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中国南海
    我们出了海口机场,在海口住了一晚,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第二天,我们便到了码头,坐着游轮前往了西沙群岛。

    西沙群岛,又名宝石群岛,是我中国南海的四大群岛之一,一共有二十二个岛屿、七个沙洲,另外有十多个暗礁暗滩。

    1956年由南越西贡集权占领,七四年一月中旬越军又占领了甘泉岛和金银岛。

    两天之后,中越西沙海战爆发,我**队收复了珊瑚岛、甘泉岛和金银岛,越军被驱逐出了西沙。

    自古以来西沙群岛就是我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无论是谁想要从我们中国人的手中把它夺走,我们将以最凶残的手段让那些人知道,中国是龙,中国人是龙的传人,而龙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虽说龙并不存在,但龙的精神却源远流长。

    而我们此行的目标,就是西沙群岛中的珊瑚岛。

    珊瑚岛是永乐群岛中最高的岛屿,本岛最早为我国人民开发,在岛上各处发现了明清时期的瓷器,且为日常用器,有青釉瓷碗、瓷杯、瓷罐等。

    建筑物是一座小庙,为珠海潭门渔民所建,其内供奉着一具石神像。

    我们站在珊瑚岛上,我看着蓝天白云,水清沙白,飞鸟游鱼随处可见,心情瞬间就变得格外的好。

    想想现在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就觉得要是能到这种地方来养老,那真是人生中一大幸事。

    很快,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他立马和霍子枫、红龙打了招呼。

    年轻人说:“霍小七爷,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过去看一眼?”

    霍子枫说:“不必了,你办事我放心,我现在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起风?”

    年轻人说:“每年七八个月都有台风,不过您几位来的是时候,最近三天之内不会有特别强的台风,不过明天有一场大雨。”

    霍子枫说:“几点?”

    “明天上午十点!”青年回答。

    霍子枫说:“我们北方人不习惯坐船,都有些不适,那正好休息一晚,明天早上五点出发。”

    青年说:“放心,我来安排。”

    在《旧唐书》记载,从唐朝中国便开始管理这个群岛,古人称之为“千里长沙”,是南海航线的必经之路。

    早在隋朝中国已经派节度使到今天的马来西亚,唐代高僧义净由此到达印度。

    古代那些满载陶瓷、丝绸和香料的商船也从此经过,所以又被成为“海上丝绸之路”。

    我在家里查过资料,在西沙群岛上有一处西周时期的遗址,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甘泉岛遗址”。

    据说,这其实是一座已经被盗墓贼光顾过的西周古墓,只是对外界封锁的比较严,也就是在我们这些同道中人流传着。

    晚上,我们吃的自然是新鲜的海鲜,那种新鲜绝非超市里边买的到的,尤其是两条石斑鱼。

    在厨师的精心烹制下,用三东子的东北话来说:“那是贼拉的好吃。”

    闲话不表,第二天早上五点我们坐着渔船准时出发。

    看着漂亮的日出,胖子大声叫道:“大海啊,日出啊,我日啊!”

    其他人也跟着嚎叫起来,毕竟我们这些北方的汉子,很少有见到海,更不要说是祖国的南海。

    我和霍子枫找船老大商量航线。霍子枫说:“船老大,我们要去珊瑚螺旋海域多少钱?”

    船老大一听,就摇头说:“去不得,去不得。”

    我问:“我靠,怎么就去不得呢?”

    船老大说:“那是海神的家,是我们渔民的禁地,过去是要被海神打翻船的。”

    我笑道:“那怎么可能呢?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

    船老大说:“我不相信有别的神,但是海神是肯定有的。那珊瑚螺旋海域可是住着龙王的,龙王会出来卷起一股冲天的水龙柱,去了就要被卷上天的。”

    霍子枫说:“不要害怕,那是水面上有龙卷风,所以才形成了水上龙,也叫龙取水。我们已经查过,三天之内不会有特别强的台风,这点你放心。”

    船老大还是摇头,说:“你们还是跟着我们渔船玩一圈就回去吧,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说:“我们加钱,你去不去?”

    船老大问:“加多少?”

    我想了一下说:“给你二十万怎么样?”

    船老大好像看白痴似的看向我,问:“真的?”

    我立马将一张支票拍在了船老大的胸口上,说:“自己看。”

    船老大一看,立马就吆喝道:“水手们,我们今天要去珊瑚螺旋海域捕鱼了。”

    在渔船行至珊瑚螺旋海域的时候,便开始下网捕鱼,而我们一边看活奔乱跳的鱼被网到船上,一边开始看这里的风水。

    看风水的事情,自然要交给我。

    我放眼望去,只见水天一线,偶尔出现一些小岛,就仿佛在天边一般,就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光是从这里来看,并没有看出龙脉所在。

    但无风不起浪,既然说这里捞上了瓷器碎片,那至少也有商船葬身海底。

    如果有高人断定这里有一个沉船海葬,那我就要把目光放的远大一些了。

    胖子见我一直不说话,就不耐烦地说:“小哥,你他娘的是不是看不出龙头所在啊?”

    我皱着眉头说:“小爷也是第一次接触水葬,自然要多费一些时间,要是找不到正确的水葬位置,我们下去那就是白白浪费体力和氧气,到时候只能两手空着回去。”

    霍子枫说:“准确的来说,这应该叫海葬,而海族以‘出水龙’和‘入云龙’为主,龙生之地,便为卧龙之所,龙出水腾云,便是龙眼所在之地。”

    我点头同意他说的,便接过来说:“这是风水里边的东西,现在最主要的是我们看不到出水腾龙,必须要起风落雨之时,才能确定龙眼所在,现在只能让一两个人到可能存在的地方去摸摸看。”

    霍子枫说:“那就我和老狼去吧!”

    “我跟你去!”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的韩雨露,忽然开口请缨。

    我们就是一愣。

    我说:“你大病初愈,不适合深海探寻,还是让他们去吧!”

    韩雨露没有理我,已经往船舱里边走去,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套潜水设备,问霍子枫:“这个怎么用?”

    霍子枫说了几句海中的危险,但韩雨露执意要去,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便是将潜水设备的使用方法以及一些注意事项连同手语和韩雨露仔细地讲了一遍。

    胖子碰了碰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皱眉反问:“谁?”

    胖子说:“还有谁,咱们的韩大姐啊,她如此生猛,一来就要潜水,胖爷总是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说:“现在我们摸不清她的脉,既然她要下去就让她下去,她在身边,这几天小爷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胖子说:“谁说不是呢,这韩大姐,可比黄妙灵那丫头片子当时给胖爷的感觉还差。”说着,他叹了口气继续道:“唉,你说这年头怎么了,漂亮的女人怎么都那么可怕呢?”

    我说:“古代多少江山是败在女人的手里,自古红颜是祸水啊!”

    胖子笑道:“不过自古红颜也多薄命,小心你们灵妹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踢了他一脚,骂道:“你要是敢给小爷说出来,今天小爷就跟你没完。”

    胖子揉着屁股说:“胖爷也就是那么一说,知道你丫的现在担心,放心吧,黄妙灵能从风风雨雨这么多年的倒斗生涯走过来,她生存的能力可比你强的多了。”

    我点头说:“但愿她这一次也会安然无恙。”

    此刻,我们已经看着霍子枫、红龙和韩雨露已经穿好衣服,给我们打了一个“ok”手势,三个人便相继跳入了水中。

    船老大对他们说:“不要潜的太深,差不多就回来,在水下要是没了氧气,那肯定就祭海神了。”

    胖子说:“行了行了,人都已经下去了,你还叫唤个屁,都跟我们家小哥有一拼了。”

    我说:“关小爷屁事啊?”

    胖子诧异的问:“关小爷是谁?你老爹又收了一个姓关的弟子?”

    我懒的和他扯淡,想起有渔船捞到了瓷器碎片,就去看我们这艘渔船的捕鱼情况。

    不得不说,这个珊瑚螺旋海域的鱼产真是丰富,一网下去能捞到七八种鱼类,其中不乏有一些罕见的色彩鱼类,在阳光的照耀下,还真的光彩夺目。

    其他人也围了过来,胖子指着一条鱼说:“我操,这鱼都长翅膀了,我看再进化几个世纪就能飞了。”

    我无奈地说:“那是飞鱼,在远古时期确实会飞,后来由于陆地的环境恶劣,才到了水中的,那经历了上亿年,再想飞起来可不知道又要经过几亿年了。”

    三东子说:“哎呀我的妈,你们看那是一只小海龟不?”

    胖子对船老大说:“船老大,这海龟我们要了,给这位马兄弟晚上补一补。”

    三东子立马笑道:“谢谢胖哥。”

    胖子说:“客气什么,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有道是十年修得同船渡,看在咱们这么投机的份儿,胖爷自然要和你们搞搞关系,毕竟大家都是北京城混的嘛!”

    露露立马到了胖子的面前,说:“胖哥哥,什么鱼都美容养颜啊?给我也弄一条呗!”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快一边歇着吧,等一会儿捞条鱼鞭给你补补。”

    “鱼鞭是什么?”露露愣了一下,问。

    胖子说:“壮阳的。”

    露露白了胖子一眼,说:“讨厌的胖子,哼!”

    我听到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就连忙走到了船边。问天火把脖子伸出船边往下看,我问他看什么呢?

    天火说:“刚才韩雨露下水的动作好迷人,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我无奈地笑道:“爱上她的话,你肯定比我都惨。”

    天火问:“为什么?”

    我说:“等你爱上就知道了。”

    天火说:“我已经爱上了。”

    我说:“所以你现在看起来就好像丢了魂似的,而她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你,你说你惨不惨?”

    天火想了一下,说:“确实挺惨的,不过这就是爱情,我为了她愿意付出我的全部。”

    我苦笑了一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理解,因为我觉得自己也挺惨的。”说着,我就摸出烟给了他一支,两个人就各想心事地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胖子忽然叫道:“小哥,小哥,你快过来,快过来,有大发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