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下斗目的
    听胖子那么一说,就算不是活人,也肯定刚死了没多久,那肯定不会成种子,我还有什么好怕的,立马大步小步走过去,一下子就到了白衣女人的面前。

    我可是给自己鼓足了勇气,不管看到什么样的面目,即便长相再他娘的怎么狰狞我都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我看清楚的时候,反倒是愣住了。

    胖子见我的表情不对劲,立马也跑了过来,一看他就又气又怒,骂道:“我去你妈的,原来是黄妙灵黄大姐啊,这衣服是从哪里租来的?给人家租金了吗?居然在这里扮粽子,幸亏胖爷刚才没开枪啊!”

    其实,我刚才看这个背影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儿熟悉的感觉,也可能就是因为这点熟悉,所以才敢这么大胆地过来看她的庐山真面目,只是刚才想着是个千年大粽子,所以把这些都忽略了,先入为主害死人啊!

    仔细去看,黄妙灵面容憔悴,和刚才完全是判若两人,她的脸色比过了渣子的豆腐还白,幸好也算认识了一段时间,要不然我非把她当成白衣女鬼不可,然后不管别的,先给她来一颗子弹再说。

    在黄妙灵的身前,正有一块很突兀的石碑,几乎到她脖子那么高,她就整个人无比僵硬地爬在这块石碑上面,所以才能保持站姿,而且还站立不动的状态。

    我上去把手指卷起来放到她鼻子下,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立马就和胖子把她缓缓放平到地上,胖子这家伙当仁不让地要给她做人工呼吸,嘴里还说着他的肺活量大之类的话。

    男人之间聊的话题肯定是女人。

    在来的路上,我和胖子无聊的时候谈论过黄妙灵,不管她再怎么阴险狡诈,但是她的容貌和身材,那绝对是没的说,胖子更是垂涎三尺,说人家应该是失恋中的女孩儿,那肯定就会孤独寂寞冷,就缺他那大家伙给丫的来几个小时的。

    这次,胖子可算是逮到了机会,肥厚的大嘴巴直接往那张樱桃小口上面凑,那根本就不是在做人工呼吸,很明显就是在吃豆腐,这点我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家伙也太龌龊了,上去一脚把他踹翻在地,骂道:“狗日的死胖子,你他妈的还没完了是吧?黄妙灵又不是缺氧,你给她做人工呼吸干什么?”

    胖子被我踹的四脚朝天,他从地上爬了起来,骂骂咧咧地说道:“胖爷又不知道,万一就是缺氧呢?你没看过电视剧啊,一般女主角昏迷,男主角上去渡几口气就醒来了。”

    “你他妈的渡气伸舌头干什么?”我对胖子翻着白眼,说:“她这张小嘴怎么经得住你那条猪一样的舌头,你看看,两个腮帮子都撑肿了!”

    胖子被我揭了老底,一脸的羞愧,又跟我东拉西扯起来,估计能从这个陵墓扯到他姥姥咯吱窝里边去。

    我没有再理会他,观察了黄妙灵几眼,说:“她就是暂时性昏迷了,只要掐人中就能醒来,你他娘的倒是快点掐啊!”

    “你妈的,凭什么死胖爷?你怎么不去掐?”胖子一脸不愿意地说。

    我气急败坏地骂道:“我去你妈的,刚才你丫的比牲口都凶猛,现在小爷就让你给他掐个人中,你他娘的哪里来那么多废话?你以为刚才的豆腐白吃了?”

    胖子见我是真的火了,嘴上还嘟嘟囔囔地说什么我这个不行那个不好的,我让他别再废话了,他才深处大拇指,露出那塞满黑泥的指甲,对着黄妙灵鼻下的那块嘴唇掐去。

    忽然,黄妙灵猛地大吸一口气,整个人几乎就要从地上跳起来,我的心里便是一松,那颗提起来的心也放了下去,虽然我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可要是这么漂亮个美女死在我面前,我还真做不到眼巴巴地看着她就这么香消玉殒。

    黄妙灵做起来,连续大口呼吸了好几次,并且还伴着剧烈的咳嗽,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看来是没事了,也不知道在分开的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她怎么就穿上了一身白色的衣服,而且还昏迷在了这里,其他人又到了什么地方,他们是死是活,看样子只能等她恢复过来再详细问她了。

    不断地眨着眼睛,我才发现黄妙灵居然是双眼皮,脸上一点斑点都没有,白皙的肌肤透着微微的红色,天生水嫩的肤质,再加上她千娇百媚的身段,是个男人就对她把持不住,更不要说胖子那种货色。

    现在,我都开始后悔了,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有想着吃下豆腐,现在如果再对她做点什么,那可就真的成了耍流氓了,她不提着刀追我一个月,至少也要追个二十天吧!

    张了几下小嘴,黄妙灵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人从昏迷中间醒来,大部分都发不出声的,我和胖子相视一眼,但立马从她的不断重复口型判断出来,她想说的是一个字,那就是“水”。

    我忙把水壶从身上摘下来,扭开壶盖,让黄妙灵微微斜靠再我的身上,往她嘴里倒水,刚开始都我喂着她喝,后来她就像是个吃奶的婴儿,下意识地双手抓住水壶,开始了一顿不怎么雅观的豪饮。

    气氛略显尴尬,我轻声就调侃胖子说:“死胖子,你看看,这全都是你他娘的干得好事,刚才把人家嘴里的唾沫都吸你嘴里了!”

    胖子立马搂着我的脖子,咬着牙小声说:“小哥,小爷,我的亲爷,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能给胖爷捅出去,要是让她知道了,胖爷非被她扒了皮不可!”

    我呵呵笑着说:“想让小爷保守秘密也行,这次回去,你请小爷到北京最好的七星级盘古酒店吃喝玩乐一天,怎么样?”

    胖子给我作揖说:“成,别说是一天,就是一个星期都没问题呀,你可千万不要跟她胡罄啊!”

    我也知道像付义那种人物,我们张家都不愿意去招惹,更不要说没什么依靠的胖子,其实就是逗逗他,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条件,便去看黄妙灵的情况。

    “怎,怎么是你们两个?”黄妙灵擦着嘴角的水滴,四周打量了一眼问:“我们还在陵墓里边对吧?这里大概是什么位置?”

    “还在,还在,就是之前那条墓道里边。”胖子忙抢着回答她,生怕我真的给他把那点破事说出来似的,看着我不由地摇头苦笑,这样说来胖子可有把柄落到我手里了,看他以后怎么表现了。

    我舒了口气,问她:“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昏迷的?又是怎么换上这种古代衣服的?其他人呢?”

    黄妙灵低头看了看她穿的白衣,一下子脸色就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过了片刻,她缓缓地摇着头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们还在研究那面墙上的浮雕,你们两个就跑到前面看墓室门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们两个了。”

    我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刚才她说话的时候,我是一直盯着她的眼神的,如果我没有看错,她应该没有说实话,至少是有事情瞒着我们,因为她说话的时候,眼珠不由地朝旁边看了几眼,这属于心理学中看别人撒谎的最简单的方法。

    可胖子好像是信了,他摸着下巴上的胡渣,说:“看个浮雕也能昏迷?这不可能吧?当时你们的火把有没有熄灭?”

    黄妙灵摇了摇头,我以为她是说没有,结果她说自己记不起来了,我明白胖子的意思,如果火把熄灭了,肯定就是那些胎盘尸搞的鬼,如果没有灭,那可能性就太多了。

    我借助这个机会,直接问黄妙灵:“你这次跟着我们下斗,是不是有目标的?”

    “你为什么这样问?”

    “虽说刚刚进了墓中,但我看得出你对墓里的情况并不觉得奇怪,而且你之前也说过这是一个战国墓,现在就剩下咱们三个了,你难道还不打算说说?”

    沉默了许久,黄妙灵抬头看向我问:“如果我说了,你们会帮我吗?”

    胖子立马憨笑着说:“让我们哥俩帮你也行啊,你至少要拿出诚意来,对吧?”

    黄妙灵说:“和氏璧。”

    我皱起了眉头,难道和氏璧还真的存在,便说:“传说中和氏璧已经做成了玉玺,已经不可能存在了。”

    “你亲眼看到了?”黄妙灵这句话问的,差点没把我噎死,确实我没有看到,那可是三千年前的东西,我他娘的要是看到了,那我岂不成了老妖怪了?

    这时候,黄妙灵站了起来,她身穿白衣,宛如从仙境中下凡的天女,一脸正气地对我们两个说:“其实我也不肯定,所以就想碰碰运气,要不然也不会跟你们下这个陵墓了。”

    迟疑了一下,她才继续说:“我也不瞒着你们了,只要你们帮我找到和氏璧,我师傅会出一千万,如果大家一起找到的就均分这一千万,如果是你们两个找到的,那就一人五百万,怎么样?”

    “我去,你骗鬼呢?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再说了,胖爷岂是那种为五斗米折腰的小人吗?”胖子一脸正气地说着,忽然凑到黄妙灵的身边,轻声说:“这事情可不能骗人,要不然胖爷可会非常生气的。”

    我一巴掌拍在胖子的后脑勺上,说:“小爷有几个问题要问她,然后再决定要不要为这笔钱卖命,这陵墓里边太过于不同寻常,小爷怕有命挣没命花啊!”

    “小哥,你他娘的那么小心干什么?咱们下斗不就是为了钱,既然能有这么一笔买卖,何乐而不为呢?”胖子有些着急了,好像怕我不答应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给小爷闭嘴,我要问她。”同时,还提醒胖子:“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的事情你都忘了?”

    胖子愣了一下,便微微点头,看样子他确实还没有放下,毕竟上次可被黑的不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