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五行五相疑棺
    正在我小心翼翼地观察这棵奇怪的大树,胖子忽然就问我:“小哥,你的手机还有电吗?”

    我愣了愣,但还是把手机给了他:“你要手机干什么?”

    “我靠,全世界估计也只有你还在用这种古董手机。”

    胖子看着我的老款诺基亚,一脸不高兴地说:“胖爷想和这里来几张合影,以后跟人家吹牛也好有个证据,你丫的手机连照相机功能都没有。”

    “操,你的还不是一样的牌子。”

    “可是我的能照相啊,就是他娘的没电了。”

    胖子拿出跟我完全是一个型号的手机,他的脸马上就红了,辩解道:“胖爷是被卖手机那妹子骗了,当时根本没看能不能照相,光看她的身材了。”

    我说:“你他娘的一天连点正事都不会办,买个手机也能搞出一段风流史来,小爷也真是服了你,问问别人有带的嘛。”

    小虎把手机送了过来,他说:“这是最新的智能机,别说拍张照片,录段劲爆的男人和女人的录像都没问题。”

    我一个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骂道:“五个大老爷们录什么像,你还嫌小爷不够上火是不是?”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该,不挨抽痒的你,天生的贱骨头。”

    除了武子对照相不感兴趣,我们四个人把手电塞进树藤的缝隙照明,加上手机自带闪光灯,几个人摆出了自认为很潮姿势。

    一时间,我们根本就不像是来盗墓了,更像是旅游观光来了,和谐的气氛倒是把老六的死亡冲淡的不少。

    “给胖爷来张单人的。”

    胖子把一只手插到裤兜里,另一只手是食指和中指放眼角处,恶心的我们差点都吐了,这家伙典型老黄瓜刷绿漆,装他娘的什么嫩嘛?

    “师兄,你也过去照一张,以后分开了我好有个念想。”我说着就把很不情愿的霍子枫推了过去。

    咔嚓!

    在闪光灯闪烁的一瞬间,我忽然整个人就愣了,如果我刚才没有眼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树上一闪而过,那好像是个人影,但是又比正常成年人要矮,像是小孩儿或者猴子。

    “怎么了小哥?难道被胖爷美丽姿势迷住了?”胖子抓起一只手电就对着我的眼睛晃了晃,见我没反应就不耐烦地说:“别愣着了,快,再给我们来几张。”

    霍子枫马上站开说:“好了,虽然你们是第一次下斗,但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别忘了我们到这里是干什么的。”

    我早已经拿起了自己的狼眼手电,对着刚才黑影闪过的地方照着,但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的身影。

    “师弟,怎么了?”霍子枫问我。

    我用手电光当指挥棒,指着那个方向问他:“师兄,你看看那边有什么?”

    霍子枫看了几眼,忽然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说:“虽然没看到什么,但感觉你指的那边阴气很重,我们上去看看那里有什么东西。”

    一行人就慢慢地爬了上去,好像怕惊动了亡魂似的,可当我们上去之后,顿时五个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五口非常特别的棺椁,四口略小在延伸出的枝干上,中间主干那口,差不多有一辆中型轿车那么大。

    五口棺椁的特别之处在于,中间的大棺椁是金色的,余下的四口分别是绿色、蓝色、红色和黑色,全都用铁锁链死死地捆绑在树上。

    “我靠,金棺材啊!”胖子惊讶的下巴都快砸住脚面了。

    接着,他继续说:“不行,这么有个性的五口棺椁,胖爷说什么也要站在金棺材上面来一张。”

    在小虎给胖子拍照的时候,我发现这五口棺材是按照五行图摆放的,再加上它们的颜色的区别,完全对应着金木水火土。

    胖子还想躺在棺椁上照,我一把将他拽了下来,说:“还真以为我们是来旅游的啊,这五口棺材按照五行摆放,颜色又一一对应,保不齐有什么玄机。”

    “操,胖爷可不管什么玄机还是马路上站着的鸡,这次肯定是来着了。”胖子激动地摇着我,指着最大的那口,问:“小哥,认识这是什么不?”

    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他,说:“金棺啊!”

    胖子用同样的眼神回敬,我说:“无知,这方面你还得多请教请教胖爷。”

    他卖弄地把手背到背后,说:“这叫五行疑棺。”

    我正想说他怎么这么能扯,霍子枫开口道:“准确地来说,这是五行五相疑棺,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见过这样的记载,想不到现实中还真有。”

    我顿时语塞,看来胖子不是胡扯,霍子枫没有继续往下说,胖子就开始好像我死了多年的语文老师一样,摇头晃脑地说了起来。

    “据胖爷所知,这五行疑棺非常邪乎,毕竟在十二属相排名第五的龙年,还要阴历五月初五卯时下葬,唯一的主棺里是墓主人,四口辅棺是墓主人的直系亲属,友情提醒这四口辅棺里边藏有暗器。

    “你们再看这些铁链,上面的一层不是普通的铁锈,而是血锈,那是用未满三岁童男童女的精血泡过的,这样就可以防止铁链内部锈腐,有五条铁链是连通着棺材里边的,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操,看你们也不知道,那是因为铁链的尽头是夜明珠,这样四口辅棺就可以给主棺源源不断地输入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可以让墓主人起死回生。”

    我白了他一眼,说:“说这么多,你他娘的不就是惦记着陪葬品和五颗可能存在的夜明珠嘛!”

    霍子枫说:“五口棺材的用材分别是黄金、祖母绿、蓝水晶、沉香红木、煤晶打造而成,以五行方位摆放,吸取整颗大树的精华,风水上讲究这样可保后代五百年江山永固,这主棺椁里边必然就是孝宣皇帝刘询了。”

    “要不要打开长长眼?”胖子跃跃欲试地问我们。

    我正想说应该再观察观察,霍子枫却说:“打开悄悄,这不就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等一下,既然你们认为辅棺里边也有暗器,那主棺打开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就敲几块宝石下来,也能发大财,没必要惊动墓主人。”

    胖子讥笑我说:“小哥,胆子这么点以后胖爷还怎么跟你称兄道弟的。”

    “滚一边去,小爷是怕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时候全他娘的挂了,你娘哭你也连个坟头都找不见。”我很严厉地呵斥了他。

    霍子枫说:“我师弟担心的也有道理,你们弄点宝石回去,剩我自己的时候,我再开。”

    “胖爷不走,老话常说‘有斗不盗,大逆不道,有棺不开,一辈子发了不财’,胖爷说什么也要摸几件好冥器出去,这黄帝不穷,比他娘的东陵差不到哪里去。”胖子说着已经摸出了他的石工锤。

    “我从侧面砸个窟窿出来,就算有暗器也伤不到我们,嗯,就是这样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砰砰砰……

    话音刚落,胖子抄起石工锤就猛砸上去,我一看已经阻止不了了,霍子枫可能有有什么目标,而胖子就是典型的见财迈不动腿,剩下的两个伙计估计也不会跟我离开,要是真有危险大不了都死,也总比我一个回去面对金蛊幼虫强得多。

    在胖子这个暴力破坏分子的猛烈乱砸下,不一会儿他就把两口辅棺全砸出了窟窿,偶尔有一两支冷箭飞出,他根本不去理会,反而是拿着铁锹在里边乱捅一气。

    砰!

    在拔掉棺钉之后,胖子一脚踹翻的棺盖,戴着手套就开始乱翻,嘴里嘀咕着:“狗日的,胖爷把瓷器打烂了,尸体折腾散架了,夜明珠宝贝儿,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胖子,怎么说你也是个古董商,这么珍贵的棺材让你破坏了,里边的冥器也碎的差不多了,我还真的有点心疼。”霍子枫不冷不热地说道。

    胖子笑着说:“嘿嘿,胖爷的宗旨就是安全第一,要不是刚才那样,说不定咱们都已经被射成刺猬了,再说我是来盗墓的,又他娘的不是来给丫做大保健的,别的事情我不管。”同时,他的手一直没有闲着。

    把一些金银制品装好之后,胖子就准备去第三口,我忙阻止他,说:“死胖子,已经差不多了,咱们直接开主棺,盗墓不是讲究给后来的同行留点嘛!”

    “哦,胖爷差点把这茬给忘了。”胖子挠了挠头,就朝着主棺走去。

    我们五个人围着主棺转了一圈,发现这口金棺没有棺钉,几个人就想合力把棺盖推下去,可是棺盖死沉死沉的,五个大男人愣是没推开。

    胖子呼呼喘着说:“等,等等,先休息下,胖爷刚才砸辅棺废了太多力气,现在需要恢复一下体力。”说完,他就拿出食物和水吃喝起来。

    这时候,我发现在那口开的煤晶棺材底部有个小窟窿,大概一条胳膊那么粗,但深不见底,处于好奇我就把撬棍塞了进去用力去撬。

    胖子说:“小哥,没有夜明珠,可能是胖爷记错了,你丫的就别找了。”

    我没有理会他,因为撬了几下有松动的感觉,主棺的棺盖居然缓缓地打开。

    霍子枫咦了一声,说:“难道这才是打开主棺的方法?”

    “可能是!”

    我回应了一句,可再一用力,忽然就听到轰隆一声,整棵大树都开始震动,我心里疯狂暗骂:狗日的,不会这么倒霉吧?居然是他娘的害人机关。

    下一秒,我就失重往下掉,胡乱抓住了些东西,可是根本无法承受我的身体,继续往下坠落,本以为这是一个无底洞,等一下会摔成肉泥,可没过几秒屁股传来剧烈的疼痛,菊花都猛地收缩了一下。

    “我操,胖爷英俊的脸啊!”

    我居然顾不得自己的疼痛,看着双手捂着脸满地打滚的胖子大笑起来,这家伙居然是脸先着地,身边的两个伙子兵子和小虎也是哭笑不得。

    嗖!

    忽然,上面不知道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我们四个吓得连忙捂住了脑袋。

    一看,居然是霍子枫,他很平稳地落到了地上,面对我们诧异的眼神,他只是微微苦笑,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胖子正想说什么的说话,霍子枫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别说话,在我落下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一时间,我们四个人一脸惊愕地看着他,怎么可能还有别人,这种地方有鬼要比有人的几率大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