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六口红棺
    黄妙灵它们所进的侧殿,大门是一面独石门,门高一米八,宽一米,青石材质,上面的浮雕是这座战国墓的标志性图腾,正是那种狰狞的人面怪脸。

    怪脸一共有三张,每一张都有洗脸盆那么大,显得无比的诡异和狰狞。

    在左侧有着一个青铜质拉环,大概是项圈那么大,上面雕是莲蔓纹,但仔细去看,又会发现很多隐藏的小型人脸在其中,给人一种古老而神秘的感觉。

    咯吱!

    随着墓门被他们拉开,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音,仿佛里边藏着一只封印了千年的妖怪,让人忍不住打起了冷战。

    手电都朝着里边照去,便发现那是一个长八米、宽六米、高三米的墓室,墓顶呈锥体,类似金字塔的塔尖一般。

    四周的幕墙上有壁画,保存的非常的完好,连脱皮的迹象都没有,但由于有些距离,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一条灵道直通中心地带,而在灵道的末端,就是七层石阶。

    顺着石阶往上看,便是一个棺台,棺台四周有四、五十公分高的护栏,护栏以汉白玉打造,分为上中下三层,在最上层有莲花状石垛,间隔一米便出现一朵石雕莲花,典型的雕栏玉砌。

    在棺台的中心,最前面是个一米过高四足玉案,上面摆放着一些小型的金银玉器陪葬品,非常的整齐,显然是有某种说法。

    玉案后,是一对石雕的三尾青鸟,矗立在两个方形汉白玉石之上,作展翅高飞之状。

    在青鸟之后,便是一个神龛,神龛顶部有战国时期特有的房屋顶状,两边呈收拢之势,就仿佛一座正房和东西偏房的结构一般。

    在神龛的中心竖写着两行金字,下方是四盏宫廷样式的长明灯。

    但这些都不是最吸引黄妙灵目光的,因为在神龛的旁边,有着六个塑像,乍一看会觉得像是看古代连续剧里边的宫人一般,要不是它们站立不动,双目空洞无神,类似巧手纸匠做的纸人一般,估计还以为是粽子组团起尸了。

    所有人开始鱼贯而入,起初小心翼翼地担心有什么机关,但很快发现这就是一个侧殿,应该不可能有什么猫腻在其中。

    在胖子点燃了四盏长明灯之后,顿时整个墓室亮了起来。

    神龛上的金色字:写着墓室主人的身份、籍贯、生卒年月日、安葬日期和风水情况等。

    这个人名叫肥义,邯郸人,官拜相国,生于前260年,死于295年。

    因“沙丘宫变”中,在赵武灵王被围困在行宫中苦苦坚持三个多月后饿死,期间肥义就是为保护赵武灵王之子惠文王而遭公子章杀害。

    因忠肝义胆,在死后成为赵武灵王的陪葬之臣,葬于安阳邑(今河北阳原)皇陵之中。

    此处风水情况: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明堂、水流曲折,以使坟穴藏风聚气而令生人纳福纳财、富贵无比,可谓真正的风水宝地,堪比龙脉之所在。

    黄妙灵仔细打量了那六个塑像。

    左侧为第一个年轻貌美的黄衣宫女;第二个是黑须飘飘的蓝衣宦臣;第三个却是一个红衣锦卫。

    右侧第一个是个粉衣宫女;第二个是穿着青色盔甲的将军;第三个则是绿衣侍臣。

    戴上手套,黄妙灵上去摸了摸,发现塑像的表面非常的光滑,看起来更像是蜡人一样,一切都惟妙惟肖,让人为之惊叹。

    红龙凑近鼻子闻了闻说道:“这塑像上应该打了蜡油。”

    黄妙灵说:“打了蜡油可以保持塑像千年不腐不坏,很多墓中的童男女都有这样的技术处理。不过,这用宫女、侍卫等作为守灵,大多都是汉朝以下的古墓中,战国墓倒是第一次见。”

    白鹿上去看了看,便徒手上去一摸,便是皱起了眉头说:“老龙,这只是蜡油吗?”

    愣了一下,红龙又闻了闻说:“你好眼力,里边却是混合了尸油。”

    白鹿说:“我曾听说过有一种叫做水银雕塑的陪葬人,就是在人活的时候灌入水银,让水银流入人体内部,达到了塑形和不腐的地步,再用蜡油混合尸油涂在表面,放在阴凉处风干,然后随着墓主人一起下葬。”

    胖子问:“狗日的,这样做有什么寓意吗?”

    白鹿说:“以我们观星师的观点来看,这叫‘守灵’。”

    “守灵”这个字眼并不难理解,即便现在还有很多人回去做。

    其实守灵是从古代宫廷传出,就是守在棺床、棺椁或者灵位的旁边,也有人称作守夜。

    古人认为人死之后,在三天之内魂魄会回家探望,因此子女、仆人守候在旁,等着亲人归来。

    胖子不屑地笑道:“这他娘的算什么狗屁寓意?”

    白鹿说:“我说的守灵,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守灵。守灵,有活人守灵,有死人守灵,还有神守灵。”

    黄妙灵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问道:“你说这是丁甲守灵?”

    红龙也“哦”了一声,说:“传说中的六丁神六甲神。”

    白鹿点头,道:“道家中《无上九霄雷霆玉经》中记载:‘六丁玉女,六甲将军’。”

    “道教认为六丁为阴(女)神,六甲为阳(男)神,为天帝所役使,能行风雷、制鬼神,道士可用符箓召请,从事祈禳驱鬼。”

    黄妙灵说:“我见过一个老道使用符咒请六丁六甲、四值功曹,就是他们。”

    老二问:“不是还有五方揭谛吗?”

    黄妙灵白了她一眼,说:“五方揭谛是佛教守护大力神,和我们道教没关系,不要被一些连续剧影响了你的智商。”

    胖子属于其中最为纳闷的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这些能说明什么,就有疑惑的眼神看着白鹿等人说:“你们在说什么啊?就算是神守灵又能怎么样?而且,这里只有四男两女,怎么能说是六丁六甲呢?”

    黄妙灵已经明白白鹿想要说什么,便提醒胖子说:“他是说外面有六个,里边还有六个。”

    说的同时,她用手指了指神龛的后面,那里还有洞,显然用来放置棺椁的。

    白鹿说:“里边应该还有四女两男。不过,既然是神守灵,因为神守灵是需要将人在阴凉的地方阴干,吸收星月之灵气,从而到达驱尸守灵的作用。”

    顿时,所有人的表情就是一滞,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白鹿说的意思,里边可能有六个经过特殊处理的粽子,立马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黄妙灵从背包里边拿出黑驴蹄子和糯米,说:“对付鬼怪尸粽,我来,你们退后。”

    老大显得有些结巴地说:“不,不会是真的吧?那,那我们还是退出去吧,反正这里又不是冥殿。”

    胖子瞪了他一眼说:“冥殿有那么多蟞王守着,在没有找到解决办法前不能过去。反正都是出来摸冥器,这真正好东西都在棺椁里边,那玉案上的东西收拾一下,注意要戴手套,以免冥器上淬毒。”

    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只好点头答应,跑到玉案旁边收拾可以带走的小件冥器。

    胖子一看到冥器比看到他爹都亲,估计早就把我走散的事情抛在脑后,听到这里我心里已经非常窝火了。

    黄妙灵朝着墙上的绘画看了过去,那墙上是一幅雪景送葬图,几十个宫人抬着比普通棺椁略大的灵柩,棺椁上有冥罩罩着,无法看到其中棺椁的真实样貌。

    沿路都是穿着灰衣,腰上和头上系着白布的人,他们对着棺椁磕头,光是画中的人物就有几百之多。

    由此可见,赵武灵王的棺椁是在一个冬季被送到这座墓中。

    其中那个略大的棺椁,应该就是肥义的棺椁。

    只是,在肥义的棺椁后面,跟着一些非常特别的人,这些人每四个抬着一个什么东西,类似普通棺材那么大,均用红布盖着。

    仔细一数,共有十二个,瞬间就明白白鹿说的是对的。

    一行人将手电照向了后面的藏棺洞。

    此洞方形,高宽各两米,入深两丈有余,在里边停放着一口比普通棺椁略大的方形木质棺椁,在棺身上有着三指粗的铁链。

    棺椁的两旁,有着六个正常比例的红棺,每个红棺都有一条铁索延伸而出,最终汇聚到主棺之上,将主棺捆绑的严严实实,仿佛怕里边什么东西跑出来一样。

    黄妙灵以防起尸,便在六口红棺撒了糯米,然后问白鹿:“接下来怎么办?”

    白鹿说:“这样只能暂时性压制住红棺中的粽子,我们必须要在不惊动六个神守灵的情况,将棺椁打开,下面就看各位专业人士的了。”

    红龙将长发用橡皮筋扎在了脑后,一双闪着寒芒的眼睛盯着那六口红棺,片刻又移到了主棺之上说:“为了防止有变,我们必须要盯死六口红棺中的宿主。”

    顿了顿,他继续说:“我和黄妙灵来负责左侧这三口,白鹿和老二负责有边三口,剩下你们三个人负责开棺。”

    胖子有些不悦地说道:“老龙,胖爷非常想开,可是这棺椁上面绑着这些铁链,这棺盖肯定是打不开的。”

    红龙说:“从棺头或者棺尾开个盗洞,把里边的东西都掏出来。”

    胖子一拍脑袋,说:“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你丫的有办法!”

    “别废话了,马上动手,红棺里的宿主已经开始有尸变的迹象了。”红龙冷声说着,同时死死地盯着开始微微摇摆的红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