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网“大鱼”!
    

    一路上古小云又会同了“基仔”、“金刚”、“疯子”等执事。众执事中大多身上伤痕累累,显然皆经过一番苦战,不过结果却出乎他之前的预料,众执事全部都顺利踏入了“武者”境界,就连之前实力最弱的“靓仔”也踏入了“武徒”境界,令古小云感到非常的惊喜。

    给其他执事打电话询问了详细情况后,除了“钱哥”那一直联系不上外,其他传来的都是捷报。古小云有些担心出现了什么意外,随之带领众执事一同赶往了海运码头。到达码头后,古小云老远就看到“钱哥”正在指挥着众弟子从一艘货轮上往下卸货,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没出什么状况就好。

    来到“钱哥”面前后,古小云看到地上还一溜蹲着十几名穿戴昂贵的男男女女,不禁好奇的问道:“‘钱哥’,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钱哥”看到是古小云他们后,顿时咧着嘴笑道:“龙帝,属下这次可逮着了一群大鱼,您可得给我记功啊!”

    古小云闻言笑道:“哦?怎么回事,你看起来好像很兴奋嘛,看样子这些人的身份很不简单呐!”

    “钱哥”喜笑颜开的说道:“那是当然,属下已经审问过了,这些人都是北昌市各单位的领导,甚至还有市政府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属。他们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猜测肖书记可能会对官场采取大的行动。感到到情况不妙准备潜逃呢!”

    古小云一听顿时明白,肖云岚身边肯定布有朱仁贵一伙的眼线,否则如此绝密的行动不可能会有消息泄露出去。好在对方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是猜疑而已,再加上朱仁贵颇为自负,认为肖云岚不敢动他,不然早就潜逃了。

    古小云问其中一个长相富态、颇有官相的中年男子道:“你们是从哪得来的消息,是不是肖书记身边安排有你们的眼线?”

    中年男子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显然还存在着侥幸心理,想蒙混过关。

    古小云冷笑道:“你们是不是还指望着朱仁贵来救你们。我实话告诉你们,朱仁贵现在已经被移送公安机关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如果你们识相的话,就把所有做过的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没准还能留条活路,要不然就是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你们。”

    中年男子一听心理防线顿时彻底的崩溃了,痛哭流涕的说道:“我坦白,我交代,我一定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争取有立功表现。”

    吃罢早饭,萧东对肖剑雄说道:“爹,一会儿我去趟小木屋。把我的东西收拾一下。”

    “不用了,家里什么都有,你娘一大早就给你收拾好了屋子。你看看还少什么,告诉爹一声,再给你添置就是了。”肖剑雄笑眯眯地说。

    “爹,有些东西我已经用习惯了,还是去收拾一下吧。”

    看到萧东坚持,肖剑雄也就不再阻拦。只是叮嘱他早些回来吃午饭。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也就是几件换洗衣服。至于锅碗瓢盆等杂物自是不必拿了,只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住了那么长时间,萧东对小木屋还是很有感情的,尤其放不下的是他已经雕了一半的小木偶。

    萧东来到小木屋,收拾了几件尚称体面的衣服,简单的打了个包。然后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把匕首和一个尚未刻完的木偶,木偶的面目和四肢已初显端倪,细一端祥,秦雨濛的样貌便呼之欲出,萧东爱惜地抚摸着,脸上流露出甜蜜的笑容。

    萧东又拿过匕首,这把匕首是萧东的父亲留给他的,只知名作“通天匕”,不知是何种金属制成,通体黝黑色,黯淡无光,但却削金断铁,锋利异常!

    收拾好东西后,萧东又把小木屋从里到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最后恋恋不舍得离开了小木屋,回到了肖府……

    时值盛夏,天气格外闷热,让人浑身丝毫都提不起劲,呱躁的蝉鸣声吵得人心烦意乱,就连府内平日凶恶异常的大黑狗都懒洋洋地趴在门口,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无精打采。

    中午吃完饭躺在新卧室的床上,萧东感觉自己被浓浓的幸福包围着,窝心无比,惬意地在床上打了个滚,自己从此再也不是孤儿了,终于有人疼了,有爹,有娘,还多了个弟弟,以前所有的不甘和委屈全都随风而逝,生活从此变得无限美好!

    高兴之余萧东心里又有些许遗憾,义父一家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无以为报,想到义父喜好杯中之物,萧东便想去打点野味聊表寸心。萧东以前经常随父亲到山中打猎,成为孤儿后,更是时常进山猎点野味打打牙祭,长此以往便练就了一手好箭法,虽不敢说百发百中,但也是极为了得。

    一旦主意打定,萧东便不再犹豫,拿上通天匕,带上弓弩,头顶烈日朝风云山走去。

    四方城本就位于风云山脚下,用不了多长时间,萧东就到了山脚,顺着山间小径向山上行进,刚一进入山林,绿树庇荫,凉风习习,顿时将炎炎烈日隔绝在外,令萧东精神一振,舒爽不已!

    走了一会儿,萧东陡然停下,隐于一棵大树后,朝前方细细望去,等了一会儿,只见远处草丛不断抖动,萧东利用树木间隙小心翼翼地向前靠近,待得靠近前来,方才发现原来有只野鸡正在觅食,一边觅食一边机警地东张西望,萧东屏住呼吸,熟练地弯弓搭箭,箭声过处,野鸡应声倒地。

    萧东走向前去,提起一瞧。这只野鸡非常肥硕,怕不得有四五斤沉,心里十分高兴。

    萧东继续往前走。突然间“嗖”的一声,一道白光自眼前闪过,惊了他一跳。定睛望去,一只小白兔正飞快地向前跑去,平时所见野兔都为灰色,可这只野兔却偏偏通体雪白,非常可爱。萧东想到如果能捉住它送给秦雨濛,她肯定会非常开心。于是便尾随其后,紧追不舍。

    小白兔被追得慌不择路,跑到一处峭壁底下便突兀的失去了踪迹。

    萧东来到跟前,拨开眼前齐腰高的青草。入眼处露出了一个隐蔽的洞口,约有半人高矮,看样子小白兔就是钻到了这个洞里。

    萧东找了根木棍朝洞里捅了捅,却够不到底,想要放弃却又很不甘心,于是又捡起了一块石头向山洞里投去,发出的声音却不是沉闷的声响,而是清脆的响声,好似这个小山洞是通透的。他不禁纳闷不已。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萧东手持通天匕,顺着洞口爬了进去…

    洞口外窄内宽。崎岖难行,幸而距离不是很长,爬到尽头,眼前便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山谷。

    没有人会想到这座山看起来山高陡峭,里面竟然会是中空的,萧东被惊得目瞪口呆。直叹大自然的造物神奇!

    山谷面积不大,遍布各种植物。绿意盎然,在对面山崖下竟然有一个小水潭,由山崖缝隙中汩汩流出的山泉汇聚而成,潭水清澈见底,萧东捧起喝了几口,甘甜爽口,酣畅淋漓!

    潭边崖壁上斜斜生长着一棵不知名的小树,造型奇特,树干蜿蜒虬结,盘根错节,好像五条小龙正在引颈高亢,惟妙惟肖。

    树上结有五颗果实,犹如龙珠,呈现出墨紫色,看样子已然熟透,走近便能闻到阵阵清香扑鼻,沁人心脾。

    萧东在小山谷里搜寻了一会儿,没有发现那只小白兔的踪迹,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出来几个时辰了,天气又闷热,萧东便脱光衣服,下到水潭,惬意地洗了起来。

    萧东泡在水潭里,洗得不亦乐乎,正在舒爽之际,突闻阵阵呵斥声,内中还夹杂兵器交击之声隐隐传来,速度极快,距离山谷越来越近,惊得他连忙抱起衣服,跑到潭边的一堆乱石后躲了起来。

    刚刚藏好,便听到破空之声传来,萧东偷偷地透过石堆缝隙向外探视,发现一条人影飞快得落到谷底,落地之后步履踉跄,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一物,塞进一处崖壁缝隙当中,然后转身而立。

    此人一转身,正好与萧东面向而立,这人道士装扮,年约五旬,面容清矍,头戴云冠,手持玄铁浮尘,颇有仙风道骨之气!

    细一端祥,却令萧东暗暗心惊,只因此人现在发须凌乱,衣物破损,前襟处更是印有大片血迹,触目惊心,看样子受伤不轻。

    “逍遥子,哪里逃?今天不交出龙凤神戒,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又有一人射落谷底,但与萧东背身而立,无法看清其面容。

    “风无情,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把神戒交给你的!”先前老者应道,只是听起来中气不足。

    “逍遥子,你已是强弩之末,乖乖的把龙凤神戒交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风无情狂笑道。

    逍遥子悲愤不已,“风无情,你这个无耻之徒,趁我不备偷袭暗算,真是个卑鄙小人!”

    “大师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已经达到地阶巅峰,我才是地阶中期,不偷袭你岂有胜算?大师兄你又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呢。”风无情恬不知耻的说道。

    萧东听至此处,“无耻”二字差点脱口而出,能将小人行径说得如此理所当然,他不得不佩服风无情的脸皮之厚。

    萧东愤慨的同时又觉得头皮发麻,两人俱为地阶强者,碾死自己就跟碾死一只蚂蚁般容易,萧东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躲得更加小心翼翼。

    “那嫣儿呢,对你来说她只是个晚辈,你连她都不放过,当真想要赶尽杀绝吗?”逍遥子质问道。

    “大师兄放心,既然你们刚刚分开,我想你一定就把她藏在附近,我会找到小嫣,替你好好照顾她的。”

    逍遥子似是被触及到了底线,表情绝望,神色狰狞,咆哮道:“风无情,你残害同门,阴谋篡位,一定会有报应的!”

    风无情听罢立即恼羞成怒,正欲动手,这时又有数道衣襟掠风之声传来,好像来了不少人。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