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边关告急!
    

    众人不禁想起,二堂主开会时曾经说过,他一个人就可以对抗整个潜龙堂,众人当时还有些不信,如今看来,这是二堂主为人谦虚啊!这岂止是可以对抗,简直就可以直接灭了潜龙堂。想想看,到时候,面对千军万马,人家只要施展这‘神龙三式’,那不比拿炮轰强多了,一扫一大片,还有谁能够抵挡?此时,他们终于在内心中给出了自己答案,二堂主不是凡人,是神!

    顾云飞连忙制止众人的喧哗,他虽然不清楚秦越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上次秦越在医院给王胖子针灸后调息时出现的异状,至今仍令他怀疑秦越就是传说中的武学高人。

    方天恒也是满心疑惑,但他知道现在所有的筹码都压在秦越的身上,生死成败,在此一举,在他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众人终于停止了骚动。

    秦越对外界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他现在已经深陷于一种玄妙的境界。

    秦越双手按在方云清肺部的位置,小心翼翼的运转灵力注入其中,尝试用灵力包裹住里面的积液和血肿,失败,再失败,努力了数次后他终于成功了。

    他徐徐引导着灵力推进到◆了方云清的喉咙部位,然后骤然提掌运气拍了下去,方云清口中顿时“噗”的一声喷出了漫天血雨,洒落到了身前各处,看起来极为吓人。现场的情况立马乱了套,霎时哭声一片。

    “爸!”

    “爸,爸,你怎么了?”

    “老头子,你可不要吓我啊!”

    ……

    顾云飞毕竟是医学权威,见惯了太多手术时血腥的场面,因此并没有被惊住。他目光敏锐的从方云清吐出的血水中,发现了一些色呈暗紫的颗粒状血块,心中不禁微微一动。难不成秦越真的用什么所谓的气功逼出了老方体内的淤血?这也未免太玄幻了吧!

    不过当他再看向方云清时,倒是有几分信了。此时方云清的身体已经停止了抽搐,嘴里不再向外咳出血沫,就连呼吸看样子也平稳了许多,这一切实在是令他太震惊了!

    “好了,都不要吵吵了,你们没看到老方的情况好了很多吗?”顾云飞出声呵斥道,他可不想众人的喧哗声影响到了秦越。

    众人听罢心下一愣,仔细看了看果然如顾云飞所说。刚才他们是被突然出现的惨状冷不丁吓到了,纷纷乱了心神。现在看清楚情况之后顿时都停止了哭泣,房间内立即安静了下来。

    这时,秦越徐徐的睁开了眼睛,他感觉到身心异常乏累,体内的灵力好像也减弱了很多。

    这是秦越第一次用灵力给人治病,还不能熟练地掌握,因此造成了灵力大量的消耗。不过他还是感到非常的兴奋,这等于是为他的医学之路开启了一扇神奇的大门,并且铺就出了一条金光大道。虽然之前冒了很大的风险,但现在一切都值了!

    “小越,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顾云飞看到秦越一脸的苍白,额头上布满了虚汗。不禁有些担心。

    秦越摆了摆手,声音虚弱的说道:“我没事,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他动作轻柔地扶方云清躺下。然后起身下床。双脚刚一落地,秦越便感觉到一阵眩晕感袭来,脚下顿时打了个趔趄。幸好旁边方天恒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方才不致摔倒。

    方天恒担忧的问道:“小越,你真的没事?”

    “别担心方叔,你扶我到旁边沙发上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秦越感到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腿脚酸软乏力,心知是灵力消耗太多的结果。

    秦越知道现在必须分秒必争,方云清还处在极度危险当中,好在有银针护住他的心脉,自己又已经将他肺部的积液和血肿给逼了出来,可以为他赢得一点宝贵的时间。他没有再做迟疑,顿时盘膝坐在沙发上,运转通天诀调息起来。

    于是顾云飞再一次见识到了秦越运功调息时的异状:只见他微闭双目,双手正反相对搁置于丹田之处,头顶上渐渐浮现出淡淡雾霭缭绕,宛若仙人一般令人看不真切,整个人看起来不动如渊、宝相庄严!

    其他人全都表情木然的看着秦越,完全的被惊呆了。一个个的在心中狂吼:“我勒了个去!还真是隐藏不露的绝世高手啊!”

    通天诀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后,秦越的脸色看起来已经不那么苍白,血色也恢复了少许。不过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彻底的恢复,待秦越感觉灵力恢复了1/3左右后,就收功站了起来。

    当他睁开眼睛后顿时一愣,屋内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奇怪了,有羡慕、崇拜、惊喜…,甚至还包含了一丝淡淡的恐惧。秦越只能无奈的摇头慨叹:唉!情况紧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秦越没时间理会众人的感受,径自来到方云清的床前。他深吸了一口气,运转灵力至指尖轻轻的捻动银针,将灵力通过银针分别导入相应的穴位,每捻动完一根银针他都会运劲弹动一下,等他将扎在方云清心脏周边要穴的银针全部捻动了一遍后,所有的银针都在那齐齐的颤动着,久久没有停下,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除了顾云飞,剩下所有人全都看傻了:额滴个神!这是要逆天了哇!

    “扑通!~”

    秦越完成这一切后,顿时虚脱的坐到了地上,他身上出的汗已经把t恤给浸透了,脸色也变得异常的难看。

    “小越!”

    “小越!”

    顾云飞和方天恒异口同声的惊呼着。

    众人连忙七手八脚的把秦越抬到沙发上,秦越此时已经完全的虚脱了,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好在灵力的运转并不拘泥于固定的姿势,他躺着也可以慢慢的凝聚灵力,等恢复了一点力气后,他便重新坐起开始了调息。

    待灵力恢复到了1/3,他又起身为方云清进行再一次的治疗。秦越很清楚这样做有点饮鸩止渴,灵力也明显的有些入不敷出。却又毫无办法,总不能等自己的灵力全部恢复后再进行治疗吧,真那样做就什么都晚了!

    如此往复三次,秦越感到步履千斤、举步维艰,身上的衣服像是刚被从水里捞出来了一样,整个的湿透了。

    秦越口中呼呼的喘着粗气,脸色发青,身形摇晃的为方云清进行最后一次的治疗,此时的他完全凭借着毅力在顽强的支撑着。

    他拼尽了全力在最后一根银针上弹动了一下,浑身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松垮了下来。这人的精气神没了。便如同进入了油尽灯枯之境,秦越再也压制不住体内气血的上涌,“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后,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小越!”

    “小越,你怎么样?”

    “小伙子!”

    “小伙子,快醒醒!”

    “……”

    秦越耳畔中恍然听到了几声呼唤,意识却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顾云飞连忙给秦越诊了诊脉,发现他脉象迟缓、跳动无力,整颗心一下子便提了起来。

    “顾叔。小越他怎么样了?”方天恒着急的问道。

    顾云飞心痛的看了秦越一眼,语气沉重的说道:“小越他心神耗费过巨,身上的元气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情况非常不好!”

    顾云飞被深深的震撼了。他对秦越的印象在这一刻得到了完全的升华。这个年轻人的品格实在是太伟大了,为了挽救陌生人的生命竟然能够如此的舍生忘我,试问世间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方天恒则被深深的感动了,两人刚刚相识不久。可以说只是没有深交的普通朋友而已,秦越竟然肯冒着付出生命的危险来救自己的父亲,简直令他感动得一塌糊涂。方天恒心中暗暗发誓:这个年轻人我交定了。今生一定要倾尽全力维护好他,让他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其他的方家人也都在此刻对秦越有了完全的认同感,心中都对秦越充满了感激,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难得了,今后一定要像家人一样的对待他!

    “那怎么办?顾叔您快想想办法啊!”

    方天恒真的急了,秦越在他心目中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现在能用物质交换到秦越的康复,相信他肯定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样的情况我也无能为力。不过小越不是普通人,相信他会挺过去的!”

    顾云飞无奈的安慰了方天恒一句,唉!元气尽失,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对了,元气!顾云飞脑子里瞬间抓住了什么,急忙问道:“天恒,你们家有没有上了年份的野山参之类大补的东西?”

    “野山参?”

    方天恒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颇感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印象家里有野山参这类的东西啊!

    “顾叔,我马上去买!还需要其他的东西吗?”方天恒心急如焚的说道。

    这时,旁边方天恒的母亲突然说道:“我记得前几天老方的一个朋友过来看他,好像留下了一株人参,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野生的?”

    顾云飞连忙催促道:“老嫂子,你赶快拿出来看看,救人如救火啊!”

    老太太倒是没有出屋,就在房间内写字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木盒,递给了顾云飞。

    顾云飞打开盒子仔细辨认了一下,顿时高兴不已。木盒内放置的正是一株野山参,而且还是一株五十年上下的罕见野山参。

    人参本就有催元固本的作用,尤其是服用上了年份的野生人参,更能起到吊气续命的神奇功效。

    “顾叔,是野山参吗?”方天恒心情忐忑的问道。

    顾云飞点了点头,连忙从写字台上拿过了一把水果刀,从野山参的根须处切了一段下来,塞进了秦越的口中。

    然后他把剩下的部分递给了方天恒,吩咐他道:“将它切成几个小段,配上枸杞、大枣、生姜和老母鸡一起用砂锅慢炖一个半小时,一会有大用,快!”

    “哦!知道了顾叔!”

    方天恒没有迟疑,抓起野山参就冲了出去。

    房间内剩下的众人也都争分夺秒的忙碌了起来……(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