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混乱局面
    黄妙灵先是给胖子消毒,然后上药,最后才用纱布把他的脑袋包了一圈。

    做完这一切,黄妙灵说:“这是利器造成的。”

    我皱着眉头问:“难道下面有机关?”

    黄妙灵说:“盯紧了水面,那不是机关造成的,而是常用的开棺钳。这种开棺钳属于近几年发明的,由于很有特点,所以不难辨认。”

    瞬间,我们都抄起家伙对准了水面。

    对方既然袭击了胖子,说明是敌非友,应该不可能是我二叔,那说明这次估计还有第三拨人,而胖子绝非是那种好欺负的主,由此说明下面的人身手一定了得。

    “妈的,下面的人憋气的时间也太长了,难道是带了潜水设备?”白鹿骂道。

    我说:“现在不管他们带了什么,小爷要知道大门没有开过的痕迹,他们是怎么进入冥殿的?”

    老大说:“大概是顺着水流游进来的。对方不是带了潜水设备,就是水中的高手,大家保持距离,以免对方突然钻出来发难。”说完,她先是朝后退了两步,拉开与水面的距离,我们也跟着照做。

    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一直死死地盯着水面,我不管狗日的是谁,只要他敢露头,小爷一定打烂他的脑袋,让他给赵武灵王陪葬。

    可是足足等了五分钟,水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红龙诧异道:“难道他们又从水下游走了?”

    我们谁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我觉得不可能,即便是带了潜水设备,对方作为盗墓贼也一定会探出水面。

    毕竟,这下面有一条胖子口中说的铁链,怎么说他们也要上来看看铁链上链接的东西是什么,以对方的身手,肯定不会畏惧我们。

    忽然,整个棺椁开始摇动了起来,这次不同于之前的随波逐流,而是人为制造的晃动,而且越来越剧烈,仿佛水下有个什么庞然大物在拉动铁链一般,这棺椁也随时有可能下沉的迹象。

    接着,我终于看到一个黑影从水下浮了上来,就在我准备发难的时候,赫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女人脸,那竟然是我的师妹。

    霍子枫是我老爸的大徒弟,我排在第二,还有一个小师妹排在第三,她叫华如雪,比我小一岁,我们三个人一起离开的家,同样也创业启动资金十万,没想到她也混在一行了。

    华如雪甩了一下头发,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被我们的手电光照的睁不开眼睛,但她还是拼了命地朝岸边游来,然后一翻身便上了岸。

    “我操,不会吧?”

    我整个人有一种难以置信地感觉,怎么可能是华如雪呢?她为什么要袭击胖子?难道说是因为她不知道胖子是自己人吗?

    可是,接着我看到霍子枫带着几张熟悉的脸庞也浮了上来。

    还不等我反应怎么回事的时候,二叔带着两个我们张家父辈的两个男人也随即上来,接着就是一个光头带着两个人,此外还有三个白皮肤、蓝眼睛的老外混在里边,最后四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

    事情发生太突然了,谁也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见那些人一拨接着一拨地爬上了岸,几乎所有人的动作都是一边警惕对方一边喘着粗气。

    而接着水面浮起了几具脸色惨白、眼睛都快瞪出来的尸体,同时整个水面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了。

    在不出三秒之后,这些人都开始站好了队伍。

    霍子枫他们和二叔三人都朝着我们靠拢,华如雪一伙,三个老外一伙,还有四个极度陌生的人站在了一起。

    冥殿里响起了一连串的喘息声,我皱着眉头问霍子枫:“师兄,刚才下面怎么了?是谁打伤胖子的?”

    红龙指着一个老外说:“是他干的,这三个老外都是格斗方面的高手,而且一定有很强的水下训练。”

    得知了华如雪是我的师妹,黄妙灵扶着她问:“你们怎么都到了水下了?”

    华如雪娇喘着回答:“外面有很多的蟞王,我们是顺着水一路游过来的,到了这里就碰上了,然后就打了起来。”

    一个老外对着那四个人当中的带头的说:“哥们,看情况这里就是冥殿,这口就是主棺椁,现在他们人很多,如果我们不联合,就会被他们吃掉的!”

    带头的是个光头,他没说话,可他的一个手下叫骂道:“滚你妈的老外,你们刚才杀了我们一个兄弟。”

    光头瞪了他的手下一眼,然后对着老外说:“可以。”然后,他看向他三个人说:“兄弟们,可以和他们要联合吗?”

    那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是一起点头,瞬间他们十个人便形成了暂时的联盟。

    我一看这情况不妙啊,这些家伙居然能不计前嫌,也算是人物了。

    虽说我们都是真正的盗墓贼,可我们在身手上也只有霍子枫、红龙、胖子,加上一个白鹿四个人算得上高手,其他人应付古墓中的东西还行,要真正地打起来,吃亏的就是我们。

    一下子的形势转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看向了霍子枫,红啊对我微微摇头,轻声道:“不用担心,这只是表面现象,一旦出现贵重的冥器,他们里面就会反目成仇。”

    我微微点头,觉得霍子枫说的有道理。

    一时间,我们隔着棺椁站立,谁也没有先动手,大家各自检查着伤口,我发现霍子枫他们都有被利器划伤的痕迹,看样子水下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打斗,只是当时我们没有看到而已。

    所有人都在休息,彼此也都在警惕对方,我闻到了淡淡的火药味,看样子早晚还免不了有一场恶斗。

    这可能是在开棺之前,也可能是在开棺看到了冥器之后,总之很有可能会再度死人。

    我看着二叔说:“二叔,你骗我骗的好苦啊!”

    二叔将胳膊上的伤口用一条衣服上的布包扎好,对着我苦笑道:“你二叔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到出去之后,二叔会把这是怎么回事告诉你的。”

    我没好气地说:“二叔,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把我当傻子一样,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你也别觉得我这个侄子翻脸无情。”

    二叔摆着手说:“放心,你二叔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小子这点臭毛病,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接着,我便是去看胖子的情况,问黄妙灵:“胖子,怎么还没有醒?”

    黄妙灵说:“在水下被打晕,此刻呛进肺里不少的水,我已经给他做了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了,应该很快就能醒,除非……”

    我一皱眉问:“除非什么?”

    黄妙灵叹了口气,说:“除非伤及到了要害,我们现在也看不出,不过我觉得他这个样子应该没事,可能是太累了。”

    我缓缓地松了口气,说:“那就好!”说完,我便去看向光头那些人。

    这时候,一个清瘦的青年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顿时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红龙更是用枪威胁他:“你他妈的靠后。”

    这个青年耸了耸肩,说道:“我想找一个叫张文的人,他没有挂吧?”

    “找我?”我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脸,问他:“你是谁?干什么找我?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

    那青年立马看向了我,先是大概地打量了一眼,说:“我来自江浙,不过我是王老板的人,他说要是遇到你们的话,就找一些张文先生。”

    我不解地问:“找我做什么?”

    青年说:“王老板说了,除了你们答应下来的东西,此外摸到了东西,他愿意出比普通人高价格和你买东西,如果上次的冥器还有存货,他愿意出双倍的价格。”

    我一听这话,便知道肯定是那一对王氏父子的人,不过怎么也不可能只让是四个人来跟踪我们,可能是在路上有死亡发生。

    我处于礼貌微微点头,说:“回去告诉你们王老板,谢谢他的好意,如果我要出手东西,会首先考虑他的。”

    说完这句话自己就后悔了,现在我们处于敌对中,而且我就是有冥器也不可能卖个王老板,我这完全都是处于平时做生意的客套话。

    青年很有深意地一笑,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回去。

    这样的休息持续了半个小时,胖子也终于醒来了,当他看到那三个老外,就跳了起来,想要过去跟他们拼命,被我拉住了,同时我把现在的情况和他大概说了一遍。

    胖子咬着牙指着那三个老外骂道:“好啊,你们三个老外给胖爷等着,这笔账胖爷一定要和你们好好算算。”

    带头的老外不所谓地一笑,说:“乐意奉陪。”他的有恃无恐,更让胖子怒火一个劲地往上窜,估计要不是有我,他早就冲过去了。

    休息的差不多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口浮棺上,我看到不少人眼中都闪烁着贪婪的目光,这种感觉让人非常的不舒服,甚至可以说可怕。

    这棺材等于钱财,老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我把开这个棺椁的难处一说,顿时连霍子枫他们都束手无策,因为棺椁无法搬到岸上来,就没有着力点,那样根本无法开得了棺。

    霍子枫看向了白鹿,问:“你有什么高见吗?”

    白鹿微微摇头,看了我一眼,说:“连你七雄当中的霍七小爷都没有办法开棺,我们这些外行人就更不可能了。”

    我问霍子枫:“师兄,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

    霍子枫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搞得我莫名其妙。

    我继续说:“要是没有就离开吧,这个地方不能久待,说不定还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霍子枫说:“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要求的条件非常苛刻。”

    几乎所有人都问:“什么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