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欲擒故纵!
    

    三个人把肖云岚送回家中,肖云岚的爱人看到古小云兴奋不已,她和肖云岚一直没有子嗣,从小便把古小云当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几年没见了如今冷不丁见到,那股热情劲就甭提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最后还非得让古小云晚上不准走了就在她家里住,古小云无奈之下磨破了嘴皮子向她解释,在他说出自己忙完这段时间会过来住上几天后,肖云岚的爱人才终于放过了他,把古小云都给整出了一头汗:额滴个亲娘!受不了了,太热情了!不过,古小云心里非常理解肖云岚爱人的感受,她这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啊!

    秦越他们跟着顾院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秦越给那位朋友打了个电话,简单解释了一下无法按时见面的原因,朋友在电话里没说什么,只是那平淡无奇的语气令秦越彻底没有了继续见面的兴趣,明知事不可为而强行为之,那纯粹是自己找“虐”!

    打完电话后,留下李翔和徐磊在办公室等着,顾院长带着秦越来到了手术室,此时手术前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待两人到了之后手术便开始了。

    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当那根刺入内腔的断骨赫然呈现在顾院长和肖主任等人面前时,还是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它距离心脏位置︾实在是太近了,这无疑带给了他们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巨大的心灵震撼!

    如此严重的伤情,秦越竟然能够把伤者从被撞车辆中安全的转移出来并且成功的止住了伤者体内的内出血。简直就是“神迹”啊!

    在手术过程中,秦越通过观察发现肖主任在外科手术方面的造诣还是很深的,动作精准、熟练。在两人的配合下,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完了,手术非常成功!

    ……

    动完手术后三人又一起回到了院长办公室,稍事休息一下,顾院长亲自动手为每个人都泡了杯茶,众人坐下闲聊了起来。

    “小越。你的医术这么高明,是祖传的吗?”顾云飞心里对此充满了好奇。

    “不是,我祖上都是农民。父母也都是普通人,我的医术是打小跟着一个游方老道士学会的!”秦越说道。

    刚刚这个理由他已经对李翔和徐磊说过了,何况他并没有撒谎,这也是事实。因此也就只能继续打哈哈了。

    “想必令师的医术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吧?”顾云飞接着激动的问道。

    能不激动吗。徒弟的医术都这么厉害了,身为师傅的医术那能比徒弟差了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滴!

    “我师傅的医术当然是很厉害的了,不过可惜……”说到这陆峰想起了‘上辈子’教自己医术的游方老道士,是他老人家留下的秘籍使自己拥有了这一身医术,走到哪儿都受人尊重,不过可惜只是见过一面后便不知所踪,想到此处秦越的心情有些低落。

    “难道令师已经去世了?”听了秦越的话,顾云飞误以为秦越的意思是说他的师傅已经去世了。

    秦越听了一愣后也反应了过来。敢情自己的话让这个老头误解了,他也没有去解释什么。如今与老道士身处两个世界,也算是阴阳两隔,就当是去世了吧!要不然还真没办法解释清楚,于是应道:“嗯!”

    秦越又在心里说道:“师傅,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要怪我啊,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这一世’我一定好好弘扬您老教我的医术,也当是孝敬您老了吧!”

    听了秦越的话顾云飞的心情无比的遗憾,也为这样一位身怀绝世医术的同行去世而惋惜不已。

    顾云飞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问道:“小越,想必你已经得到了你师傅的真传了吧?”

    “我当然还不能跟师傅他老人家相比,最多也就达到六七分吧!”秦越谦虚的说道。

    听了秦越的话,顾云飞只当他的这份谦虚是尊师重道的表现,心中反而对秦越更加的欣赏,心情也变得越发激动了起来,说道:“那小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秦越想了想说道:“我暂时还没作什么打算,马上就要毕业了,到时候再说吧!”

    “那你觉得我们医院怎么样?”顾云飞紧接着急声问道。

    在他看来,秦越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医术,那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他们医院可得把握住了,不能到时候被别的医院抢走了!

    “你们医院?……”秦越被顾云飞这话问得一愣,很是不解。

    “我们医院虽然没有太大名气,但无论是服务水平还是医院信誉方面都还是不错的,你可以考虑一下!”顾云飞对秦越抛出了橄榄枝,诚恳的说道。

    听到顾云飞的话,秦越明显的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顾院长,谢谢您的这番好意,我会考虑的!”

    李翔和徐磊在旁边羡慕的看着秦越,他们心里倒是没有一丝嫉妒,都在心里为秦越的好运而感到高兴。看到秦越没有直接答应他们也很是理解,自己要有这么好的医术,同样不会答应,肯定得好好的挑选到自己满意才行!

    看出秦越的迟疑,顾云飞心里略微有点失望,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神色间多了几分失落。

    “我说院长大人,我的肚子都快要饿扁了,这到底还请不请吃饭啦!”肖运城在旁边打起了“圆场”。

    “对……对……,小越,走,我们去吃饭,今天真是谢谢你了!”顾云飞连忙说道。

    “顾院长,肖主任,你们太客气了!”秦越连忙谦逊的说道。

    ……

    秦越他们随顾院长来到了医院不远处的一家海鲜酒楼。名字很雅致——“雅鲜居”,楼高三层,门面装修的很有特色。琉璃碧瓦,古香古色。

    春城是一座高原内陆省会城市,与大海相距甚远,吃海鲜那可是“物以稀为贵”的高档消费行为,是有钱人体现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酒楼的生意看起来很好,门口停车场停满了车。他们一进门,就有一个中年男子小跑着迎了上来。男子长得膘肥体胖,跑起来脸上的肥肉都直打颤,小眼笑起来都眯成了缝。看起来和顾院长很是熟络,热情的招呼道:“顾院长,您来了?楼上请!”

    “王胖子,这两天生意看起来不错啊。又长膘了!”顾云飞笑着调侃道。

    “哪里。哪里,还不都靠着大家的捧场,你们可都是我的衣食父母啊!”王老板笑道。一边往楼上引领着客人一边熟稔地招呼着,一看就是个‘老生意人’,圆滑的很!

    这家酒楼的雅间都是以各种花名命名,很有意境,他们一行人被胖老板引领着进了“牡丹亭”,雅间空间挺大。装修风格典雅大气不落俗套,墙壁上还挂衬着几幅仿古名人字画。显得很有复古之气。

    几人推搡礼让了一番,最后秦越无奈之下被架到了首席上落座大家才坐了下来。肖运城想和秦越多多亲近一下,于是就坐到了陆峰的旁边,坐下后他悄悄的说了一句,陆峰才明白原来这家酒楼是医院接待重要客人的“定点”,顾院长那可是这里的金主,难怪那王老板会如此客气!

    “顾院长,您今天要吃点什么?”王老板在一旁‘谦卑’的问道。他一个老板在这里充当服务员,一般人可享受不着这样的待遇!

    “老王,今天我可是招待‘贵客’,挑你这儿‘拿手’的上,可别给我打脸喽!”顾云飞笑道。

    “得嘞!您就瞧好吧!今天我让大厨把看家本事全拿出来,绝对给您长脸!”王胖子笑着“贫”道。话刚说完,他突然在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憋得通红,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了下来。

    “老王,别整天光顾着挣钱,我看你这脸色可不对啊!抓紧时间到医院去检查一下。”顾云飞一脸关切的说道。

    “没事顾院长,这两天可能是感冒了,咳嗽的厉害了点。”王胖子没太当回事,‘敷衍’的说道。

    “王老板,你病得不轻啊!你最近是不是会经常干咳、并且时常会感到心悸心慌、胸闷胸痛?”秦越突然在一旁开口说道。

    秦越也从刚才王老板的咳嗽声中听出了问题,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王老板的面色,登时发现很不正常,凝神思索了一下,他在心中大概做出了判断,这位王老板病的可不轻!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老板瞪大了眼睛惊声问道。

    秦越笑而不语,他可不想守着顾院长和肖主任这两位同行多说,毕竟自己太年轻了,过于出风头,肯定会引起别人的嫉妒,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医学行业内,虽然讲究的是达者为先,但是辈分也同样很重要,论资历,排辈分,这也是秦越的一个弱点,‘上辈子’他已经经历过了这些—“很累”,所以‘这辈子’他想活得轻松一些!

    “顾院长,这位是……”王胖子看到秦越笑而不答,于是转问道。

    “哦,这就是我今天要请的‘贵客’,他可是一位‘神医’哦,医术十分的高明!”顾云飞正色说道。

    “顾院长,您老可千万别这么抬举我,小子我可实在是受不起!”秦越连连摆手道,只是神色间没有丝毫的拘谨,表现的很是坦然。他这种独特的“气质”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眼前一亮!

    他有这份坦然其实很自然,因为他经历过的太多。

    可其他人却并不清楚,尤其是顾云飞,看着秦越默默的点着头,秦越表现出来的这份坦然在他的眼里也成为了“大家之气”,他现在对这个年轻人也越来越是欣赏。

    “这,这位小兄弟,您贵姓啊?”王老板‘恭谨’的问道。

    他稍稍显得有些尴尬,刚才正眼都没瞧人家,没想到现在却要向人家请教,可这年轻人说的太准了!这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啊!

    “王老板太客气了,我叫秦越,你叫我小越就行!”秦越微微一笑,不管是‘上辈子’还是现在,他都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谦虚。

    “小越,您看我这身体到底是怎么了?”王老板急促的问道,看向秦越的目光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秦越的身上,他们全都竖起了耳朵,心里迫切的想知道答案……(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