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行家里手
    砰!砰!

    几声枪响,没过一会儿刘家祖孙带回来一只野山羊,胖子就恭维地夸赞人家,刘爷爷摇着头说自己老了,年轻的时候他只需要一枪,肯定不会浪费好几颗子弹。

    吃着野山羊的肉,我还不忘盯着罗盘,毕竟可算是自己带头倒斗,心里有些发虚,这幸好还是发现了那口合葬棺,不然保不准还要在这山里边钻几个圈子才能找对地方。

    午夜,大多数都窝在被窝里边,对于在荒山野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不舒服的时间段,但却是找墓穴位置的最佳时间,虽然月有阴晴圆缺,但我勉强可以通过满月、半月和残月推断大体的位置。

    时间一到,我们迷迷糊糊地从帐篷里边爬了出来,我便强忍着困意,抬头去看这个时间段的月亮,从小耳濡目染,加上也学过,拿着罗盘环顾了四周的环境,过了半个小时才把定位给定了下来。

    “在这一块挖!”我用脚尖点了点现在所站的位置。

    “确定?”胖子问我。

    见我点了头,胖子和三个伙计挽起了袖子,开始舞动起短把铁锹,因为小县城根本没有洛阳铲,更不要说是工兵铲,只能把普通的铁锹锯断临时充当。

    他们卖力地挖着,好像下面有女人似的,每一铁锹都带着一大块烂泥,这里常年雨量大,导致表层的土质酥松,十分的好挖。

    我用铁锹把他们丢在四周的泥土摊平,虽说在这里不需要作土,但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倒斗,做事情还是要中规中矩一些,万丈高楼平地起,这是爷爷常跟我说的一句话。

    挖了一米多,我跳下去抓起了一把泥土,泥土的土质很细腻,放下鼻子闻到了淡淡的腐臭味,如果是爷爷,他已经可以断定下面是墓室还是墓道。

    我说:“大概再挖三米就是封土层,然后就是封墓板。”

    “我靠,这都行?”胖子擦完头上的汗,也学着我抓了一把闻了闻,嘴里嘀咕道:“只有烂泥味,你丫的不会是在糊弄胖爷吧?”

    “不信你继续挖,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我从小练到大的鼻子就割给你下酒。”

    “我他娘的嫌你恶心,想吐。”胖子做完呕吐状,马上甩开膀子又继续。

    当啷!

    因为有四个人挖,所以进展相当的快,没一会儿就挖到封墓板,胖子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我,我乐悠悠地站在一旁,让丫的尽情地仰视我吧!

    “我替一会儿你?”我问胖子。

    胖子摇头,说:“不用,你就说挖出这封墓板接下来怎么搞吧!”

    我说:“这种规模的陵墓当中都有防盗机关,殷商时期依靠道术、巫术之类,后来就是防盗层,这种石板就是证据,里边可能有流沙、强碱、硝酸,也可能是封在里边的毒烟和毒气,保不准也有弩箭之类……”

    “我靠,这么复杂啊?”胖子惊讶道。

    我点头说:“那是当然,大型陵墓是帝王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修建而成,能用到的是无所不用其极,连伪陵都有可能出现,里边完全就是杀人的迷宫。”

    顿了顿,我继续说:“说实话,第一次带头都接触这种规模的陵墓,小爷真的没有多少把握。”

    封墓板全部都挖了出来,我真的有点走狗屎运,居然能够找到陵墓正门所在,因为封墓板是以缓坡而下,打开就是陵墓的正门,我们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开门走进去。

    “老板,封墓板之间的缝隙连刀片都插不进去,该怎么办啊?”小虎问我。

    胖子就说:“砸开不就行了。”

    我马上摇头说:“不能砸,你看这些石板上面有一层像是石灰的薄膜,我闻到了硝酸的味道,里边一定夹杂着腐蚀性很强的东西。”

    老六说:“不会吧?那个年代怎么会有硝酸呢?”

    我说:“古代炼丹的道士、方士,他们的丹炉里边就会有这种物质,很多大型陵墓都会运用,你们就这样傻不拉几地砸几下,一股硝酸喷出来,烧不死你也会毁了容。”

    胖子马上摸了摸自己的脸,说:“胖爷这么英俊的脸庞,要是毁了不知道多少三元桥那边的妹子会伤心呢!”

    “你滚吧你,看你那贱样!”我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句。

    “那你丫说该怎么办啊!”胖子叹了口气,说:“这还不能碰了,早知道胖爷带几根雷管,一瞬间就能把这个麻烦解决了。”

    我摇头说:“不能用破坏性那么强的东西,陵墓中肯定有防爆措施,如果盲目去炸,说不定墓主人为了自己的墓不被盗,会玩玉石俱焚的事情,到时候咱们这一切可就白忙乎了。再说,我师兄万一就在里边,那不是要他的命嘛!”

    “那到底怎么办?”胖子的眼珠子转着,说:“要不然找根空心管子,把里边硝酸放出来,等流光了咱们再砸。”

    我犹豫了片刻,说:“这还是不行,管子一插硝酸就会喷出来,而封墓板也会因此腐蚀成一整块,到时候更没办法。”

    胖子郁闷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骂道:“搞得跟小妹子似的,怎么一插还就喷了。”

    “我来吧!”

    在我们的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吓得我们全都跳了起来,同时去摸家伙事,可当我们看到是霍子枫的时候,立马就大大松了口气。

    我几步走了过去,说:“师兄,你没事吧?”

    霍子枫笑着说:“没事,倒是你怎么来了,想通了?”

    胖子打趣道:“他不是想通了,他的菊花想开了,等着胖爷给他捅几下子。”

    “你滚!”

    原来,在胖子受了伤,是霍子枫把送出了山,他又独自回来,半路下起了大雨,他和我们一样,也找了个地方避雨,只不过洪水拦住了他的去路,他饶了好长一段路才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正好看到我们灯火通明地在作业。

    霍子枫看了一眼,就对我说:“师弟,看样子学的东西还都没丢掉,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正门的入口,来连这个混了好几年的人都没这个把握。”

    胖子说:“丫的那是用脑袋撞了麻雀,碰巧了呗!”

    我没再跟胖子贫,就说:“师兄,你打算怎么做?”

    霍子枫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个镀银的东西,那是个可以折叠的钩子,他先是把尖锐的一头轻轻地砸进去,然后把钩子掰弯,在后面拴住了一根绳子。

    “你们离开这里!”

    我们马上就退了将近十米,霍子枫拉着绳子也上了地面,只见他猛地一拉,快速朝着我们这边跑来,一股白雾就从坑下冲了上来,并带有刺鼻的味道。

    胖子竖起了大拇指,说:“果然是行家里手。”其他人,也把尊敬的目光投向了霍子枫。

    等了十多分钟,白雾渐渐散去,坑中已经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的,但是防盗层已经被我们破坏了,接下就是开始去撬那些封石板,只要打开一人可以通过的空间就可以了。

    霍子枫看着我说:“师弟,定一下这个陵墓的大体结构吧!”

    我点了点头,用罗盘去感应从里边吹出的阴气,看着指针来回地摆动,将指针指向的方位逐一记录在脑子里边,很快就得出这是一个“七室陵墓”,所有的墓室连接起来就像是一朵荷花一般。

    “荷花宝穴?”我试探性地问霍子枫。

    霍子枫点了点头,说:“没错,可惜不是莲花宝穴,否则里边葬的就是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了。”

    我也点头,其他人则完全惊呆了,他们不懂我们两个在说什么,毕竟隔行如隔山,如同听得懂那他们肯定就有盗墓基础了。

    简单来说,荷花宝穴和莲花宝穴区别,自然在两种花上,荷花是那种小池塘里边的水芙蓉,而莲花是河流当中的水生植物。

    其实从植物学来说是一种植物,但是古老盗墓贼哪里有那么高的文化水平,他们觉得莲花要比荷花大,更加有名气,所以就把七室陵墓叫做荷花宝穴,九室陵墓叫做莲花宝穴。

    这也是胖子非缠着我问,我才这样给他解释,但是我心里却有些不舒服,毕竟我和霍子枫是同门,我需要斟酌再三,他却一眼都看破,这就是差距,也是经验。

    胖子问我:“那八室陵墓的叫什么宝穴?菊花宝穴?”

    我笑着说:“不懂就别他娘的瞎扯淡,冥殿只有一个墓室,剩下的偏殿和耳室全都是一一对应的,只会有单数不可能有双数。”

    “娘的不懂才问的,这让你丫给数落的。”胖子骂了一句,大摇大摆地从破开的入口走了进去。

    在我们准备进去的时候,刘健说:“各位老板,我和爷爷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等着你们,要是发了大财记得别忘了我们两个人啊!”

    我奇怪地看着他们,他们对于我们盗墓贼一点儿都不排斥,刘爷爷跟我说了一句我才明白,原来靠山吃山的他们,祖上也有过盗墓的,不过因为手段太不专业发生了很多死亡事件,又非常忌讳鬼神,所以才不敢进去。

    等我们进了封墓板之后,胖子正一个人傻傻地站在原地,我们顺着他的手电光看向,赫然看到了两扇很有气势的陵墓正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