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千宝冥门
    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差不多教了他们一个小时,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胖子,这家伙学的居然比黄妙灵还快,这可能和人的性格有关,毕竟脑细胞少的人,确实会学的快一些。

    我们两个就进了那门后面,而黄妙灵也能从里边走出来,不过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忧虑和担心,又重新回到了里边,其他人也跟了进来。

    找进入里边,发现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房间,三米宽,四米长,高两米五,说它是配室都太小了,而且里边什么都没有,里边粗糙的根本不像是个墓室,再说这可是个皇陵,不可能有这么小的配殿。

    也许这就是条过道走廊。

    在这个想法出现之后,我开始用同样的方式寻找里边,最后在这里右侧的地方找到了入口,这个入口眼睛也是无法看到的,手摸上去也其他地方一样的感觉,但是只要把心静下来,就可以进入。

    想要通过这里的方法还有一个,很简单,但也很残酷,我可以想象得到,送葬的队伍是什么样的,这些人可能都是瞎子,而且全身的神经都被古代的针灸术切断,然后由一个懂行的高手牵着一条绳子,整个过程可能会很慢,但这样却能提高这个陵墓的防盗技术。

    所谓古达的阵法,大多不是困在的并非是人本身,而是困心。

    在《孟子,告子下》中:“困于心衡于虑而做后,困于身衡于悦而做前。”

    大意:你看不到的不一定是不好的,而你看到的往往才有可能是需要要担心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眼见为实,但有时候一味的相信你的眼睛和感觉,反而往往会被你的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所骗。

    我们所进入的地方,是一条五米多宽的墓道,墙壁之上有漂亮的绘画,地面也是用澄黄色琉璃砖所铺,顶上是脸盆大的太极阴阳图案,从图案的中心引下一盏造型古老的铜质吊灯。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一条艺术走廊或者是道家的观宇行厅。

    左右墙壁上的绘画,是非常大的一幅整体绘画,其中描绘了一幅太平盛世,其中有各种人物、动物家畜、花草树木、代步车轿、房屋建筑、河流桥梁等等,比起大名鼎鼎北宋大师张泽瑞的《清明上河图》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同于《清明上河图》的是里边有特别人物。

    那是一行骑着战马的人,差不多有上百个,主角的一匹褐金色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一个头戴王冕的人,旁边的一文一武,指着一个方向正在说着什么。

    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五官清晰,连表情都能看得出,全部呈现出不安静的脸色。

    我再去看其他人物和家畜动物,几乎所有都朝着一个方向在看。

    顺着他们的表情往前走了几步去看,只见那是一场火雨,无数的火焰从天而降,以画师巧妙的手法,将这些火焰画成了一副诡异的景象,就仿佛天上在下血色火雨一般。

    这样是在告诉当时的盗墓贼,这座古墓是真龙天子所葬之地,生人不得打扰其安宁,不得破坏其陵墓。

    我们就顺着墓道往里边走,走了也就是二十多米,顿时一个高三米宽三米的墓门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个墓门,相比我们之前见过的墓门只能算是规格普通,甚至连那四个伪冥殿的墓门都比这个墓门要高大的多。

    但是,这个墓门是我们迄今为止见过最为豪华的冥门。

    冥门上镶嵌着各种颜色的宝石,宝石都经过了打磨,呈现各类瑞祥之兽的模样,足足有上千颗之多。

    在宝石的空隙之间,我发现那是千年的乌木打造而成,四周以纯金边条包裹

    而门环是纯银的狰狞脑袋,两个拉环就是人脸伸出的舌头,显得有那么一丝的诡异在其中,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胖子的眼睛已经红的发紫了,不断地咽着口水,幽幽地对我说:“小哥,你说这两扇门能值多少钱?”

    我苦笑道:“你看那些宝石,有黑曜石、祖母绿、坦桑石、变石、日光石、月长石、紫水晶、石榴石、绿松石、孔雀石、钻石、锆石、血玉等等,随便一两颗的价格就能轻松过百万,大的价格更是无法猜测,这两扇冥门,已经用价格无法形容了。”

    胖子说:“都是无价之宝?”

    我摇头说:“也不能这样说,毕竟这是一些宝石,每颗都有自己的价格,虽然这个价格高的离谱,但还是有一个价格的,而无价之宝,说的是这件宝物的雕刻工艺、神奇之处,历史价值。”

    胖子说:“胖爷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扣几颗下来好心里有底。”

    我怕他莽撞丢了性命,连忙拦住他说:“以前的冥门上有没有毒很难说,但这扇冥门上一定淬毒了。”

    黄妙灵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然后用银针试了一下,便转头问我:“小哥,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得意地一笑,说:“天生聪明而已!”

    “我去你妈的!”

    胖子白了我一眼,然后从背包里边翻出了手套,而且还戴了双层,就去摸那些宝石,擦拭了几下,用力往下掰,掰了几下他便放弃了。

    把手里的碎片往地下一丢,胖子脸上全是心疼和哭丧的表情,骂道:“他娘的,这到底是用什么粘上去的,加上这些宝石都太脆,一掰就碎。”

    我叹了口气,说:“年代太过久远了,宝石也腐烂了,我看这些东西都留给国家来发现吧!现在,我们还是进去和赵武灵王打个招呼,说不定他等的早已经急不可耐了。”

    胖子也点了点头,说:“可惜啊可惜。”

    黄妙灵用手电往上方一照,就说:“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我们抬头一看,顿时就看到了一块环状的玉石高悬在了冥门之上,由于距离太高,看的不是很清楚。

    但是,从我这个古董商人的眼光来看,这块玉的质地已经不能用普通来形容,而是非常的差。

    胖子把手放在眉上,做出眺望的状态,两只小眼使劲地眯着,说:“我操,可这模样怎么好像是传说中的和氏璧啊?”

    所有人就是一愣,一下子手电光都打了上去,顿时上面一片通明,连门殿上的云龙雕刻都看的非常清楚,那块直径三十公分的古玉就呈现在我们面前。

    也不怪胖子说,这块玉的造型与一些有关记载中的和氏璧确实非常相似,毕竟谁都没有见过真正和氏璧的模样,所以一时间谁也不敢肯定。

    老大说:“这玉的质地太差了,根本和传说中的和氏璧判若两璧。”

    “值钱吗?”胖子张口闭口现在都这么庸俗。

    我挠着头说:“你让我怎么说呢?这么大一块古玉,值钱那是一定的,不过这块玉的质地非常的差,加上年代的话,估计也能混到十万左右。”

    “我操,不会吧?这冥门上的一块小的都能卖上百万,这块这么大,怎么他娘的这么便宜,真是日了狗了!”

    胖子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看着上面古玉都被一条小链子拴着,就说:“小哥,拿个钩子出来,胖爷要把它扯下来。”

    我皱起眉头说:“别你娘没事找事了,这块玉对于我们来说的无论从价格还是意义上都不值,万一这是什么一个机关,你他娘的一拉,立马浓酸水就喷出来了,我们死的就太不值得了。”

    黄妙灵也劝道:“没错,而且这古墓如此的古怪,连我都摸不清楚其中的机关,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以免因小失大。”

    白鹿干咳了几声,说:“赵武灵王有这么多珍贵的宝石不挂,为什么偏偏把这块质地这么差的古玉挂在上面?”

    胖子说:“这是他的地盘,他做主,你管得着人家吗?”

    我顿时就理解白鹿的话,说:“你是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吗?”

    白鹿微微点头说:“其实我觉得这是一块死玉。”

    我们问他什么是死玉,胖子问他是不是以前这块玉还能活奔乱跳的?

    白鹿摇头,回答我们:“传说中,死玉是道士用来驱邪震鬼的。”

    我说:“好像古玉也可以吧?”

    红龙说:“古玉是可以,我听一个的道士说,他们认为鬼是不可以消灭的,碰到怨气大的鬼,他们就先找个东西把鬼封起来,埋在荒郊野岭,有时候也会超度,而封印鬼的东西就是死玉。”

    胖子挠着头,说:“这个胖爷倒好像也是听说过。说是有一种玉和普通玉不同,就是专门来封印鬼的?原来叫死玉啊!”

    说着,他又照向那块死玉说:“说那种玉看似有玉渣,没有封印鬼混的玉是碧绿的,封印了之后就会变化,据说那是死气在里边。”

    我说:“看这块玉里确实好像有一些黑色的杂质,我们还是不用动的好,以免碰到个什么鬼打墙、鬼附身之类的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