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欢聚一堂!
    

    打完电话后,古小云笑道:“‘钱哥’,你今天看起来可是异常的兴奋啊,应该不光是抓住了这么多贪官吧!看你两眼放光的样子,是不是发财了?”

    ‘钱哥’笑眯眯的说道:“龙帝您可真了解属下,可不是发财了嘛,还是发大财了呢。您猜船上卸下来的是什么东西?”

    古小云闻言笑道:“看你这么财迷的样,一定是值钱的东西咯!”

    ‘钱哥’顿时笑道:“那是,那是,船上光兑换的美钞就有一千多万,还有二百公斤的金条,您说是不是发了!”

    古小云笑道:“‘钱哥’,我看你是见钱眼开了吧,这些官员的贪污所得可是要上缴国库的,难道你还想私下贪污了不成?”

    ‘钱哥’闻言征楞了一下,急声问道:“上缴国库那也得我们自己留点啊,总不能全部交上去吧?”

    古小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也不想想,他们这些违法所得都是从哪来的,说到底,还是普通老百胜的血汗钱,你好意思扣留这样的钱吗?”

    ‘钱哥’一听顿时哭丧着个脸,哀叹道:“嗨,白欢喜一场了,属下还以为这回可以数钱数到手抽筋呢!”

    古小云贴在‘钱哥’的耳朵上说了一句,“你就是个死脑筋,难道你以为他们会把所有的违法所得都放在身边吗?”

    ‘钱哥’一听眼睛顿时变得贼亮。兴奋的说道:“属下明白了,回头一定会好好招待他们,保证让他们全吐出来。”

    直到数月后。有人在泰山之巅看到一块巨大山石上,遗留有一个大大的“武”字,铁画银钩,入石三分,细细端详赫然发现并非工具雕琢而成,竟似有人虚空运指凌空刻画而成,整个“武”字浑然一体。气势磅礴。

    众多武林人士闻讯前往一睹为快,肖剑雄也在其中。现场一片凌乱,破坏力惊人,显见有功力绝高之人在此拼斗过,众人纷纷猜测此地即为武林大会举办之地。

    纵算是找对了地方。但是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十二位掌门人为何就此失踪,音讯全无却让众人颇为费解,一时成谜。

    肖剑雄心悬师父安危,混迹江湖中四处打探,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一次游历到西部尧番城,因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被人设计下毒暗害,幸亏遇到凌霜雪将他救回药王谷。恳求凌云风为他解了毒,方得捡回了性命,两人朝夕相处。很快便坠入了爱河。

    凌云风在得知肖剑雄的身份后,亲自主持仪式为两人举办了婚礼,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或许凌云风也是心有所感,想要弥补一下和师兄之间多年的误会吧!

    肖剑雄说至此处,长长地吁了口气。神情索第十一章

    萧东和小胖在一旁听得如痴如醉,面露震惊之色。久久回不过神来。

    “娘,您从来都没告诉过我,我还有外公,外公到底出了什么事?”小胖醒过神来,立即急迫地问道。

    “庞儿,说过你多少次了,整天还是毛毛躁躁的,一点耐性都没有!”凌霜雪瞪了儿子一眼,“吓”得小胖直吐舌头。

    呵斥完小胖,凌霜雪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讲了下去……

    两人结婚后夫唱妇随,相敬如宾,肖剑雄不愿再回天星宗,只想隐居药王谷,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本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便打破了这一切。

    有一天,凌云风带着两名弟子外出采药,在返回途中,突然遭到数名高手突袭,两名弟子拼死抵抗,一名弟子临死前发出了遇袭信号,凌云风寡不敌众,身负重伤,并且身中奇毒,多亏他精通岐黄之术,及时封住周身要穴,又服下解毒灵药,方才暂时压制住毒性发作,没有毙命当场。

    形势岌岌可危之际,幸好肖剑雄看到信号后,率领药王谷弟子及时赶到,才没有酿成悲剧。

    现场遗留几具尸体身份不明,无从查证,只在其中一具尸体上搜出了一块紫铜令牌,算是现场留下的唯一线索。

    紫铜令牌约有巴掌大小,正面雕一鬼首,背面刻一“魔”字,形象可怖,阴森诡异,凌云风看后大吃一惊,告诉肖剑雄此乃“魔王令”,据此推测出自己所中之毒名为“降龙涎”,号称武林第一奇毒。

    “降龙涎”乃三十多年前魔焰门门主风千月所创,剧毒无比,中者无救,当年风千月野心勃勃,想要一统江湖,他先是收服了诸多邪道门派,然后针对武林正道门派展开了清洗,凡是收到“魔王令”的门派,要么臣服要么惨遭灭门,一时间武林正道闻风色变,人人自危。

    事情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正邪大对决,那场大决战真可谓是风云变色,血流成河,虽然最终邪不压正,武林正道如愿获胜,风千月被击毙,魔焰门也被消灭,但正道门派同样死伤惨重,整个武林为之元气大伤,差点就此萎靡不振。

    肖剑雄将凌云风救回药王谷后,竭尽全力为其运功疗伤,终于将他的内伤完全治愈。

    但他所中的奇毒“降龙涎”,却是麻烦无比,凌云风苦无良策,翻阅了大量医学典籍,最后终于在《药王神篇》中找到了解毒之法,但是所需药材种类甚多,幸亏药王谷中平时就囤积有不少药材,肖剑雄又率谷中弟子四处采集,才基本搜罗齐全,唯独缺了一味主药,遍寻不着。

    凌云风中毒后,一直是依靠服用解毒丹进行压制,治标不治本,拖到此时情况已经开始恶化。再也端搁不得,无奈之下只能就此炼制,缺了主药。炼出的解毒药功效不可避免差了许多,药效只能维持一年,凌云风每年都会毒发一次,饱受折磨,十年来,他已经被折磨得形同废人,奄奄一息。

    当时凌霜雪已是身怀六甲。凌云风为了保住药王谷,也为了两人的安全。布下百毒大阵,从此封闭药王谷。当时事发后,凌云风和肖剑雄研究此事后,感到疑点重重。

    率领药王谷几名弟子两人来到四方城,开了一家“天机阁”,隐居了下来,四处打探消息,找寻主药,暗中培植势力。

    秦越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金黄色的帷幔,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自己竟然躺在一张无比奢华的锦塌之上。雕栏玉砌,古香古色。

    环顾四周,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木书桌大案。案上并列数方宝砚,各色笔筒置于案上,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琳琅满目。

    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挑窗望去,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醒过来的秦越明显觉得大脑有些短路,“我这是在哪?难道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丝男的窘迫,接引自己位列仙班了?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路神仙姐姐给我出的气啊!”**丝男仰天悲嚎道。

    从床榻上起来,秦越还是觉得头有些晕,看到房间门口处放置有洗面铜盆,他便走了过去,想洗把脸清醒一下。

    双手刚一放入铜盆,秦越无意中朝铜盆架上方悬挂的铜镜瞥了一眼,不禁“哇”的一声,大声吼道:“你是谁?太不讲究了,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秦越双手抚摸着胸口,感觉心脏都要蹦了出来。

    刚想喘口气,秦越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对啊,他是谁?自己的眼睛刚刚看到的到底是谁?”秦越的脸刹时一片苍白,毫无血色。

    颤抖着双手摸了摸脸,看到自己的动作和铜镜中的影像完全重合,秦越懵了,彻底的懵了……

    低头一看,吓了一跳,身上穿着奇形怪状的服饰,又摸摸自己的脸,这张脸不是自己的,身体也不是自己的,竟然如此诡异!

    秦越陷入了苦苦的思索,脑海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弱弱的意识,在与自己的记忆纠缠交织着,那是现在这副身体主人的残存意识在试图与自己融合,似断似续地向自己的识海徐徐注入。

    经过一番吸收合并之后,秦越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自己在机缘巧合之下,竟然

    来到了上千年前的古代世界,附身在了现在这副躯壳上面,并完全掌控了他的身体。“借尸还魂”?秦越不禁苦笑不已。

    简直太荒诞了!

    秦风再次照了照铜镜,虽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镜子中的形象可比自己强太多了,真可谓剑眉星目,风流倜傥,只是脸色略有些苍白,但也可谓绝佳公子了。

    秦越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金黄色的帷幔,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自己竟然躺在一张无比奢华的锦塌之上,雕栏玉砌,古香古色。

    环顾四周,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木书桌大案,案上并列数方宝砚,各色笔筒置于案上,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琳琅满目。

    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挑窗望去,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醒过来的秦越明显觉得大脑有些短路,“我这是在哪?难道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丝男的窘迫,接引自己位列仙班了?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路神仙姐姐给我出的气啊!”**丝男仰天悲嚎道。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