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养尸风水局
    由于我事先都和胖子说过,所以很快公鸡血、黑狗血和糯米就递了进来。

    这都是为了防止会突然起尸,毕竟这具尸体已经在这里养了五年,我可没有绝对的把握保证不起尸,要是一旦那样,估计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我用手指先伸入公鸡血里边,在童女尸的眉心一点,接着就在棺材的棺壁用毛笔蘸着画了几圈,然后黑狗血是在尸体的小腹,最后也是画了一圈。

    我是养尸不是破坏尸体,要不然早就全部泼了进去。

    看着鸡狗的血液顺着棺壁往下流,我再把糯米洒在这些血上,这前后用了五分钟的时间,一个封印起尸的风水小阵法便成型了。

    同时这也有一个附加功能,就是祛除尸体上的尸斑。

    我看了看时间,就在里边抽了几支烟,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便说:“胖子,把母品拿进来。”

    接过胖子的母品,我先是把华如雪的头发蘸着她的鲜血,塞进童女尸的鼻子中,指甲让放进了尸体的口中,这算是一个阴阳之间的转化。

    其实根据风水玄学中讲,这会影响到华如雪的寿命,只不过也就是少活几天,我总不能拿别人来保护华如雪女儿的尸体吧?

    我自己也不可能有那么高风亮节,而且要不是有和氏璧,我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便她是我师妹也是一样。

    在母品放置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那些养品,早已经被我们捣碎成末,我把这些放在一个器皿中,用清水搅拌,最后用手抓着轻轻拍在童女尸的全身。

    这是一个非常耗时的事情,不能有一处的漏掉,否则一旦漏掉的地方开始腐烂,一切都会徒劳无功。

    我把尸体重新翻到了面朝上,然后就把剩下的样品全部丢进水里,搅拌均匀就全都倒入玻璃棺材中。

    一直让水位淹没了尸体,这样只要等到尸体把这些水分全部吸收了,就会变得和刚刚死的时候一样。

    做完这些,已经将近午夜十二点,我擦着手从房间里边走了出来。

    胖子一脸不爽地问道:“小哥,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我说:“小爷是怕发生什么事情,到时候里边空间狭窄,再出问题。”

    其实我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也可以说是针对他们两个人。

    华如雪作为母亲,看到自己女儿的尸体被浸泡在水中,难免会心里难受,至于胖子,我是怕他那双猥琐的小眼神乱看。

    毕竟童女尸没有穿衣服,我自己能办到的事情,就不用劳烦他们了。

    华如雪问我:“师兄,现在能进去吗?”

    我点头说:“可以。哦,对了,你们帮我记一下时间,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还有最后一步,就是把祭品放进去,到时候就成功了一半。“

    “再等七天棺材里边的水全部被尸体吸收了,那样就才是真正的成功了。”

    华如雪连忙推门进去看。

    胖子也看了一眼,便走了出来说:“那玻璃棺材里边模糊一片,只能看到一个人影,也不知道华如雪的女儿像不像她。”

    我笑道:“不怎么像,毕竟不是亲生的,等一会儿放祭品的时候,你进去放就知道了。”

    胖子不解问:“为什么啊?刚才你怎么不叫胖爷进去呢?”

    我故意吓唬胖子:“根据风水的记载,好像是说尸体的会被强行从地府里勾回来,小爷自己担心被鬼附身。”

    胖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小哥,你丫的胆子怎么还这么小?哪里有鬼啊?”

    我把胖子拉到了院子里边,轻声说:“你他娘的小点声,小爷是怕一会儿起尸,我师妹肯定是下不了手,只能靠你了!”

    朝着屋里看了一眼,胖子压低声音说:“不会吧?你他娘的不是说不会再起尸了吗?”

    我说:“这种起尸和斗里的粽子不一样,这是煞气起尸,换成另一种说法就是回魂到,风水上是这样讲的,真假我不知道,小爷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

    胖子挠了挠头,就从院子摸起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挥了两下,很满意地点点头说:“就是它了。”

    华如雪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我问:“师兄,我看小倩会起尸吧?”

    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胖子立马说:“他师妹,你就放心吧,有胖爷和小哥在怎么可能起尸呢?保证给你办得妥妥的,你只要把和氏璧准备好就行了。”

    华如雪苦笑一声,说:“你们两个别忘了,我也倒是盗墓贼,虽然不懂怎么护尸,但会不会起尸我心里有数。放心,等一下如果小倩真的成了粽子,我会有想办法制住她的。”

    胖子说:“快得了吧,你肯定下不去手,还是我们哥俩来吧!”

    我想了想说:“师妹,你还是不进去的好,要不这样,你找条红绳子来,我先把她捆住,等到祭品投放完毕,再解开,就算期间有尸变的迹象,你也能进去帮忙。”

    华如雪猛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了出来,说:“那也行,我觉得里边的情况,有一多半起尸的可能,你们两个要小心,我不想让你们伤害她的身体,也不想她伤害你们。”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毕竟华如雪说的没错。

    这具童女尸之前被高手用手段防止腐烂好几年,能让尸体不腐不烂那就是养尸,所以起尸的可能性极大,加上风水中提到的回魂,确实有一定的危险性。

    等到凌晨一点半的时候,我和胖子进入房间内,先把童女尸的手脚绑住。

    然后就把祭品拿了出来,依照十二生肖的顺序,将这些动物身上特定的东西逐一放进了棺材中。

    这是一种祭祀的行为,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这样做,毕竟之前的那些东西足以保存尸体,但是我们卸岭派的风水中就是这样写的,我觉得还是听老祖宗的,以免发生什么异变。

    而且这里可是胭脂胡同,要是真的有粽子扰邻,到时候再被什么高人把尸体处理了,那我不但没有做成好事,反而有损阴德。

    将东西都投放完毕,我和胖子相视一眼,都微微地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没有起尸的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运气好。

    但是,我们也没有解开绳子,等到凌晨三点一过,到时候再解开也不晚。

    我们两个就回到了院子,华如雪刚才应该是在看着屋子发呆,看到我们出来之后才回过神来,她忙站起身子一脸诧异地问:“做完了?”

    我点了点头说:“非常顺利,等到三点把里边一些特定的东西拿出来,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只要里边的液体不外流,依照你找的这些东西,起码能保存三十年。”

    华如雪说:“谢谢。我能进去看看吗?”

    我说:“可以,不过不要碰棺材里边的东西,以免沾染了阳气,影响了尸体的保存的时间。”

    华如雪点头,正想进去的时候,胖子忽然说:“他师妹,你看那和氏璧是不是?”

    从怀里一摸,华如雪把和氏璧放在了我手中,然后就推门走进了房间。

    胖子自然一把夺了过去,对着月光照着感叹道:“不愧是价值连城的冥器,看看这九只高傲的凤,刻得真他娘的栩栩若生,难怪秦王要用城池换它。”

    我说:“和氏璧被誉为中国古代上最美的玉,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在里边。”

    胖子看着我问:“小哥,你打算把这和氏璧怎么样?再去换钱吗?”

    我被问的一愣,迟疑了片刻才说:“再说吧,现在也不缺钱,留着给咱们两个养老肯定不是问题。”

    胖子满意地点点头说:“靠谱!”

    我们两个又开始喝啤酒,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这和在墓中不一样。

    在墓中一直保持着警惕感,而且看不到夜色吹不到夜风,加上危机四伏,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休息,而现在的悠闲时光,我们两个喝着喝着就有些困了。

    胖子摆了摆手说:“不喝了,再喝下去就睡着了。”

    我点了点头,给了胖子一支烟,自己也点了起来,两个人就百无聊赖地坐着。

    胖子没话找话地说:“小哥,要是你把这和氏璧拱手相让给付义那老东西,你觉得他会不会把黄妙灵那丫头嫁给你?”

    “嫁给我?”我愣了愣,说:“她是个人,又不是一样东西,怎么能拿东西去还呢?”

    胖子一笑话锋一转,忽然问我:“小哥,你以后还倒不倒斗了?”

    我说:“估计不了,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倒斗,而且我们从出道以后,一连盗了两个皇陵,也不可能再有多少这种规格的陵墓让我们盗了,所以我打算金盆洗手得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看样子咱们哥俩这个组合也要解散了。来,走一口。”说着,他掐着烟头把手伸了过来。

    我见过别人碰杯喝酒的,在算什么?碰烟吗?这种事情也只有胖子才能做得出。

    我苦笑了一下,还是和他碰了碰说:“小爷劝你以后也不要再倒斗了,我现在的存款可以分你一半。”

    胖子一愣,就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是事情也只有小哥你能做的出来。得了,为了咱们兄弟的情谊,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胖爷也不会再下斗了。”顿了顿,他问:“那之前咱们说好再倒一个斗,你还去不?”

    我说:“看情况吧,我现在心里也没底。最近几天你和我去一趟西安,等回来以后再决定,行不?”

    胖子点了点头,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屋子里边就传出一声“当啷”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一样,接着就听到华如雪说:“小倩,小倩,我是妈妈啊!”

    “我操!”胖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朝着木棍就往里边跑,嘴里还骂道:“他娘的,看样子是起尸了!”

    我也连忙站了起来,刚迈了两步,木制的窗户直接炸开了,华如雪被从里边丢了出来。胖子又是大骂,在里边什么东西要从窗户往外钻的时候,他上去就是一棍子。

    “砰”地一声,直接把那东西砸了回去,同时木棍应声断成了两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