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盗墓笔记
    我一听有道理,帮从脖子上摘下了烟盒大的青铜鹰给胖子,还不放心地提醒他,这可是我们张家的家传宝贝,让他悠着点,那么粗的弩箭千年之后还能射死人,说明材质一定非比寻常,他可不能给我把青铜鹰弄折了。

    胖子一边取出绳子拴在青铜鹰身上,一边跟我说,让我不要他娘的那么小气,坏了他会给我打给纯金的,而且保证他会很小心的。

    我骂道:“放屁,那可是我爷爷给我的,弄坏了小爷杀了你。”

    胖子乐呵呵地让我和黄妙灵站远点,他便开始活动着手腕,然后抡起胳膊头舞动起了绳子,坠子是青铜鹰自然挥舞的虎虎生风。

    本来我的青铜鹰没有现在看起来那么趁手,大概是因为这里有磁力的关系,我不可能脖子上挂给好几斤的东西,那非得颈椎病不可。

    只听到胖子说:“上去!”

    青铜鹰带着绳子一起飞了上去,好几次都没有勾中,反倒是胖子满头大汗,不过很快他就掌握了一些技巧,一次比一次接近了。

    忽然“当啷”一声,我看到勾住了一根,胖子拉了拉发现能吃得上力,便开始用力拉,可是拉了几下那个弩箭纹丝不动,一下子这家伙就火了,双手死死地抓住绳子,而且双脚都离地了。

    我一看就破口大骂,过来一脚提起他的屁股上,我都没想到自己准头那么好,疼的胖子“我的姥姥”一声怪叫,放开绳子就捂住了菊花,好像按了弹簧似的满地乱跳。

    同时,他嘴里还骂道:“张文,我操你祖宗,胖子的处菊地啊!”

    我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说:“你祖宗,那青铜鹰可是我爷爷给我的,它再结实也架不住你一身肥猪肉,再说那些弩箭那么结实,不能用蛮力硬来,你是不把小爷的传家宝弄断不死心是吧?”

    “我去你妈的,你行你上啊!”胖子酸楚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过去尝试了几下,然后拉着绳子不断往后走,等到青铜鱼快要脱了弩箭的时候,正巧鹰喙勾住了弩箭末端的一个半月形的钩子,斜着用力开始拉,很快又到另外一个方向用力拉,这么反反复复十几次。

    当啷!

    一根弩箭就从墙上掉了下来,我一看这样可以,便给了胖子一个眼神,这家伙已经开始向我竖大拇指了,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连脑子都没带就来盗墓,典型的一根筋。

    我捡起掉下来的弩箭,发现足有一米多长,入手的感觉非常特别,它非铜非铁,箭头非常的尖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而成,这东西做防身武器绝对不错,相当于一根削尖了头的钢管似的。

    接着,胖子把剩下三根用我的方法全都拉下来,他马上就拿了一根,黄妙灵也是一样,还把我之前给她的匕首还了回来,她去观察那具干尸了。

    我用手电照着之前干尸所处的位置,马上就发现了一个脖子粗的窟窿,我们从下往上仰视,根本看不到窟窿有多深,里边又有什么,看样子只能爬上去看,估计这些死在这里的尸体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触动机括,导致机关发射出弩箭。

    胖子舞动着手里的弩箭,说:“这些人真是嫌命长,这上面有什么可看的,非要上去一探究竟,现在变成干尸了吧,如果他不是腐成一副骨头架子,肠子还在肯定是青色的。”

    “是啊,肠子确实悔青了!”我叹了口气,说:“不过,我认为再重的好奇心也不会上去,毕竟最珍贵的冥器全都在冥殿的主棺当中,他们应该去找冥殿,也不是在这里找死。”

    胖子嘿嘿笑着说:“也许这都是些爷们,走到这里有了邪恶的想法,上去想要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小哥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有你大爷啊,那么粗的窟窿,那活要多大才行啊!”

    在我们两个扯淡的实话,黄妙灵已经从干尸的身上那些一个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帆布包,并从里边掏出了一些东西,那都是十几年前出产的一些实用工具,如果这些人是在考古,那这些就叫考古工具,如果和我们一样是盗墓贼,那就是盗墓工具,不取决于工具的本身,而是使用者的身份。

    我看到其中有一个黑皮的笔记本,对于这种东西我很感兴趣,可能是怀着偷窥秘密的心理,也可能是有时候看《盗墓笔记》小说里边的一些经典桥段,后者的可能性更多一些,那就好像一些退伍军人喜欢看军事题材的小说一样。

    翻开笔记本,里边还淡蓝色的钢笔字,已经模糊了,但是勉强可以看清楚写着什么,写笔记的人字体非常漂亮也很工整,在第一页写着笔记本主人的名字和日期:“龙连山,1990年6月。”

    这个人姓龙,这个姓氏的人我还没有遇到过,但我知道在宋朝这个姓氏的人数排名在256位以上,仅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零点五,不过在2009年人口统计,这个姓氏上升到81位,龙氏已经成为中国大家族的一大动力。

    之所以这么了解这个姓氏,那完全是因为我对皋陶这个人的好奇,上次回去查阅他的资料,发现皋陶第三子偃的后代建立的国家,国名为龙,伯爵,故称龙伯。国灭后,公族称龙氏,是现在的江淮龙氏。

    那么说,这个人可能就是来自江南、淮南一带的南方人,而从日期来看是距今二十六年前,但我想他不可能一写下笔记就死了,可能并没有这么长时间,往下翻看也确实证实了我的想法。

    这个人的笔记很有意思,他每天所写的不像普通人写日记那样,也许这和他的身份有关系,他每天的日记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分写他的生活琐事,下部分写他的考古发现、疑点、和猜想。

    他的生活我并不感冒,每篇都去看后半部,其中有大多是到全国各地去考古,不过最大的墓也就是一个将军的,但是唯独在2000年后面的日记,提到他们发现了一个战国的陵墓,有可能还是个皇陵。

    这一次,他们整个考古队没有和单位申请资金和人员,笔记中很频繁提到了“私自”两个字眼,他们这次想做一单私活,然后便辞去考古队员的工作,他是想回到家乡用出售文物的钱做生意。

    最后几篇,那是他在进去陵门后写的,说他们发现了一个惊天大墓,里边可能藏着一个可以震惊考古界的秘密,甚至会让历史改写的重大发现,说不定他的生命可以超越人类的极限等等……

    我看到这里感觉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因为据我所知考古日记是非常严谨的,不可能写这种话,这已经不是考古笔记,而是一本盗墓笔记,不过如此规模的战国皇陵,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重大发现。

    上面还记载了这次他们一共有十个人,但墙壁上挂着七具尸体,这说明还有三个人不见了,他们有可能是活的,但也有可能挂在了别的地方,这个只能等我们进去之后才能确定他们是死是活。

    在我正想合上笔记本的实话,忽然他在最后几篇中的一个猜想让我为之一怔:“我觉得张宝成这年轻人有问题,他加入考古队三个月内,我不觉得他是一名考古队员,更像是一个盗墓贼。”

    我几乎是颤抖着把笔记本合住,毕竟我不知道黄妙灵为什么要弄下这具尸体,但是张宝成那可是我二叔啊,也就是说二叔在十六年前来过这个斗,可他之前在外面告诉我的事情,那显然全都是编的,他是不可能找不到这个陵墓。

    我的脑子有些混乱,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叔为什么要装作不知道,那他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肯定不是为了找女人,其中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龙连山?”胖子翻开看了一眼,说:“这个姓氏很霸气,不过他就是姓玉皇大帝,也摆脱不了是个短命鬼的命运!”

    我偷偷把笔记本装进背包里边,故意干扰视听,让胖子闭嘴臭嘴,多注意周围的情况,胖子已经感觉出我的不对劲,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黄妙灵好像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又让我们把其他尸体都弄下来,每具的价格不变,很快七具尸体就整齐地摆在面前,但大部分人没有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我很好像她到底是搞什么鬼。

    过了一会儿,黄妙灵叹了口气说:“唉,你们帮我把这具尸体带回去,我再多给十万。”

    胖子一下子就不乐意了,说:“灵妹妹,你抓个鸟也得小撒把米吧?现在你可已经欠我们兄弟两个快十万了,你也是你师父掏?”

    黄妙灵白了他一眼,说:“这个我掏,从十六岁真正成为盗墓贼,我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你就放心吧!”

    我指了指地上的那具:“一共七具尸体,为什么就要这具?”

    黄妙灵说:“那就就不用管了,这钱你们挣不挣?”

    胖子说:“好了,看在钱的面子上帮你带,不过暂时先放在这里,等到我们从冥殿回来,顺路再捎上这家伙,行不行?”

    黄妙灵想都没想便点头说:“这个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