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事有蹊跷!
    

    在家中吃完早饭后,古小云便带着青皮和赖头驾车来到了国贸大厦,那位诺基亚专柜的经理今天一早就给古小云打来了电话,说区域网的事情他都已经办好了,古小云可以过去取手机了。

    古小云听了心里不禁感到好笑,这位经理看样子还是放心不下啊,肯定是担心自己可别到时候反悔了,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否则他也不会一大早就打电话给自己了。不过这位经理办事倒真是上心,古小云本来以为等自己这两天办完事他能办好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看来这金钱的魔力还真是伟大啊!

    古小云他们到达诺基亚专柜后,那位男经理和上次那个漂亮的女销售早已恭候在那里了。古小云他们跟着两人去库房验了验货,又试用了一下男经理为他们申请的区域号段,几人对试用的效果都感觉挺满意,于是古小云二话没说直接付清了余款。至此,那位男经理的心才终于彻底放了下来,钱这东西还是装进了自己的腰包里才令人放心啊!

    那位女销售也因为这件事情得到了意外的惊喜,虽然经理并没有直接对她进行奖励,但还是对她的销售能力颇为欣赏,于是将她提拔成为了店长,也算是对她工作能力的一种认可吧!

    男经理无数个日日夜夜都为这批手机的事情寝食难安,现在终于解决掉了这块烫手山芋;古小云也顺利实现了心中的愿望。为河沟村的村民每家每户都配上了一部手机;而女销售也因为这件事情得到了提拔重用,相应的福利和待遇自然也会比以前高出很多。可以说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内心中想要的结局,可谓是皆大欢喜!

    古小云他们走时。男经理和女销售一直热情无比的将他们送出了大厦门口,或许两人也是在用这种实际的行为来借以表达对古小云的谢意吧!

    忙完这件事情后,古小云便按照二狗昨天留给赖头的详细地址,驾车来到了位于市郊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

    古小云下车后粗略的观察了一下,这栋在建的综合性大楼主体框架已经起了十层,旁边还依附着两栋副楼,看起来规模不小。工地上不断有工人来回的穿梭,一片忙碌的景象。不过古小云还是从一些看到的细节里面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整栋大楼包括副楼在内的所有主体外侧悬挂的防护网明显不符合要求,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空档,甚至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悬挂任何防护设施;工地上电工操作房里的配电箱线路连接的非常混乱,使用的缆线明显不达标;建筑材料摆放区里大量的木方和模板以及架子管等堆放的像座小山一样。而且没有什么区域划分,显得非常的凌乱等等。总之,这处建筑工地到处都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明显达不到城建部门的要求标准。

    古小云根据这些现象在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看样子承包这个工程的承建商与有关部门的关系非同一般啊,否则工地出现这么多的重大安全隐患决不至于被视而不见,早就被勒令整改了。

    古小云他们一路找了好几个人打听,才终于在其中一栋副楼的一个房间内找到了正在砌加气块的二狗,二狗看到古小云果然如约而来显得很是高兴。立即去找工长临时请了个假,带着古小云他们来到了当时二壮出事时的事发地点。

    古小云看清现场的情况后,心里的火气便忍不住“噌噌”的往上直窜。他昨天听二狗说老板声称二壮出事是因为自己违规操作才酿成的惨祸,心里也确实有过担心,万一真的如他老板所说,这件事情解决起来肯定会相当麻烦,因此古小云今天才要亲自来现场查探一下,以证虚实。

    没想到这来到现场一看。二壮出事的电梯井前面竟然没有架设丝毫的围挡和任何安全设施,这与违规操作又有什么关系。无论是谁再怎么违规操作也不可能眼睁睁的往电梯井里跳吧,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古小云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看样子二壮的出事恐怕是另有蹊跷啊!

    “二狗,你们这个工地所有的电梯井前面都没有设立任何围挡措施吗?”古小云问道。

    “应该没有吧,我和二壮打从来到这个工地后就一直在副楼这边干活,反正我知道副楼这边肯定是没有!”二狗想了想之后语气坚定的说道。

    古小云闻言心头的火气顿时有点压制不在的感觉,他强忍怒火,继续问道:“二狗,二壮出事的时候是和你在一起吗?”

    二狗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是和他在同一个楼层干活,但却隔了好几个房间,所以二壮出事时的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昨天和我把二壮一起送到医院的那个工友他有可能知道,因为他当时就在二壮的隔壁房间干活,二壮出事后也是他第一个通知我的。”

    古小云听了顿时不禁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二狗,我怎么听你说的意思,你们好像不是集中在一起干活,而是一个人单独干一个房间对吗?”

    二狗听完顿时向古小云解释道:“古老大,是这样的,我们有好几个人干的工种一样,都是砌加气块,这栋副楼是一栋办公楼,所以每个房间的大小都差不多,工程量相应的也就没有太多的差别。工头给我们定的任务量是每人一天砌一个房间,所以我们几个人就商量了一下,有人提议,这么多人集中在一起干活会互相干扰、影响效率,不如一人干一个房间,谁干完活谁就收工,这样每天还能多攒出一点时间用来休息和干其他的事,大家伙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所以全都同意了。”

    “哦,是这样啊,你这一解释我就明白了,你们这相当于包工,谁先干完谁就可以休息是这个意思吧?”古小云听了以后说道。

    “对,对,古老大,就是您说的这个意思,我这人一向嘴笨有什么事都说不清楚,您可别见怪。”二狗听了拘谨的回答道。

    古小云摆了摆手,说道:“二狗,你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否则我也不可能听得这么明白。不过,我还是想问你一下,二壮出事的时候,谁是第一个发现的?”

    “就是昨天你见过的我那个工友,他当时听到了二壮的惨叫声立刻冲进了二壮干活的房间,看到二壮出事后他又赶忙跑去通知了我,我们俩才一起把二壮送到了医院。”二狗肯定的回答道。

    “那你那位工友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什么,比如他冲进二壮干活的房间后最先看到了什么的?”古小云问道。

    二狗被古小云这话问得有些发蒙,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忍不住疑惑的问道;“古老大,我没太听懂您刚才说的意思,最先看到过什么?不知道您指的具体是哪方面?”

    古小云从刚才与二狗的问答中明显的感觉到了几分蹊跷,为什么所有人干的活都是一样,却唯独二壮一个人出了事?二壮虽然为人憨直,但性格却很沉稳,要说这完全是因为他自己不注意安全酿成的惨祸,古小云还真是有点不太相信。

    古小云此时心里隐隐有了一种感觉,整件事情里面好像隐藏了什么东西似得,很多地方细究起来都根本没办法解释。于是他对二狗说道:“二狗,你能不能把昨天我见过的你那位工友找来,我有些事情想问他一下。”

    “好的,古老大,我这就去把他找过来,您先在这稍等一会儿。”说完他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没过多久,二狗便把他那位工友给找了过来,二狗那位工友见到到古小云后,态度显得异常的热情,他心里对古小云可是充满了感激,人家昨天还不忘给自己这个陌生人也买了一身新行头,花了好几百块呢!他穿着这身新行头回到工地以后,把和他住在一起的几个工友羡慕得要死,这下可把他给美得呀!心里当即决定把这身行头下次回家的时候带回去,留着以后自己结婚那天穿,好好的在所有宾客面前显摆显摆!

    古小云听了二狗的介绍,知道他这位工友家里也是三河镇的,距离河沟村不是太远,姓潘,叫潘喜亮,工友们都称呼他亮子。

    “亮子,我听二狗说你当时就在二壮的隔壁房间干活,那你有没有听到过什么或者是看到过什么?”古小云在问潘喜亮的时候,一直紧盯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眼睛里的细微变化中来发现端倪,进而印证自己内心的判断到底是否正确。

    “呃!没……没有……”

    古小云目光敏锐的抓住了潘喜亮眼神中一闪而过的那丝慌乱,再结合他说话时流露出来的迟疑,顿时知道二壮受伤的这件事其中果然是另有隐情。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