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六具人俑
    胖子就开始卖弄起来,说着背靠背凸字型,如果比做两个男人的话,这就叫断背山,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凸字相互依靠,不管从个方向来说,我们所走的墓道是有完全相似的两个甚至四个地方,所以我们才会感觉墓道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

    “镜像格局?”我试探性地问道,因为这就是自己一直的猜测,但又没有更加确切的证据,所以也就没敢说出来,以免扰乱视听。

    胖子立马点头说:“没,没错,就是小哥说的‘镜像’这个词,胖爷这个初中生就是差了点,这种词根本说不出来。”

    黄妙灵想了想,忽然问:“你们有谁知道六博棋?”

    其他人面面相觑,显然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是一种什么棋,而我还真的多少知道一些,这种棋非常的古老,据说在春秋战国和秦汉都非常的盛行,和象棋要杀掉特定棋子差不多,属于很早期的兵种棋戏,听说象棋就是由六博棋演化过来的。

    我还不知道黄妙灵为什么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但红龙明显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他催促我们道:“各位,我们边走边说,我在前面给你们带路。”

    见我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红龙便不慌不忙地解释说:“现在我们的食物和饮用水都快没了,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来听这些东西。”

    所有人都赞成,我们顺着那些兵马俑的朝向往前走,对于黄妙灵没有说完的六博棋也就没有刚才那么感兴趣,可能是刚才因为自身的身体想要多休息一会儿的缘故。

    红龙走在前面,让我们快些跟上,而他时不时用匕首在墙上刻下记号,路上他一直都是这样,之前我只是以为他担心我们迷路,在听了白鹿的话之后,我倒是觉得他可能是为以后再下这个陵墓提供方便。

    走了几十米之后,我们发现地上好几具干尸的脑袋,那不是人类的,而是一些动物的,有的大有的小,其中依稀还可以辨认有虎头、牛头、猪头、马头等,不像是用来陪葬的,因为它们死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三十年,甚至更短。

    胖子就一脸奇怪地说:“他妈的,听说过三生祭,用的是猪、鸡、鱼,这些算怎么回事?动物们给自己开的斩首大会吗?”

    我们看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不可能因为这些干枯的脑袋耽误时间,所以便继续往前走,因为要延长照明时间,大部分人的手电全部关闭,只剩下打头的和最后的两个手电光,毕竟不能等找到冥殿,然后真正的黑布隆冬地冥器吧?

    动物的头颅一般是用于祭祀,所以我们就更加小心,大家把子弹上膛,匕首和短刀都反握在手里,胖子还摸着他戴着的关二爷铁像,对着四周左拜右拜,说一些百无禁忌的话。

    走了也就是五十米,便到了护城河的尽头,前方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约莫一米高两米宽,红龙照着说里边好像有直角转弯,让我们大家都当心着点。

    接着,红龙带头钻了进去,因为行动有所限制,而且要观察周围的情况,所以走的特别的慢,洞内四周都凿痕,更像是动物锋利的爪子抓出来的似的,显然是人用凿子一下下地凿出来的,我无法猜测这个皇陵修建了多少年,但五年肯定是不够的。

    越往里边走,就看到很多的岔路口,一个个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感觉就好像进了蜂巢似的,我拿出罗盘看了看,发现这里的磁力太过于严重,基本可以塞进胸口当护心镜了。

    因为没有任何参考物,我们只能选择最宽的一条继续前进,在弯着腰走了一会儿,之前休息过来的身体又开始疲惫下来,这种情况走的时间太长,确实非常的折磨人。

    忽然,一个出口出现了,我们迫不及待地钻了过去,发现这还是一条没有水的河道,只是比之前的要窄了一些,我估计这是一条引水渠,之前护城河的水就是从这里灌进去的,这样不但可以防止水自然恶臭,还能防止在雨水季洪涝灾害。

    我就顺着这引水渠继续走,看了没多远就发现了定水用的柱子,传说这种东西就是金箍棒的原形,我在很多地方都见过,是用来衡量水位高低用的。

    再走十几米,忽然就出现了站着能通过的石洞,洞口被修成三角形的,明显是设计者知道三角形具有稳定原理,不过四周太过于安静,那真是死一般的安静,我说了一句话,但是却发不出声来,等我把防毒面具摘掉,却可以听到其他的在说话。

    我就愣了愣,也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了,难道这里的空气有毒,连防毒面具都过滤不掉,可是为什么仅仅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此刻其他人正在研究那个三角石洞,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不对劲。

    我也没有去问他们有没有自己刚才的状况,因为日常生活中也会有那么几秒钟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情况,甚至还要看不到的时候,这都是正常的,叫做生理性失聪和使命,属于人体的自然现象。

    胖子接过兵子的荧光棒,他摇了几下亮了,直接就把绿幽幽的棒子丢了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里边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招呼我们可以进去了。

    在走进那个三角石洞内,发现里边的空间相当大,约莫有两个篮球场的面积,不过却不是很高,因为我一米七多的个头,一伸手居然可以摸到顶部,在地面画着晦涩难懂的条纹。

    我也没有仔细去研究,因为在这间石室的左右墙壁上,雕刻着两幅浮雕,这东西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其他人也被这些浮雕吸引过去。

    浮雕各刻着一个场景,左边的是雕刻着两个人在下棋,右边还是同样的场景,只是下棋改成了斩首,因为这里的浮雕没有经过防腐处理,所以已经掉落的非常严重,现在还能够看个大概,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在正前方还有一个三角洞口,一股阴风从里边吹了出来,让我们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胖子捡起丢进来的荧光棒,在朝着那个洞口丢了过去,只是照亮了一片很小的区域,并没有看到尽头。

    在这石室当中,一共只摆放了六个石俑,没有什么顺序,好像是那种随意丢弃到这里的,所以偌大的石室显得无比的空旷和凄惨。

    我正想说话,可是嗓子好像卡着什么东西,怎么都说不出来,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我一下子就慌了,再看其他人也是这样,每个人都好像成了哑巴似的,开始动手比划起来。

    忽然,红龙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但他并不是阻止说话,而是让我们不要动,我比划着问他怎么了,他把手掌放到了耳朵后,做出了一个让我们仔细听的动作。

    这样的气氛下,还不能说话,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连呼吸的频率都开始尽量克制着,一瞬间只能听到呼吸声和心跳声,也不知道红龙让我们听什么。

    胖子已经开始抓耳挠腮了,可是白鹿摁住了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有任何动作。

    就这样我们持续了足有十秒钟,我正想大大地呼一口气,忽然身体就下意识地一颤,因为我已经听到了轻微的响声,那是类似石头之间摩擦的声音,而且非常的有节奏,这让我想到墓葬可能存在的石齿轮。

    妈的,这明显是启动机关的声音,我比划着问谁动了这里的东西,大部分都开始摇头,只有胖子愣在了原地,他的一只手还从一个人俑的肩膀没有完全拿下来,一脸苦笑着把手缩了回去。

    我真想上去一巴掌拍死他,这狗日的就是毛手毛脚,看来这事触动了这里的机关了,自己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但又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所以动也不动,生怕下一秒一支冷箭射出来,直接贯穿了我的脑袋。

    胖子做出一个打招呼的动作,意思是说他就是个这里的人俑友好地说了一声嗨,这就启动了机关,也他娘的坑爹了吧!

    黄妙灵做了一个先退出去的动作,开始用手电四周的乱找,同时白鹿提醒我们动作不要太大,以免再不心加速了机关的运作,那样是会死人的。

    胖子的两片厚嘴唇一动一动的,显然是在骂街,我在他后脑勺敲了一拳头,让他别搞这些晓东走,一行人就继续往后退,可是越退那种声音越响亮,随着我们的步伐加快,甚至开始小跑起来。

    眼看进来的三角洞口近在咫尺,我都松了口气,可是脚步一点儿也没有减慢,在我即将迈进洞口的时候,忽然轰隆一声,一块巨石就从上面掉了下来,那几乎是擦着我的鼻尖落下的,吓得我连忙后退,暗想幸亏就慢一点,否则我就和小虎、老三是一个下场了。

    一看这种情景,我一指对面的三角门口,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时候冲了过去,可是当我们到了石室的中间地方,对面也是轰隆一声,等我们不死心地跑过去,才发现也被堵死了。

    胖子傻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用口型问我:“断龙石?”

    我还没有回答他,这时候又是石头摩擦的声音响起,我们顺着那声音看了过去,发现那居然是一个人俑再移动,还不等我们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第六个,里边的六具人俑都动了起来,仿佛活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