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冥器交易
    胖子托熟人在医院里边和小玉盒子拍了片,拿着b超光板图,可以清晰地看到里边有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看着那片我猜测应该是一方印,至于是不是只能打开来看。

    不过从图上去看,盒子里边有很细的线,大概在三十多根左右,胖子问我这些线是什么东西,我个人觉得是这个小盒子里边的机关,如果用粗暴的手段拆开这个盒子,这些线很可能就会把这里的东西拉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出了医院,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即便是汉朝皇帝的玉玺,胖爷打不开也是白搭。”

    我说:“把这盒子和b超单子拿上,说不定你那买家神通广大能够打开,到时候直接出手给他不就得了,省的再浪费脑细胞。”

    胖子一听有理,我们两个就打了车前往东十四条,这里在清乾隆年间成为王寡妇胡同,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一些古董收藏大家的聚集地,你别看街上几个下棋的老头,保不准哪个家里就藏着过百万的古董,不显山不露水的,都是这方面的行家。

    在胖子的领带下,我们两个到了一个小四合院,院子不大,正房、南房、东西厢房全有,院子里边收拾的很干净,中间有一块茅坑那么大的泥土地,四周用砖头砌着,里边种的是几株西红柿,长势很好。

    胖子摘了一个没有熟透的西红柿,我们两个就进了正房。

    客厅有几把椅子,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出头的男人,穿着老式的黑色中山装,头发梳的铮亮,一脸的油光满面,微微挺起的肚子更增加了他的富态,不过这个人的江湖气很重。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身后站着两个板寸头的年轻小伙子,全都带着墨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保镖似的。

    胖子咬着西红柿,笑嘿嘿地伸出了满是汁液的手,说:“王老板,没几天咱可又见面了啊!”

    王老板倒是不嫌弃,站起身来跟他握了握手,然后在旁边的桌子边擦了两下,说:“兄弟你一喊我,我知道就有好事,赶快把热乎的东西拿出来给我长长眼。”

    我一看这个王老板还挺懂行,立马就拿出来给他看,胖子在一旁介绍了我,王老板乐呵呵地跟我握手,可是他的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那对羊脂玉雕。

    用放大镜照了一会儿,王老板问:“这也是跟之前那些冥器一起出土的?”

    见我和胖子点头,他也满意地点头,说:“难得一见的羊脂玉籽料,应该是产自昆仑山下边玉河的,这么大一块籽料不多见,而且还是雕刻方面的高手进行了加工,这一对玉鱼的价格可是远超过用它雕成一个物件的价格,不过……”

    听到这“不过”二字,我就暗暗发笑,这是行内人管用的手段,先扬后抑,目的就是为了压价格,如果一上来就把这东西贬的一无是处,那么卖家肯定就会有心里抵触,最后价格不合适多半是无法收藏,所以就先夸赞然后找毛病,让卖家感觉这东西人家肯给的价,完全有一部分面子在里边。

    胖子就笑着说:“有什么话王老板您直说,咱头一回见生,这第二回见就熟了,这行业就是做熟不做生,现在咱是朋友,您就痛快的说。”

    王老板把那对羊脂玉鱼放到了我面前,说:“小兄弟,玉是好鱼,雕工也是好雕工,可是汉朝这种乳白色的羊脂玉大量增加,物以稀为贵嘛,况且这物件有老化的现象,这可是最大的毛病啊!”

    噗嗤!

    我忍不住就笑了出来,看来我之前的观点时候错误的,这个王老板无论从做派还是说话都像是行家里手,可是话一说多,他不专业的劲头就露了出来,看来在我们来之前,他应该是让真正的行家看过图片,只是他无法把行家的话原封不动地照搬出来,他已经很努力了,可惜是搬错了。

    我抚摸着那对羊脂玉鱼,说:“王老板,我也是做这行生意的,如果不是手头紧点需要钱,这对玉鱼我还真的不打算买。”

    不听我说这话,王老板掩饰不住地乐到了脸上,作为卖家你要给买家一种很想卖,但又舍不得的样子,用一些生活上存在或者不存在的难处告诉他,让他觉得你是不得不出手,这样买卖才能继续往下谈。

    “不过。”我微微一笑,说:“您说的这个瑕疵,那不能叫瑕疵,您看着对玉鱼,质地软的地方有鸡骨白,硬的地方局部有瓷白,受沁和开窗的部位,确实有老化的现象,可这恰恰说明它是出土的古玉,而不是一种毛病,没有这个那就是新玉。”

    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羊脂玉深埋地下两千年以上,它的质地密硬,温润如初,这老化不但不是瑕疵,正是它可贵的地方,也是它贵重价值所在。”

    王老板有些懵了,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一个盗墓贼能说出这么精髓的东西来,他就有些支吾地问我:“那你怎么就能证明你这对玉鱼是汉朝之前,而不是明清以后物件呢?”

    我说:“汉代水产白子玉,肌里有‘饭渗’,说白了就是像米饭渗透进去一样,这是后代很难模仿的,只能是天然浑成,否则外行人也一眼看得出来。至于为什么说不是明清的以后的羊脂玉,那是因为之后的羊脂玉都是青白玉,皆无‘饭渗’可言,你说呢?”

    王老板一下子老脸就红了,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做作的人,立马抱着拳对我说:“兄弟真是行家里手,还想着在你面前装一把,正是关公老爷门前耍大刀,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你说这对玉鱼想要个什么价格?”

    我想了想,就看了胖子一眼,说:“既然王老板和我这个兄弟是朋友了,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以后咱说不定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一口价一百万,您看怎么样?”

    王老板一人给我们发了支中华,点燃之后就边抽边说:“兄弟,这个价格哥给不了你,如果你诚心想卖,我给你六十万,咱就算交给朋友。”

    我摇头说:“我是真的着急出手,这对羊脂玉鱼要是放在拍卖会上,不往一百二十万以上,那您就去潘家园找我,少了的钱我给您垫上,您看怎么样?”

    王老板想了一会儿,说:“得,大家既然都是朋友了,那我就给你一百万,不过以后要是再有这种好物件,你们兄弟两个可以想着哥哥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肩膀上已经抗着一整株西红柿的秧子,一边往嘴里塞一般说:“王老板您就放心吧,要不是您是个痛快人,胖爷带不带我们家小哥过来呢,有东西肯定会想着您的。”

    王老板确实很痛快,让手下把那对羊脂玉鱼收好,给我开了一张支票,我相信他背后的那个行家一定给过他一个最高额度,而这个人光凭几张图片就有这样的把握,估计是行业里边数一数二的人物。

    胖子把肩上抗着的东西丢掉,然后从随身携带的黑提包里边拿出了小玉盒子和那张b超单子,说:“王老板,这是胖爷一直没有舍得出手的最后一样东西,我们家小哥说可能是一方印或者是玺,您看看对这个有兴趣吗?”

    王老板听得差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忙接过那个小玉盒子和b超单子去看,只是看了几眼,他让我们等着,他要去打个电话,看样子要咨询他背后那个古董行业的老手了。

    没过一会儿王老板就回来了,他没有再提那个小玉盒子,而是跟我们家长里短地闲聊起来,还打电话订了餐,非要和我们喝点。

    我们也就答应了下来,我估计那个人要来了,在喝道一半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老头子,我一看就乐了,这是个熟人,正是对古尸非常有兴趣的王老头。

    王老板站了起来,迎上去叫了声“爸”,两个人一前一后坐在了饭桌的位置上。

    王老头笑呵呵地说:“张老板,胖老板,好久不见啊!”

    胖子撇着嘴说:“娘的,胖爷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早知道就不费这么大的劲了。”

    王老头说:“让胖老板见笑了,只是我们爷俩收藏的东西不一样,所以老头子也就没好意思露脸,毕竟这是你们年轻人做买卖。”

    客套了几句,王老头接过胖子手里的小玉盒子和b超单子,他看了一会儿,就有些为难地说道:“两位,你们说的没错,这里边确实应该有一方印或者玺,但是没有钥匙打不开,强行打开可能会破坏里边的物件,你说这东西值钱吗?它相当值钱,可打不开也就不值几个钱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这王老板有什么特殊渠道可以弄开,那里边的东西不管是什么,能装在这个小玉盒子里边也会相当值钱,可他们也打不开,那就算是白浪费时间了。

    王老板最后给了二十万,可是胖子肯定不会卖,我们两个就带着小玉盒子离开了,因为我打算回一趟老家,看看爷爷和老爸他们谁有办法弄开,这里边的东西如果是一方玉玺,那可能会震惊全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