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举两得!
    

    古小云看了一眼青皮,青皮会意的朝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刚才已经把一切都拍了下来,于是古小云从青皮手中接过手机按了保存键后便收了起来,刚才之所以录下来是他要保留第一手证据,这可是将来办案的铁证——铁证如山!任谁也不可能在证据上再做出什么手脚。不过,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没必要保留证据了,因为有了证据反而会使古小云他们陷入麻烦当中。

    古小云先是让‘耗子’给自己打了一张欠条,当然里面的内容丁点没有涉及到赌博方面,古小云故意让‘耗子’将借款的对象写成了秦五爷,并且把借款时间也提前了一个多月,然后让他给他叔叔,也就是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打电话。

    古小云清楚,‘耗子’的那个叔叔应该不会太简单,既然能够承包下来这么大的工程,势必在官场商界都是有着相当的能量的,可古小云偏偏就喜欢和这种人交锋,在惩恶扬善的同时又能磨练自己修炼的心境,何乐而不为呢?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要与这个所谓的大老板真刀实枪的好好较量一番。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刚一接通手机里便立刻传出了很不耐烦的质问声:“浩子,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不是告诉过你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轻易不要打电话给我吗?”

    由于古小云让‘耗子’开着免提,所以电话里的声音很清晰的便传到了他和青皮的耳中,古小云刚才已经对‘耗子’做了详细的交代,再加上‘耗子’虽然中了自己的**术,但思维还是和正常人一样的,因此他丝毫不担心‘耗子’的回答。古小云现在最关心的,是能不能通过两人之间的通话从中掌握到一些对自己有益的消息。

    “叔叔,救命啊!我被人扣在这走不了了。他们说我今天要是不还钱就会要了我的命啊!”‘耗子’的叔叔刚一质问完,‘耗子’便杀猪般的喊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谁把你扣了?再说你该谁的钱了我怎么不知道。”‘耗子’的叔叔嘲讽的说道。

    ‘耗子’的叔叔可是深知自己这个侄子的脾性,那简直就是嗜赌如命,只要一有机会就往赌桌上跑,自己警告了他多少次也没收到任何成效,如果他不是不是自己的亲侄子,考虑到他父母的颜面,他早就让‘耗子’滚蛋了。

    “是我一个月前向别人借的,说好了借一个月的。可我一直拖到现在都没还,人家等得不耐烦了就派人找上门来了。”‘耗子’哭诉道。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给你的工资还少吗?可什么时候见你攒过一分钱,手里有钱了就往赌桌上送,我早就警告过你,你再这么赌下去,就是有座金山银山早晚也得叫你给败光了,可你就是不听。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会不知道,不就是赌博输了几个钱想让我帮你还吗。说吧,输了多少?”‘耗子’的叔叔毫不在意的说道。

    “一百六十万!”‘耗子’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哦,才一百六十……,多少?一百六十万?”‘耗子’的叔叔醒悟过来后顿时惊呼了起来。“你个混账东西,赌什么能输这么多,你不会是被人给下套坑了吧,再说你哪来的那么多本钱。你给我说老实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古小云一听对方果然是一头老狐狸,通过短短的几句对话就可以猜测到这么多。看来自己的这个对手还真是没令他失望。

    “甲方今天拨了一笔工程款,我一时没忍住,所以就……”‘耗子’小声的说道。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怎么不去死,连工程款你都敢拿去赌,还有你什么做不出来的,我不管了,随便那些人怎么处置你,你就自生自灭吧!”‘耗子’的叔叔愤怒的咆哮道。

    “叔叔,你可一定要救我啊,你要是不管我,我可就死定了。我混账,我不是人,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我爸的面子你也不能不管我呀,他可就我这么一根独苗啊!”‘耗子’声泪俱下的哀求道。

    他这么一说倒是击中了他叔叔心中的软肋,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遭遇车祸意外身亡了,是‘耗子’的父亲,自己的亲大哥一手把自己拉扯大的,因此他心中对大哥一向都很尊重,也有着深深的感情,自己要是撒手不管,这个不争气的侄子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他还真不知道到时候怎么去和自己的大哥交代。

    电话里沉默了好几分钟,‘耗子’的叔叔终于过不去自己良心的这道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要不是不忍心看到你爸绝后,我真想让那些人直接弄死你算了,你这样的赌鬼留在世上早晚也是个祸害!”

    电话里能够清晰的听到‘耗子’的叔叔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烦躁不已的命令道:“你把电话给你身边的人,我要和他们说话。”

    古小云接起了电话,声音显得很客气的问道:“喂,哪位?”

    “我是浩子的叔叔程天翔,不知道兄弟是哪条道上的?”‘浩子’的叔叔回答的也比较客气,还没打探出对方的深浅,自己也不能盲动不是。

    “哦,原来是程大老板,鄙人只不过是秦五爷手底下的一个小马仔而已,名字就不劳您挂念了,不知程大老板你打电话的意思是……”古小云心说你不是喜欢绕圈子吗,那咱们就慢慢耗,看谁能耗得过谁。

    程天翔听了以后心里顿时感到一惊,连忙追问道:“兄弟你说的是‘潜龙堂’的秦五爷?”

    古小云假装傲气的说道:“当然,在北昌市,还有别人能称得起这个称呼吗?”

    程天翔一听头立刻就大了,他本来还以为只不过是哪个小势力给‘耗子’设局坑了他一下,等自己打听出他们的来路,再动用手中的关系在中间传个话,事情很容易就能得到解决。

    可他万万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是“潜龙堂”的人,“潜龙堂”那可是北昌市乃至全省势力最大的黑帮,秦五爷那更是跺跺脚全省黑道都要抖三抖的人物,自己即使动用关系传话,那也要看人家秦五爷给不给自己这个面子了,这一刻,他顿时感到头疼无比,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棘手。

    “哦,原来兄弟是秦五爷的人,虽然我与秦五爷无缘一见,但我可是一直都很仰慕他老人家的,何况我也有好友与他老人家交情匪浅,兄弟能不能卖我个面子,不要伤害浩子,我们约个时间好好谈谈怎么样?”程天翔非常客气的说道,没办法,在人家“潜龙堂”面前,自己想拽他也拽不起来啊!

    “喔?程大老板竟然有朋友和我们秦爷熟识,那不知道您这位朋友是谁,我好向秦爷请示一下,可别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就不好了。”古小云假装好奇的问道,实际上他从程天翔的话语当中,已经隐约猜到了他所谓的这位好友很可能就是他背后的保护伞,也是他最大的倚仗。

    “哦,这个……”程天翔一时间显得很是为难,随便将主子透漏给别人,这在官场可是大忌,可刚才对方说的话也确实是有道理,这可如何是好呢?

    古小云见状以退为进的说道:“既然程大老板有些为难,兄弟我也就没必要强人所难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秦爷已经下了死命令今天必须要把钱收回去,如果实在收不回去,兄弟也只好按照道上的规矩办了,希望程大老板您多海涵,兄弟我也实在是身不由己!”

    程天翔一听顿时就急了,这些真正的黑帮人物可不是那些小混混能比的,他们帮派里都有着严格的规矩,没人敢去违背,这如果任由对方按规矩办,那浩子是指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想到这,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脱口而出道:“兄弟你别急嘛,你可以向秦五爷提一下我们北昌市的朱副市长,相信秦爷会给个面子的。”

    古小云一听顿时就乐了,这还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没想到程天翔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条大鱼,看来这次是大有收获啊!

    等等,朱副市长?古小云突然想起和肖云岚吃饭时曾听他提到过,这个朱副市长好像在省里面有人,是武阿姨仕途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古小云能够从肖云岚的话语间明显的感觉到他对武尹秀的能力颇为欣赏,也有意将手中的担子交给她,不过,他也隐隐透漏出上面好像已经有人给他打过了招呼,想让他退下来之前将这个朱副市长扶上去,这也令肖云岚很是为难。

    古小云心想,这下可好了,能够充当程天翔这样的无良商人背后的保护伞,这个朱副市长会是个好东西才怪,到时候自己想办法找到他们勾结的证据,连他一块整进去,武阿姨的仕途不就可以一片坦途了吗?真是一举两得!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