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蠕动的头发
    手电光照在地面和两侧的墓墙,青绿色的石头上面有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但已经不多了,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更像是天然成形的一般,我估计这条墓道不是全是人工挖出来的,也许是利用了地壳运动,离开的一道宽大的缝隙,然后被设计者改过来的。

    在快二十分钟缓慢的前进,我终于看到了手电的反光,也不知道照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再走几十步之后,发现原来是墓道呈现向下而去的趋势,便招呼后面的人:“要走下坡路了,大家脚下留神。”

    黄妙灵在背后笑了一声说:“小哥,你这话说的欠措辞,什么叫走下坡路,听得多晦气,就是要墓道向下了嘛!”

    胖子不耐烦地说:“一句话你至于这么较真吗?跟紧胖爷了啊,别让胖爷把你给丢了,这么漂亮个美女,要是被那些恶心的粽子看中,保不齐它们会把你给轮了。”

    “你放屁!”

    再往下走,我就发现墓道和之前不用了,这里的墓道比之前窄了不少,墓墙上出现了大量人工凿刻的痕迹,这里的墓道就很正常的多,很明显是完全人工开采出来的。

    我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毅力和手艺,不像现在有那么多机械化设备,这可都是一凿子一铲子挖出来的,而且还要确保不会有塌方的现象发生,这个说起来很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就非常有难度了。

    又走了好一段,墓道再次出现变窄的情况,而且墓道顶部就好像突然塌下来似的,需要我们弯着腰走才行,我估计这是真的塌了一段,要不然送葬队伍怎么进来,幸好没有完全塌了,要不然只能耗费费力的挖一条过道出来了。

    猫着腰走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和心神的事情,也幸好在场的都是年轻人,要是这次付义也来了,估计就这一段路就够他受的,即便是我们也走的气喘吁吁。

    只是不要再窄下去了,因为我的心情变得更加不好起来了。

    “又窄了。”可是,就在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胖子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这时候,他也停了下去,转头对我说:“小哥,让其他人停下,胖爷自己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一直窄下去,估计我们就的退出去从长计议了。”

    “好!”我让后面的人停下,然后给胖子照着手电。

    前面好像出现了一堵墙,距离地面只有五十公分的一个口,胖子真是非常勉强才钻了进去,我问他那边是什么情况?

    胖子回答我:“我去他妈的,更窄了,胖爷需要再往下看看,不知道这是一条生命墓道,难不成是为难胖爷这种武威霸气的身材而设计的吗?真后悔没有带炸药过来,要不然胖爷非把丫的……”他嘀咕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我已经听不到了。

    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我们就开始坐下来休息,即便这样一抬手也可以摸到墓顶,我并没有发现墓顶有裂缝,好像就是故意这样设计的。

    我问后面的红龙:“老龙,后面没什么情况吧?”

    很快,最后的红龙回答我:“放心吧老板,没事。”

    我应了他一声,忍不住掏出背包里边的一段降龙木,心里这才得到了一些慰藉,虽然到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却让我更加奇怪了,按理说不可能就让我们这么平安无事的把墓盗了,现在这样愈发的让我浑身不舒服起来。

    黄妙灵往前靠了靠,跟我肩并肩作者问:“小哥,现在你能看出点什么吗?”

    我摇头说:“屁也看不出,只知道这个墓道形成的时间和战国距离现在差不多,没有雕刻,更没有刻字,根据无法确定这是不是赵国墓,也许是战国时期其他国家的皇陵也说不准。”

    听着这话,她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黄妙灵又说:“你爷爷号称盗王,一定传授给你更多的风水知识,你能定一下这个墓的规格吗?”

    寻龙点穴,挖墓定格,我爷爷确实教过我,但我是个新手,没有多少实战经验,所以只能定个大概,不过这事不能说给她听,毕竟我是筷子头,说出来不是让她笑话嘛!

    我立马嘴硬地说:“我可以试试,不过要等到胖子回来之后,说不定他能带回来更多的信息,那样定下来的规格也就更加准确一些。”

    黄妙灵忽然就笑到了,她轻声说:“这不会是你第一次夹喇嘛吧?”

    我愣了愣,实话说:“确实是第一次夹喇嘛,不过我从小跟着家里人下地,你就放心吧,保证能够带着你们摸了个战国墓。”说到最后,其实我自己都能感觉出自己语气虚了起来。

    黄妙灵说:“不管以前怎么样,这次还有我呢,虽说你是筷子头,但很多时候你要多听听我的意见,我是不会害你的,那样不也是害了我自己。”

    我胡乱应了几声,然后用手电照着那个黑窟窿,嘀咕道:“这个死胖子怎么还不出来,难不成是在里边翘辫子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我非常担心胖子的安危,便对着里边大声喊道:“胖子,你死里边了?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我的声音在墓道中,如同一记惊雷般炸响,这可把正在窃窃私语的其他人吓了一跳,声音在墓道中是荡气回肠,回音不断地传到了深处,也不管别人诧异的眼神,我竖起耳朵听着里边的动静。

    可是,过了好几秒钟,并没有得到胖子的回答,按理说这不应该,心里就咯噔一声,暗暗想骂自己是胡说,要是胖子真的出事了,我可有些对不起王静了,我答应尽快给她把胖子带回去的。

    片刻之后,红龙猫着腰走到了我旁边,说:“老板,我进去看看情况。”说着,他直接把保险打开,显然感觉到了我的担心,不过依旧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付出了行动。

    黄妙灵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红龙,说:“你小心点,这种战国古墓里边可能有稀奇古怪的东西,要是有危险就开枪,我们马上去接应你。”

    “别着急。”我马上说:“胖子不是窝囊废,如果有危险他至少也会大吼一声,然后开枪的,不会连点动静都没有就出事了。”

    红龙却是摇头,说:“老板,我下过的斗也有一些,听说过的就更多了,有时候即便戴着防毒面具,都不一定能过滤掉一些特殊的气体,我还是过去看看为好。”

    白鹿说:“对啊,让老龙去看看吧,他以前是防化兵,如果真的出了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应付的。”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提议让红龙去,虽然我不相信胖子会出什么事情,可毕竟那是我的兄弟,现在不能因为顾忌胖子的面子,甚至自己的面子,而执意不让红龙去,因为我要比其他人更担心,也就点头同意了。

    红龙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想要借用我的肩膀一下,不过我却躲开了,他愣了愣,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也许有些莫名其妙和不好意思,旋即就弯着腰钻了进去。

    我是真的不愿意让任何人拍肩膀,小时候因为正在地上和霍子枫玩,被忽然从盗洞爬出来的二叔拍过一次,当时吓得我直接就尿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让你把手扶到我肩膀上。

    砰!

    过了约莫五分钟,我听到了地一声枪响,立马就作势要站起来,早已经忘记了高度,一下子就把头磕了,疼的我立马就抱住了,破口大骂了一句。

    我咧着嘴说道:“他们遇到危险,兵子,小虎你们抄家伙和我过去,其他人在原地等着。”说着,我已经拔出了枪,兵子和小虎相视一眼,两个立马凑到了我身边,手里早已经拿着打开保险的枪,跟在了我的身后。

    就在我刚把脑袋钻进去的时候,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我和那东西结结实实地撞了一头,刚才脑袋上的头疼感还没有消息,这下差点把我撞懵,下意识就要骂娘。

    不过,在我骂人的话刚到嗓子眼,又就咽了下去,和我撞在一起的居然是胖子,此刻这家伙正翻着白眼,显然失去了意识,我会怀疑时候让我撞的。

    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我伸手把胖子拽了过来,接着手电光就看到了红龙,他是用背蹭着地面快速活动着双肩回来的。

    我刚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忽然整个人定在了原地,因为我很清楚地看到,在红龙的肩膀上只有一把黑色细丝附着,感觉像是头发,但看起来要比正常人的头发还细一些,最让恐惧的确实这些黑丝在缓缓地蠕动。

    而红龙好像根本不知道,他爬起来先是喘了几口气,说:“妈的,不知道是什么东……”

    可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我们所有人开始和他拉开距离,我就忍着要转身逃跑的冲动,指了指他肩膀上的东西,说:“那头发在动,它在动啊!”

    不知道红龙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他只是下意识地往我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