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鱼儿上钩!
    

    古小云回来后,直接把取回来的十五万往桌子上一放,‘耗子’顿时乐得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他那一对小老鼠眼眨也不眨的直直盯着桌上一摞摞的钞票,犹如被磁铁吸住了一般,片刻也不想把目光挪开。

    桌上这一大堆钱令‘耗子’激动的热血上涌、浑身颤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全是**裸的贪婪,恨不得把这些钱马上装进自己的腰包里,此时他这副形象,活脱脱就像一个快要憋疯了的吸毒者猛然间看到自己面前摆放着大量的冰毒是一个模样,这一刻贪婪的欲火已经彻底占据了他整个的心神,烧的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位老板,怎么样,我还算是有诚意吧?今天我决定了,就玩这么多,输光为止,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下来啊?”古小云故意刺激‘耗子’道。

    ‘耗子’此刻已经迷失了心智,哪还有时间考虑其他,他现在只想着把这些钱全部都变成自己的,在他认为,古小云他们今天就是来给自己送钱的,那还不是多多益善啊!

    因此见到古小云发问,‘耗子’忙不迭的回应道:“既然小兄弟这么爽快,那我也不能扫了大家的兴不是!”他边说边拿过手提包,直接拉开拉链将里面的钱全都倒了出来。桌子上一下子堆了这么多钱,看起来就像两个小山包一样,把‘公鸡’的眼睛都给看“晕”了,口水顺着嘴角往下直流仍不自知,要不是他见识过赖头的厉害,恐怕都要忍不住的直接扑上去了。

    “小兄弟,我这里有十七万多,加上刚才赢得两万,一共是十九万多,应该够你们赢的了吧!不知道小兄弟你那有多少?”‘耗子’牛逼哄哄的说道。

    古小云假装惊讶的说道:“哦?还真是巧了。我刚从银行取了十五万,加上原来输掉的两万,刚好十七万。看来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连赌资准备的数目都一样,接下来就要看各人的本事了!”

    “对,对,小兄弟说的是,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耗子’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古小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要着急嘛,我们先定好接下来的规矩。这样才不会到时候打麻烦嘛!”

    “定规矩?规矩不是玩之前我们已经定好了吗?”‘耗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只不过是小玩的规矩,像我们现在玩得这么大,是不是也应该改改规矩了。”古小云笑道。

    “那你想怎么改?”‘耗子’不放心的问道,心想这小子不会是想玩什么花招吧,自己可要小心点,别中了他们什么圈套。

    古小云看到‘耗子’紧张的模样,心里不禁暗笑不已,你就是头千年的老狐狸,也始终逃不过被猎杀的命运。他看起来很随意的说道:“这规矩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不能再由赢家洗牌,要由双方指定一个人专门负责洗牌,这么做也是为了确保公平,想必您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古小云通过先前的赌局发现。这个‘耗子’的赌技还真是不低,他在洗牌的时候往往会将两三张大牌洗到自己的手中,这也是青皮和赖头之所以输得这么快的主要原因,他以为自己的手速够快。可又怎么可能会瞒过古小云这个修真者的眼睛。

    “那你想由谁负责洗牌呢?”‘耗子’看起来有些心虚的问道,心想会不会是自己玩的把戏被这小子看出来了?不应该呀,这小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即使打娘胎里就开始玩,也不见得能有自己的赌龄长,或许是他无意中歪打正着了吧!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由谁洗牌这要由双方共同指定,这样吧,想必由我来洗牌你也不会放心,就由这里的老板来洗牌吧,这样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古小云指着‘公鸡’笑道。

    ‘耗子’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由‘公鸡’来洗牌他可就完全放心了,在‘公鸡’这玩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很清楚‘公鸡’对赌技几乎一窍不通,只是提供一个场所给大家玩,他从中抽点水头而已。由他来洗牌,虽然自己没办法再在洗牌上动手脚了,但‘耗子’对自己的赌技还是相当自负的,通过上一场赌局的观察,他非常肯定青皮和赖头两人的水平与自己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在他内心早就认定这场赌局他已经赢定了。

    所有的条件都谈好了,于是第二场赌局正式开始了,‘公鸡’洗牌的手法显得有些生硬,一看就知道不是经常玩牌,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君不见开赌场的很少沉迷赌博,贩毒的也很少自己吸毒,都是同样的道理。

    赌局波澜不惊的进行着,双方有输有赢,青皮和赖头输钱的速度也明显比上次慢了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耗子’渐渐的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下午可是一定要回工地把这批工程款发放下去的,要不然工人们可就要闹罢工了,事情一旦闹大了自己挪用工程款的事情可就要曝光了。可古小云拿钱出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输光为止,如果自己这时候收手,想必人家也不会同意,看着自己眼前赢的五六万块钱,就这么放弃了又实在舍不得,怎么办呢?

    古小云一直在观察‘耗子’表情的变化,看到他此时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心想时机终于到了,他在指缝中偷偷藏了一枚银针,假装口渴到角柜处倒水喝,顺势将银针闪电般的刺了‘公鸡’腰椎处的穴道一下,‘公鸡’站在‘耗子’身后看得正入迷,只感到后背突然麻疼了一下,只当是被什么飞虫叮咬了一下也浑然没有在意。

    ‘公鸡’现在心里当真是乐开了花,他自己粗略估算了一下,从赌局一开始到现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自己光抽水就得了两三千块了,这可顶得上他以前半个月的抽水钱了,都快把他给乐晕了。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公鸡’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眉头紧皱,好像在强忍着什么,正在打牌的几个人耳中突然听到一阵“叽里咕噜”的怪异声响,正在纳闷之际,“噗”的一声惊天巨响吓得他们把手中的牌都直接甩飞了,紧接着刺鼻的臭屁味猛然灌进了他们的鼻子,熏得他们差点直接闭过气去,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逃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过了好一会,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才终于止住了。

    我滴个妈呀!这哪是放屁呀,整个就是放臭气弹嘛,简直要了亲命了,几个人全都怒目圆睁的瞪着‘公鸡’,恨不得直接把他给塞到粪坑里去,古小云见状暗暗偷笑不已,自己刚才用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没想到效果竟然如此出奇的惊人!他不禁联想到,以后再碰到一些不开眼的东西,大庭广众之下用这个办法惩治,倒不失为是一个良策!

    ‘公鸡’看到大家的反应脸上的表情顿时尴尬不已,其实别说他们了,就连他自己刚才都差点被熏得晕了过去,他刚想解释几句,肚子里又传出了几声“叽里咕噜”的怪响,吓得其他人连忙后撤了好几步,生怕再受到“生化臭气弹”的攻击。

    “不好意思各位,可能是昨天晚上吃坏了肚子,实在是憋不住了,对不住,对不住了!”‘公鸡’匆忙的撂下了一句场面话就火烧屁股似得跑得没影了。

    几个人在院子里等了一会,估计屋里的臭味应该挥散的差不多了,这才重新进到了屋内。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公鸡’却迟迟未归,‘耗子’心里不禁着急了起来,他坐立不安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就在他马上要沉不住气,准备忍痛割爱,放弃这场赌局的时候,古小云突然开口说道:“真是扫兴,看样子饭店老板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要不然就由我来发牌,大家继续尽兴你们看怎么样?”

    “你?”‘公鸡’闻言迟疑了一下,说不想玩那是假的,要让他舍弃这眼看就要到手的十几万更是令他疼得心里直流血,可古小云发牌还是让他很不放心,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掉进了陷阱里。

    “要不然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耗着,还是到那间屋里随便找个人来洗牌?这样吧,我负责洗牌,你们玩的人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切牌,你看怎么样?”古小云完全抓住了‘耗子’贪得无厌的心理,话语间充满蛊惑意味的说道。

    ‘耗子’一听心思立马就活了,对呀,切牌,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倒不失是一个好办法,他可不信古小云还能在别人随便切牌的前提下搞出什么鬼,在他认为那些只不过是电影里的科幻桥段,‘耗子’赌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发现有人有这种本事,因此他对此根本就不信,退一万步讲,即使确有真人真事,也绝不可能是古小云这样的毛头小子所能具备的。

    ‘耗子’想了下发现没有任何疑点,于是痛快的答应道:“行,就按小兄弟说得办!”

    古小云闻言与青皮相视一笑,心说鱼儿终于上钩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