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掘地打洞
    有那么半分钟,根本没有人搭话,可能是上面的人已经离开了,但是胖子又连续喊了好几声,到了最后甚至改成坡口大骂,终于才听到了有人回应他的声音。

    “给老子闭嘴,都成了阶下囚了,还敢骂人,你信不信老子不把你放出来,让你们全都在下面腐烂发酵啊?”

    “呵呵,原来有人啊,那这位大哥您还是把我们放出去吧,有钱咱们大家一起赚,毕竟在这种地方人越多越好,我们给您探个路什么的都可以,大家合作一把怎么样?”

    胖子立马就改成笑呵呵的声音,但是他的眼睛却显得无比的凶狠,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还有这样的一面。

    “少他妈的放屁,老实在下面待着,这皇陵穷成这样,也不知道是汉朝的哪个皇帝的,我们哪里还有给你们分的,现在我们他妈的没有摸到什么有价值的名器呢!”

    那个老大说:“好了,小涛,少说几句。”接着,他又对我们说:“后生们,粥就这么一点儿,僧不能太多了,你们和我们只能吃饱一家,所以只能委屈你们了,别记恨我们,我已经的仁至义尽了。”

    “老大,我看还是打开条缝,我把雷管往下那么一丢,这件事情保证神不知鬼不觉。”那个一心想要少掉我们的人,又一次开口说道,句句都透着狠毒劲。

    “你闭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别他娘的动不动就打呀杀呀的,我不是经常跟你们说,我们是出来图财,尽量不要害命。”

    “哦,知道了老大。”

    我初步判断他们就这三个人,至于是不是还有没说话的,或者在其他地方的人,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要是他们三个人就敢下这个皇陵,我还真是佩服他们的胆量。

    这种大型陵墓可不比那些小土包,一旦遇到事情,人少可能短时间就会全部丧命,人多的话有可能有点转机,我现在倒是挺好奇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难道没有遇到那些金蛊的幼虫骂?又是怎么躲避的?

    霍子枫朝着我们伸出三根手指,我们都点头表示明白,他清了清喉咙说:“三位,我叫霍子枫,在这行业里边算是有点小名气,如果你们听过,请把我们放出去,大家交给朋友,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霍子枫?我记得有个叫霍小七的盗墓贼好像就是这个名字。”一个人对旁边的两人了这么一句。

    霍子枫马上说:“没错,我就是霍小七,不知道几位是?”

    “我们是……”

    “你给老子闭嘴!”

    还不等那个瓮声瓮气的家伙说出来,那个老大直接打断了他,老大自己说:“原来是小七爷,真是失敬了,想不到在这种穷不拉及的地方能遇到您这种大人物,看来这里有好宝贝啊!”

    “听你的意思,你是认识我,但还是不打算放我出去了?”

    “小七爷,您这话说的,放肯定是要放的,要是不放了您,让您那几位哥哥知道了,我们的脑袋还不和身体分家了,不过要等到我们摸完名器之后,失陪了。”

    简单的几句对话,上面的那三个人这次是真的走了,我分析了这些对话得到了一些可有可无的消息,但是对于霍子枫有一个名字霍小六就很是好奇。

    我问:“师兄,他们怎么叫你霍小七?”

    霍子枫说:“刚出去那一年,开始混的很差,很多地方都不被同行认可,所以做起事情来也是束手束脚的,后来和几个同行高手有了些交际,在一次联合倒斗中我们结为了异性兄弟,我排行第七,年纪又不大,所以道上现在叫我霍小七的人更多一些。”

    胖子抱了抱拳,说:“吆喝,原来您就是小七爷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

    我皱着眉头问道:“死胖子,你也知道我师兄的名号?为什么我不知道呢?”

    胖子擦了擦满额头的细汗,说:“小哥啊小哥,你的脑子里边是有一片净土,名叫撒哈拉,满脑都是沙子(傻子),咱们以后可要跟着小七爷好好干的,胖爷就是提前拍拍他的马屁,你不知道我他娘的怎么能能知道了!”

    霍子枫也忍俊不禁地笑了笑,他说:“我在长江以南有些名器,北方人一般很少听过我的名号,看来这三个盗墓贼也是南方人了。”

    胖子拍着额头说:“你们两个的师傅真是造孽啊,那很明显一口就是满口的南方普通话,这点胖爷在他们一开口就知道了。”

    我踢了胖子一脚骂道:“你他娘的,说事情就说事情,骂我老爸干什么!”

    “我他娘的现在还说个屁,胖爷要开工挖地道了,说什么也不能让狗日的窃取咱们劳苦大众的劳动果实,在要是放在改革开放前,那是会被拉着游街的。”

    “哼哼,你以为现在就没事了?”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说:“一旦陵墓中的名器涉及的价值大了,现在枪决已经不多见了,但还是有人被判无期的,刚刚改革开放,那真有盗墓贼挨了枪子。”

    “真的假的?还有这事?”胖子有些不相信。

    我说:“听过九龙玉杯吗?”

    胖子狠狠点头,说:“胖爷怎么说也是干了这么多年古董买卖的,九龙玉杯是康熙爷喝酒用的被子,听说这个玉杯四角各有二龙戏珠,共有八条龙,把手一条龙,一共是九条龙,所以才得九龙玉杯这个名号,这个怎么了?”

    霍子枫接过他的话,道:“九龙玉杯号称中华大地的圣物之杯,只有盛满酒,就可以从杯子里看到九条翻转的蛟龙,好似在翻腾的大海嬉戏一般,我想师弟你想说的是景陵被张老大盗陵一案吧?”

    我点头说:“虽说到现在九龙玉杯还是寻觅不到,但是那种为了打击盗陵犯,大部分盗墓贼落网,其中有六人重犯被游行之后,在景陵大碑楼执行了枪决。”

    胖子挠着头,好像想到了什么,问我:“小哥,景陵是被姓张的人盗的,而你说你们家祖上好几代都是盗墓贼,这事不会和你们有关系吧?”

    我又想踢他,可是这次他学乖了,说完就躲得远远的。

    “去你娘的,张姓是个大族,在百家姓中排名第三,中国有那么多姓张的,做盗墓贼的又不仅仅是我们家。”

    “嘿嘿,这可不好说,你还是找机会回家问问你老子,看看九龙玉杯是不是在他手里,要是真的在,那你可就成了富二代了。”

    “滚,我爷爷是这行的真正老手,人送外号盗王,我爸爸就是富二代了,有没有九龙玉杯,那小爷也是富三代。”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也有点打鼓,爷爷在参加过抗日,又去过朝鲜抗美援朝,是抬着从朝鲜战场下来的,回到我们的祖村就重新拾起了倒斗这个生计,后来也拉过一大票人一起倒斗。

    根据传闻,我知道景陵被盗就是张姓男子带头做的,约莫去了三百多人,这件事情即便和爷爷没关系,但他应该也知道,说不定还认识这个人,这次回去一定要问问他关于这件事情,毕竟我对九龙玉杯一直都非常好奇。

    小虎却打断了我们的胡扯,他说:“老板,还有两位爷,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咱们是不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不能就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放咱们,到时候冥器被摸光了不说,万一他们不来放咱们,那我们五个就死在这里了!”

    胖子立马附和道:“这是个明白人,生命第一,冥器第二,两样一个都不能丢了,来来来,赶快行动起来,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

    我们陷入了沉默,这里是整棵大树的内部,而这树是用青铜打造的,至于外面为什么又那些藤蔓枝叶,现在还是无法解释,只有想想该怎么打开这个控着我们的牢笼才行。

    胖子就在一边分析道:“如果说整棵参地大树的主干是青铜打造的,那么无论我们从那边的墙上想打个盗洞出来,结果都会碰到青铜墙,现在只有头顶和下面两个地方没试了。”

    霍子枫说:“上面不用试了,掉下来的时候我观察了一眼,也是二十公分厚的青铜板,而且没有着力点,根本不可能从上面挖洞出去。”

    胖子苦笑道:“得,只剩下地上这些青石板了,来大家一起动手把这些青石板撬开,看看下面是个什么情况,如果也是青铜的话,那只能等着被那三个家伙放出去,或者到了最后关头用炸药。”

    我说:“你他娘的怎么老是惦记着炸药,不是都说了这么点空间,一炸我们也会死的。”

    胖子摸出了一支烟,点燃抽了两口说:“如果别的办法不行,胖爷宁愿搏一把,也不愿意在这里渴死饿死,胖爷最怕挨饿了。”

    废话再不多说,我们就拿出工具开始撬青石板,这些青石板倒是年代久远,脆的好像普通玻璃似的,人踩在上面没事,一撬就四分五裂了。

    将一层的青石板撬开,我发现每一块都有半指厚,一共撬了九层才出现了泥土和岩石,显然已经是到底了,那么接下来就要在这种地质中挖盗洞了,这将会是一次非常耗费时间的工程,因为地质的关系,估计三天五天都不一定能挖的洞。

    “快过来,这里有大发现。”在另一边撬开青石板的胖子,忽然就大声叫道。

    我们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一起围了过去,我们看到了一块脑袋大略显腐烂的木头,下面还连着,说明这块木头的个头不小。

    “全部挖出来看看。”我马上就说了一句,然后大家开始七手八脚围着这块木头把四周围的青石板全部撬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