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找到线索!
    

    “二狗,你干活的这个工地除了你和二壮,还有没有其他河沟村的村民在这打工的?”古小云问道。

    “有,还有两个,不过他俩和我们干得工种不一样,一直在主楼那边干活。”二狗回答道。

    古小云听完对青皮和赖头吩咐道:“你们俩陪着二狗一起过去,把他们被拖欠的工资做一下登记,如果有欠条也负责收集一下,我过一会儿要用!”

    “好的,古老大,我们这就过去。”青皮立即朝古小云眨眨眼睛说道。

    这小子自从服用了古小云给他的玉灵子之后,灵智大开,记忆力比起以前也增强了太多,他整个人现在的思维变得非常的活跃,往往古老大刚刚朝他递出一个眼神他便能心神领会。

    青皮本来还对刚才潘喜亮流露出来的慌乱感到纳闷,不过他再一联想古老大和潘喜亮之间的对话,马上明白了古老大的用意,看样子古老大是发现了什么内情,担心自己几人在这,潘喜亮说话会有所顾忌,因此才找个理由将他们支开,想单独和潘喜亮了解一下详细情况。

    你还别说,这小子还真是开了窍了,他心中的猜测与事实几乎完全相符,怪不得古小云最近愈发欣赏他了,总觉得这小子办事越来越有眼力劲了!

    待青皮几人走后,古小云对潘喜亮说道:“亮子,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特意把他们支开,就是想和你好好谈谈。如果你相信我,就把你听到或者是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向你保证,绝不会让你因此受到任何牵连。”

    古小云在对潘喜亮说话的时候,对他施展了轻微程度的摄魂术,潘喜亮顿时有了一种古小云无比值得信任的感觉,再加上他之前就对古小云心存感激,因此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完全放下了对古小云的戒心。

    “古老大。这里说话有些不太方便,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潘喜亮说道。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在和古小云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在不停的左顾右扫,好像生怕被人看到似得。

    古小云闻言点头说道:“亮子,这里你比较熟悉。你就看着安排吧。”

    他通过潘喜亮脸上紧张的表情判断,二壮出事故这件事看样子很不简单,古小云现在内心中急于想知道个中隐情,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他这次绝对会毫不手软,雷霆一击!

    古小云在潘喜亮的带领下,像走迷宫一样东拐西拐的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古小云打量了一下,这个小房间不大。只有他们来时的唯一一个入口,周围非常的安静,看样子没有工人在这附近干活。

    “古老大。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可如果不这样,我这心怎么都放不下来,你可千万别见怪。”潘喜亮抱歉的说道。

    到这里后,古小云能够明显感觉到他一直紧绷的神经似乎松弛了不少,整个人的状态也都慢慢放松了下来。

    “没关系。我理解,亮子。现在可以说了吗?”古小云说道。

    潘喜亮点了点头,做了一个悠长的深呼吸之后,他开始将二壮出事时自己的所见所闻详细的讲述了起来……

    原来,潘喜亮昨天正在耿二壮隔壁干活时,突然间听到了二壮和别人的争吵声,本来他还没当回事,以为肯定又是哪个工友在取笑二壮,把二壮给惹毛了,因为以前经常发生这种事,工地上有的工友看到二壮人长得憨厚,性格又不瘟不火的,闲来没事就愿意逗他,什么时候把他逗毛了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可随着争吵声越来越激烈,潘喜亮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心想可能是这次这些人有些太过了,自己要不要过去劝劝,省得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得尴尬,可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听到了二壮的惨叫声,吓得他连忙从脚手架上爬下来冲进了隔壁房间,当他冲进去时,惨祸已经发生了,幸好他们干活的楼层只是三层,否则恐怕二壮连医院都不用送当场就摔死了。

    不过令潘喜亮感到疑惑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听到二壮和其他人的争吵声,可为什么当自己冲进房间时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自己从听到二壮的惨叫声到从脚手架上爬下来,再冲进二壮干活的房间,满打满算也不过就一分钟左右,对方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逃离了现场,照理说如果是其他工友与二壮发生了争执,看到他出事以后,肯定会受到一定的惊吓,即使想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什么反应才对。

    潘喜亮心里不禁一惊:难道刚才和二壮发生争吵的人不是他们的工友,那又会是谁呢?那二壮摔进电梯井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想到这,他再也不敢往下想了,只感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救人要紧,于是他连忙跑去通知了二狗,因为他知道两人是一个村的,平常关系又最为要好,最后在众人的帮助下把二壮从电梯井里抬了出来,两人又在工地上找了辆车一起把二壮送到了医院,这便是整件事情的经过。

    古小云听完陷入了沉思当中:看来自己原来的担心是对的,二壮绝不是自己失足摔进电梯井的,和他们老板口中所谓的违规操作更是没有半点的关系,有可能是被人推进电梯井里的,那么他(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可是谋杀啊!答案昭然若揭,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二壮肯定是听到或者看到了他不应该知道的东西,严重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切身利益,所以才在劝解无效之下,最终选择了下黑手把二壮害死才甘心。

    二壮到底接触到了什么威胁到他(他们)利益的东西呢?这件事情看来只有等二壮醒过来以后才能知道了,不过古小云细细分析了一下刚刚潘喜亮说过的话,其中有一点他感到很是不解,既然潘喜亮都意识到正常情况下应该没人能这么快的逃离现场,那他不应该什么都没看到才对,总应该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吧!会不会是他当时由于太过匆忙,忽略掉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呢?

    “亮子,你仔细的回忆一下,你从房间冲出来的时候,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吗?会不会因为你当时太担心二壮,所以忽略过了什么?”古小云开口问道。

    潘喜亮听了古小云的话,忍不住低头沉思了起来,他心里也对这个问题一直感到很困惑,可是二壮出事后他已经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几遍了,一直没找到任何疑点,可真是见了鬼了!

    潘喜亮又把当时事情的经过仔细的回顾了一遍,还是没有从中发现什么,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古小云充满歉意的说道:“古老大,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可就是找不到疑点,真是奇了怪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冲进二壮的房间后,还在房间里四处看了一下,没有看到二壮我才发现他掉进了电梯井里,我敢肯定,房间里当时是藏不住人的……”

    “亮子,你不要把注意力放到这上面,你要仔细回忆一下,从你冲出来以后到你冲进二壮的房间,这瞬间的过程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古小云打断了潘喜亮的话,适时的引导他道。

    因为古小云突然意识到,潘喜亮的思维好像进入了一个误区,他一直纠结在二壮当时干活的房间内能不能藏得住人的问题上,这也可能是他的潜意识在作怪,因为他内心很肯定没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逃走,从而忽略了其他的关键问题。

    潘喜亮闻言闭目皱眉沉思了起来,他刻意的在心底将冲进房间以后的情节忽略掉,集中思想过滤从自己干活的房间冲出来到冲进二壮干活的房间之间的这段瞬间,这段时间非常的短暂,顶多有十几秒钟,真的是一晃即过。

    潘喜亮反复的回忆着,一遍又一遍,突然古小云发现他的眉头抖动了一下,心知潘喜亮可能是想到了什么,看到他仍然双目紧闭,古小云也没有惊扰他,猜想他应该是内心不太肯定,在反复进行着核实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潘喜亮睁开了眼睛,显得有些迟疑的说道:“古老大,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刚才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点东西,不过我始终不敢肯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亮子,你想到了什么,就放心大胆的说出来,即使说错了也没有关系。”古小云鼓励他道。

    潘喜亮闻言鼓足了勇气说道:“古老大,我仔细想了想,在我冲出来的一瞬间好像瞥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只是时间太快了,我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哦?”

    古小云听了之后惊喜的叫了一声,终于有线索了,虽然潘喜亮一再表示可能是自己的幻觉,但古小云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幻觉,一定是真实的!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