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胎盘尸
    手电光下,红龙用余光瞟到了他肩膀上面的东西,他整个人明显打了个哆嗦,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到,在他的背后爬着一个人,或者是只有一个脑袋,这些头发是因为后面的东西在动而动。

    但是,我清楚地记得红龙是用背蹭着地面过来的,也就是说不可能有想象中的东西存在,那头发黑太过不同寻常,即便是初生婴儿的头发也不应该那么细。

    这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大叫一声,然后潜意识地往人多的地方跑,不过红龙毕竟是个退伍老兵,而且他话不多却又不痴,必然是心智很坚定的一个人,骨子里边流淌着凶狠的液体,身手自然也比普通人更灵活。

    下一秒,只见他从腰间一把,匕首便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猛地贴着他自己的肩膀去刺那头发,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听到了怪异的叫声,但我心里明白那是幻觉,可是那写头发猛地往后缩回去,顺着匕首的锋芒被隔断一小部分。

    由于我们身处地方的限制,他只能就地一滚朝着我们这边来,忽然就是一声振聋发聩的枪声响起,红龙都没敢爬起来,而在他身后确确实实有一声尖叫,只见一只像是小灰猴子的东西在地上抽搐,没几下就没了动静。

    我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白鹿把枪放下,他的脸色凝固着令人恐惧的表情,不过片刻就恢复了笑呵呵的模样,虽说是苦笑,但也令我震惊,在这么矮的地方拥挤着这么多人,不知道真是他枪法毒辣,还是蒙的,幸好没有伤到人。

    我看向地上的那个东西,那是一具干枯的好像一片巨大树叶的东西,它有着猴子的模样,但是更可能是被特殊手段炮制后的婴尸,我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以前也没有听说过。

    问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红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在他刚进去一段之后,就看到胖子被好几个这种东西附在身上,有一个还掐着他的脖子,当时胖子的脸色发紫,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估计胖子已经窒息而死了。

    我忙让小虎和兵子原路返回去,到外面捡一些干枝枯叶进来,然后让其他人往后退一段,所有人的枪都要打开保险,如果再窜出一个来,不要犹豫直接开枪,谁知道这种东西会对人体造成怎么样的伤害。

    黄妙灵给胖子坚持了一下,发现他就是暂时性大脑缺氧昏迷了,听到这个我暗暗松了口气,用工兵铲把那个婴尸端到这边,一群人就围着它打量起来。

    看了一会儿,黄妙灵带来的老大说:“这可能是胎盘尸。”

    我问他什么事是盘尸,他说是还在孕妇肚子里边的婴儿,通常孕妇死亡之后婴儿也无法存活,但他曾经听说一个同行说过墓中出现过这种东西,据说是受到风水宝地中阴气的影响,在极短的时间发生了尸变。

    我们也给它下不了定义,只听红龙说里边还有,等到兵子和小虎抱着几捆干柴进来,就点墓道中点了起来,也没有点太多,墓道中的氧气量很难检测有多少,万一烧完了氧气该窒息的就是我们了。

    我之所以想到用火,这是爷爷告诉我的,他说墓中生灵万物,全都喜阴怕阳,火就是极阳之物,能够焚烧一切,这是一条不变的定律,所以下斗带一些火把、火折子之类的东西,那是必不可少的。

    在这胎盘尸上面长着很小的绒毛,我拔下来几根看看,发现是灰色的,轻轻拿开一些防毒面具,我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立马就是一股恶臭钻到了脑门,对于这种味道我不陌生,是尸臭的味道,而且还是腐烂了很久的陈年尸臭。

    黄妙灵说:“婴儿演化的邪物,属于邪物当中的邪物,因为还没能出来见到这个世界,所以怨气十分的重,是属于另类的鬼附身,不过这并不是那种灵异当中的鬼上身,这种由怨气聚集而成的东西,遇上了千万要小心再小心。”

    听了这话,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无意就像是在这种名副其实的鬼地方讲了一个鬼故事,而且故事里边的鬼物还真实存在,当然最主要是我刚才被在胎盘尸吓了一跳的缘故。

    白鹿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说:“我好像听说过这类事情,当时我正在南方当兵,有个村子一连死了好几个人,很多人都说是怨婴作怪,后来就让我们一个排过去看情况,结果还真的抓了几只奇怪的猴子,当地人叫是猴孩子,之后就交给了那边的研究院,但一直没有给出个结果。”

    咳咳……

    在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中,胖子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是一脸的茫然,看到我们都在看他,让绕着脑袋说:“靠,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做噩梦吗?一个个没见识的样儿!”

    我也没工夫跟他详细解释太多,直接把那胎盘尸踢到他身边,胖子看的愣了一下,接着就哇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脑袋自然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墓顶上,一把揉着脑袋,一边指着那胎盘尸,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是老龙救的你,你他娘的回去一定要好好请他喝一顿。”我把胎盘尸踢进了火中,接着就化为了灰烬,一股淡淡的腐木头味透过防毒面具进入鼻腔中。

    胖子解释说他并不是胆小,是因为他一直觉得那是在做梦,忽然看到了梦境中的东西,自然会有这样的反应,然后就跟红龙说了一套酸不拉几的客气话,而红龙的性格还是那样,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露出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笑容的表情。

    胖子说:“小哥,这东西胖爷海真认识,这叫禁婴,基本和粽子差不多,只不过这家伙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比粽子还难上十几倍,但威胁远不如粽子大,如果用古代战争中的角色形成,粽子是前排的坦克,这东西就是后排的刺客,阴得很呢!”

    我没有回应他,不管这种东西叫胎盘尸也好,怨婴、孩猴子和禁婴也罢,反正出现了肯定不是什么好现象,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一直吊着的心忽然就放了下去,感觉这样才是真正的战国墓,要不然我都怀疑这是个伪陵了。

    不过,骨子里的害怕还是不变的,人对于未知一直都充满着恐惧,我就让胖子说说刚才他是怎么被治服的,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

    胖子回忆了一会儿,才说:“妈的,胖爷刚刚进入发现墓顶变宽了,也变高了,立马就打算回来找你们,可是刚一转身就感觉看到一个小黑影闪过,当时没把胖子瞎死,还以为是个小粽子,扳机都扣下去了一半,可是再也找不到了。”

    他不好意思地叹了口,继续说:“胖爷怕是自己眼花,叫出来让你们笑话,可是用手电还没能照一圈,就感觉这浑身不对劲起来,胖爷自然选择往回跑,可是没跑几步就摔倒了,然后想叫都叫不出来,接着就感觉好像溺水了似的,本来醒来以为是在做梦,没想到自己是死里逃生啊!”

    黄妙灵微微皱起柳眉,说:“照你这么说,这东西先攻击了你双腿,把你扳倒之后才攻击你的脖子,而且你都没有感觉对吧?”

    胖子点了点头,而白鹿有点像开玩笑似的,要看看红龙的身上还有没有,可是不看还好,一看就听到白鹿叫了起来:“我操,你腿上还有两个!”

    确实,在红龙的腿上还有两个吸在他身上的胎盘尸,比之前打死的那个还要大上一圈,红龙倒吸一口凉气,拔出匕首就狠狠戳了下去,直接把两个胎盘尸捅了好几个窟窿。

    这两个要比之前那个充实一点儿,搞得好像是之前那个是没吹气的气球,而这两个却吹了几口,但模样都是三十公分长短,没有眼球的瞳孔甚是骇人。

    黄妙灵马上说:“大家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趁我们不注意贴在身上的。”

    她这话一出,我随即把都手电给了胖子,我可不想走着走着就摔一跤,再被这些小东西掐死了,那可真的死的太冤了,胖子照了一圈,对着我耸了耸肩,显然没有发现。

    其他人也相互看着,发现都没有,这才松了口气,看来那些胎盘尸就在前面那段墓道中,这里属于安全区域,我来的时候就想过这种风水宝穴不可能那么轻松盗了,果然有见都没见过的诡异东西等着我们。

    小虎吞了吞唾沫,问:“老板,我们还要顺着这条墓道往下走吗?”

    我们自然是全部同意继续前进,连刚刚死里逃生的胖子也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没什么好怕的,我讥笑他真是狗日的要钱不要命的主。

    胖子说:“话不要说的这么露骨,胖爷刚才好像看到一个墓室,墓室的门是紧闭着的,说明没有被人盗过,而且门上有的浮雕非常的精致,胖爷觉得里边肯定有不少陪葬品。”

    我白了他一眼,这家伙肯定是只顾得想陪葬品,完全忽略了身边的动静,我们的办法也很简单,直接点起火把进去,毕竟墓道中的氧气不可能一瞬间燃烧光,这样更加保险一些。

    我们稍微休整了片刻,我非常庆幸我们这次用的是手枪,要是猎枪的话,在这样的局促的空间当中,那就更加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