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片祥和!
    

    古小云一听顿时皱紧了眉头,方泉说的不无道理,如果真出现他说的情况,难道要就此放弃他们?古小云想了想,吩咐道:“这样,你们俩现在马上分头行动,通知自己所属阵营的人员立刻撤出青狼帮,然后和你弟弟汇合,一起劝说赵武,让他将人员集中起来等我这边的消息。我这边也会加快进度,救出人质后马上将视频发给你们,这样赵武自然也就相信了。不过你们俩一定要协助他提前将叛徒清除掉,否则留在队伍当中迟早会是个大威胁。”

    感受到小胖的开心,萧东的心里涌动起阵阵的暖流,以前的好朋友现在成了真正的“好兄弟”,对这个弟弟,他从心底里爱护不已。

    “好啊!”萧东笑着答应着,正想下床,突然腹中传来一阵剧痛,疼得他全身痉挛,斗大的汗珠顺颊而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疼痛越来越厉害,萧东止不住的躺在床上翻转,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

    一旁的小胖连声追问未果,急的是摩拳擦掌,团团乱转,不知如何是好。好在他这时没有犯迷糊,慌慌张张地跑出去,搬救兵去了。

    不一会儿,杂乱的脚步声便【接踵而来,肖剑雄和凌霜雪听闻消息后,立即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刚一进门,就看到萧东全身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人已经疼得昏迷过去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两人看罢神色巨变,大吃一惊。

    肖剑雄连忙为萧东把脉,正欲运功探查一番,谁知内力刚一透入,突然自萧东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差点震脱了他的手。肖剑雄不禁惊“咦”一声,连忙收回内力,却又对此大惑不解。

    凌霜雪站立一旁焦急难耐,紧张万分,但又不敢随便插嘴询问,生怕打扰到他们,此时骤然听到肖剑雄发出惊声,双眉紧蹙,本就极度担心的她再也抻不住了,身形摇摇欲坠。好在小胖眼疾手快,及时地扶住了她。

    肖剑雄看到夫人异状,急忙安慰她道:“霜儿,莫要紧张,小东不是已经功力全无了吗,可我刚才明明感受到了他身上有股反震之力,真是奇怪…”

    安抚好了凌霜雪,肖剑雄再次往萧东的体内输入内力,不过经历了刚才的变故。他的动作小心了许多,控制好力道,徐徐的往萧东体内输入,细细探查之下。肖剑雄大吃了一惊。

    萧东的体内此刻犹如战场,两股不同的能量正在博弈,互不相让,你来我往。斗得是不可开交,如果无法得到及时的疏导,最后就只能劲体爆裂而亡。

    情势危急。肖剑雄连忙扶起了萧东,盘腿坐于身后,双手分抵其“天宗”“心俞”二穴开始运功,萧东体内本就是“龙争虎斗”,再加上肖剑雄注入的内力,现在更是“群雄逐鹿”,三方势力角逐,谁也不服谁,可真是害苦了萧东。

    萧东在巨大的疼痛刺激之下已然醒来,虽然恢复了神智,但身体却失去了控制,眼睛始终都睁不开,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默默地承受着痛苦,浑身冷汗直流。

    肖剑雄则更不好过,一面要分心掌控好内力的输入,萧东的体内此刻就像个“火药桶”,输入过猛,一下子便可能将其引爆;一面还须抽丝剥茧,对其它两股力量慢慢进行疏导并最终压制,无论是内力还是精神都消耗极大,却又欲罢不能。

    凌霜雪和小胖在一旁手足无措,焦虑万分,可又偏偏无能为力,屋内的气氛沉重而压抑,压得两人都喘不过气来。

    时间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肖剑雄抵在萧东背后的手掌终于放了下来,此时的他面色如纸,汗如浓浆,显见是透支太甚,接过小胖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又自调息了一会儿,才从床榻上下来。

    凌霜雪赶忙扶萧东躺下,转眼望着肖剑雄,担心的问道:“雄哥,你怎么样,没事吧?”肖剑雄长吁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凌霜雪又担忧的看向萧东,问道:“小东这是怎么回事?”

    肖剑雄紧皱双眉,沉默了一下,徐徐说道:“霜儿,你记得吗?昨天我就问过小东,他的功力是否恢复,小东说是没有。”

    凌霜雪点了点头,却猜不透肖剑雄所指为何。

    肖剑雄接着说道:“那时候我就非常奇怪,都这么长时间了,小东的功力不仅没有恢复,更是毫无进展,这很不正常。”

    “你…你是说…小东有可能是…被人所害……”凌霜雪本就聪敏睿智,隐隐猜到了肖剑雄话语中的意思,迟疑地问道。

    肖剑雄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原因,习武之人俱都身强体健,小东却莫名其妙的得了‘怪病’,又丝毫找不出病因,我估计多半是被人下毒造成的。”

    肖剑雄的话宛若石破天惊,把凌霜雪惊得是目瞪口呆。

    “下毒?小东他还只是个孩子,谁会和他有如此大的仇恨?再说小东一直知书达理,行事低调,是什么人这般心狠手辣,必欲置他于死地?”凌霜雪不可置信得恨恨说道。

    肖剑雄不置可否,继续说道:“刚才我为小东运功,发现他体内有两股能量相互争斗,其中一股能量颇为诡异,不断的侵蚀着小东的身体,导致他功力全失,正是中毒的症状,可另外一股能量却鼎正恢宏,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说至此,肖剑雄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太费思量,看来只能等萧东醒过来问问看再说了。

    “爹,那哥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会不会有危险?”小胖心烦意乱地问道。

    “不知道,我已经帮他理顺了体内的能量,暂时压制住了毒性的发作,至于孰胜孰败,就要看小东的造化了!”肖剑雄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

    ……

    萧东躺在床上,苍白的脸色略有好转,浮现出几丝血色,外表看起来似无大碍。但内心中却早已升起了滔天巨浪,肖剑雄和凌霜雪刚刚的对话给他造成了巨大的震撼:“有人要害我?我得了一场“怪病”导致功力全失竟然是人为的,为什么?为什么?是谁?到底是谁?……”他在心里疯狂地呐喊着。

    萧东口不能言,只能在心底一遍一遍地发泄着,几近歇斯底里,直到精神接近崩溃,才终于平息了下来。

    悲愤、焦躁、郁闷、沮丧……所有这些负面情绪一下子像被从身体里剥离了出去,这一刻萧东的内心无比安静,他放下了一切,尤其是仇恨。冥冥之中萧东感到隐隐顿悟到了什么。稍纵即逝,他的“心境”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一夜无话,天刚破明之际,萧东徐徐地睁开了眼睛,入眼处凌霜雪守在一旁,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脸上犹带泪痕,神情十分憔悴,想必一夜未眠。萧东感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喉头发干,声音哽咽得喊了一声:“娘!”

    凌霜雪听到声音,身形猛地颤抖了一下。循声望去,只见萧东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泪流满面,不禁惊喜道:“小东。你醒了?”

    萧东虚弱地点了点头,凌霜雪激动万分,语无伦次地叨念着:“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我去叫你爹!”说完一阵风似得冲了出去。

    肖剑雄很快便闻讯赶来,昨晚他内力消耗太多,心里又极度担忧,几乎整夜无眠,看上去甚为疲惫!就连一块赶来的小胖,脸上都顶着一对大大的“熊猫眼”,殊为难得,萧东的心中十分感动。

    “哥,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小胖一进门就开心的嚷道。

    萧东笑着点了点头,刚刚醒来的他身体还很虚弱,见到肖剑雄,想要坐起来却有心无力,只能弱弱的问候了一声:“爹!”

    “哎!”看到萧东醒过来,肖剑雄心情大好,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肖剑雄给萧东把了把脉,发现他脉象平稳,跳动有力,当下心中大定。

    转首面对正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凌霜雪和小胖,肖剑雄展颜说道:“放心吧,小东体内所中之毒已解,现在已无大碍,只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

    凌霜雪听罢长吁了一口气,慈爱地抚了抚萧东的脸,说道:“娘这下终于放心了,我这就去熬点燕窝粥,给你补补气血。”

    肖剑雄运功为萧东调息了几个周天,萧东的精神大有好转,又吃下了满满一碗燕窝粥,体力得到了很大的恢复,看上去与先前判若两人。

    凌霜雪扶萧东坐了起来,又拿了一个靠枕放在他背后,让他能舒服的靠着。

    “小东,好些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凌霜雪关切地问道。

    “好多了娘,都怪我不好,让你和爹担心了!”萧东满面愧色道。

    凌霜雪佯嗔道:“傻孩子,爹和娘怎么会怪你,遭了这么大罪,我们心疼还来不及呢!”

    “哥,还有我呢,我也为你担心了一夜,你都不说谢谢人家,哼!”小胖在一旁撅着个嘴,跺脚不依道。

    萧东他们一下子就被小胖这充满童趣的话语逗乐了,一时间房里欢声笑语不断,非常温馨,一家人的心紧紧地融在了一起!

    “好了好了,说起来小东也是有福之人,虽然遭了一番罪,但能把体内中的毒给解了,这比什么都强。”肖剑雄说完,大家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小东,到底是谁要下毒害你,你能想出来吗?”肖剑雄问道。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