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亲人团聚!
    

    东海市的海边。

    海上正起大风,波涛汹涌,海浪滔天,阴沉的天空也开始飘起了细雨。

    大风吹得偶尔路过的行人衣襟凌乱,发丝飞舞,大家全都行色匆匆,这时候所有人都期盼快点,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的港湾享受温馨,躲避风雨。

    此时,雨已经越下越大,周边也再无行人。

    可偏偏在海边围栏处竟然伫立着一道身影,全是早已经湿透,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巍然不动。面对大自然的天威,他显得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他叫林风,东海市三中高三五班学生,身高一米八二,今天是他的生日,刚满十八周岁。

    此时的他泪流满面,但满脸混合着雨水,早已经分不清泪水和雨水,全都顺颊而下,浑身上下凌乱不堪。

    林风悲怆着,双肩簌簌而抖,突然面朝大海双膝跪下,仰天嘶吼着:“爸,妈,对不起,不要丢下我!”

    往日的过往一幕幕浮现在了眼前……

    林风从小就爱舞刀弄棒,年少的他年轻气盛,好勇斗狠,经常打架斗殴,又手无轻重,为此让他的父母操碎了心。值得庆幸的是林风对父母很是孝顺,否则恐怕早已沦落不堪了。

    林风▼的父母都是市钟表厂的普通职工,多年前就来到东海市打拼,十几年过去,除了熬了套五十多平米的钟表厂房改房以外,几乎就一无所有,靠着那每月微博的工资度日,手中也没有什么积蓄。

    如今钟表厂濒临倒闭,家里的日子更是捉襟见肘,没办法,只能兼打零工增加收入,每天也是早出晚归。

    可即便这样。不幸和悲剧还是不肯放过这个本已风雨飘摇的家庭,令其一瞬间彻底崩塌。

    当正在家中做好晚饭,等待父母归来的林风接到交警大队事故科的电话通知后,直接瘫坐到了地上,瞬间崩溃。父母晚上帮工后骑三轮车往家赶,路上遇到一辆斯太尔工程车违章闯红灯,惨祸就在刹那间发生了。

    这些天在父母同事的帮助下处理完后事后,车祸双方的事故责任认定以及赔偿方案也确定了下来。

    今天,林风拿到了对方赔偿的三十多万,心中一片茫然。

    自己从此成了孤儿。失去了父母的爱,生活也完全没有了方向。

    站在海边,面对风浪他撕心裂肺地呐喊着,发泄着满腔的悔恨与不甘。

    此时,一个巨浪袭上了堤岸,巨浪消退,人,已经不见。

    ……

    林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病床上。手上正在打着点滴。

    环顾四周,看到旁边还有一张病床,床上半躺着一个一米八上下的男子,看上去年龄不大。三十左右,浓浓的眉毛,瘦削有形的脸庞,上半身肌肉虬结。高高隆起,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浑身上下向外散发着凌厉的气势。

    男子看他望过来。友好的问道:“你醒了?”

    林风点了点头,报以善意的一笑:“这是哪儿?”

    男子道:“骨科医院,小兄弟看样伤的不轻啊!”

    林风征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被浪卷到了海里,看样子是被人救了上来,送到了医院,林风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何必呢,自己现在就是个孤儿,孤家寡人一个,还不如死了呢,一了百了,也正好有个解脱……

    林风在那胡思乱想,旁边的男子看他半晌没有应答,径自在那发呆,不禁问道:“怎么了小兄弟?不舒服吗?”说着按下了床头的紧急呼叫器,告知护士站林风醒过来了。

    一会儿就有一名男医生和一名女护士一起急匆匆地走进了房间,医生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说道:“小伙子,今晚海上那么大的风浪,你能被人救上来简直就是奇迹,送到医院来时,除了身上有多处擦伤,人有点虚弱昏迷外,再无其它重伤症状,真是不可思议!”

    接着医生给林风做了一番检查,检查完后,感慨说道:“这样吧,今晚先观察一下,明天做个胸内腔和脑部ct,如果一切正常,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说完和护士一起走出了病房。

    旁边男子脸上的表情随着医生的话语一直在不断地变幻,可谓丰富多彩,直到听完医生的话,彻底地目瞪口呆。

    男子朝林风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牛!小兄弟福大命大造化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贵人啊!”

    林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这时林风打完了点滴,等护士撤了以后,林风便迫不及待地下地活动了一下手脚,果然如医生说得没有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这对于经常打架的林风来说简直是习以为常。

    “萧汉光!”男子道。

    “林风!”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林风,今晚这么大的风浪,你去海边干什么?”萧汉光好奇地问道。

    林风神情一黯,脸上满是苦笑,不知该从何说起,自己心中非常郁闷,想要发泄才去的海边,倒没有想过要轻生。

    本来掉进了海里也没什么,正好一了百了,可又幸运地被救了上来,难道真是自己福大命大?自己有福?林风自嘲得摇了摇头。

    看到林风神情有异,萧汉光关切地问道:“怎么,有难言之隐?”

    林风感受到萧汉光目光中浓浓的的关怀,心中一片温暖,虽然两人刚刚相识,林风却觉得与其一见如故,或许是自己压抑的太久,急于想找个人倾诉的缘故吧!

    于是林风把这些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听得萧汉光唏嘘不已。

    “好了兄弟,真没想到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世上不如意十有**,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一定要相信自己!”萧汉光安慰道。

    林风说出来后觉得轻松了不少,压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感激地对萧汉光说了一声:“谢谢!”

    “客气什么!”萧汉光大咧咧地说道:“林风,肚子饿不饿?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林风迟疑了一下,不知该怎样称呼萧汉光。

    萧汉光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朝林风说道:“我今年二十九岁,不介意就叫声光哥。”

    萧汉光爽朗的性格瞬间就博得了林风的好感,于是也痛快地回应:“那好,光哥,你稍等一下,我去洗个脸。”

    进入洗手间,林风洗了几把脸,然后抬头照着镜子看了一下: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配上棱角分明的脸型以及笑起来微微上扬的唇角,嗯!不错,小帅锅一枚! 自我陶醉了一番后,林风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看看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又看了一眼病床底下脸盆里放着的早已湿透的衣服,林风无奈地笑了笑:“光哥,看样子只能穿着病号服去吃饭了!”

    医院周边向来都是繁华之地,最不缺的就是吃饭的地方,两人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干净客源又多的烧烤店。

    东海市地处沿海,气候宜人,此时正值盛夏,白天异常炎热,现在却是凉风习习,两人干脆没有进屋,就在外面选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服务员送上菜单,两人点了几样烧烤,两个凉菜,又要了一大杯扎啤喝了起来。

    林风虽然只是个高三学生,但由于经常混迹在外,那也是烟酒不忌,酒量很是不错。

    几杯啤酒下肚,两人便渐渐熟络了起来,有时候男人之间交往就是这样,只要脾气相投,撇开那些弯弯绕儿,很快便能惺惺相惜,情如兄弟。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萧汉光问道:“林风,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唉!我妈是家中独女,我爸倒是有个弟弟,不过也早就断了联系了,我现在无亲无故,整个一个孤家寡人!”林风叹了口气,无奈道。

    萧汉光拍了拍林风的肩膀,安慰他道:“兄弟,洒脱点,人活一辈子都不容易,做人一定要靠自己!”

    萧汉光的话犹如当头棒喝,令得林风是茅塞顿开,是啊,怎样活都是一辈子,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为什么不走出这个阴影,反而在那患得患失,好像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似得!

    想至此处,林风的心结终于彻底地解开了,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光哥,放心吧,我不会再颓废,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林风正色道。

    萧汉光看到林风听了他的话,明显变得开心起来,心里也十分的高兴,两人之间的距离无形中又拉近了许多。

    推杯换盏之下,饶是两人酒量都不错,此时也有了几分醉意。

    “光哥,净顾着说我了,你看我都差点忘了问你是干什么的了!”林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啊!无业游民!”萧汉光笑呵呵地答道。

    林风以为萧汉光在跟自己开玩笑,正欲追问,突然“啊”的一声尖叫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林风扭头望去,原来是旁边的饭店门口发生了骚乱,三个小青年正围着一个女孩骂骂咧咧的,几个人都打扮的流里流气,为首的一个更是连头发都染成了红色,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