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战国爵杯
    那并不是一块烂木头那么简单,而是一口棺材的一头,因为腐烂的特别厉害,只露出了了一个头,剩余的还深深埋在岩土之中,所以无法判断这是大的一头,还是小的一头。

    如果说,我们看到的是大头,那么这口棺材要比寻常的棺材小,如果是小的一头,那这口棺材就会特别大,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缩小版的合葬棺了。

    “这是什么情况?”棺材是胖子撬出来的,他同样也是一脸疑惑。

    霍子枫也非常纳闷,这下面为什么会有一口棺材,他考量了这里腐蚀的情况,觉得这口棺材的年月要远超越这个拥有两千年前的皇陵,应该在两千五百年到三千年之间。

    我算了一下,那应该是西周到战国初期,具体属于哪个朝代,估计只有打开棺材才能够印证,唯一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口不属于这座陵墓的棺材。

    兵子说:“老板,您觉得会不会是鸠占鹊巢?”

    我摇头说:“这个可能性不大,这座皇陵规模这么大,建造的时候即便这里存在陵墓,也一定会把里边的东西清理掉,不会将一口棺材留在这么关键的地方,这是风水大忌。”

    小虎却说:“那不一定,万一是工人们偷工懒散,看到这里有一口棺材,马上就有青石板盖住,这样会省不少时间,让他们提前完工。”

    胖子冷笑道:“你以为这是给你们盖房呢?建造出豆腐渣工程,那负责监工的人还不弄死他们,再说了,小哥说的没错,这是风水大忌,绝对不会这么瞎搞的。”

    霍子枫盯着棺材头说:“想知道只有打开看看。”

    “对对,一看便知,我们赶快把它弄出来!”胖子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很显然他并非是关心这棺材是哪个朝代的,而是想要开棺摸金。

    我立马严厉制止说:“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开这口不明情况的老棺材,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才是。”

    胖子不悦地翻着白眼说:“有屁想的,办法就是往下挖出个盗洞,再从其他地方开口子上去,现在只要把这口棺材挖出来,不就省了好几米嘛,怎么连这点账都算不过来,难怪你的铺子被你搞的都快破产了。”

    我骂道:“去你妈的,好像你的铺子比我好多少似的,你他娘的就是想要开棺摸金。”

    胖子眼睛一瞪,说:“狗日的小哥,胖爷讲的是实情,你少他娘的狡辩,等一下把这口棺材弄出来,胖爷保证看都不看它一眼,你信不?”

    “我信你大爷,等一下挖出来再看。”

    “切,看就看,胖爷要是连这点忍耐力都没有,那还叫什么男人。”

    我们又往下挖了一下,用工兵铲把棺材周边的泥土砂石铲掉,然后就用绳子将棺头栓住,四个绳子头,可以四人一起从不同方向往上拉,在试了一下拔不出来,就只能继续清理。

    来回这么几次,大概清理到棺材的一半时候,我发现这是一口大棺材,因为越往下越粗,这也难怪我们会拉不上来,所以也没有继续尝试,而是选择继续往下挖。

    挖到多一半的时候,霍子枫说:“差不多了,一起来拉。”

    噗嗤!

    随着一声不怎么响亮的声音,棺材被我们几个人拉了上来,扬起了大量的尘土,平放在不大的空间里边,显得更加拥挤。

    因为这里几乎是封闭状态,呛的我们连连咳嗽,一个个下意识捂住口鼻,直到尘埃落定,五个才凑上去看。

    棺材长一米八,宽一米六,四周裹满了干泥,这让我不由地想到从洪水中捞出那口棺材,胖子和两个伙计也有这样的想法,不够还是有一点,这口虽然比普通棺材大,可却没有那口合葬棺大。

    小虎心有余悸地问我:“老板,您说这口棺材里边是不是也有粽子?”

    胖子在一旁撇着嘴笑道:“想知道啊?那打开不就一清二楚了。”刚一说完,他马上看着我接了一句,说:“这可不是胖爷要开,是你家伙计啊!”

    小虎马上摆手说:“不,不是,我没有要开,千万不要开,万一里边真有粽子,在那么狭窄的空间里边,我们肯定会被它生吞活剥的。”

    胖子冷哼道:“跟你们家老板一样没出息。”

    小虎还想说,兵子就给他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别说了,意思自然是让我们去判断,他是三个伙计中话比较少的一个,一般这种人会被人误以为嘴有些笨,其实他心里全都清楚,只是不想说出来。

    我说:“还是看看下面的情况吧!”

    胖子心痒又无奈,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了霍子枫问:“霍小七爷,您是什么意思,表个态呗。”

    霍子枫凝视了这口棺材半天,吐出一个字:“开!”

    我赶忙说:“别开了师兄,我们在路上遇到过一口差不多的棺材,里边的尸体就起尸了,差点搞出人命,现在空间有限,还是消停点好。”

    霍子枫却微笑着说:“没事师弟,这次不是有我在,就算有粽子我也能够应付的了。”

    “我靠,霍小七爷说话真他娘的敞亮,就是,有个粽子怎么了,不是还有胖爷在呢,上一个也不是胖爷解决的他嘛!”胖子一脸得意的笑容,说:“小哥,你们同样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可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一脚踢向胖子,却被他躲开,我没好气地说:“我老爸说粽子本身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尸体里边全都是病毒和细菌,如果在这种封闭空间打坏了,倒霉的还是我们。”

    霍子枫却看向我问:“师弟,难道你就不想看看里边有什么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看是很想看,可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主要是前后开这几次棺,没有一次不出事的。”

    霍子枫笑着说:“这就说明里边有好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有这种设计,你找一处乱葬岗随便抛开一个坟头看看,里边没有危险,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冥器。”

    胖子紧跟着附和道:“没错,利益和危险一直都是成正比的,你他娘的以为当盗墓贼就是不劳而获吗?这可是把到脑袋别在裤腰带的买卖,我看你以后也别在出来倒斗了,你丫的根本就不行。”

    “我操,小爷最烦别人说我不行。”我那股劲也上来了,毕竟我们张家可是盗墓世家,被人这样说肯定心里窝火。

    我挽起袖子,说:“全给小爷闪一边去,不发威总是当小爷是病猫,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专业的手段。”

    胖子的阴谋得逞,他笑呵呵地说:“小哥,用的找胖爷的时候招呼一声,胖爷一定替你肝脑涂地,想不到平时看你蔫了吧唧的,也有这么狂野的一面,我喜欢。”

    “滚,小爷对你没兴趣。”

    我们一起用工兵铲将棺材上面的干泥大概铲掉,我看了一眼是一口金丝楠木棺,从古至今普通人家都用不起这种棺材,显然里边的棺主非富即贵,而且能埋在这种风水宝穴之上,估计和帝王家脱不了关系。

    从背包中拿出开棺钳,我悉数把棺材上面的棺钉拔掉,在外面的棺钉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但是钉在里边的部分保存的相当不错,这全都是因为这口棺材材质的原因。

    接着,我把开棺钳插到了棺盖和棺身的缝隙,只听到“咔擦”一声,木屑就开始乱飞,我又换了好几个方位,就像是用螺丝刀起罐头似的,同时一股很醒脑的的木香味就开始四溢。

    砰!

    我上去一脚就踹在了棺盖上,很大成分有学霍子枫,但这口棺材还真给面子,棺盖直接就从另一面滑到了地上,发出令我很爽的声音。

    啪!啪!

    我拍了两下手,当时连我都能感觉到自己一脸傲气,从兜里摸出了烟点燃,吸了一口淡淡地说:“好了,去干你们想干的事情吧!”

    胖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厉害,真是厉害,不愧是张家的人,这事办的让胖爷心服口服。”

    说完,他把子弹上了膛,二话不说对着棺材里边就是一枪,枪声震的我手指夹的烟都差点掉了,耳朵嗡嗡作响,张开嘴巴大骂胖子,而胖子自己也把枪丢掉,正一脸痛苦地捂着耳朵。

    霍子枫走上前,他用狼眼手电照着棺材里边的情况,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也凑了上去,发现棺材里边有一具干尸,衣服早已经腐烂,只剩下黑绿的骨头架子,这是因为棺材里边封闭性太好,尸体在腐烂的时候热气走不出去,导致尸骨好像浸过水似的。

    戴好手套,胖子伸手下去把他看到的第一件冥器摸到手,一脸坏笑地对我:“小哥,帮胖爷看看,这酒杯值多少钱?”

    我瞟了他手上的东西一眼,笑道:“狗屁的酒杯,这叫爵。”

    胖子没好气地说:“胖爷知道,爵也是用来饮酒的器皿,叫它酒杯有什么错吗?”

    爵,是商场和西周用来装酒的,属于国家三级文物,这种杯状的青铜器是古代贵族喝酒的酒具,现如今十分的珍贵。

    很多人都认为爵位,像公、侯、伯、子、男五爵,是西方用来说血族地位高低的,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小说和影视剧的原因,其实这是中国古代西周封建制度等级制,同样可以世袭,拥有自己的封地。

    接过胖子手里的爵,我打量了片刻,说:“做工精湛,保存的又不错,典型的战国爵,放在黑市也能值个一百万,如果拍卖的话,估计还能高好几倍,我记得有个明仿战国爵拍了三百多万,这要看炒作和买家对它的喜爱。”

    “哈哈,赚大发了。”胖子笑着合不拢嘴,又把脑袋钻进了棺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