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清除叛徒!
    

    ‘基仔’正强忍内心的激动,目不转睛的盯着云青霜的侧脸看个不停,心底的爱慕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涌上心头。两三年的相思之情如今终于可以聊以自慰,他的心思早已飞到九天云外去了,眼睛里心里全是云青霜的影子,哪里还听得到外界的声音。

    注意到‘基仔’对自己的问话没什么反应,云青霜不禁疑惑的向他望去。这一看,顿时发现‘基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猛瞧,眼睛里充满了炽热的光芒,看得她心头一阵直颤。其实她是知道‘基仔’对自己的想法的,她对‘基仔’的印象也很不错,只是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太悬殊了,因此她才一直将心思深深的埋在心底。

    这会的秦越,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全新的身份。

    穿越了,总比死了要强,只有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更加珍惜到生命的可贵——能活着,比一切都好!

    “秦越,怎么样,没事吧?”

    话音刚落,病房外就走进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见到秦越后立即开心的叫了一声,其中的那个高个子男生,还直接快步走到了秦越的床前。

    后面的男生和女生把手里的果篮和鲜花放下后,也都围拢了过来,很是关切的看着他。

    “我没事,李翔,你们怎么过来了?”秦越有些诧异的问道。

    高个子男生名叫李翔。他和另外的矮个子男生都是秦越同寝室的舍友,平日里三人关系最铁。

    “梦瑶通知了茜茜,我们在学校门口碰到了。才知道你受了伤,就一起过来看看!”李翔解释道。

    茜茜就是那名女生,名叫于茜茜,她是梦瑶的室友,两人是关系很好的“闺蜜”。

    梦瑶昨晚出去买东西本来就没带多少钱,到医院交了押金后身上就所剩无几了,她想出去取钱可又不放心把秦越单独放在医院。没办法就只能通知茜茜过来了。

    “秦越,你就安心的在医院住几天。费用你不用担心,我们都准备好了。”李翔接着说道。

    李翔的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几,样子很是威猛。看起来还有些凶狠,已经得到之前记忆的秦越心里却很清楚,他是一个很热心的人。

    “不用那么麻烦,我没什么事,现在好多了,等会儿我就去办理出院。”秦越笑着说道。

    秦越心知钱肯定是李翔他们从本就不多的生活费里凑出来的,虽然内心里十分感动,但他绝不会使用这份钱。

    “不行,你一会儿还要去做检查。”

    梦瑶摇了摇头。语气很是坚定地说道,李翔他们都惊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梦瑶可是他们财经学院的校花。平时极少见她主动去关心别人,今天的她比以往明显有了很大的不同。

    李翔他们几个都明白,看样子秦越的“英雄救美”终于有了回报,可秦越自己却摇了下头,显得有些苦恼。

    之前的那个‘秦越’心里确实喜欢梦瑶,但也只是暗恋。一直没敢向她表白,可是现在已经换了一个人。在这具身体里面,装的可是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灵魂。

    刚刚接受新身份的他,显然还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感情。

    想了想,秦越说道:“我真的没事,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说完还特地下床活动了一番,用来证明自己的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

    秦越清楚自己的身体没事,他本身就是医生,还是一位名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身上的这些外伤看起来很吓人,但没有伤到筋骨,只要花几天时间调理一下很快就能恢复。

    秦越的话,让梦瑶明显有了几分犹豫,刚想说话,就被秦越打断了。

    “好了,这事就这样定了,徐磊,你陪我去办理一下出院手续,梦瑶,你们在这收拾一下,等我们回来就走。”

    秦越飞快的穿好鞋,披上了外套,领着那个矮个子男生直接离开了病房。

    等他走出去后,剩下的几个人才反应了过来,刚才秦越身上不经意间又流露出以前做医院副院长的权威和气势。

    “你们有没有觉得,秦越好像有点变了?”

    梦瑶明显感觉到,刚才秦越身上流露出来的那股气势,就是他们学校的领导也远远地比不上。

    “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不过说不上来。”李翔喃喃说道。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

    办理出院手续并不复杂,秦越带着徐磊先去了主治医生哪里,那位主治医生出于好意,再三劝说秦越继续留院观察几天,可见秦越执意要出院最后也只能同意,不过他还是又帮秦越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把他身上的纱布全部去掉了,头上只贴了块医用创可贴的秦越,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精神了很多。

    两人又到出院处结清了住院费用,出院手续就算是办完了。办完手续,秦越带着徐磊往回走去,顺便看了眼出院单上医院的名字—春城市第二人民医院。

    两人回到病房,看到梦瑶他们都已经收拾好了,于是就一起结伴离开了医院。

    “秦越,我们打车走吧!”梦瑶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等办完了就回去。”

    “可是,你身上的伤……”梦瑶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我的身体棒的很,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秦越柔声安慰她道。

    “得了吧秦越。就你这小身板,几个小流氓都对付不了,你就可劲吹吧!”李翔打趣他道。

    “就你能耐。长得跟头大狗熊似得,你一个人还不得对付十几二十个……”

    于茜茜个头不高,人长得娇小,可是性子却大大咧咧的,尤其是这张利嘴,总是得理不饶人,每次李翔和她对上。立马就怂了。

    “得嘞,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我错了还不成吗!”李翔一脸委屈的说道。

    他那么大个,现在却像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一样,在那里扭捏作态。那‘搞怪’的模样顿时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越很是享受这种氛围,和踏入社会参加工作后截然不同,没有任何的勾心斗角,也不包含一丝的阿谀奉承,很纯真也很温馨。

    几个人疯闹着,相互之间插科打诨,尤其是于茜茜和李翔,两人那真是针尖对麦芒,斗的是不亦乐乎。

    “梦瑶。你和茜茜先打车回去吧,昨晚你一夜没睡,快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嗯…”

    听着陆峰充满关心的话语。梦瑶的心头微微一颤,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的甜。

    “放心吧梦瑶,有我和徐磊贴身保护,你的‘大英雄’保证毫发无伤!”李翔在旁边贫道。

    梦瑶狠狠得“瞪”了李翔一眼,羞得小脸通红,急匆匆的拉着茜茜打车离开了。

    ……

    “天哪。你们看那边撞车了!”

    秦越抬头望去的时候,看到前面两辆轿车撞到了一起。被撞的桑塔纳车尾严重变形,柏油路上洒满了残渣碎片,看起来惨不忍睹。

    周围围观了不少行人,可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就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的,甚至都没人拨打医院的120急救电话的。

    秦越他们挤开人群快步的向那辆桑塔纳车跑去,秦越边跑边喊道:“你们谁有手机,赶紧帮忙打一下120叫救护车啊!”

    这会儿手机普及率不高,对普通上班族来说,称得上是“奢侈品”,但还是有好几个‘成功人士’在听到陆峰的喊叫后,掏出了手机拨打110和120。

    等秦越跑到那辆受损严重的桑塔纳车旁边的时候,另外那辆车上也下来了两三个人,他们还好看起来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应该没什么大碍,可看着那已经被撞得严重变形的桑塔纳还是吓得浑身直发抖,车都成这样了,谁知道人死没死。

    秦越透过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向里面望去,发现方向盘上正趴伏着一个中年男子,口中吐出了大量的鲜血,看样子已经昏迷了过去。

    “情况不妙!”秦越心急之下,开始下意识的运功提气。

    秦越上辈子有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他小时候有一次一个人在家,在门口玩耍时,看到一个游方老道士昏倒在大门旁,秦越就给他端来了一碗水和一些吃食,或许是有感于他的善念,老道士临走时留给了他一本秘籍,里面记载着一套内功心法和一套针灸之术。

    在秦越的心目中,这就是一套非常高深的武学功法,‘上辈子’的秦越,对付普通人,十个八个根本不在话下。

    这套功法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在运针过程中的配合—“以气运针”,秦越的针法如此之神,最大的秘密就是在这里。

    提气过后,秦越的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他上辈子苦练了二十多年的武学功法并没有随着他灵魂的转移而消失,还依然存在于他的身上,这也让他有了很大的信心。

    秦越一把拉开车门,看到那个男子的口中还在不断地往外吐血,掀起他的上衣一看,男子的胸腔有着明显的塌陷,秦越运功查探了一下,胸骨被撞断了三根,最严重的是,有一根断骨已经刺入了内腔,并且距离心脏的位置很近。

    男子的伤势非常严重,秦越的表情凝重,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伤情如此棘手,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止住内腔出血的话,中年男子这条命怕是今天就要丢在这儿了。

    “李翔,徐磊,你们俩赶快过来帮忙把他抬出来,现在还可能有救,再晚就来不及了。”

    李翔和徐磊听罢赶忙跑了过来,另外那辆车上的几个人看到人还没死,也赶紧一起上前搭手帮忙。

    “千万小心,扶住他的上身,抬得时候胸部一定要放平……快,多几个人托住他的后背……保持住,不要让他的胸口再往下弯了,不然骨头刺入心脏可就出大麻烦了……”

    秦越在一旁不停的指挥着。

    人多力量大,经过众人齐心合力,最后总算有惊无险的把那名男子从车内抬了出来,平放到了地上。

    伤者终于被安全的转移了出来,秦越长吁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