刚溺水死了的活人我都不敢怎么看,更不要说泡的跟药酒里边蛇蝎似的一具尸体。

    “你们说这是在干什么?”我皱着眉头问。

    胖子冷笑道:“小哥,你点你都看不出来吗?这典型就是用葡萄酒在泡人肉干,这具尸体应该是被活摁进棺椁里的,这样可以早日养出一个红毛粽子来。”

    我一听他说到葡萄酒,就感觉自己肠子就扭曲了起来,其实自己以前喝的红酒,是不是也有不良商家这样做过,虽说不可能是人,一只死猫死狗也不行吧?

    想到这里,嗓子眼就开始发痒,几乎就要吐出来,不过一听胖子这么说,觉得他应该知道些什么,就忍住恶心去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也算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吧!

    胖子见我虚心请教,加上还有美女在身边,就颇为得意地说:“小哥,你号称风水大师,怎么连这点都不知道呢?让胖爷来说,那还要追溯到解放初期的时候……”

    我一听他这是打算给我上一堂课,连忙说:“你他娘的少说废话,现在是听到扯淡的时候吗?而且你说这是葡萄酒养尸,我怎么听都没有听说过呢?”

    胖子一听就有些不爽,好像是我在打他的脸一样,就沉声说:“那是你丫的孤陋寡闻,知道你觉得丢人,胖爷也就不说的太仔细。”

    “这叫以酒养尸,在解放初期发现一具以白酒养尸的,后来就变成了一具白毛粽子,出动了一个排的解放军才剿灭。”

    红龙白了胖子一眼说:“你就扯吧,给我一把枪,我自己就能干掉一只白毛粽子。”

    胖子说:“那都不重要,重要是这个以酒养尸的原理。你们都知道酒在地下藏的越久就越香醇吧?但时间太久就会变成酒糟,其实说白了就是酒里产生了‘酒虫’。”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真菌,这些真菌进入尸体中之后,自然而然就会起尸。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个自然是防我们这类人,另一个就是防止一些带妖性的东西进入里边吸收天地灵气。”

    对于胖子的话,我觉得有那么点道理,可是却还有自己的看法,我说:“这样做也太惨无人道了,会遭雷劈的。”

    胖子说:“所以嘛,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沉船葬里边,雷是无法下到海底深处的,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天雷炸墓’吗?那都是因为墓主人做的太出格了。”

    红龙说:“我可不想听你再扯了,天雷炸墓那是因为大墓都在风水宝穴之中,而那种地方的气流紊乱,所以才会吸引到雷电,昆仑山死亡谷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给红龙打了个眼色,因为我看到韩雨露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我们这算是在人家的伤口撒盐,红龙也立马理解了我的意思,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根据风水理论而言,陪葬的人不外乎两种。

    一种是墓主人的妻妾,说这是阴阳调和而产生的关系。

    另一种就是有血液关系,陪葬者应该是墓主人的晚辈。

    不管是那一类人,都是活人入葬。这在现在看来,是非常的残忍,但对于封建迷信的古代人而言,即便是一点点说法,都会让人变得成一只魔鬼。

    棺材已经被我们打开了,里边又有一些冥器,胖子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想了一会儿,胖子咬着牙说:“这墓主人真是太残暴了,我们还是顺着棺身切一道从上而下的口子,然后把里边的液体都放出来,毕竟以酒养尸对于里边死者来说,这人真是太可怜了!”

    他说的冠冕堂皇,但是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说:“看你那做贼的模样,就知道你还惦记着里边的冥器,这棺中积水视为不祥,我们还是不要碰为好,一旦起尸会有些棘手的。”

    胖子扯着脖子说:“小哥,我们本来就是盗墓贼,你丫的在胖爷面前装什么正面人物。”

    我已经哑口无言了,片刻之后说:“就算你他娘的说的没错,但我们连活人都没有找到,哪里还顾得上一具尸体,你难道希望看到小爷奔溃的样子?”

    见我不是在开玩笑,胖子也挠着头不再说话,他拍了拍我的肩头,让我不用太担心,这个沉船葬最多也就是把人困住,而不是想要人命,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损伤,相信黄妙灵也不会有事的。

    被胖子这一劝,我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毕竟他说的也是有理有据。

    在霍子枫的指挥下,他们开始想要从乌木棺椁上切一道口子出来。

    乌木,我不是第一次见,所以早已经查过关于它的资料。

    其实,乌木属于国家红木的一种,又称为阴沉木,它的本质接近于紫檀,其永不褪色、不腐朽、不生虫。

    最出名的就是出土于三星堆三星乌木,蜀人视它为辟邪纳福之宝,多出土于我国蜀中四川一带。

    乌木是深埋地下的树木碳化导致,而钻石也是因为碳化形成,只不过后者要埋的更深,成形的时间更久,但这足以说明乌木也绝对不是什么朽木,会被我们所带的工具切开。

    折腾了几分钟,只切开了一点点的口子,最后还是放弃了。

    胖子再出怪招,那就是用我们的水壶将里边的液体舀出来。

    虽然我们周围全是水,但海水是无法饮用的,如果失去了淡水,而我们再被困住,到时候就会被活活的渴死。

    最终也没有用他这个自残的办法来做。

    霍子枫说:“这个时代的墓中一定有陶瓷,出去找些带把的瓷器回来,我看棺底的石板上刻字,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这个办法一听就靠谱,而且文字可能让我推测出墓主人的一些信息,也许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我们说干就干,墓室里留下了霍子枫、红龙和韩雨露,剩下的我们五个人去找瓷器。

    在我们回到了神道的时候,发现还是变化后的神道,便在附近寻找了起来。

    很快,我们找到了一个陪葬室,里边全都是大小不一的瓷器,还有腐烂的只剩下画轴名贵绘画和一些如棉絮的绸缎。

    我挑了几只瓷罐,这些东西在外都是几百万的东西,而我现在是把它们还原了。

    可是我是个古董商人,看到这些东西就喜欢研究一下,上面的居然不是普通的花纹,而是一些叙事的绘画。

    这让我非常的有兴趣,毕竟如果绘画的是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那可要比文字更加的有研究价值,只是直接能从视觉感来看的,能推测的东西就更加多了……

    所以,我立马有些小激动,就打算好好研究一下这些瓷器上的东西,也许一些历史真相就在这些东西上面。

    想到了这里,我就去看瓷罐上面的绘画。

    发现这上面是在说一个道观里边的事情,有的在练武,有的在打坐,有的在炼丹,还有的在讲经,这些瓷器好像是在讲诉道教日常生活的一天。

    在我不断看下去,就觉得脑门还是出汗。

    其他人见我蹲在地上看瓷器,胖子就郁闷地说叫道:“小哥,你他娘的能不能快点?不就是挑了瓷器,又不是挑媳妇儿,你丫的快点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