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敲山震虎!
    

    “亮子,你当时有没有听清和二壮发生争吵的一共有几个人?”古小云问道。

    潘喜亮想了想,语气不是太肯定的说道:“我当时也没有听清他们争吵的内容,不过他们争吵的那么激烈,听起来好像是不止一个人。”

    古小云闻言皱了皱眉头,心里感到有些困惑,从时间上来分析,把二壮推进电梯井的人是没有时间逃离现场的,即使他们推完二壮马上逃走,时间上也有些不够,这中间肯定还发生了什么外人不知道的变故。既然潘喜亮隐约看到了一个背影,那就证明自己原先的推断是正确的,难道真的只有从二壮本人口中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古小云无奈之下随口又问了潘喜亮一句:“亮子,你对自己看到的那个模糊的背影有没有什么印象?”

    本来他也只是随口一问,根本就没期望能得到什么答案,出乎意料的是潘喜亮竟然认真的回答道:“古老大,反正你也说我即使说错了也没有关系,我刚才仔细回忆了一下,总感觉那个背影有点像我们这的二老板……”

    “二老板?”古小云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个工程难道还有好几个承包商不成?

    潘喜亮见状解释道:“二老板是我们工友对他的称呼,他是大老板的亲侄子,大老板平时很少来工地,工地上的日常琐事基本上都是他这个侄子在管。所以我们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

    “哦,原来是这样,那二壮出事后。二狗给你们老板打电话是打给大老板还是打给的这个二老板?”古小云问道。

    “我们底下干活的工人哪会知道大老板的电话号码,当然是打给这个二老板咯!”潘喜亮回答道。

    古小云听了有种恍若大悟的感觉,潘喜亮说他看到的那个背影就像是这个二老板,这代表了什么?这个二老板本身就很有可能是酿成惨祸的元凶,接到二狗的电话后,自然要对所有事情一推三五六了,否则一旦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他可就要吃不老兜着走了。不过,他或许是以为自己事情做得很干净。当时又没有人看到,而且二壮也肯定死定了,这样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殊不知正是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二壮身上。才引起了古小云的怀疑,这才来事故现场求证一下,最终揪出了他的狐狸尾巴,正所谓朗朗乾坤报应不爽,做了恶事终究会受到惩罚的!

    “好了,亮子,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完全搞清楚了,你回去接着上工吧。你放心,今天我们之间的对话我不会对外人泄露半个字出去。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你一定要记住一点,这两天如果有人向你打听二壮现在的状况,你就干脆推脱不知。或者说他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情况很不乐观,记住,是任何人,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古小云叮嘱潘喜亮道。

    潘喜亮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古小云这是怕对二壮行凶的人通过别人向自己打听二壮的情况。如果他们一旦知道二壮这条命被救回来了,肯定还会想其他办法加害他的。

    和潘喜亮分开后。古小云思考了一下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本来他是想等二壮醒过来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以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可是二壮受了那么重的伤,如果不是自己到得及时肯定连命都丢了,对方这显然是不准备留下活口,虽然自己刚才已经叮嘱过潘喜亮,也可以和叶腾雄打声招呼,让他替二壮打一下掩护,可古小云还是担心夜长梦多,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自己可就要追悔莫及了。

    何况人民医院是北昌市最大的医院,里面人多眼杂,谁都不敢保证那些加害二壮的人在医院里有没有关系,毕竟自己救治二壮的时候很多医生护士都看到了,他又不能封住所有人的嘴巴,一旦被那些人得到二壮生命无忧的消息,肯定会不择手段的对他再次进行加害,不死不休,因为如果这些人做的事情暴露了,就不是判刑蹲大狱的问题了,而是做好准备直接吃枪子就ok了。

    想了想,古小云还是给叶腾雄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二壮受伤有可能是被人加害的,请他将二壮转移到重症监护病房,并对那天看到自己救治二壮的医术护士下达“封口令”,然后故意放出风声,就说二壮的伤势太过严重,医院方面已经束手无策了,总之,能拖得一时是一时,为自己赢取一点宝贵的时间。

    叶腾雄听了古小云的话以后马上勃然震怒,愤声斥责那些加害二壮的人简直是丧尽天良,这可是**裸的谋杀啊!他当即对古小云表示,一定会把他的要求落实到实处,并希望古小云能够抓紧时间解决掉此事,因为他在听了古小云的话以后,心里也不禁对二壮的安危有了深深的担忧。

    古小云想了想,感觉事态异常紧急,稍有不慎就会酿成惨剧,自己又不能随时呆在二壮的身边保护他,可以说二壮现在随时都处在极度危险当中。思考了一番之后,古小云毅然决定采取主动出击的策略,在事态没有恶化之前把它扼杀掉!

    心中作出决定之后,古小云给青皮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到来时停车的位置和自己汇合。青皮他们过来后,看到古小云的脸上阴云密布、充满煞气,心里顿时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青皮反应极快,见状立即意识到,二壮出事的背后果然是另有隐情,而且事情的性质肯定是非常严重,否则古老大的脸色决不至于这般难看。青皮想通事情的关键后,不禁在心里为那些惹得古老大震怒的人做起了祈祷:你们谁惹了古老大就自求多福吧,趁着现在还没有遭到报应抓紧时间安排后事,否则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阿门~~

    赖头和二狗虽然不是十分清楚古老大和潘喜亮谈完以后为什么会变得如此震怒,但也想到了古老大的怒火肯定与二壮的事情有关,两人都不敢多问,生怕此时触到了古老大的霉头,那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看到青皮他们来了以后,古小云从车上取下来三部手机递给二狗说道:“二狗,手机区域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这三部手机你随便挑一部,剩下的两部你待会拿给其他两个在这里打工的村民。记得把手机号码通知一下你们的家人,如果家里有什么急事可以让他们去借吴姨的手机和你们取得联系,省得像以前那样相互之间想联系也联系不到,彼此都担心的要命!”

    “谢谢……谢谢古老大……”

    二狗声音哽咽的从古小云手中接过了还没打开包装的三部手机,心中对古小云的感激简直是笔墨难以形容,心情激动到了极点。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这些河沟村外出打工人员提心吊胆、辗转难眠,可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孤寂的忍受着煎熬,这种锥心刺骨的思家之痛外人根本无法体会。

    二狗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可以用上手机,再也不用担心家里人和自己联系不上了,这一刻,他激动得哭了。

    “好了,二狗,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去办,记得干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关于二壮的事如果有任何人向你打听,你就说他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情况很不好,记住了吗?”古小云叮嘱他道。

    二狗闻言立刻点了点头,结合古小云刚才那难看的脸色,他也隐约猜到了古老大如此做的用意,自然是十分配合啰!

    古小云发动了车子,正要离开之际,突然对二狗问道:“哦,对了,二狗,你们的那个二老板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还能在哪,肯定是在工地旁边的那个小饭店里赌钱呗!他这个人就好赌,工地这边要是不忙一定能在那找到他,他还经常扣着我们的工钱不发拿去赌,真不是个东西!”二狗气愤不已的回答道。

    从二狗的话中古小云掌握了一个重要信息:这个二老板非常好赌,可以说是嗜赌如命,自己是不是可以从这件事情上打开一个突破口呢?

    问清楚二狗所说的小饭店的具体位置后,古小云驾车离开了工地,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小饭店,而是在离小饭店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车子。

    古小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到底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去接近这个二老板才能收到奇效,他心里一直有一个预感,虽然二壮遭加害这件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这个二老板,但古小云断定,这件事情肯定与这个大老板脱不了干系。如果没有人撑腰,一个名为二老板实则管工地的赌徒,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对二壮杀人灭口呢?

    到底要怎样才能从二老板口中掏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将矛头对准大老板这个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呢……

    答案只有一个——敲山震虎!(未完待续)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