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重聚
    那里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墓道,三米多宽两米多高,没有经过什么修饰,大概有二十米那么长。

    我确实了之后,就对黄妙灵说:“应该就是这里,你找找吧!”

    黄妙灵点头,便开始摸索着开始寻找,把两把的墓墙都摸索了一遍,期间不断敲打和用耳朵听,这是一个非常耗费时间的过程,而我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警戒着两边的情况。

    很久之后,黄妙灵的眉头就皱起了起来,说:“两把的墓墙没有机关。”说完,不等我说话,她立马就开始把地上也找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的结果。

    我用手电照着上方说:“难道是在顶上?”

    黄妙灵没有说话,立马就掏出工兵铲,接着了一根螺纹管,然后将整个墓顶仔仔细细地找了起来。

    我在想:如果这上面也没有,那就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我学艺不精,所找的地方不对。

    另一种就是我的推测有误,其实并没有什么秘密通道,进入冥殿的入口,是在其中一个伪冥殿之中,而我走入了一个自己遐想的误区。

    过了一会儿,黄妙灵擦着头上的汗,说:“也没有。”

    我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我说道:“你能确定真的没有?”

    黄妙灵点头说:“只要有,我这样仔细地去找,再精细的机关我都能找到,毕竟我跟师傅学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没有找到,只能说明这里并没有你说的那条秘密通道。”

    我问:“会不会机关是一次性的,关上了就再也打开了?”

    本以为她会反驳我,但黄妙灵却点头说:“有这个可能。如果在送葬完成之后,把之前的机关破坏,就比如说是一块断龙石放下,那样就没有什么机关可言,除非用绝对强的外力破坏。”

    我苦笑道:“我身上没有炸药,你身上有吗?”

    黄妙灵摇头说:“那些炸药太重了,全都由胖子保管着,我只负责提防机关陷阱,所以就没有带。”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现在怎么办?”

    黄妙灵表示她也不知道,不过让我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可能。

    期间,她说的一句话让我犹如醍醐灌顶,黄妙灵问我:“小哥,我们围着四个伪冥殿找了一圈,怎么都没有发现其他人?我不相信所有人都死了?”

    我皱起眉头说:“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已经进去了?”

    黄妙灵说:“至少已经有人进入伪冥殿了,如果不是的话,那就算他们都死了,但也能看到尸体,可我们这一路上没有遇到危险也没有遇到有人死亡,唯一的可能就是其他人找到了通道,或者直接进入了伪冥殿中。”

    “我操,丫的能不能快点?要不还是让胖爷做先锋,这里边胖爷一分钟都不想待了!”

    就在我们说话间,忽然就有一个熟悉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中,我去看黄妙灵,她也是愣住了,显然她也听到了。

    “胖子!”

    我不知道自己在对黄妙灵说,还是在对自己说,然后就扯开嗓门喊道:“死胖子,你在哪里?小爷我在这里!”

    顿时,那声音便消失,我再想听已经听不到了。

    黄妙灵看向我,我又扯着嗓子喊道:“胖子,小爷是张文,你他娘的在什么地方呢?”

    “我操,胖爷好像听到小哥的鬼魂在叫我。”顿时,胖子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大概之前是他们在听我们这边的动静。

    “他死了,这墓里这么邪门,千万别分神,小心有诈。”老大非常虚弱声音也出现了。

    胖子骂道:“狗日的小哥,你他娘的既然死了,就安安静静地跟着胖爷,等到胖爷把你的魂魄出去给你立个衣冠冢,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间,千万别玩鬼打墙,胖爷可吃不消啊!”

    我没好气地叫道:“死胖子,小爷没事,黄妙灵可以作证,她就在我身边,不信你可以问黄妙灵。”

    胖子说:“那这样小哥,你让灵妹妹说句话,胖爷好好确定一下,你死了可不能做这种事情,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我已经气急败坏了,就骂了胖子几句,正打算让黄妙灵给我证明的时候,一转身忽然发现黄妙灵不见了。

    我愣了一下,用手电四周照了照,才确定她是真的不见了,这期间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难道她掉进陷阱里了?

    见我没有说话,胖子就骂道:“狗日的,知道你丫的就是一只鬼,你可是见过胖爷的手段的,你千万缠着胖爷,小心一会儿把你打的魂飞魄散。”

    我说:“你他娘的日了狗啊,小爷的话都不信?我真的没死,只是黄妙灵刚才还在我身边,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行了,废话也别说了,你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只能听到你的声音,看不到你的人,只要面对面不就知道小爷是人是鬼了!”

    胖子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就看到了几道手电光照了过去,一看他们出现的地方,居然是距离我最近的一个伪冥殿的入口。

    胖子用手电光死死地照着我问:“你真的是小哥?”

    我挡着手电光,骂道:“你想晃瞎小爷的眼睛吗?我真的没死。”说着,我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同时胖子他们也朝着我走来。

    在我们碰面之后,胖子还是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忽然,胖子跳过来捏了捏我的脸,疼的我叫了一声,胖子这才松了口气满意地说:“还样子小哥是真的没死,他知道疼。”

    而我看到的则是胖子、老大和老二都挂了彩,红龙背着白鹿,每个人一脸的乌黑,好像刚从煤堆里钻出来一样,我骂道:“你们他娘的才好像鬼似的,怎么搞成这幅模样?”

    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说“别提了,差点挂在里边。”他瞟了一眼那伪冥殿,卷起两个袖子之后,顿时两条血淋淋的手臂就展现在我面前。

    “怎么搞得?”我连忙从背包里边掏出消炎药和纱布来,给他止血和包扎伤口。

    老大说:“在冥殿里边碰上两个粽子……”在他的话音一落,整个人就晕了过去,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会这样,他脑袋磕在了墙上,顿时起了一个大包。

    红龙把白鹿放在墙上靠着,然后就去检查老大。

    胖子问有没有事,红龙说老大是脱力了,只要好好休息就会没事的。

    我们处理好老大的伤势,我去看了白鹿,这家伙的胸口掉了巴掌大一块肉,纱布都被染红了,显然没有止住血,我又给他换了纱布,做完这一切,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我和胖子要了一支烟,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说:“那冥殿是个伪冥殿,在胖爷一打开那个合葬棺的时候,立马就跳出了千年大粽子。”

    “胖爷倒斗这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碰到一开棺就起尸,所以根本就没有防备,立马就被抓伤了胳膊,白鹿为了救胖爷,差点让那个粽子把心都掏出来。”

    我皱着眉头说:“你的伤口不像是抓伤啊?好像是严重的擦伤。”

    胖子说:“胖爷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想到了尸毒,立马就用墙壁都擦伤口,虽然没有被尸毒全部清除掉,但剩余的已经不足以要胖爷的命了。”

    我对着他伸了个大拇指说:“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他娘的就变得这么变态了?小爷也是服了你了。”

    胖子说:“没办法的事情,当时的情况根本没有人帮胖爷处理伤口,胖爷又不想和你一样英年早逝,所以就当机立断做了措施。”

    “也幸好有白鹿在,他大发神威镇住了那两个粽子,我们这才捡了一条命,你是不知道白鹿这家伙,那可是个厉害的角色,比起你那师兄霍子枫,胖爷看有过之而无不及……”

    接着,胖子子三言两语把伪冥殿发生的事情说了,但其中的凶险一定,要比他苍白的语言更加危险万分。

    片刻,红龙走过来,诧异地看着我说:“老板,原来你没事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出事了。”

    这话一听我就来火,这家伙怎么好像巴不得我死了一样,感觉现在我活着让他挺失望的。我就黑着脸说:“怎么了?活着没有死了好?”

    红龙尴尬地笑了一下说:“老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我确实知道,只是因为黄妙灵莫名其妙的失踪,搞得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刚才可是小爷救了她,这娘们也太没有良心了,这人与人之间怎么能一点儿信任都没有呢!

    胖子说:“小哥,他不是那个意思,你丫的是不是吃了枪药了?”

    见我不说话,他问道:“哎,对了,你刚才不是说黄妙灵在你身边吗?人呢?”

    我无奈地说:“刚才还在,一转眼就不见了,也许是有什么发现了吧!”

    “行了,你丫的就别为她开脱罪名了,以前她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我看,你小子八成是喜欢上她了。”

    我骂了胖子一声,就把话题扯到了一边,问:“刚才红龙为什么说我死了?不就是跑散了,至于这样咒小爷吗?”

    胖子忙解释说:“误会了,我们是误会你死了,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而你又是独自一个人,有这种想法也是应该的。”

    我说:“好啊你死胖子,上次你出了事情,小爷二话不说去过去帮忙,这次小爷失踪了,你不找我不说,还顾得摸冥器,好像小爷的生死和你没什么关系对吧?行,以后绝交。”

    “别别,小哥,胖爷也就是说说而已,咱们是什么关系,那叫瓷器,珍贵着呢!”

    胖子用他那受伤的胳膊搂着我的脖子说:“咱哥俩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必须要把这墓给他娘的倒了,胖爷都是要看看这赵武灵王长了几个脑袋,居然搞这么大的阵仗,连胖爷都差点折了。”

    忽然,胖子好像想到了什么,说:“小哥,告诉你一个事情,听了以后千万别受刺激啊!”

    我诧异地看着他说:“什么事情?现在还有能让小爷激动的事情吗?”言外之意就是害怕还差不多。

    胖子说:“我们碰到你二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