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境界连升!
    

    青皮和赖头都是普通人,体内积攒了大量的杂质,想要踏上修真之路,就必须从炼体期开始,他们只有通过苦练进入炼体后期,才能利用古小云炼制出来的淬神丹成功踏入先天,进而在古小云丹药的帮助下一步步突破境界,最终进阶成为修真者,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捷径可寻。

    这下,青皮和赖头可惨了,虽然两人都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训练真正来临时,两人到最后累得都虚脱了,一百个仰卧起坐,两百个俯卧撑,三百个墩身蛙跳,最后还要来一个四百米短跑冲刺,两人都要崩溃了,我的妈呀!这训练强度比起普通军人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恐怕能和特种部队训练相媲美了,古老大这不会是想要了我们的命吧!

    “秦越,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梦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如果放在以前,她根本就不会问这个问题,可是经历了昨晚秦越的“英雄救美”之后,她对秦越已经情愫暗生,一颗芳心都牢牢地系在他的身上,如果让她选择,她肯定会选择和秦越永远的在一起。

    其实在梦瑶的心里隐藏着一个秘密,她对秦越以前就有好感,秦越大学四年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异,年年都获得奖学金,而且他为人低调,待人接物都是谦6≤逊有礼……虽然她隐约感觉到秦越在暗恋着自己,但他从来没有表白过。这也让梦瑶很是无奈,临近毕业了,眼看就会成为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令她开心的是。秦越昨晚的“英雄救美”等于间接用行动向自己表明了心意,也捅破了两人之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

    李翔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于茜茜,他们两人整个就是一对欢喜冤家,遇上了就吵个不停,分开了又日思夜想,如今看到秦越和梦瑶已经越过了那道坎,心里也都有些急了。

    “茜茜。你……你呢?”

    李翔实在是憋不住了,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这可事关自己的幸福啊!

    “我?我什么?”于茜茜追问道。

    “你……你……”李翔的脸都憋红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气得茜茜心里大骂他是个“棒槌”。

    实际上茜茜家里已经为她找好了工作,只等着她拿到毕业证就可以去上班了。她和李翔认识了三年,也吵了三年。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随着吵闹不断地升级。如今只差临门一脚了,她能不为李翔的木讷而焦急吗?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棒槌’!”于茜茜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听了茜茜的话,李翔郁闷的拿起一瓶啤酒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正在茜茜担心之际,李翔把空酒瓶朝桌子上重重一顿,“语出惊人”的说道:“茜茜,我……我喜欢你!”

    俗话说:酒壮英雄胆,李翔此刻算是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令人意外的是,平常每句话都要和李翔对着干的茜茜。这次却没有还嘴,还略显娇羞的低下了头,兴奋的李翔握紧拳头重重的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秦越和徐磊都对李翔竖起了大拇指,佩服他的勇气,殊不知如果刚才茜茜拒绝了他,估计李翔能郁闷的去死,不过值得高兴的是,结局是美好的!

    “我看不如这样,毕业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多去参加一下本地的各种人才交流会,看看能不能找到满意的工作。”秦越提出了建议,“如果拿到毕业证后,还是没有什么结果,到时候我们再另作打算!”

    其他人听了之后,全都没有什么异议,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这顿饭最后是李翔付的帐,可能是他太高兴的缘故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顿对他意义重大的饭局。

    一行人出了饭馆之后,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三派,李翔和于茜茜走在前面,两个人终于修成正果了,此时正凑在一起表情亲密的嘀咕着,还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秦越和梦瑶走在中间,两人刚刚捅破了窗户纸,还有点放不开,但彼此之间的关系总算是迈进了一大步。后面只剩下徐磊一个人形影孤单的跟着,气得他在心里直骂秦越和李翔这两个家伙禽兽、败类、有异性没人性!

    “秦越,你明天有事吗?”梦瑶问道。

    “我明天上午和人约好了要去给一个病号看病,下午有时间。”秦越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的说了出来,他不想瞒着梦瑶。

    梦瑶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惊声问道:“秦越,你还会医术?”

    秦越讪讪的笑了一下,打着哈哈说道:“会一点,小时候跟着一个游方老道士学的。”

    梦瑶的眼睛顿时冒出了小星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带着央求的口吻说道:“秦越,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秦越不忍心拒绝她,于是点头同意了下来,并且约好了早晨八点过来接她,令梦瑶开心不已。

    三人先把梦瑶和于茜茜送了回去,然后返回了宿舍。一进宿舍,徐磊就忍不住终于发飙了,以抚慰自己那无限空虚寂寞的心灵。

    今夜,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也注定了会有两对恋人辗转难眠……

    第二天天不亮,秦越就穿着运动服出门锻炼了,这也是他‘上辈子’保持下来的一个好习惯,每天早上都要练功一小时,几乎从未间断过。

    秦越昨天在学院里闲逛的时候,顺便观察了一下环境,他发现在图书馆的背面有一座小山,估计是当时建校的时候保留下来的,小山上林木茂盛、郁郁葱葱,非常适合他练功。

    他先是跑步来到了图书馆前面的小操场。围着操场跑了十圈,然后登上了背面小山的山顶。秦越四处打量了一番,小山三面绿树环绕。东面地势相对平坦,但却光秃秃的,入目处遍是峭壁岩石,眺目望去视野极佳。

    秦越选择了山顶空旷处一块平坦的大石,面向东方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了武学功法。平常练功很快就会进入状态的秦越,今天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尝试了几次后,他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出现过。令秦越的心情很是郁闷,无奈之下他只能坐在那里呆呆的眺望着远方。

    此时星空渐渐稀疏,银河慢慢褪去,东方地平线处。染上微微霞光。霞光从微白。到橙红,再到金黄,向两边延展,直至将地平线环抱。朵朵白云,泛出微紫、深红,又旋即褪去,天地间一片苍茫。终于,半边日轮跃出地平线。刹那间喷薄而出,环顾四方。到处铺满朝阳的金光。

    就在此时秦越的小腹丹田处突然缓缓升起了一股热流,通天诀竟然在此刻自动运转了起来,连续运转了三个周天后,秦越感觉到浑身通体舒泰,仿佛三九天泡在温泉里一般惬意无比。

    不过紧接着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这股热流突然间刹不住车了,在他体内像只无头苍蝇似得不断地横冲直撞,好像在想方设法的找到一个宣泄口逃出去一样,秦越见状大吃一惊,不禁有些心慌意乱,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无论他怎么努力尝试,始终都无法控制住这股气流,秦越这下真的慌了,他想站起来,可是身体却再次被那神秘的力量给禁锢住了,令他动弹不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的“诡异”,朝阳初升的万道霞光突然争先恐后的朝他聚拢而来,纷纷的涌进了他的身体,导致他撕心裂肺般的痛苦。此时他的身体就像一块巨大的吸水海绵一般,贪婪的吸收着能量,与他体内充斥的气流进行着融合,秦越满脸憋得通红,汗如雨下,却只能默默承受着,这种痛苦不仅仅是肉身的疼痛,更是一种灵魂的煎熬。

    就在秦越濒临极限,马上要油尽灯枯之际,充斥在他体内的巨大能量好像终于找到了捷径,一股脑疯狂般的涌向了他的头部,接着秦越感到脑门天庭处轰然一声炸响,便直接晕了过去。

    ……

    当秦越悠悠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那块大石之上,连忙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不仅没有了痛苦,体内反而充盈着力量,整个人的状态也达到了巅峰,真是奇怪,他百思不得其解。

    秦越站在原地伸了个懒腰,身心有着说不出来的舒畅,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量。

    他又重新坐下运转通天诀感受了一番,结果令他非常的吃惊。此时他体内的气流比起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数量庞大了许多,而且仿佛拥有了灵性,那种如臂所指、操控自如的玄妙感觉令秦越深深的迷恋其中,无法自拔。

    秦越不知道该怎样称呼这股气流才为恰当,不过想了想既然是如此有灵性的能量,就称之为“灵力”吧!

    这股灵力具有强大的灵性,无论站立坐卧,只要自己动念便可随意运行,可以说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完美的与自身融合成了一体。

    “灵力”如此神奇,让秦越心里顿时起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秦越回忆了一下,猛然想起昏迷前脑门处出现的异样,心中不禁一动,于是运转灵力涌向了天庭处,顿时感到了一阵眩晕,吓得他急忙停止了灵力的运转,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刚才用力太猛了?虽然心里有些阴影,但浓烈的好奇心还是令秦越忍不住选择了再次尝试,不过这一次他变得谨慎了许多。

    秦越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灵力的数量,徐徐的向天庭靠近,如果说上一次是江河湖泊,那么这一次就是潺潺溪流,果然这次没有再出现眩晕感,像溪流入海般显得宁静而又祥和!

    秦越闭上了眼睛细细的体会着,感觉非常的奇妙:教科楼、实验室、食堂、宿舍……交迭更替的在他“眼前”不断闪现着,异常的清晰。

    秦越此刻有一种突然间视力大增的感觉,不仅看东西格外清楚,而且距离比以前也要远得多。咦?不对呀!秦越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可是闭着眼睛呀,为什么还能看到东西,难不成出现了幻觉?

    秦越马上睁开眼睛,看向自己刚刚“看过”的东西,顿时感到视线一下子模糊了许多。他努力静下心来,集中起意念调动灵力至天庭处,顿时感觉自己的额头处好像多出了一只眼睛,第三只眼?诡异的令他想想便惊悚不已。

    难道自己开了“天眼”?……(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