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冥殿内部
    我的老脸一下子就红了,我去他妈的,小爷堂堂盗王亲孙子被人看成三流盗墓贼,这种直面的鄙视我能忍吗?

    我能忍,谁让咱技不如人呢!

    爷爷被道上的人称为盗王,但他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人外有人,盗外有盗。”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自己那点破风水知识,还有倒斗的技术,就算叽里呱啦跟人家说一通,人家估计连眼皮都懒得眨一下。

    在我看到霍子枫的时候,他简直就是蓬头垢面,头发被烧的不成样,脸上全都是黑,衣服也不成样子,只剩下两个眼珠子和牙齿是白的,身上有不轻的烧伤。

    其他人去研究冥门的时候,霍子枫轻声跟我说:“师弟,这两个人尽量不要去招惹,一切冥器先让他们摸,他们应该就是道上传说的末代盗神和他的徒弟黄雀翎,说不好听的,我们盗墓七雄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我记得霍子枫之前说过,他和六个异性盗墓贼结为兄弟,原来是叫盗墓七雄,当时那困住我们的人听说了是他,语气中多少还是有些敬畏的,现在他居然这样贬低自己,看样子这对师徒还真的不好惹。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一定要提醒胖子,这家伙典型是个看到冥器不要命的主,万一等一下真的因为冥器和对方翻脸,说不定吃亏的就是我们。

    别看我没什么能耐,但我凡事都能够后知后觉看透,要想对付这种老江湖千万不能来硬的,你只要让他们充分发挥自身的优越感,那样即便是个杀人狂魔,也不会对你动手的。

    上了一个八菱形台面上,也就是站在冥门脚下的一块地方,行话叫做龙台。

    面对高大雄伟的冥门,我此时此刻感觉自己太傅偶遇描写,雕刻着八条汉朝龙盘绕的两扇冥门,那种扑面而来的皇族气势几乎令人有窒息感,光是冥门就可以看出这个皇陵的手臂,想必打开这一道屏障之后,里边更加无法想象。

    众人戴上手套准备试着推一下看看。

    戴手套是付义要求的,他告诉我们古代为了防盗,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有的冥门上面绘撒剧毒,是那种一粘皮肤就会中的毒粉,人一碰到毒粉立马透过皮肤进入血液,不少新手都是死于这种小手段上的。

    可是,两扇冥门均是纹丝不动,即便里边没有设计自来石,光是冥门自身的重量,那就不知道我们这几个人能推动的。

    胖子呵呵笑着说:“丫的这门也太重了,看来只能用胖爷梦寐以求的办法,炸个窟窿出来得了。”

    付义思衬片刻,摇头说:“用炸药是最下乘的手段,这种级别的皇陵大多设计了自毁功能,一旦发生爆炸,整个陵墓都会塌陷,即便只是这一部分塌了,我们也会被活活捂着死的。”

    胖子耸了下肩,问:“老爷子,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开着门?总不能让胖爷用头撞吧?”

    付义爱抚似的摸着冥门,若有所思地说:“冥殿之门都是只用一次,一旦把墓主人的灵柩棺椁送入关上,那就再也无法从外面打开,更不要说这种规模的冥门,后面的自来石大的你无法想象。”

    胖子有些傻眼了,他说:“难不成胖爷为了倒斗还要先买辆装甲车?”

    这时候,霍子枫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小包东西,他说:“这是一包定时炸药,威力足以炸开十公分厚的铁板,而且波及的范围直径不到五米,我看着冥门只有四十多公分厚,在不毁坏陵墓的情况下,炸个窟窿不是问题。”

    付义接过去看了看,冷笑一声说:“洋玩意,简单粗暴也有效,这样就省了一番功夫,看来你们这个队伍中,也只有你才是正儿八经的盗墓贼。”

    霍子枫抱了抱拳说:“我在道上混过几年,比您还差得太远了。”

    付义问:“你认识我?”

    霍子枫摇头:“不认识,不过我觉得自己猜到了,您应该就是末代盗神。”

    “呵呵,想不到还有人知道老掉牙的称号。”付义不否认,显然他是默认了,转头就问霍子枫:“那你呢?”

    “盗墓七雄,霍小七!”

    “哦,略有耳闻,七个不错的年轻人组成的新的盗墓团伙。”

    胖子低声问我:“小哥,丫的为什么叫末代盗神啊?听得好像挺厉害的。”

    我想了想说:“可能是他的名气和清朝末代皇帝赙仪发音一样。”搂着胖子的脖子,轻声说道:“刚才我师兄说了,让咱们别惹他,这种老江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咱惹不起。”

    胖子不屑地一笑,说:“别管那么多了,只要能用炸药就好。”说着,他接过了炸药,问霍子枫这到底怎么用。

    霍子枫将定时器定在了三分钟,然后告诉他后面有可以粘在冥门上的强效双面胶,让他安置炸药的时候小心点,要是粘在手上,他可能要做放弃手或者放弃生命的选择。

    我一把从胖子手里夺过炸药,生怕他大手大脚地捅出篓子,一看上面的时间剩下两分三十秒,翻过去撕掉了上面的纸,小心翼翼地安置在了冥门下半部的一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退到了一个台阶上,整个人死死地靠在石阶上,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把耳朵堵上,尤其是小虎早已经缩成了一团。

    轰隆!

    时间一到,立马就是一声巨响,即便堵着耳朵也感觉振聋发聩,整个人的脑袋都是嗡嗡作响,甚至有那么一两秒处于失聪的状态,头顶掉下大量的尘土和小石块,我的心就跟着紧了一下。

    不过,并没有我担心的事情发生,我们爬上了台阶,回到了放置炸药的地方,便看到了一个比狗洞稍大一些的窟窿,一股淡淡的香味顺着窟窿溢出来,直往脑门上顶,用手电往里边照,发现好像有烟雾似的,看的是一片模糊。

    黄妙灵从背包里边拿出了一个什么仪器,有一条三米长的细绳拴着,她丢进去了几分钟,拉出来看了一下,对着付义点了一下头。

    霍子枫都是皮外伤,所以他还是打头阵,接着就是黄妙灵,等他们先后进去,我们其他人才鱼贯而入,心里除了对于冥器的渴望,也有因为能和付义这种人物一起倒斗而沾沾自喜,估计我回去问问爷爷,他老人家一定知道付义更多详细的事情。

    进入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非常的大,大到空旷的地步,感觉好像进入国家级别的体育场似的,在四周有八根高高竖起的石柱,上面雕刻着奇珍异兽,最突兀的自然还属上面的汉朝风格的龙纹。

    我看到在冥殿靠北的地方,有一张长宽差不多九米的玉床,高高凸起地面将近一米,上面放置这一口大到离谱的棺椁,几乎和现代打工打造的2米宽2.5长的床箱差不多大。

    走上前去仔细打量,我发现棺椁标准的长方体,没有大头小头之分,左边是龙纹,右边是凤纹,前后都是祥云,一头有一个龙头铁环,另一个是凤尾铁环,棺盖上面用汉朝隶书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

    在有龙头铁环的前面,有一张玉石打造的长方形小祭台,上面两边各有一个烛台,上面还有烧了一小半的白色蜡烛,足有我手腕那么粗,中间是金银打造的托盘,上面有腐烂干扁的水果糕点,已经和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胖子就有点生气,嘴里嘟囔着:“穷是你治不了的病,这么辉煌个冥殿,居然就这么几件冥器,你这个皇帝做的,比胖爷这个普通人还失败。”

    我踢了他一脚,说:“好东西都在棺椁里边,你着急个毛线。”

    胖子看着棺椁说:“棺材是挺大,应该是口合葬棺,可是里边有没有好东西谁知道呢,要是没有,胖爷非拆了丫这个破斗。”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没去拆迁队应聘一下,保不准你在那里边有发展。”

    “滚!”胖子骂了我一声,很快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那些祭祀品上,脸上是不屑一顾,但是他伸过去手已经出卖了他。

    付义正在一角打量一根粗大到不像话的石头柱子,摸着上面的纹路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很怀念的样子,我出于好奇就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孩子,你看看这根石柱,有没有看出什么?”付义头也不回,就知道有人靠近他,而且他可能还知道是我。

    我打量了石柱一会儿,立马发现了端倪,说:“这雕刻的手笔好像有战国时期楚国的手法,但又不是全部都是,应该有一半是汉朝的。”

    付义微微一笑,说:“聪明,这个皇陵很意思啊,等一下打开那具棺椁,我相信会更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真心想着到底他妈的有什么意思,胖子就大叫道:“小哥,快过来,马上就要开棺摸金了,你跟那根柱子培养什么感情,难道他会让你某个部位变得跟它一样大?”

    “我去你妈的,来了!”我和付义一前一后就走回了棺椁旁边,这时候才发现那些摆着外面的东西,但凡能拿的一件都看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