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回路不通
    这让我有了非常不妙的感觉,通常胖子这样的表情,那在我背后一定出现了恐怖的东西。

    而且,能让胖子都露出如此吃惊的表情,那恐怖前面应该还要加上“极度”两个字。

    大概愣了三秒,我机械性地转头看去,甚至都感觉能听到自己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

    在我做好了应付任何恐怖的东西瞬间,我用尽力气猛地转头看去,当我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足足半分钟没有反应过来。

    身后出现的东西,可以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反而很美,美到让我长时间无法反应。

    那正是汉墓中的那具女尸,她一袭白衣无风飘逸,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似成魅的妖怪,总之不像是人就对了。

    过了许久,女尸缓缓向我伸出了手。

    几乎就是瞬间,我双腿一软就给她跪了下来,因为她伸手的动作,让我想到她一下子戳通棺椁时候的表现,自问我的身体绝对没有棺椁那么硬。

    女尸并未作出伤害我的动作,只见她朱唇轻起,说:“拿来。”

    她的语调非常的蹩脚,就好像一个外国美女刚刚学会普通话一样,带着那么一丝的异族口音,当然我不否认她的声音非常的好听,有一种空灵感。

    我跪在地上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这可是一个千年的大粽子,而且还能说话,这让我再度想起了一个有着双重身份的传说怪物,那就是旱魃。

    此刻,面对这个不知道该称作女尸还是女妖的女人,我一点儿反抗的心思都没有,整个人仿佛面对一个活生生出现在眼前的神一样,跪在地上忍不住哆嗦起来。

    二叔他们吓得也是往后退去,并不是他们知道这个女尸的来历,而是因为女尸妖异的眼神和之前的所作所为把他们吓到了。

    胖子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摸出匕首反握着,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小哥要,要,要什么?”

    女尸看都没有看胖子,而是把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头,说:“你背包里的东西。”

    我下意识地把背包拿了下来,然后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颤抖着说:“要,要,要什么您自己拿吧!”

    女尸很随意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我听着离开的脚步声,忽然仿佛一下子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直接就瘫坐在地上,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我的鼻子回味着女尸身上的味道,她身上没有尸体应有的尸气,反而是一种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并非是某种香水,还非常的熟悉,因为我在两次墓中不止一次闻到过。

    胖子踢了我一脚,骂道:“你个没出息的,一个女人就把你吓成这副熊样了?”

    我被踢的尾骨一疼,终于反映了过来,说:“她不是女人,她是女神或者是女妖。”

    胖子的脸色也非常的难堪,显然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吞着口水说:“管她是什么,我们快些离开这里,万一她一会儿回来,再把我们留下来给她作伴,那可就真的歇菜了。”

    在胖子的搀扶下,我站了起来,一行五个人就开始沿着墓道往我们心中那个应该能出去的地方走,这一走就是整整半天,几乎把我们都快走废了。

    终于,可以看到红龙他们留下的记号,正指引我们往一个方向而去。

    本来出墓的繁琐过程我便不会再去记述,但又发生了一个变故,不但所得的冥器尽失,而且差点让所有人都死在墓中。

    不再废话,在迂回的墓道中,我们走了差不多八个小时,最终碰到了霍子枫他们。

    此时他们这边整整十六个人都一脸无奈地靠在了墓墙上,显得非常的疲惫。但是在看到我们之后,顿时每个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胖子愣了愣,便往后退了两步,说:“你们想要干什么?胖爷可对你们没兴趣啊!”

    霍子枫说:“你身上还有多少炸药?”

    胖子说:“还剩一点儿,干什么?”

    黄妙灵伸出手,说:“快拿出来。我们要集中所有的炸药炸出去,这里是唯一的出口。”

    我哑然失笑,就把胖子身上那点炸药究竟有多少和他们一说,顿时一阵无奈的叹息。

    显然,现在几支队伍剩下的炸药量都少的可怜,进去的时候用的太多,出去的时候就会陷入困境。

    以往,总会有人剩下大量的炸药,因为之前的墓中没有一个比这个战国古墓所使用的炸药量更多。

    就拿我们来说,之前被困在那条墓道中,要不是有炸药肯定就被墓墙挤死了,我相信其他队伍肯定也遇到了,所以现在要是有大量的炸药就奇怪了。

    红龙皱着眉头说:“这一道封墙没有一公斤炸药,是不可能炸开的,而我们现在所有的炸药加起来连半斤都不到。”

    二叔说:“要不然在上面炸个口子,能炸多大算多大,接下来我们反打盗洞挖出去。”

    白鹿说:“这点炸药只能炸起一层皮,根本没什么作用。”

    黄妙灵摸着墓墙想了想,说:“我们可以试试炸墓墙,然后用反打盗洞的手法挖出去。”

    霍子枫摇头说:“这是不可能的。这里大部分都是岩石构成的,我们没有带专业的破石锤,就算是带了,那也是非常耗费时间的一个工程。”

    胖子说:“说那些有什么用?要是开个挖掘机过来,胖爷一个人就搞定了。”

    我让胖子别扯淡,就问:“还有其他办法吗?”

    霍子枫摇了摇头,白鹿摇了摇头,光头他们也是摇了摇头,显然我们被困在这个古墓中了。

    这样的情况不但是我,就连其他人都是第一次遇到,以往都是走过的路,再回来是没有问题的。

    这一次不知道是我们的疏忽,还是设计者故意这样做的,即便摸出了最珍贵的冥器,但出不去就会给墓主人陪葬。

    我去摸了摸封墙,那是货真价实的石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这只是封墙,还不是那种号称“断龙石”的封石,否则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可能要一辈子困在墓中。

    一时间,谁也没有办法,要是砖墙还有办法,这可是一整块的岩石堵在这里,又没有什么机关可言,要破开只能硬碰硬。

    期间,我问霍子枫他们追击那个女尸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子枫说:“我把她从汉代墓中带出来就出手给了一个收藏家,至于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而且她的速度快的不像人类,我们只能勉强跟在她的身后,在一个墓道转弯就消失不见了。”

    我就有些疑惑,问:“那你们为什么不回冥殿?难道除了和氏璧之外,就不打算摸别的冥器吗?”

    黄妙灵说:“古墓的机关设计都是出来容易进去难,而且我们遇到了蟞王,只能按照张景灵指的路线走到这里,再回去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再说,大家或多或少已经摸到了不少的冥器,除了和氏璧之外,其他的东西已经只是数量的问题,可要是因为贪心回去丢了性命,那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二叔竖起大拇指,说:“这姑娘说的在理,小命都没了,要冥器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说完,他凑近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大侄子,这就是你那个相好的吧?”

    我脸瞬间就红了,虽然他的声音不高,但在如此安静的坏境下,所有人都听到了。

    而黄妙灵也是这般,脸红的和苹果,低下头不敢再抬起来。

    胖子不屑地撇着嘴说:“你们两个装什么装?居然还想在胖爷面前玩什么含羞,真他娘的让人郁闷。”

    我白了胖子一眼,但没有说话,很快又开始想对策。

    现在按理说是一个最为简单的石头墙,却成为了我们最棘手的东西,反而让一群职业盗墓贼毫无办法。

    胖子说:“大家慢慢想,反正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胖爷抽根烟。”说完,他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烟盒说:“最后一支,不好意思了各位。”

    看着胖子靠在墙上吞云吐雾,总有一种让人想抽他的感觉,好像眼前的事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就是要等我们想出办法,然后轻松地走出去。

    这大概也跟他那种没心没肺的性格有关系,至少不用像我一样眉头紧锁。

    就这样,我们持续待了六个小时,有人不断在封墙前徘徊,但没有一个可行的办法,什么工兵铲之类只能在上面留下几道白印,连一片石头都削不下来,反而震的自己手疼。

    终于,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先是光头几人,依照他们的意思,既然这里已经出不去了,那就换个地方试试。

    活人不能让屎憋死了,所以他们选择了离开,去寻找其他可能出去的地方。

    我本想阻拦他们,但是我们这边的人都摇头,示意我不用管他们。

    我也只能任凭他们走,我敢保证,他们这一走,绝对是九死一生,先前有炸药或许他们会没事,可这次离开真的很难说了。

    接着,那三个老外也是一样选择离开这里,大概是因为曾经打伤过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