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白衣女人
    迟疑了片刻,霍子枫说:“我们在场所有人一起协作,包括他们。”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光头等人说:“办法就是有至少八个人下到水中,用肩膀将棺椁顶起来,剩下的人要站在这些人要站在这八个人的肩膀上,每人一根撬棍,合力将棺椁打开。”

    胖子撇着嘴说:“和他们合作?胖爷不同意,让胖爷觉得就是把他们干掉,然后我们这些人合力开棺。”

    白鹿说:“必须要有他们帮忙才行,我们负责开棺,这样才有可能打开棺椁,我同意霍兄说的。”

    黄妙灵扫了一眼对面的人,说:“他们都是难缠的主,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说得通的。”

    白鹿说:“我来试试。”

    说完,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说道:“对面的各位,大家来下斗都是图财,这个棺椁非常的棘手,需要我们一起合力才能打开,你们愿意摒弃前嫌一起合作一把吗?”

    光头冷笑,道:“小兄弟,你是个高手,有和我对话的资格,可是一旦棺椁打开,里边的冥器怎么分配呢?”

    “这位老兄也是行家,我也就不废话了。”

    白鹿抱了抱拳,说:“这样,等棺椁打开了,大家各凭所能,有能力者得之。几位意下如何?”

    光头和那些人做了短暂的商量,然后便是点头说:“好,就依照你们说的。那这棺是怎么个开法?”

    白鹿把我们这边商量好的一说。光头想了一下,说:“确实是个可行的办法。不过,不能让我们的人都做垫脚石,你们十三个人,我们十个人,大家各处一半到水下,然后剩余的人站在自己人的肩膀上,一起把这棺开了。我这样说,还算公平吧?”

    白鹿看向了我们,红龙微微点头,他便说:“行,我们答应了。”

    “答应个毛啊!”胖子没好气地说:“胖爷现在的身体怎么能下水?要是站在别人的肩头上,谁能顶的起胖爷伟岸的身躯啊?”

    白鹿一笑,说:“我!”

    “呵呵,行啊,你小子牙口够硬,就让你尝尝胖爷这身神膘。”胖子冷笑道。

    我们这边自然是我,还有胖子开棺,二叔在岸上等着,其他人则是作为“垫脚石”。

    在他们那边也商量好了之后,首先一轮十个“垫脚石”准备下水,然后就是我们这次开棺的人。

    就在霍子枫他们刚刚走到岸边,忽然胖子就“咦”一声,然后让他们先等等,便是用手电往入口的地方照去,顿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白衣女人从冥门走了进去。

    一瞬间,我们的头发都炸了,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上膛声响起,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这个白衣女人,因为我们觉得她可能是一只粽子。

    而当我看清楚她的相貌,就发现她不是粽子,而是一具女尸,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正是霍子枫从那个汉朝皇陵中带出的女尸,可那就是一具已经死了千年的尸体,此刻怎么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呢?

    胖子指着那女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显然他也认了出来,很久之后才说:“怎么会是她?”

    光头等人也没有开枪,不知道是被女尸的美貌所吸引,还是因为胖子这句话,觉得这个女人可能是我们的人,所以才没有开枪。

    我看向霍子枫,他也是一脸的错愕,显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具尸体会如同活人一样走进我们的视线内。

    女人尖尖的秀脸,俊眼修眉,黑发如瀑,无风飞舞的刘海,露出了一双妖异的眼睛,瞳孔完全不像是正常人一样,

    普通人的瞳孔都是椭圆形的,而她的瞳孔却是一个等边三角形,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妖艳。

    女人没有理会我们这一群人的存在,而是径直走上了龙台,站在了岸边,死死地盯着那口浮棺。

    在几秒之后,女人缓步走向了水面,接着就让所有人都下巴要砸到脚面的事情发生了,她并没有沉入水中,而是如同神话故事里边的神仙一般,轻轻在水面上缓步前行。

    “我操,胖爷眼睛没花吧?”

    胖子拼命地揉着他的眼睛,一脸的吃惊和难以置信,因为眼前非常的太过匪夷所思了,这完全超越了人类所理解的范畴。

    忽然,白鹿“扑通”一下朝着女人跪倒在地,顿时吓了所有人一跳。

    女人微朝着我们这边转了一点儿螓首,用她那特有的眼神扫了白鹿一眼,忽然脸上都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可在瞬间就消失了。

    那一瞬间,我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发花了,也拼命揉起了眼睛。

    等我的视线恢复之后,便看到那女人已经走到了棺椁边缘,她开始伸出那如同阳春白雪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棺椁,就像是在抚摸一件她的心爱之物一般。

    那浮棺就颤抖了起来,这次我知道绝对不是水流还是其他什么别的,而是棺椁里边的东西在动,而且越来越剧烈,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棺而出一般。

    我们所有人的枪口都对中了水面,不知道在瞄棺椁还是在瞄女尸,也可能连着都有。

    忽然,女人的目光一寒,猛地一伸手,她的整条胳膊已经探入了棺椁当中,那结实的棺椁就如同一块豆腐一般,已经出现了一个窟窿。

    接着,我们就听到了“咯嘣、咯嘣、咯嘣”一连三声的脆响,顿时棺椁里边再也没有动静了,然后女尸的胳膊就在里边摸索了一下,然后整个棺椁便是自动打开了。

    女尸对着棺椁里边扫了一眼,便是直接跳了进去,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再度爬了出来,与此同时她的手里多了一块床头镜子大的玉环,被她一只手拿着。

    “和氏璧!”不知道谁说了一声,顿时有人叫道:“开枪。”

    但我知道肯定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在枪声响起之后,我被一个人扑倒在地,就感觉子弹朝着我的头皮掠过,接着就看到一道白影从我眼前闪过。

    等我再爬起来的时候,只见那个白衣女尸已经朝着冥殿的出口跑去,接着就看到光头他们奋起直追,而同时我们这边的人也追了上去。

    和氏璧作为赵武灵王墓中最珍贵的冥器,没有人会选择放弃,我很快就被其他人落在了身后。

    一跑一追二十分钟之后,我喘着粗气喊道:“狗日的,都他娘的等等小爷。”

    那二十分钟完全用的都是百米冲刺的速度,我叫喊一声没有人理我。

    刚想奋起直追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个喘的好像得了哮喘似的人叫道:“大侄子,阿文,等等你二叔。”

    我愣了一下,便转身去看,只见二叔带着他那两个人舌头伸的很长,就好像三只在炎热夏天奔跑的狗一样,其实反过来看自己,又何尝不是。

    二叔他们已经追了上来。那两个人直接就瘫坐在地上,二叔扶着我的肩头,喘的像牛一样,断断续续地骂道:“他,他娘的,一个个狗日的速度怎么这么快?怎么,怎么不去参加比赛去?妈的!”

    我甩开二叔的手,叫道:“我他娘的也很累,二叔你是想把我压死啊?”

    二叔咧着嘴,苦笑道:“二叔年纪大了,不服老不行,跑几步就想找个地方扶一下。”

    我无奈地说:“你可以扶墙。”

    二叔摆了摆手,说:“这年头,人靠不住,墙扶不住,到头来还是亲人最靠谱。”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许在某些方面还真就像二叔说的那样。

    休息了几分钟,我知道肯定是追不上他们了,就对二叔说:“二叔,休息差不多的话,我们就该离开了。”

    二叔咽着唾沫说:“我还没缓过劲呢!”

    我说:“别缓了,说不定一会儿又钻出几只蟞王,到时候只能去地狱缓了!”

    那两个人一听,立马就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二叔,此刻我相信,如果二叔现在不走,我一句话他们就会跟着我走。

    二叔也看出了这个苗头,而且他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就咬着牙说:“走!”

    就在我们打算走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狗日的,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等等胖爷。”

    我一愣,心说:不会吧?我记得胖子一直不都在我前面吗?

    我立马就转头用手电去照,只见胖子背着他沉重无比的背包,“哼哧、哼哧”追了上来,嘴里不断地骂骂咧咧地,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等胖子跑到了我身边,第一件事情就是扶着我的肩膀喘气,嘴里还骂道:“小哥,你姥姥的,你怎么那么白痴?别人跑你就跟着跑,棺椁里的冥器也不要了,你他娘的有脑子吗?”

    我的火立马就拱了起来,一把打开胖子的手,骂道:“你们他娘的都有病是不是?小爷什么时候成了人肉拐杖了?怎么谁过来都扶一把?”

    胖子挠了挠头说:“你丫的人缘好呗!”

    我白了他一眼,问他:“看你背包这么鼓,是不是摸了不少冥器?”

    “那是当然。”

    胖子甩了甩头,然后掀了一下他的刘海(胖子没有刘海),只是模仿霍子枫做了那样一个动作。

    他一脸傲娇地说道:“胖爷是什么人?那可是当代的盗墓大神,哪里有空手回去的道理?看看,里边都是好物件。”

    我也懒得在这个时候看,就问:“看到赵武灵王的尸体了?”

    胖子说:“不知道是不是那家伙的,反正是一男两女,我跟你说那两个女人,那相貌,那皮肤,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我冷笑说:“尸水吧?”

    “滚!”胖子瞪了我一眼,说:“那是两个风韵犹存的成熟少妇,看的胖爷都有一种想要,想要……”

    我皱起眉头,说:“你他娘的能不能不那么变态啊?”

    胖子还想说什么,可忽然表情僵住了,而二叔和他的两个人,他们三个也是一样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