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这口主棺里边,男左女右躺着两具尸体。

    尸体保持的程度,已经不能用相当完好了形容,他们更像是睡着了一样,皮肤光滑富有弹性,从各个角度去看都不像是死人,更不可能像死了两千多年的人。

    男尸,身穿黑红相间龙袍,胸口绣着一条无比威严的苍龙,袖口带着山河云纹,头戴镶满宝石珍珠的皇帽,脚踏一双绣着金边的长筒靴,整体来看他的长相一般,但脸型却如同刀刻斧凿般,尤其是那两条眉毛稍稍朝上扬起,八字胡陪着下巴的长胡,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女尸,一身薄如纱的素白长水衫,双肩到手肘处各绣一只金凤,头上挽着一个漂亮的发髻,髻上发簪是个凤凰,连着一串拇指大的珍珠,插在乌黑靓丽的长发之内,双眉修长如画,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放于高高耸起的胸口下方,整张脸庞细致清丽,仿佛不带有一丝人间的香火之气。

    在两具尸体头上、脚下和两侧,全部放置着各种金银玉器,件件都是精品,数量在几十个左右,在我们手电的照射下,这些东西反射的光芒到了尸体身上,甚至都有一种神仙眷侣的感觉。

    大部分人愣住,完全是因为两具尸体千年不腐和如此多的冥器,而我却是因为女尸的打扮,汉代的服饰和装束我见过,这个女尸没有一丝汉代风格,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战国美女的打扮。

    霍子枫也盯着这具女尸,他的眼睛有史以来第一次炙热起来,我不认为他有什么恋尸癖,很可能就是因为上一次那具女尸给的价格不错,还没有上千年,这具女尸少说也是汉代的,甚至可能是战国的,那价格估计会是所有冥器里边最高的。

    付义是在打量两具尸体,明显那些几十万的冥器并不怎么吸引他,我想可能是因为见过的珍贵冥器太多了,所以已经从视觉上厌烦了,所以才会对尸体感情兴趣。

    胖子和两个伙计开始是被吓了一跳,后来视线再也无法从那些冥器上面移开,大家做的都是古董生意,自然能够大概猜出这些冥器的价值,说白了就是值多少钱。

    反倒是黄妙灵有些奇怪,她就好像做贼似的,虽然我们本来就是贼,可是没有人她的表情和她一样,她在用手电四面扫着,可能是担心发生什么变故,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有意识注意到其他的表现。

    “摸金唠!”胖子在反应过来之后,话刚出口的同时,手已经探了下去,接着来就是一阵的哄抢,连同付义也是一样,更不要说我这个第一次倒斗的,那可都是真金白银,摸回去一出手就能变成有钱人。

    忽然,我隐约用余光扫了一下,感觉背后好像站着个人,这个人一动不动,仿佛就在看着我们摸金,一下子我就把手从棺材里边缩了回去,同时头皮发炸,冷汗顺着脑门就流到了鼻尖上。

    也许是我的动作太过于明显,表情也太过于异常,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一起不明情况地看着我,我忍住颤抖的身体,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背后。

    在我们要转身去看的时候,那个人影开口说话了:“把你们手里的东西全都放在地上,谁都不要回头,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他。”

    是个人?

    我估计这是所有人的想法,可是我们在明他在暗,根本无法准确锁定他的位置,而且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其他人只是听到有人说话。

    小命还是比冥器重要的,所有人乖乖把冥器放到了一起,期间胖子也想去摸枪,但是那个人的枪法极好,子弹不偏不正地打在他的脚下,吓得胖子原地跳了起来,所以我们才会按照这个人的话去做。

    “全都双手举过头顶,趴到墙上去,快。”那个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霍子枫和付义交换了眼神,付义又对着黄妙灵眨了一下眼睛,我是不懂这是在干什么,但肯定他们不会这样束手就擒,估计身后这个家伙,应该就是囚困住我们的一个。

    忽然,黄妙灵以诡异般的身法一转身,手里的枪也随即跟着响了,而霍子枫和付义几乎是同时一滚,转瞬间到了棺材后面蹲下,以棺材作为掩体躲了起来。

    砰砰砰……

    下一秒,我们和这个人交火了,其实也就是他们三个,我带着两个伙计形如受惊的兔子,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对,只见不断有枪口喷出火光,我们抱着头像是没头苍蝇似的乱躲,居然还真就没有被子弹打中。

    我们三个躲的地方也是那口棺椁旁边,很快我就意识到并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对方的枪法太好,他的目标就是朝着来回闪躲的黄妙灵打,时不时朝着棺椁这边来一枪,压的我们五个人居然不敢抬头,只能深处枪打一下。

    忽然,黄妙灵发出一声惨叫,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接着四周陷入了一片的安静,我看到付义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那双老眼中居然闪烁着本不属于他的凶光。

    “老板,胖哥呢?”兵子问我。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胖子不见了,开始用手电四周照,但却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以他那种块头不管藏在地方都应该看得见,可为什么我没有找到他。

    “胖子,死胖子,你在哪儿?”我尽量压着声音问他,担心他是不是在刚才的混乱中中枪,甚至更担心他会绕着那个人的身后,那样谁生谁死可就是五五之数了。

    可是,不过几秒钟,我就听到胖子的回答:“小哥,我在棺材里边呢,正压着这具女尸呢,很安全的。”

    “我靠,你什么时候进去的?”我根据就不知道他怎么会跑到棺材里边的。

    胖子说:“别他妈的说废话,准备拿枪弄死那家伙,好几个人连一个人都弄不死,咱们还不如回家找根橡皮筋上吊呢!”

    霍子枫说:“不要莽撞,对方是个高手,应该是常年玩枪,不要盲目出击,只要保证他拿不走冥器就行。”

    “你的意思是跟他耗?”胖子有些不耐烦地说:“胖爷刚才好像听到黄妹妹的叫声了,她是不是负伤了?”

    小虎颤颤巍巍地说:“也许不止是负伤那么简单,有可能是挂了!”

    我愣了愣,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我记得刚才着急找胖子的时候,把我们的视线范围全都照了一遍,除了没有看到胖子,也没有看到黄妙灵,那她应该没死,也许只是受伤躲起来了。

    付义从牙缝里边挤出一句话:“下斗盗墓,墓里再黑,也黑不过人心。这家伙一定是一路跟着我们来的,想不到连我这个常年打雁的人,也有一天会被雁啄了眼睛。”

    我不想听他废话,问他:“你徒弟呢?”

    付义说:“可能被对方挟持了,我太大意了。”

    霍子枫说:“我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着,这家伙不是一般的高手,可能是退役下的侦察兵,甚至是特种兵。”

    胖子骂道:“胖爷管狗日的是什么人,敢当胖爷发财的路,我今天就他妈的弄死……啊!”

    在胖子话还没有说完,他惊恐的叫声就从棺材里边响了起来,因为只是隔着棺材,我听的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忙问:“怎么了?胖子!”

    下一秒,我就感觉自己头顶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本以为是那个跟踪我们的家伙,手都已经扣在了扳机上,可当我看到居然是胖子的时候,气的真想上去踹他一脚,没事他瞎叫唤个什么劲。

    可是,接着又有一个身影落地,我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正是我们刚刚炸开冥门时候的那种味道,在定睛一看,我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居然是那具女尸跳了出来,丫的居然在这个时候起尸了。

    这一波未平,接着一波又起,女尸跳下之后,男尸也跟着跳了下来,而且一起用那没有眼珠的黑洞洞眼眶盯着我们,随着小虎大叫一声妈妈,我们也不管什么别的,一瞬间四散开始逃命。

    一下子场面乱到一发不可收拾,我都不记得出口在哪个方向,更加管不了那个对我们开枪的家伙,没有十几秒就一头撞在了墙上,差点没把我磕死。

    我捂着头上的大包,感觉身后有恶风扑来,也不管是什么东西,情急之下回手就是一枪,枪声震耳欲聋。

    可是当我看到黑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的胖子,心就凉了半截,没好气地骂他:“你妈的,你跟着小爷干什么?小爷差点误杀了你。”

    胖子一脸惨白,说:“你娘的,要不是胖爷反应快,你丫的就成杀人犯了。”

    就在我们两个互相抱怨的时候,那具女尸阴森森地出现在手电光内,她朝着我们两个抬起了胳膊,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太过突然了,我和胖子居然直接被她一手一个掐住了脖子。

    没有任何的缓冲余地,女尸的力量奇大无比,我们两个就被提着双脚离地,而很快那具男尸也出现了,他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对着我们咬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