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海底沉船葬
    韩雨露这次把目光收了回来,只是用余光扫了我一眼,清脆地声音响起:“我好像见过这艘船。”

    我挠着头,心说不会吧?你可是汉朝时期的人物,这船看样子是宋朝朝的,这根本就不搭边,你怎么可能见过呢?

    但是我没有好意思说出来,迟疑了片刻就问:“你在船上怎么昏迷了?是被人鱼的声音魅惑了吗?”

    韩雨露反问我:“你说的是那些海妖吗?”

    我愣了愣,便是点头,因为在古代确实有这样的叫法。

    我原本以为韩雨露会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她再也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重新移了回去,这感觉让人非常的不爽。

    我刚想开口的时候,忽然韩雨露说:“我知道海下那个沉船葬的入口在什么地方,你们要去吗?”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胖子一直都没有说话,大概是因为他对于韩雨露身份的忌惮,加上韩雨露从来就没有理过他,心里难免有些芥蒂。

    此刻,听到韩雨露能找到沉船葬的入口,胖子再也忍不住,便问道:“那个……,您这话没和我们哥俩开玩笑吧?”

    韩雨露瞥了胖子一眼,没有说话,但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说的。

    胖子一拍手说:“那就好,你这一下可是解了咱们家小哥的燃眉之急和相思担心之苦。”

    我白了胖子一眼,又看向韩雨露说:“那我们收拾一下就进去吧!”

    韩雨露却摇头说:“现在还不行,时间不到。”

    胖子问:“什么时间不到?”

    韩雨露说:“入口出现的时间还不到,我们需要再等差不多两个时辰。”

    我听得是满头雾水,就说:“你能说的明白一点儿吗?难道这入口出现还有特定的时间吗?”

    胖子接过我的话,说:“对啊,这虽说是个沉船葬,但直接在船身打了盗洞进去不就得了?”

    韩雨露看着我们两个,很久之后才说道:“我不是很清楚这是什么原因,不过你们想打洞是不可能的,第一这艘沉船上覆盖着厚厚的珊瑚和暗礁,那是一个天然保护层,第二即便你们能够找到一个薄弱的环节,可一旦打洞的地方不对,海水就会倒灌整艘船中。”

    “不会吧?”

    胖子一脸的不相信说:“我们下过的斗,虽说并不是很多,但都是屈指可数的大斗,那里边的机关陷阱、奇淫巧术都没有困得住我们,爷们自然有办法挖出盗洞。”

    胖子这是有些吹牛,毕竟像我们这种盗墓贼,大多都是土夫子,水中倒斗对于我们来说相对陌生了很多,它不同于地下墓葬,有一定的规律可寻。

    而且这海底沉船葬,最棘手的就是水,这是最为原始和简单的防盗措施,但在古代几乎是不可能有人会潜入深海,这也是为什么没有被盗的原因之一。

    我又详细问过了韩雨露其中的问题,她的话不多,但从只言片语还是能够听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要等一个特定的时间。

    下这个海斗,要考虑一定的潮汐变化,众所周知月球的引力可以影响潮起潮落,入口就是在海中的深处。

    想要找到韩雨露口中所说的入口,必须要等海水下降,然后在特定的情况下,入口才会出现。

    至于什么才是特定情况,韩雨露并没有说明白,她的意思是我们见到了,就知道她说的是对的。

    有了之前的倒斗经历,我已经深深地领悟到盗墓中四大难处。

    一是墓葬的入口。

    二是墓中的防盗措施。

    三是冥殿的入口。

    四是墓主人的棺椁。

    这四大难题,在任何一方面卡住都无法再进行下去,并且代表着危险,甚至危及到我们这一类人的性命。

    海水下降,那我们就要等涨潮前的那一段时间,可是今天阴雨连绵,到了明天说不定才会有这样的机会,可是这样同样表示着一场飓风和海啸的来临,那我们的渔船必须在涨潮之前回到港口,否则整条船都会有危险。

    我回去和霍子枫他们商量了一下,其他人听到韩雨露能找到入口,有一些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知道韩雨露来历的我们,都觉得应该试试看,毕竟她神秘的身份,奠定了我们相信她的基础。

    霍子枫和船老大协商了一会儿,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在涨潮前潜入海中,而船老大他们给我们丢下皮筏艇,让渔船先离开,把捕到的鱼一出手,等到龙卷风过去,他们再回来接我们,不过要加钱。

    我们都觉得这是折中的办法,龙卷风的破坏力是恐怖的,即便我们能把渔船和船老大他们强行留下,可龙卷风一来又会把人和船一起带走。

    到时候我们可真就是孤立无援了,还不如把这个希望留下来,而且看船老大的为人也不像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根据天气预报和我的风水知识,大概是在明天上午九点下水最好,而渔船将会在我们下水的同一时间离开。

    龙卷风是在十一、二点抵达,那时候船已经走远,我们也下到海底,算是两全其美的做法。

    我们下水,每个人都背了两个氧气瓶,一个现在用,另一个备用,虽然基本有一个就可以支持一个来回,但谁也不敢保证这风持续多久,而我们也不知道要在水下多长时间,也算是有备无患。

    第二天,我们一切就按照原计划进行着,看到渔船离开的瞬间,只丢下几只皮艇和一些因为海水下降出现的礁石拴在一起,说实话我心里非常的没底,甚至可以说心有一些凉意。

    人在水中没有安全感,更不要说是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中。

    霍子枫以约定好的手势示意我们下潜后不要掉队,一行人便像是一条条灵活地大鱼,摆动着脚蹼朝下游了去。

    带头的是霍子枫,殿后的是红龙。我们打着潜水灯,看着黑漆漆的海中美景,一行人呈一条线一直以四十五度往下游动。

    我这是第一次潜这么深的水,难免有些心慌,所以一直跟着我前面的胖子,生怕自己会掉队。

    我们游动到了海底,我粗略估计一下应该有八十多米深,这还是海水下降的情况,要是在涨潮的时候,估计至少要比这深一到两倍。

    随着长时间在海中,我开始渐渐适应了起来,也就观察起周围的美景,壮观的珊瑚群和各类各色游动的鱼,看得让我有些目不暇接。

    我内心感叹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想不到如此黑暗的地方,竟然有着这样漂亮的景象。

    后面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转头一看是壁咚,他指了指前面示意我跟上,我对着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快速跟上了已经游出去十多米远的胖子。

    我发现一些鱼类居然会发光,大概是类似灯笼鱼那种的,只是由于不能乱了队形,所以我也没有好意思过去看,只能忍着好奇继续往下游。

    足足几十分钟,我们才到达了海底,我看了一下氧气的消耗量,几乎接近一半,也幸好我们是带了两个氧气瓶,要不然只能有十几分钟找到入口的时间,否则只能前功尽弃了。

    在韩雨露的指示下,我们所有人游到了一个庞大的珊瑚群旁边。

    我看到了一个他们口中所说的船锚圆柱石垛子,有三个人环抱那么粗,狠狠地戳入海底,就像是《西游记》里东海龙宫的那一块定海神铁似的。

    根据霍子枫他们说,在其他地方也有,大概每五百米就有一个,所以根据这些船锚。

    基本可以确定这艘沉船大概长是五百米,宽是一百米,就是放在现在都是航母级别的存在,只是还不能确定这艘船的高度。

    胖子给我打手势,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在告诉这种规模的沉船葬,至少也是王侯,甚至是帝王也有可能。

    我对他摆手,给他一边打手势,一边打眼色,意思是说:“狗屁,你见过哪个黄帝、王侯会葬在海里,就是连官员都很少,小爷猜测大概是某个朝代巨富商贵的墓。”

    胖子对着我比划了三个手指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后来仔细一想明代的的商贵,胖子说的应该是沈万三。

    不过我知道沈万三的墓不是在海中,很多同行传说沈万三的儿子葬在了海中,还说已经被人盗了,至于是真是假那就无从考证了。

    明朝在古代并不是很神奇王朝,但却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度,尤其是南方的富商们,他们个个都是身缠万贯。

    而且,南方人更加对风水学迷信,即便现在都是这样,而且我所知道南方人的重男轻女现象还是非常的严重。

    我们围着巨大的珊瑚群转了一圈,此刻上面的情况应该非常不容乐观。

    因为就是深海都能感觉到微微地颤动,看样子这场龙卷风要比我们预计的还要严重不少,也不知道我们的皮艇怎么样。

    在韩雨露的指示下,我们看到了一条水下隧道,里边深不见底。

    隧道大概是四个人那么宽,从看到第一眼我就可以确定,这是一条人造隧道,虽说已经被海水腐蚀的非常的厉害,但还是有一些人为所造痕迹。

    霍子枫做了一个注意安全的手势,然后带头就先进入里边,我们随后就跟了进去。

    在隧道里边,我看到了一些非常奇特的浮雕,但是因为被腐蚀的原因,所以只能看到一些瑞祥之兽,还有一些神佛的法身,这属于典型的明代浮雕风格,更加印证了这个沉船葬的朝代。

    人在狭小的空间应该是有安全感的,但是看到这种浮雕之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安。

    同时也知道韩雨露带的路没有错,这里属于沉船下葬之后修建的水下神道,所以顺着这里走,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进入沉船墓葬之中。

    朝着里边游着游着,忽然霍子枫就做出了一个手势,而我愣了一下,因为他这个手势预示着前方有危险的信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