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河道遭遇
    我慌忙捡起再次掉落的手电,一看我的怒火几乎要把头发点着了,他娘的居然时候个黑色的石人俑,从材质看上去应该也是那种煤晶原石打造而成的。

    接着,在我顺着手电去看,立马发现黑压压一大片的各种黑影,那就好像一支禁锢在这里的古老军队,一个个排列好像有顺序,又好像没有,但又一点儿可以肯定,这些石人俑已经守护近三千年的岁月了。

    护城河的宽度要比拱形桥短五六米,但也有二十多米,这无数的煤晶雕刻极度仿真人、真马,还有一些古代的战车,我就刚在落地的时候就砸在了战车上面的石人俑上,只不过这些煤晶原石已经风化了,一砸就碎,要不然我刚才非磕死不可。

    找了具完整的石人俑去看,发现人俑雕刻的手艺精湛,只不过表面已经风化的非常厉害,已经出现了裂缝,只能远处看到大概轮廓,近了五官和细节雕刻就非常模糊,手里拿着的是青铜器,但一碰也就成了齑粉,好像纸扎的一样。

    这各种俑密密麻麻,有一小部分已经完全自然损毁,还有一些七倒八歪的,但凡手电能照到和目光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这些俑,静悄悄地让人毛骨悚然,这要是我自己在这里,非他娘的吓成神经病。

    胖子第一眼看到这些俑,立马就问我:“小哥,这是不是兵马俑啊?”

    我活动着生疼的胳膊告诉他,这和秦皇陵的兵马俑差不多,不过那里边的都是陶俑,我以前也听说过铁用和青铜俑,这么大量的石头俑还真是闻所未闻。

    黄妙灵就有些纳闷,问我为什么石头俑就奇怪了。

    我跟她说,因为从古至今石头都是最廉价的东西,这里就算是用了煤晶原石,但山西是产煤大省,所以这种东西在此处还不一定有普通的石头贵重,那么问题就来了,皇陵通常讲究皇家气势,放这些廉价的东西在这里殉葬,那是不是有自己给自己脸上抹黑的嫌疑呢?

    我个人觉得,作为王者绝对不会同意自己的陵墓里边放最便宜的东西,秦皇陵当中放着陶俑,而当时陶器可是最讲究的,那赵国总不能放些石头当宝贝,又不是什么名贵的玉石,连花岗岩都不如。

    胖子的一个提议很有参考性,他认为在这护城河下面放这些石头俑并不是殉葬,当时建造这条陵宫护城河下面也一定有水的,而这些人俑个个拿着青铜武器,要不是因为年代久远腐烂成这样,那我们掉了下来肯定就会被串成糖葫芦的。

    我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煤晶原石很难腐烂,几乎和石头差不了多少,而很多古代大型陵墓都有条石作为机关运作的动力,全都是因为这东西别说是千年,就是万年都不会烂掉,而青铜器作为当时最为坚硬的武器,用来杀掉偷盗者也是最实用的。

    同时,我也意识到为什么拱形桥上面会有个窟窿,这个只能说是一种最为原始的捕猎手段,放在陵墓当中就是防盗机关。

    虽说这样的机关不容易中招,但是如果一旦有危险,古人不可能想到有手电这种东西,认为会是火把或者蜡烛,在慌乱中很容易熄灭,那样掉下来的几率就大了太多,而且设计者显然考虑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现,所以才制造了这种既简单又实用的陷阱。

    胖子观察了一个骑士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他肯定什么都看不出,因为下一秒他抬脚把骑士踹下去,自己扯开裤裆准备要骑上去试试当将军的感觉。

    我一把就将他拉住了说:“这都你妈的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骑大马,万一骑上去碎了,再从里边跳出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胖子才不信这个邪,他不屑地说:“小哥,不是胖爷跟你吹,丫的别说是个马俑,就是匹活蹦乱跳的千里马,胖爷也能拿下它。”然后就说什么没事,我们掉下来已经砸坏那么多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然后不听劝地骑了上去。

    “看小哥,这马还挺结实的,驾!”胖子装作自己手里有长鞭,自认为很潇洒地做出一个加速的动作。

    “滚下来!”忽然一声呵斥响起,不是我也不是黄妙灵。

    我们三个自然都吓得叫了出来,胖子更是直接从马俑上面滚到了地上,撞倒了好几其他俑,然后摸起地上的枪,大叫道:“我操个你亲娘的,这些狗日的石头会说话,看胖爷用三昧真火烧的它们现出原形!”

    我心说你大师兄都不会这个本事,你更不行,不过也没有说出来,而且端着枪瞄准声音来源的地方,很快就发现那些石人俑中间有几道身影晃动,看得我是嗓子眼发干,手心脚心全都是汗。

    胖子已经把扳机扣下去一小半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秉承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一颗子弹发过去再说。

    “等一下!”黄妙灵上去摁下了胖子的手腕,说:“这声音我听着有点熟悉。”

    随着那些人影的靠近,我的手电发现带头的居然是红龙,说话的确实黄妙灵带来的老大,见我们的动作非常具有危险性,他们便叫着不要开枪,然后开始喊对我们的称呼。

    在这里看到了他们,我是又惊又喜,可是很快心里都有了异样的感觉,我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伙计小虎和黄妙灵带来的老三,其他人倒是全都在。

    黄妙灵去关心她的人,我也忙问自己的人小虎哪里去了。

    兵子抹了一把眼泪,告诉我小虎去找老六了,全都是他没用,当时他其实就要踹小虎一脚,小虎也就不会死了。

    白鹿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他说:“老板,倒斗发生意外是难免的,她的人也死了一个。”说着,他努了努嘴,示意黄妙灵那边。

    我皱起眉头问他们:“尸体呢?”

    红龙说:“被封石压扁了,已经不成人样了,我们找到了一口棺材,把他们两个都放进里边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无法完整地带回到地面了。

    胖子倒是不以为然说:“这么说,要是这个陵墓被考古队发掘出来,还能找到一个男人与男人的合葬棺,估计这够他们推测好几个月了。”

    我没想理会胖子,毕竟死的是自己相处了很长时间的伙计,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当时他们正在观察那面雕刻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迷了,醒来却发现所有人在另外一条甬道里边,其中不但少了我和胖子,还少了黄妙灵,不过她的衣服和装备都在,而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按照黄妙灵带来的那三个人的推测,我跟胖子就成了好色之徒,觉得这件事情一定是我们两个合伙做的,认为我们贪恋黄妙灵的姿色,所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他们弄昏迷,然后对黄妙灵采取双龙一凤……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我们这边的人认为我和胖子肯定不是那样的人,最后还是我们这边人多把他们治服了,商量了一下才得到了和解。

    胖子脸已经黑了,他对老大和老二说:“你他娘的把胖爷和小哥想成什么人了?胖爷要找女人,那也是回到地面再找,这种鬼地方能开心得了吗?你们是不是没长脑子啊?”

    他们两个又想辩论,但是被黄妙灵瞪了一眼,立马把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原来,他们几个一直顺着甬道走到了这里,路上差点被封石憋死,他们两个没能及时过来,所以就出了意外……

    白鹿打量了几眼黄妙灵一身白色纱衣,有些地方都已经走光了,他笑着说:“刚才我看到一个东西从上面掉了下来,穿着一身白衣,我他妈的还以为是个粽子,所以我们都没敢出声,听清楚你们的对话才知道是你们。”

    老大也纳闷地看着黄妙灵问:“灵姐,你怎么不穿自己的衣服换了这么一身,怪吓人的!”

    胖子翻着白眼说:“岂止是怪吓人,胖爷和小哥差点让她吓死。”

    我怕再有什么误会,解释说:“在我和胖子遇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这幅打扮了,我们两个当时也以为她是个粽子,好在没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老二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问黄妙灵:“灵姐,真是这样的吗?”

    胖子一听就来气说:“你他妈的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和小哥倒斗也有那么高的激情?”顿了一下,他看向黄妙灵说:“灵妹妹,你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啊,胖爷不想背上这种名号!”

    黄妙灵白了他一眼,对她的人说:“他们两个说的没错,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胖子才不管其中少了什么重要的环节,他认为没有死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手里,再被这两个家伙惦记着,万一接下背后玩阴的,那可比任何稀奇古怪的玩意都厉害的多。

    我告诉他们,可能在这里边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当然我肯定想到了会有可能是我二叔那些人,不过说出来那就是自找麻烦,况且还不确定是不是二叔干的,这种屎盆子可不是乱扣的,说不定还是黄妙灵又在耍什么鬼心眼呢!

    胖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问老大:“胖爷刚才千里马骑得正来劲,你他娘的骂我干什么?你今天不说个像样的理由,胖爷让你赔偿精神损失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