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人道主义
    旋即,我就用手电去照四条蟒蛇的蛇身,既希望看到蛇吃下猎物迹象,又不希望看到这些,因为吃下就说明是凶多吉少。

    如果没有,那不是黄妙灵的个人问题,就是其他人的问题。

    将四条蟒蛇都扫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吞噬猎物腹部鼓起的迹象,蛇消化猎物大概需要两到三天甚至更久的时间。

    大多蛇类扑食之后,几乎十天半个月不再觅食,所以眼前的情况证明并没有人死于蛇腹之中。

    我又想了几种可能性,但最后都被自己一一否决,觉得都不可能,也许只有把黄妙灵救出来,问她才是最好的办法。

    立马,我又开始去想怎么不让这四条蟒蛇发现,而把黄妙灵救出来。

    如果我身边有胖子,虽然也不容易,但肯定比我一个人的办法多,并不是说胖子能够想到什么好办法,主要是我们两个人协同起来,要比我一个的好做这件事情。

    现在开始有些怀念胖子在身边的时光,心里暗叹:也不知道死胖子现在怎么样了!

    最终,我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而且还非常可行。

    这个办法来源于蛇的习性,蛇捕食来源于“热成像”,也就是说只要我的身体不会发热,把热度逼在体内,这四条蟒蛇就会忽视我的存在,那样我就可以从蛇的面前把人救出去。

    那就是用湿泥巴裹满全身。这

    种手法我在军事频道看到,来源于外军使用“热成像”技术追寻我军士兵的对抗演习中,当时我**人把泥巴裹在了全身,让热成像技术失去了作用,拿下了一场演戏的胜利。

    我将自己背包打开,把立马的水取了出来,看了一下水量,显然勉强能够将我全身裹满,但至此以后我将失去了水源,可现在救人要紧,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墓道的地面虽然大部分是岩石,但其中也有土,我几乎就和沙子中捞金似的,把一些土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一处。

    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足足让我找到了两个小时的土,这个时候看到土要比看到金子更加让我兴奋。

    在土量差不多的时候,我再度观察了一下里边的情况,发现四条蟒蛇如同冬眠一样,连眼睛都闭上了,而黄妙灵还处于昏迷之中,一切都是那么诡异又安静。

    我先从身上私下了一块衣服,用水浸湿然后混合了少量的泥巴,系在鼻子和口部,以防进入里边有什么让人昏迷的气体。

    接着我就开始往自己的身上抹泥巴,先是脸上和手上,把衣服脱了往全身都抹了,包括自己的后背、屁股和脚心都没有放过。

    浑身裹满泥巴之后,我没有再穿衣服,因为如果我一旦被蟒蛇发现,穿不穿衣服是一个道理,它们会毫不留情地把我吞掉。

    全部收拾好了之后,我就提着枪,从门上的窟窿钻了进去,然后轻而快地接近黄妙灵。

    因为我不敢耽误的时间太长,以防被时间一长,吸入了太多里边的气体,不但连黄妙灵都救不出,连我自己都会搭进去。

    到了黄妙灵身边,我看到四条蟒蛇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暗暗松了口气,我来不及坚持黄妙灵的伤势,直接就把她背在了背上,然后立马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朝外面跑去。

    可是我刚准备甩开大步,忽然四条蟒蛇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猛地从把那扁而平的蛇头从四面探了过来,直接把我挤在了最中间,我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黄妙灵的身体的热量把它们吸引了过来,还是我哪里有失误。

    此刻,我背着黄妙灵,浑身都在不由地颤抖着,因为我已经可以闻到从蛇口中吐出的腥味,同时也看到了猩红的蛇信子一吐一缩的模样,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每条蟒蛇距离我仅有一米的距离,如果我现在伸出手,就能在其中一条的头上弹它一下脑壳,枪挂在了脖子上。

    因为要背着黄妙灵,我无法腾开手,但让我把人现在给这四条畜生放下,小爷就算是死也不肯。

    大概是黄妙灵身上有蛇药的原因,四条蛇并没有再靠近一寸,而是虎视眈眈地围着我们两个,差不多保持了这样三分钟的时间,我就感觉腿颤抖的更加厉害,胳膊也开始酸了起来。

    毕竟长时间保持这样一个动作,没有过专业训练的一个人,是无法坚持太久时间了。

    我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怎么办。到了最后,我只能先把黄妙灵放下来,准备以自己“隐身”的状态,在这四条蟒蛇的脑袋上开一个窟窿,干掉它们再带黄妙灵出去。

    空气中的质量确实有些不同寻常,我已经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三颗安眠药似的,脑袋有些迷糊。

    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就先把黄妙灵放了下来,同时将枪缓缓地上了膛,对着一条蛇的脑袋瞄了过去。

    就在我刚刚瞄准的时候,突然那条蛇直接一个转换方向,就到了我的身后,与此同时其他三条蛇也是这样的情况,我心里暗骂:肯定是小爷哪里没有用泥覆盖。

    我想的同时,立马就是一个转身,而且开始用一只手在自己的身后乱摸,希望把没有覆盖住的地方遮住了。

    此刻,多么希望有一面镜子,然后照一照究竟是哪里没有覆上泥巴。

    在我转身的同时,四条巨蟒又到了我的身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后脖根好像被阵阵凉气吹着,忽然就是一个冰冷而湿润的东西,对着我的后脖颈一舔。

    我整个人都炸了,一挥手就是一枪,同时已经想到自己居然忘了摸后颈了,那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我的手里面就往后脖子处摸。

    在听到枪声的同时,四条蟒蛇几乎同一时间缩了回去,而接着就朝着我手里的枪发起了进攻,我随手就把枪丢在了地上。

    接着就听到“咯嚓”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枪被四颗蛇头直接撞断了。

    此刻也顾不得多想,背起了黄妙灵就往外面跑,这一次终归还是让我跑了出来。

    在侧殿之外,我已经感觉自己浑身全是冷汗,已经稍微干了一些的泥巴,再度变得泥泞了起来。

    我来不及穿衣服,就准备检查黄妙灵有没有受伤,可是还没有等我去看黄妙灵,自己的脑袋的一重,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幸亏是我事先有防备,虽说我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但还是完全的昏死,就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等到我渐渐清醒之后,手脚也恢复了灵活,这才去检查了黄妙灵情况。

    她身上有一些伤口,但是伤口不是很大,早已经自行止血了,显然这些伤口不是令她昏迷的原因,应该就是里边的空气质量。

    我将东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以防那些巨蟒会从侧殿里边出来,就背着黄妙灵到了那条香檀木的走廊中,踢开地上的红蓝蛇尸体,然后将黄妙灵靠在了一根柱子上,自己这才开始穿衣服。

    我给黄妙灵做了很多措施,包括掐人中和人工呼吸以及心肺复苏。

    因为我知道人在有毒的地方待太长的时间,会陷入更加深度的昏迷,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的醒她,但是已经在尽力而为了。

    我心里暗暗期盼着:黄妙灵,你不能死,你死了小爷可就党羽白救你了,也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重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如此多不应该是我做的事情,能把黄妙灵从侧殿救出来是个奇迹,能帮她做这么多抢救措施也是我平常想都不敢想的。

    看样子,这人是真的没有把你逼到一定的程度,要不然你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还能做很多平时不敢想的事情。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黄妙灵还是被我救了过来。

    她醒来之后,先是打量四周,当然她看到我显示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压根就没有想到我会在她的身边,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我问她:“现在好些了吗?”

    黄妙灵点了点头说:“我这是怎么了?”

    我说:“你仔细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个什么地方,然后就昏迷了?”

    黄妙灵揉着太阳穴说:“我只记得我们四散逃开进入了一个侧殿,看到里边有很多的冥器,还没有等我看清楚都有一些什么,便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然后就什么不知道了。”

    我皱起眉头说:“你的意思是说除了你还有别人?”

    黄妙灵点头说:“老大和老二,还有红龙。”

    “其他人呢?”我差异地问道,心说:不会就死的剩下你们几个了吧?胖子他们难道真的被蟞王弄死了?

    黄妙灵说:“在我们逃离了蟞王的攻击,又发生一个意外导致分开了,不过我记得没有死人,其他人还活着。”

    顿了一下,她看向我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和你形影不离的胖子呢?”

    此刻,我虽然心里非常复杂,前不久她还用枪口对着我的脑袋,刚才救她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根本没有现在想的那么多。

    我尽量精简地把自己这一路上连同怎么救出黄妙灵的事情都告诉了她,然后就问她:“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

    黄妙灵总结了一下言语,告诉了我一个不逊色我们的历险经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