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一群蟞王
    我都没有发现自己在笑,连忙收起自己的笑脸,把自己想到的和她一说。

    黄妙灵微微摇头,说:“我虽然对古代史不是很了解,但每个有能力的人都会以各种方式宣扬自己的本事,比如这个赵武灵王,也比如你。”

    我立马严肃了起来,皱着眉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黄妙灵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说道:“看到石牌坊,就能进入冥门,然后就是功德碑,接着就是位于神道的龙凤门(龙楼宝殿)和神桥,最后就是冥殿,我说的对不对?”

    我看着他问:“原来你知道墓葬中的基本规格?”

    黄妙灵呵呵一笑,说:“张文,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看不起我们了。你以为我们会被你牵着鼻子走吗?其实我们就是想要借助你找到冥殿。”

    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女性化的狰狞起来,说:“虽然我们没有你对风水那么高的造诣,但这些基础的东西还是知道的,所以嘛……”她的话说到这里,顿时其他三个人也不怀好意地将我围了起来。

    黄妙灵用枪对着我的脑袋说道:“所以,你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现在你可以死了。”

    我愣住了,虽说之前已经想到他们会这样,但也应该是在冥殿之中,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一找到通往冥殿的路就要动手,这还真的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此刻,黄妙灵的手指已经开始缓缓地扣动扳机,胖子慌忙说:“等,等一下,没有我们,你们是进不去冥殿的,别看冥殿就在前面,但是其中的危险,不是你们这种非专业人士可以应付的。”

    黄妙灵摇了摇头说:“看来你也知道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好意思了,下辈子不要做盗墓贼,你不适合。”说完,就将扳机扣了下去。

    我心想:这次是真的要归位了,小爷还没有从死而复生的激动中醒过来呢!

    无奈,我只能叹了口气,准备迎接这死亡的召唤,到头来还是死在了人的手中,也许这就是捞偏门的悲剧吧!

    几乎就在我即将听到枪声的时候,忽然好想哪里亮了一下,顿时我睁开了眼睛。

    当我看到功德碑正在如同两颗巨大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时候,黄妙灵等人也盯着这不可思议地一幕看着。

    忽然,一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阴风吹拂着我的脸颊,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里觉得可能要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毕竟,两块功德碑发光就非常的诡异,再加上这种彻骨的阴风,我感觉浑身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注意这两块功德碑的材质,它们并非是普通的石料,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细小孔洞,就仿佛两个巨大的蜂巢一般,甚至让我感觉里边好像有什么东西的眼睛正窥视着我们这些入侵者。

    我心里一惊,瞬间就想到功德碑的材料,这居然是两块天星石,以科学的说法就是陨石。

    曾经有科学家发现含有金属的天星石,还有的从中研究出火星有生命迹象。

    在我们古董界中,有人用一块金格铁陨石雕刻成了佛像。

    古代就有陨石的出现,我们在曾经在哈巴河那个山洞中看到了的景象,就是一个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证据。

    而且,在《山海经》中记载:“地之所载,**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意思就是在说,天星石有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神奇,只有圣人才能够明白这天降神石是什么东西。

    我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去管为什么会把两块天星石雕刻成功德碑,因为我在那些小孔中,看到了有东西在往外爬,那速度不是很快,但也绝对不慢。

    几乎就在十几秒之后,已经让我看到了一只只血红的小尸蟞从里边钻了出来。

    顿时,我的头皮就炸了,一只蟞王都能将一群盗墓贼,现在居然从这天星石里边钻出来这么多,就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二话不说,我转身就慌不择路地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跑。

    “站住,再跑就打死你。”黄妙灵用枪口指着我的背威胁我。

    胖子骂道:“你们几个白痴,这是蟞王,一接触皮肤就死……”说着,他已经不管是否会开枪,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我也跟着豁出去了。

    在我跑了没有几十步,就听到了后边的惨叫声和叫骂声,瞬间就要开枪的声音。

    可我已经完全不管这些,撒丫子跑的有多快算多快,这种东西一旦有一只追上我,那结果可想而知。

    我跑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才停了下来,此刻已经搞不清楚现在处于什么位置,四周寂静的骇人,只有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不断地响着。

    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自语道:“他娘的,幸亏小爷跑的快,这种生化武器,不比现在毒气弹差多少。”

    可是,我和胖子他们已经跑散了,也不知道他们跑到什么地方了。

    休息了片刻,我就继续往前走,既然找不到胖子他们,我只能自己先出去了,同时也不断在墙壁上写着“蟞王”两个字,并画着箭头,算是给后来人做贡献了。

    差不多这样行走了十分钟,忽然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一抬头,就看到两边的墙壁上有着五米一张的巨大雕刻人脸,心里就是“咯噔”一声,暗骂道:我操,不会吧?难道小爷这是走到什么地方了?

    但我不能站在这里不走,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孤独恐惧症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不知道是迫不得已,还是已经开始习惯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墓中待着了,有过一次的死亡,我把所有东西都看淡了,包括爱情、友情、人道主义等等。

    放在以往我肯定回去救黄妙灵等人,但是这一刻我没有这种想法,有的只是活着离开。

    我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尽量不去看两边的人脸浮雕。

    就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里好像有些熟悉,当我看到那一块石牌坊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并没有到预想的祭坛处,反而走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回到了这里。

    我一直都按照反方向走着,是不可能再回来的。

    但是在这个墓里,此刻我明白自己已经不能依照自己的相信中的方向走了,应该按照奇门遁甲的步伐来,也许这样还能有出去的机会。

    我用手电往前一照,就看到了那三个石门。

    一想到那些蟞王,我就毛骨悚然,根本没有心思去看看黄妙灵四个人是死是活,便是转身往后走了一百米,然后极力地回想着《风水玄灵道术》中的九宫八卦步伐,一步步地走着。

    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用最快的步伐来走,毕竟很可能会因为墓墙的移动再走回去。

    毕竟我身上没有炸药,如果我真的被困住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我看到那些狰狞的人脸开始消失,心里微微地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我应该没有走回头路。

    可就在这时候,我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漂浮在半空的红色火球,让我为之一楞,便不由地停下了脚步。

    在我没有搞清楚这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我一步也不敢再往前走,同时将腰间的匕首拔出来以防万一。

    如果说这是一团鬼火,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在我们老家这边经常见到。

    在封建迷信中认为鬼火是人的魂魄,但是我是一个受到九年义务教育的优秀青年,自然知道那是因为人的骨头中含有磷,磷可以自燃,加上质量轻,风一吹就会移动,所以形成了磷火。

    不过,我还是不敢靠近,因为磷火大多都是幽绿色的,而眼前这红色的我还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我把手电关掉,想要证实一下这是否是传说中的鬼火。

    可是手电一灭,那鬼火也就消失了,顿时就让我感觉浑身不由地哆嗦,这已经说明不是鬼火,它无法自己发光,而且因为它本身就是那样,或者是反射我手电的光。

    我不敢把手电关的太久,立马就打亮,瞬间那鬼火也亮了起来。

    我想了想身后的那些蟞王,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会比那些东西更加恐怖的,便硬着头皮往前走。

    在我和那鬼火差不多十米的距离,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随着距离的继续拉近,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也在不断地增高,当我距离三米的时候,我已经就看到那是什么,几乎没有犹豫,我转头就往回去的路跑。

    本来觉得没有什么比蟞王更恐怖的,在我看到比两个篮球还大的鬼火是一只只小蟞王组合起一大个红球之后,立马明白还真的有。

    那些蟞王就像是那种亚马逊的蚂蚁,抱成了一团,蚂蚁是因为森林火灾聚成一团,外表的蚂蚁牺牲,可以保住大部分的蚂蚁获救。

    至于这些尸蟞为什么这样,我就无法去猜测了,总不可能是因为墓中有一阵阴风吹过,它们觉得冷在互相取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