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你是富人吗?
    

    “爷爷,去办公室找不到您,我一猜您肯定在这……呃,小云……”

    叶雅言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古小云,她的眼睛瞬间便亮了起来,心里“嘭嘭”的直跳,恍若揣了只小兔般激动不已。自从上次分别后,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古小云了,内心的思念简直如野草般疯长,煎熬的她都快承受不住了。

    “叶姐姐,你来啦!”古小云表情淡定的招呼道。

    古小云平淡无奇的招呼,顿时让叶雅言的眼神为之一黯,脸上惊喜的表情也立刻转变成了失望和忧伤,她表情的这些变化都被古小云敏锐的捕捉到了眼中,心底骤然升起了心痛的感觉。咳!没办法,总不能为了不伤美女的心,就得见一个爱一个吧,那就不是多情了而是滥情!

    古小云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能让叶雅言陷得再深了,否则对她对自己都会形成一道心灵的枷锁,禁锢起两人的感情世界。一念至此,古小云便对傅冰蓉诅咒了起来:讨厌的男人婆,如果没有她在背后的推波助澜,叶雅言又怎么会对自己用情这么深,看我以后有机会了怎么收拾你!

    “小云,你也很长时间没到叶爷爷家坐坐了,正好我对《九黎内经》又有了些新的理解,不如今晚去我家,我们俩好好的聊聊。”

    叶腾雄早就知道孙女对古小云的心思,看到叶雅言失落的表情,他感到很是心痛,于是想为两人再创造一下独处的机会。

    “叶爷爷,我一会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办完,您看。要不等下次吧!”古小云委婉的拒绝道。

    古小云心里自然明白叶腾雄话语间表达的意思,可是自己既然已经决定斩断叶雅言的情丝,那就只能装傻充愣到底了。否则剪不断理还乱,到时候可有得自己头疼了。他也只有在心底抱歉的对叶雅言说声对不起了。

    “哦,是这样。那好,小云,你去忙吧,有时间可一定要到我家去坐坐噢!”叶腾雄心知古小云这是在变相的婉拒他,也只能无奈的收起了心思。

    “一定!一定!”古小云连忙应承了下来。叶腾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要是再找理由推脱就有点实在说不过去了。

    “叶爷爷,齐主任。叶姐姐,那你们忙,我有事就先走了。”古小云说道。

    古小云说完心里有些发虚的偷瞥了叶雅言一眼,刚和她满是幽怨的眼神对上,便逃也似地带着青皮和赖头离开了医院。

    “古老大,你慢点啊,走那么快干什么?”

    赖头跟在疾步如风的古小云后面,都快用上跑了,什么事啊古老大这么急,就好像后面有人追似得。于是开口问道。

    古小云沉着个脸没说话,倒是青皮这小子看出了一点门道,忍不住小声提醒赖头道:“你小子傻啊。没看出来刚才那个姑娘看咱们古老大的表情,那个幽怨劲,就跟被古老大抛弃了一样,弄不好是我们的另一个大嫂。你看古老大那脸,你这时候去触古老大的霉头,找死啊你!”

    赖头这人胆子大、讲义气,但却没什么情商,他听完青皮的话回忆了一下,别说刚才那姑娘看古老大的眼神还真是不一样。再瞥了瞥古老大的脸色,顿时吓得吐了吐舌头。偷偷的对青皮竖了一个大拇指。

    三人沉默的走了一段,古小云不开口。青皮和赖头也不敢搭话,气氛显得很是沉闷。古小云本来是想,现在就带着青皮和赖头按照名单上的名字,找出几个离得不太远的,去落实一下他们打工的具体情况,可他走了一段后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情有些糟糕,肚子里好像憋了一团火,这时候去解决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合适,万一自己的火压不住,可能会把事情弄得很糟,那就实非自己所愿了。

    “赖头,你现在打电话把二狗和他那个工友叫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他们。”古小云吩咐道。

    好不容易从医院“逃”出来,他可不想再回去了。说实话,古小云现在最怕见到的人就是叶雅言了,因为他生怕两人面对时,自己会再也硬不起心肠,那就甭想再脱身了。

    赖头听后尴尬的挠了挠头,小声说道:“古老大,二狗没有手机,就他们家那条件,哪能买起这个?别说他,村里出外打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没有手机。”

    “那这名单上标注的这些联系电话是怎么回事?”

    古小云指着名单疑惑的问道。名单上几乎所有人后面都标注了联系电话,赖头却说他们基本上都没有手机是什么意思。

    “哦,他们留的大多都是单位和工头的电话,怕家里一旦有什么急事联系不到他们。村里头没几个人有手机,主要是太穷,也是舍不得买,我这个破手机还是攒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咬咬牙才买下来的。”赖头嗫嚅的说道。

    古小云听了心里唏嘘不已,他见过赖头用的手机,一看就是二手市场淘来的,顶天也就值二百块钱,可就这不到二百块钱赖头竟然攒了好几个月。可以想象,河沟村村民平日里过得都是什么日子,能够吃饱穿暖就不错了。

    “那你现在回去一趟,把他们两人叫来,我和青皮在这里等你们,快去快回。”古小云说道。

    赖头闻言拔腿便掉头向医院跑去,他执行起古老大的命令向来是令行禁止,从不打一丝一毫的折扣。

    等赖头走后,古小云向青皮问道:“青皮,你身上带着卡吗?”

    青皮点了点头,问道:“古老大,我卡里还有不到四十万,够用吗?”

    他当时因为千叶菊的事,从赵严祥那得了一百五十万,借给了古小云一百万,剩下五十万,他为家里添置了几样新家电,又拿出了十万块钱给父母做本钱,把原来家里的饭店改成了醒龙汤批发中心,因此身上只剩下这么多了。

    “青皮,用不了那么多,十万块就足够了,这都算我借你的,加上上次那一百万,过了这段时间我就还给你。”古小云说道。

    青皮听了顿时不乐意了,嚷道:“古老大,你这是说什么?什么借不借的,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得到这一百五十万。再说,你当时能赚到二十亿,可你眼睛眨都没眨就放弃了,这点钱算什么?我还想跟着古老大你赚大钱呢!”

    古小云闻言欣慰的拍了拍青皮的肩膀,悲天悯人的说道:“你刚才也听赖头说了,河沟村实在是太穷了,接近二百户人家,五百多口子人,竟然只有几个人能用得起手机,这能说得过去吗?我打算购买一批手机,以家庭户为单位,保证一家一部,这样最起码能让所有外出打工的村民随时和家人取得联系。就像今天二壮出事,如果不是二狗和他在一起打工又知道吴姨的电话,换做别人怎么来通知他的家人,那样或许惨剧已经发生了。”

    青皮听完后感慨不已,深情的说道:“古老大,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说实话,自从我和赖头和解了以后,去了河沟村很多次,深深的被他们的贫穷给震惊了,我从心里想为他们做点事,可一直不知道怎样来帮他们,古老大你这个想法真是想到点子上了。古老大,我能不能恳请你,主意是你出的,这钱算是我拿的,也算是为河沟村的村民做一点事情,行吗?”

    古小云真的被青皮的这番话深深的感动了,他朝青皮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表示对他行为的赞许。

    古小云环顾四周,发现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家工商银行,于是让青皮去取十万块钱现金出来,他在这继续等着赖头他们。

    赖头领着二狗他们从医院过来后,看到就古小云一个人在这等他们,青皮却不知道去哪了,便猜到肯定是古老大交代青皮去做什么了。他这人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从不多嘴,因为他清楚该自己知道的古老大一定会告诉自己,不该自己知道的自己又何必要去问?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青皮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袋回来了,他一回来就把手提袋交给了古小云,古小云也没推辞,接过手提袋便领着几人向国贸大厦走去。

    国贸大厦是北昌市最大的商场,这里从衣物鞋包到家居百货,从电子商品到大型家电可说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几乎所有知名的品牌在这里都有入驻,因此国贸大厦的档次很高。

    青皮和赖头他们都从来没进过这样的大型商场,简直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睛都不够用了,看到什么都感觉到新鲜,他们那幅大惊小怪的模样顿时吸引来无数异样的目光。尤其是二狗和他那个工友,身上还穿着工作时的迷彩服,一看就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许多看向他们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鄙夷和不屑,只是他们都沉浸在兴奋当中毫不自知而已。

    古小云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些异样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去提醒青皮他们,而是在心里充满了愤慨:农民工怎么了?穷人又怎么了?难道在这些人的眼中,他们连进入高档商场的资格都没有?

    古小云很想大声告诉他们:你是富人吗?——在那些富翁眼里,你连乞丐都不如!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