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错综复杂
    我打死也想不到,这个黄妙灵带来的老大,和胖子说这些都是历史遗留下的瑰宝,而且马俑在各地大型墓葬保存完好的更是稀少,他狗日的居然怕胖子给压坏了。

    胖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骂了一声,说我们是盗墓贼,又不是考古队员,保护文物那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这家伙管的也有些忒宽了。

    黄妙灵的脸色微微有些异样,我也很是诧异,这种确实不应该出自一个盗墓贼的口中,心里就有些猜忌,如果老大有其他身份,那对于我们将是很大的麻烦。

    老二还欲盖弥彰地说:“我大哥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把这个斗的位置标记下来,近几年都能过来挖掘,这一具马俑值不少钱的。”

    胖子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而是问我这马俑真的很值钱吗?

    我也不敢太过于确定,但是听说不管是人佣还是马俑的一颗脑袋,黑市的交易价格就在五六十万左右,如果胆子肥点去跟老外交易,估计价格至少还能翻一倍。

    一听这话,胖子的眼睛就有些红了,不过他琢磨了一会儿,又是叹气又是悔恨,说:“他妈的,就是这东西太脆了,没有事先带着相应的装备,再值钱也带不出去,可惜了啊!”

    我之所以敢这么说,因为大部分兵马俑都是有故事的,是根据那个时代的英雄事迹雕刻而成的,能进入皇陵当中的都是有功之臣,那么问题就来了,必然是按照官位或者功绩大小摆放有序,绝对不会这么密集和杂乱无章的。

    不过,至于当时是什么情况,古人又是怎么想的,我一个现代人这么能够猜得到,只是感觉胖子说这是一个防盗的措施之外,还有可能有其他的用途,只是我一时间想不到罢了。

    忽然,原本笑呵呵的白鹿,收起了之前的表情,变得一本正经地说:“我可能真的这个陵墓的冥殿在什么方位了。”

    我们都不解地看着他,胖子更是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白鹿就回答:“只要去过西安秦皇陵看过兵马俑的人都知道,那里的不管是人佣还是马俑,所有朝向都是对着一个方向,以表示对王者的尊敬,就好像在部队时候,有首长去阅兵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都要朝首长行注目礼,我估计这里也应该是那种情况。”

    我摇了摇头,说:“你这样的说法不准确,虽然失有这样的可能性,要知道在将士们身穿盔甲的时候,一般是没必要行这样的礼节,将士更应该是对着统领他们的大帅或者将军。”

    不过,显然我的说法没有白鹿的有说服力,其他人已经朝着这些兵马俑面向的方向看去,这支队伍不是以即将出征将士的原形塑造的,那必然就是送葬队伍,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找了个避开我们的地方,黄妙灵换上了之前的衣服,听到我们的谈论,她便是直接摇头反对道:“我同意小哥的说法,而且冥殿寝宫是不可能在这河道中的,你们看上面那么多危险,必然就是守护龙楼宝殿后面的冥器,我们找个地方爬上去才是正确的吧!”

    我心头一喜,不过听黄妙灵提到了上面的那些危险,自己就有些挠头,一时间忍不住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些虻虫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我们有两种想法,是顺着兵马俑的朝向走,还是爬上去,一时间很难下定论。

    见我没有什么头绪,胖子问了几句没有得到答案,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吃着食物补充体力,我也打开水壶喝了几口水,大家都开始吃东西喝水,红龙还很讲究地从背包拿出固体酒精,放在无烟炉当中烧起热水来。

    在吃喝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食物和饮用水都不多了,可我们还有八个人,吃完这顿估计最多再饱吃饱饮一顿,即便省着点也就是两顿的量,背包更多是实用的倒斗工具,最后这些东西也要丢掉,换成这个陵墓里的陪葬品。

    黄妙灵说了一句话很有道理,我们不是这个陵墓第一批光顾者,肯定在其他地方还有盗洞之类的地方,要不然这里的兵马俑不可能腐烂风化成这样。

    胖子冷笑着说:“灵妹妹,这根本就不用你说,从看到那些干尸胖爷就想到了,只是冥殿当中的宝贝还剩下多少。”

    我摇头说:“也许事实比你想的还要复杂一些,具体是怎么样的已经无从知道了。但我听我爷爷说过,有些大型陵墓是会自己设计通风口的,这样可以达到风水当中聚风的效果,而这条河道之前要是真的存在水,更加将‘风水’二字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红龙就说:“如果照老板这样说的话,那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冥殿是不是出于完全封闭的空间当中,不是在上面,而就是在这下面呢?”

    胖子摸出一支烟,抽着说:“听你们这么一分析,好像他娘的有点道理,那我们就可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别挡着胖爷发财的道路。”

    我问胖子他到底是要顺着河道走下去,还是爬上去,胖子很快就确定了继续走,可是黄妙灵说上面也能制造封闭空间,她觉得之前四重龙楼宝殿的设计不可能是假的。

    胖子一脚踹翻一个人佣,那个老大立马心疼地扶了起来,嘴里还忍不住嘀咕着上面,胖子或许是看出了什么才这样做,并且威胁老大说,要是不走下面,他就把这些兵马俑全部砸碎,老大马上说由他劝劝黄妙灵。

    我心里也有些想法,看来这个老大的不是盗墓贼,确实是考古队员,而胖子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偷偷给了我一个眼神,那眼神中带着凶狠的味道,看来他已经起了杀心了。

    现在上去还是顺着河道走都有道理,看来只能采取少数服从多数了,要不然我就拿出筷子头的身份,让他们跟着我走,但是问题就在这里,我他娘的也没有确切的该走的方向。

    只不过,在这河道当中,我总感觉被一股异样的气氛笼罩着,这虽然仅仅是心理作用,但我认为走下面同样不安全,甚至可能比爬回去面对那些萌虻虫更加具有威胁力。

    最后的结果,大多数人觉得是顺着河道继续走,走不通再爬上去,连老大和老二都是这样的想法,黄妙灵变得孤掌难鸣,只好顺从这个思路行事。

    胖子立马扶着几个人佣站了起来,说:“兄弟们啊,让我们一起朝着冥殿出发吧!”

    我看看手表,便摇头不同意现在就出发,说:“胖子,现在当务之急不是继续前行,我们下到陵墓已经有两天了,现在应该休息几个小时,要不然再遇到突发状况,谁都没有体力和精力去对付了。”

    胖子一脸兴奋说:“狗日的小哥,这时候拆胖爷的台,胖爷现在全身的血都沸腾了,有谁愿意和胖爷先去探路,找到冥器咱就五五开,不去的就在这里睡大觉。”

    我是真的没有精力了,让他想去自己去,自己编靠在人佣旁边闭目休息,其他人却同意我的做法,只剩下胖子一个人赌气似的走了,不过没几分钟他就回来了。

    我睁眼看了一下是他又闭上,问他怎么不去摸金了,难道是一个人不敢去?

    胖子就在我旁边一屁股坐下说:“狗日的小哥,胖爷还不知道你,等一下摸到冥器,又要交给你这个筷子头,我可不想和你因为件冥器变扭……”

    说着,他贴近我的耳边,轻声说:“胖爷跟不想和挂牌的盗墓贼斗,你说要不要把黄妙灵带来的那两个人弄死?至少也弄死那个老大才行。”

    我还没来及插话,一旁的白鹿听到胖子前面说的,便笑道:“胖哥真是行家里手,不过这次夹喇嘛的是我们的老板,他肯定不会黑你的。”

    胖子冷笑道:“这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其他人怎么想,胖爷可不想给别人做了嫁衣,说不定你也没安好心。”

    白鹿一怔,问:“我怎么就没安好心了?胖哥你可不要诬陷好人啊!”

    “我操,你们还有没有完了?”我不让他们再继续说下去,毕竟都是自家人,真的把人家一个退伍军人呛到黄妙灵那边,对于我们可是非常不利的,说:“都别说了,马上给小爷闭上眼睛休息,接下来说不定就休息不成了。”

    胖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把脑袋往人佣的身上一靠,没有一分钟居然就开始打呼噜了,我真是佩服他的睡眠质量,这下搞得我就睡不着了,估计其他人跟我一样都是眯着眼睛,这种环境下谁有那么大的心,也就是胖子了。

    想到自己背包里边那个笔记本,里边居然和我二叔有关,现在索性也睡不着,就掏出了用手电照着看了起来,看看还能不能发现更多和他有关的东西。

    在这种疲惫的情况下看东西,加上狼眼手电又很刺眼,没翻几张眼皮都开始支持不住了,只好把笔记本放回去,看着其他人都差不多睡着了,自己有心起来站岗,可睡意太浓,缩了缩身子便睡着了。

    也就是睡了四十分钟,我就被人推醒了,刚想说话嘴就被捂住了,借助架在人佣上面的唯一一只手电,我发现居然是白鹿,他朝着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接下指了指远处,让我跟他过去。

    我一脸的郁闷,但还是揉着眼睛跟他过去,也不知道这家伙要跟我说什么,不过他收起了那副笑呵呵的表情,显得无比的严肃。

    大概走前了几十米,白鹿示意我蹲在,然后把手电关掉,等到做完这一切,他才轻声地说道:“小爷,我是自家人。”

    我一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不但对我的称呼改了,还强调是自家人,虽说自己心里多少有些猜测,可是我想要从他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如果我说了自己的猜想,并且是对的话,那么他肯定就会大概说一下,到时候我更是一头雾水。

    白鹿看了看其他人休息的方向,继续小声说:“其实是二爷让我跟着你的,红龙不是咱们的人。”

    我更是纳闷了,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爷为什么越听越迷糊,你给我好好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