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童尸危害
    华如雪从地上爬了起来,慌忙叫道:“胖子,别伤害小倩。”

    胖子瞪了她一眼,骂道:“都他娘的起尸了,还小倩个屁,她已经不是人了。”

    说完,他就看向了我问道:“小哥,现在怎么办啊?”

    我正想说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忽然一道身影就从破烂的窗户一跃而出,一个较小的身影就站在了院子里边。

    我一看,头皮就麻了。

    因为基本可以确定不是一个小粽子,因为童女尸的眼睛居然在动,而且还从我们三个人的身上扫了一遍,我现在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当时没有检查尸体的眼睛。

    按理说,五年的时间,眼睛早已经塌陷成了两个空壳,可是童女尸的眼睛还如此的饱满,此刻居然变成了墨绿色。

    我太低估了先前处理尸体那个人的手段,这根本就是一具不同寻常的粽子

    童粽子的目光盯在了华如雪的身上,这是因为它和后者血脉相连,加上我用华如雪的头发、指甲和血液为引子,生前是最为亲近的人,死后也是最为记挂的人,所以在转正为邪之后,它第一个要害的也就是自己最亲的人。

    胖子大骂一声:“狗日的,我们是倒斗的,不是专门对付粽子的。小哥,你他娘的说,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师妹,快使用秘术干掉它,否则后患无穷。”

    华如雪却摇了摇头说:“我下不去手。”这和她当时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我操,这么老套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胖子一脸的无奈说:“胖爷再提醒你一次,它已经不是人了,更不是你的小倩。”

    童女尸怪叫一声,直接就朝着华如雪扑了过去,而华如雪居然没有丝毫要躲避的动作,反而是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我跑过去一下子把华如雪撞倒在地上,骂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

    胖子举起那个松木桌子就朝着童女尸砸了过去,他的力量极大,那童女尸直接就被拍在了墙上,尸体发出一声不属于人类的怪叫。

    “呸!”

    胖子啐了一口,骂道:“小东西,你娘为了你花这么大的代价,你却要杀了她,看李叔叔今天怎么教训你!”

    华如雪挣扎地爬了起来,说:“别打她,求求你了胖子。”

    胖子无奈地一拍脑袋,说:“我操,别闹了好不好?胖爷现在很忙的。”

    可这时,童女尸再度朝着华如雪扑了过去,那张稚嫩的脸上显得异常的狰狞。

    华如雪的不反抗,让我和胖子非常的着急又无奈。

    以胖子那样的力道,一条藏獒都拍废了,居然奈何不得这童女尸。

    幸好,我发现童女尸的行动变得有些迟缓,这说明它并非是粽子,没有到达刀枪不入的地步,但好像一个人将身上的所有疼痛神经完全切断一般,它只知道攻击,不懂伤痛和害怕。

    华如雪的不作为,胖子只好再度出手,他那肥胖的身体直接就把童女尸撞了出去,嘴里骂骂咧咧也不知道在抱怨什么。

    看着自己女儿的尸身被胖子拍在墙上,华如雪脸上的心疼之色一览无遗,忽然她一下子从身后就将胖子的脖子死死卡住。

    胖子说:“他师妹呀,你这是临死要我们哥俩陪葬是不是?快松开。”边说他边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华如雪的束缚。

    华如雪本身就个高手,加上她护女心切,胖子一挣扎她反而勒的更紧了,我看到胖子被勒的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我心里暗骂:他娘的,幸好今天是把胖子叫来了,要是小爷自己,估计这样勒下去就归位了。

    我忙说:“师妹,她身上附的并不是你女儿的魂,是一只邪恶的鬼魂。”其实我都是在骗她,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原本的魂上了小女孩儿的身上,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谁又能说的准呢?

    果然,我的话还是奏效了,华如雪立马松开了胖子,胖子一阵剧烈的干咳,双眼愤怒地瞪着华如雪,就是说不上话来。

    华如雪这时候终于发难了,大概她不希望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侵占了自己女儿的尸体,在一个母亲眼中,那和一个男人玷污了她女儿几乎是一样的。

    “小倩!”华如雪叫了一声,顿时整个人就扑了上去,显然知道她还是没有全力以赴。

    我一看情况不妙,立马就跑过去帮忙,胖子也几乎同一时间赶到,我们三个人就将童女尸摁在了地上。

    尸体的力量虽然奇大,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所以就被我们三个人治服在了地上,不断地挣扎着。

    胖子“呸”一口,我发现他痰中带血,显然刚才和童女尸冲撞的时候,也受了一些内伤,他看着我问:“小哥,现在怎么办?”

    我观察了一下童女尸怨毒的眼神,说:“这不是普通的起尸,必须要将这个尸体制服,或者是将尸体毁掉。”

    “不行!”华如雪矢口否决,说:“绝对不能将小倩的尸身毁坏。”

    胖子说:“他师妹,它已经成了怪,你还护着它,你这是想要咱们三个人死啊!”

    华如雪用摸金符钉在童女尸的眉心,转头看我问道:“师兄,有什么办法将她制服吗?”

    我苦笑了一下说:“要是霍子枫师兄在,他或许有办法,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赵括,只会纸上谈兵,这些东西我不在行啊!”

    华如雪说:“胖子,你去找根最粗的绳子来,我们先把小倩绑住,我再想办法。”

    我说:“没时间了,等你想出办法的人过来,我们早就被它打牙祭了,必须在子时之内把它干掉,否则不但后患无穷,连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胖子苦个脸,不情愿地说:“尸体又不能碰,鬼又赶不走,我看我们三个今天肯定是要完蛋了。”

    他看了看华如雪说道:“他师妹,你也别怪我们哥俩不够义气,如果你不打算破坏尸体,那我们只能离开了。”

    我愣了一下,可是华如雪却微微点头说:“谢谢你们,你们走吧!”

    “等,等一下!”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胖子说:“和氏璧,快点把和氏璧拿出来。”

    胖子从怀里摸出了和氏璧,一脸疑惑地交给了我。

    我接过来,咬着牙将自己手指咬破,然后滴在了和氏璧上,接着把和氏璧放在了童女尸的胸口,让他们帮忙把尸体移动到表鬼门的地方。

    “镜子,我需要一块镜子!”我说着,便找了一下月光的方位。

    华如雪从房间里边找到了一块镜子,我拿在手中之后,此刻童女尸已经停止了挣扎,我将月光汇聚到了和氏璧上,卡着表足足三分钟,才松了一口气。

    胖子诧异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擦着头上的汗,反问:“难道你忘了古玉镇妖吗?”

    胖子哦了一声,问我还有没有事。我说:“我也不能确定,但至少暂时我们安全了。”

    华如雪心疼地看着自己女儿的尸体,说:“师兄,她从棺材里边出来,之前做的是不是前功尽弃了?”

    我苦笑着点头说:“确实是这样,不过尸体还是多少吸收了一些。你看,身上的尸斑的迹象已经不是那么明显,至少保存一到两年也不是问题的。”

    “那以后呢?”华如雪担心地问。

    我说:“我们可以慢慢再想办法,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呼啦!

    华如雪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摸着童女尸的脸,说:“都怪我,要不是我看到小倩在动,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也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

    我和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胖子想要数落华如雪,却被我一个眼神拦住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华如雪已经够自责的了,最难受的就是她,再说她也无济于事了。

    我说:“每个房子都有四个门,分为天门、地门、人门和鬼门,天门在西北、地门在东南、人门在西南、鬼门在东北。“

    “现在子时在鬼门,每隔一个小时移动一个门,先是人门,再是地门,最后是天门。在三个小时之后,月亮西垂,就可以把尸体放回屋子里了。”

    华如雪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说:“那行,我和胖子就先走了,有事情我们打电话。”

    胖子指了指和氏璧,我示意他可以拿走。在胖子将和氏璧塞回到怀里,我们两个人就走出了院子,开着车离开了胭脂胡同。

    作为掌握一定风水玄学知识的我,对于粽子和鬼有着两种不同的认识。

    粽子,我觉得它是一种由细菌和病毒组成的一个人形怪物,它是通过类似野兽捕猎的潜意识行为来伤人的;

    鬼,是一种控制人大闹的电波或者磁波,它是有一定的思想的,很多时候由于人脑电波无法在占回自己的身体,即便鬼产生的电波消失了,人也会出现脑死亡的现象。

    两者相比,鬼要比粽子更可怕一些,因为它不是实体存在的,你根本就打不住它,即便你把被附身的那个人杀了。

    而鬼还是存在的,只能用古玉之类的东西封印,这可能是玉在放置的时间久了,会产生一种吸收电波的作用,所以就有了一些古玉镇妖的说法。

    不过,鬼要比粽子难形成,粽子只要尸体保存完好,放在一处福地宝穴之中,就过个百年之后,只要一沾阳气都能起尸,而鬼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所以像我们这种盗墓贼,见粽子要比见鬼的几率大得多。

    这种事情发生在内地不多,最为频繁的就是香港,粽子和鬼怪比较常见,这是因为风水问题。

    很多风水先生认为,香港是福乐之土,而香港这二十多年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早些年出了不少的邪物,那是因为香港在风水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才养了这些。

    天文学家吴师青先生,结合天运和地运,指出香港为“天市真恒局”,能兴百世,可协万邦,所以才有了香港一些鬼怪电影。

    说这些只是想要证明,形成鬼怪粽子,并非是忽然就从地下“冒”出的,而是因为一定的风水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