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望闻问切”四诊(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呵呵!叶爷爷,看来您需要还需要继续解释一下!”古小云看到其他人瞠目结舌、一头雾水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叶腾雄也被几人傻呵呵的模样给逗乐了,于是笑着解释道:“刚才这段古文就是‘望闻问切’一说最早的出处,意思是说:望是观察病人的发育情况、面色、舌苔、表情等;闻是听病人的说话声音、咳嗽、喘息,并且嗅出病人的口臭、体臭等气味;问是询问病人自己所感到的症状,以及所患过的病等;切是用手诊脉或按腹部有没有痞块,合起来便叫做四诊。”

    齐主任他们听到这里才算是茅塞顿开,心里顿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他们也都对面前这位老人拥有如此渊博的学识产生了深深的敬佩!

    “小云啊,我老头子这点老底都快被抖落光了!你还是赶快说出答案吧,不然还不得把老王给急疯咯!”叶腾雄笑道。

    王老板站在旁边尴尬的笑着,心里忿道:“都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你们得了病,我能不着急吗?”

    “好吧!我给大家分析一下:刚才王老板领我们上楼,我注意到他没走几步就出现了呼吸短促的现象,这应该是左心功能不全的症状;大家再仔细看王老板的脸色是不是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暗红色,这是二尖瓣狭窄的特征;还有王老板的鼻子尖有明显的红肿,这表明他的心脏脂肪可能也在肿大,王老板,你应该有过心脏病史吧?”古小云侃侃而谈道。

    “我年轻的时候是得过心脏病,不过当时已经治好了,这么多年再也没犯过啊?”王老板惊疑的说道。

    古小云微笑着摇了摇头。对其他人说道:“前面我已经用过了望、闻、问三诊,接下来就是‘切’了,王老板麻烦你把左手给我!”

    古小云以《九黎内经》里记载的独特诊脉手法搭在了王老板左手的脉门上。大约两分钟后他又换了右手继续诊脉,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叶腾雄看到古小云奇特的诊脉手法时顿时眼睛一亮。心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稍加思考,立时记起来这是《九黎内经》里记载的古老手法。

    这种独特的诊脉手法叶腾雄在研究《九黎内经》时也曾留意到,并且引起了的兴趣,可是他尝试了无数次却不得任何要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没想到古小云竟然已经可以运用自如了,这人跟人的资质可真是没法比啊!叶腾雄内心里瞬间升腾起了廉颇老矣般的诸多感慨。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九黎内经》是远古时期九黎族族长蚩尤编写的。蚩尤那可是和神农、黄帝同一时期的人物,他创造出来的诊脉手法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掌握得了的。再者说,远古时期地球上灵气充沛,修真盛行,蚩尤编写《九黎内经》时,里面记载的很多手法自然是以真气为基础的,叶腾雄不得要领也就见怪不怪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老板的脸也越发的“苦”了起来,额头上大滴的汗水不断往下滚落,心里更像是揣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般七上八下的直“突突”!

    “王老板。你平常吃饭的口味是不是比较重?最近经常嗜睡,夜里偶尔会出现呼吸困难并且痰中带血的情况?”诊完脉后古小云表情严肃的问道。

    刚才他通过细致的诊脉,发现王老板还有心房纤颤的症状。这表明他的病情已经不容乐观了!

    “是!”

    王老板表情麻木的点着头,他现在看向古小云的眼神已经不单单是震惊了,应该说是惊悚,跟见了鬼似得!

    “这还是人吗?”王老板心道。

    “小云,啊不,古神医,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您看我还有救吗!”王老板表情哭丧的问道。他双手抱着古小云的胳膊,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拽着不放。

    古小云没有回答在那凝神思索着,叶腾雄他们还以为古小云是在寻求解决之道。也都没敢说话害怕惊扰到他,雅间内突然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其实古小云并不是在想治病的方法,作为一名修真者。治好王老板的病对他来讲,可说是易如反掌。古小云只是在考虑到底要怎么回答,毕竟这种病现在还基本等同于绝症,自己要是治疗的“太轻松”的话,这也没办法解释啊!

    ……

    “古神医,我……是不是……没救了?……”王老板声音颤抖的问道,话语间充满了绝望。

    “嗯?”

    古小云被打断了思绪,当他看到王老板一脸哀恸悲伤的表情,这才反应了过来,敢情自己刚才没有回答让人家误会了,这不玩人嘛!不由连连在心里念道:“罪过!~~罪过!~~”

    古小云拍拍王老板的手,安慰他道:“不好意思王老板,可能让你误会了,刚才我其实是在想用什么方法才能治好你这个病?”

    “古神医,那您……想到办法了吗?……”王老板战战兢兢的问道。从刚才的‘绝望’到现在的‘还有希望’,王老板在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就好像坐了一次‘云霄飞车’,那感觉真是太刺激了,差点就让他崩溃了!

    古小云沉思了一下,字字斟酌的说道:“这样吧!一会我先帮你做一次针灸,缓解一下你的病情。你要有思想准备,你的病治疗起来相对比较麻烦而且治疗的时间可能会长一些,不过还是有治愈的希望的!”

    “小云,老王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叶腾雄急切的问道。

    他也从老王的面色以及咳嗽声中察觉出了异常,但像古小云这般仅凭‘望闻问切’便能发现这么多问题,还是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以外知之曰圣,以内知之曰神”,像古小云这样“圣神兼具”,简直就是奇才,只能谓之为“神医”!

    “我怀疑是心肌异变肿血症,也就是现在俗称的高血压性心脏病!”古小云公布出了答案,语气很是肯定,充满了自信!

    “高血压性心脏病?”听了古小云的话,叶腾雄和齐主任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病可基本上等同于“绝症”啊!现有的治疗方式不过是在变相的给患者续命,最多能够延长他们十年八载的寿命而已!

    全世界无数医学界的翘楚前赴后继,都在梦想着攻克这个医学难题,由于高血压性心脏病在治疗过程中很容易引起其它并发症,因此治疗起来非常麻烦,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可刚才听古小云话语中的意思,他竟然有可能治愈这种绝症,这绝对是要逆天了哇!

    要是让他们知道,古小云是因为没办法解释话才没有说得太满,不是“有可能”治愈,而是“肯定能”治愈,不知道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小云,你是说老王得的是高血压性心脏病?”叶腾雄吃惊的问道。

    “对,而且王老板现在的病情已经非常得严重,心脏病变正在扩大,随时有发展成急性主动脉夹层的可能!”古小云表情严肃的说道。

    “古神医,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王老板声泪俱下的哀求道。

    要不是古小云拦着他,他都已经跪下了。我滴个乖乖!这看看叶院长和齐主任那副吃惊的表情,傻子都能看出来自己得的是“绝症”啊!

    “王老板,你放心,只要你全力配合,你的病应该还是有可能治好的!”古小云安慰他道。

    “配合,一定配合!”王老板诚惶诚恐的点头答应道。

    “王老板,以后吃饭口味不要那么重,尤其是钠盐摄入每天必须控制在5g以下……,还有以后一定不要熬夜了,要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最重要的是要加强锻炼,好的体质才能有好的抵抗力,王老板你该减减肥了!”古小云告诫他道。

    “是……是……,我一定做到!”

    王老板头跟小鸡啄米似得点个不停,信誓旦旦的做着保证。

    古小云刚给王老板交代完他需要注意的事项,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叶腾雄和齐主任就迫不及待的向他请教了起来,两人都算是学有专精,懂的东西确实不少,有几个问题差点没把古小云给问倒了。

    好在古小云不是普通人,他除了精通各种药理外,还有着他们所不能比的恩师神农传授给自己的海量宝贵经验。

    此时古小云只是拿出了这些宝贵经验中的九牛一毛,在这里简单的和他们分享了一下,就让叶腾雄和齐主任激动的在那直拍桌子……

    青皮和赖头目光迷离的看着古小云在那里侃侃而谈,眼睛里冒出的全是“小星星”:古老大,真是太崇拜你了!

    此刻在他们的心里,古小云不但是他们的老大,更是他们心目中的“神袛”!

    一想到医院的院长和科室主任都要向自己的老大虚心求教,他们顿时就有种想要大笑的冲动——长脸哪!爽快啊!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