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望闻问切四诊(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当古小云他们终于从ct室里出来的时候,等候在外面的众人顿时围拢了过来。

    “二壮,我的儿子啊,你可千万不要吓娘啊!你快醒醒啊……”耿二壮的母亲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小云,二壮他……没事吧……”耿二壮的父亲声音颤抖的问道,生怕从古小云嘴里听到什么不幸的消息,那他们这个家可就彻底的垮了。

    其他人也都目光殷切的看着古小云,心情忐忑的等着他公布最后的结果。其实他们心里也都很清楚,耿二壮的伤势非常的严重,很有可能会出现最不好的结果。

    “耿叔,耿婶,你们放心吧,二壮的这条命保住了,现在就去做手术。”古小云笑道。

    耿二壮的父母闻言立刻激动的跪到了地上,对在场的医生连连磕头表示感谢,可所有的医生都表情尴尬的连忙躲开了,他们可受不起两人的下跪,因为耿二壮的命之所以能够保证跟他们没有半点的关系。

    “你们应该感谢的是小云,是他救回了你儿子的命。”叶腾雄有些尴尬的说道。

    “小云,谢谢你!谢谢你……”耿二壮的父母边磕头边语无伦次的感谢道。

    “耿叔,耿婶,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都是我的长辈,这可让我怎么受得起啊!快起来,快起来……”古小云连忙伸手扶起了两人,惶恐的说道。

    “受得起,受得起啊!小云,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二壮,是你救了我们这个家啊!”二壮的父亲潸然泪下的说道,动情的声音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到了手术室后。古小云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耿二壮的手术将由他和齐主任以及叶腾雄三人来做。当然主刀肯定是齐主任,古小云主要是随时监控二壮胸腔出血的情况。避免发生什么意外。

    进入手术室后,古小云发现手术前的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看样子叶腾雄已经提前做好了安排,待三人到了之后手术便开始了。

    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当那根刺入内腔的断骨赫然呈现在叶腾雄和齐主任等人面前时,还是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它距离心脏位置实在是太近了,这无疑带给了他们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巨大的心灵震撼!

    如此严重的伤情,古小云竟然能够把伤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简直就是“神迹”啊!

    在手术过程中。古小云通过观察发现齐主任在外科手术方面的造诣还是非常深的,动作精准、熟练,在三人的配合下,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不到两个小时就做完了,手术非常成功!

    “我说院长大人,这都到饭点了,我的肚子都快要饿扁了,今天你可要请客噢!我也能跟小云沾沾光了!”做完手术后,齐主任笑着打趣起了叶腾雄。

    “对……对……。小云,走,我们去吃饭。今天可真是多亏你了!”叶腾雄笑道。

    “叶爷爷,齐主任,你们太客气了!”古小云连忙谦逊的说道。

    古小云叫上青皮和赖头,随叶腾雄来到了人民医院不远处的一家海鲜酒楼,名字很雅致——“雅鲜居”,楼高三层,门面装修的很有特色,琉璃碧瓦,古香古色。

    北昌市是一座内陆城市。与大海相距较远,吃海鲜那可是“物以稀为贵”的高档消费行为。是有钱人体现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酒楼的生意看起来很好,门口停车场停满了车。他们一进门。就有一个中年男子小跑着迎了上来,男子长得膘肥体胖,跑起来脸上的肥肉都直打颤,小眼笑起来都眯成了缝,看起来和叶腾雄很是熟络,热情的招呼道:“叶院长,您来了?楼上请!”

    “王胖子,这两天生意看起来不错啊,又长膘了!”叶腾雄笑着调侃道。

    “哪里,哪里,还不都靠着大家的捧场,你们可都是我的衣食父母啊!”王老板笑道。一边往楼上引领着客人一边熟稔地招呼着,一看就是个‘老生意人’,圆滑的很!

    这家酒楼的雅间都是以各种花名命名,很有意境,他们一行人被胖老板引领着进了“牡丹亭”,雅间空间挺大,装修风格典雅大气不落俗套,墙壁上还挂衬着几幅仿古名人字画,显得很有复古之气。

    几人推搡礼让了一番,最后古小云无奈之下被架到了首席上落座大家才坐了下来。齐主任想和古小云多多亲近一下,于是就坐到了古小云的旁边,坐下后他悄悄的说了一句,古小云才明白原来这家酒楼是医院接待重要客人的“定点”,叶腾雄那可是这里的金主,难怪那王老板会如此客气!

    “叶院长,您今天要吃点什么?”王老板在一旁‘谦卑’的问道。他一个老板在这里充当服务员,一般人可享受不着这样的待遇!

    “老王,今天我可是招待‘贵客’,挑你这儿‘拿手’的上,可别给我打脸喽!”叶腾雄笑道。

    “得嘞!您就瞧好吧!今天我让大厨把看家本事全拿出来,绝对给您长脸!”王胖子笑着“贫”道。话刚说完,他突然在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憋得通红,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了下来。

    “老王,别整天光顾着挣钱,我看你这脸色可不对啊!抓紧时间去我们医院检查一下。”叶腾雄一脸关切的说道。

    “没事叶院长,这两天可能是感冒了,咳嗽的厉害了点。”王胖子没太当回事,‘敷衍’的说道。

    “王老板,你病得不轻啊!你最近是不是会经常干咳、并且时常会感到心悸心慌、胸闷胸痛?”古小云突然在一旁开口说道。

    古小云也从刚才王老板的咳嗽声中听出了问题,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王老板的面色,登时发现很不正常,凝神思索了一下,他在心中大概做出了判断,这位王老板病的可不轻!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老板瞪大了眼睛惊声问道。

    “叶院长,这位是……”王胖子看到古小云笑而不答,于是转问道。

    “哦,这就是我今天要请的‘贵客’,他可是一位‘神医’哦,医术十分的高明!”叶腾雄正色说道。

    “叶爷爷,您老可千万别这么抬举我,小子我可实在是受不起!”古小云连连摆手道,只是神色间没有丝毫的拘谨,表现的很是坦然。他这种独特的“气质”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眼前一亮!

    “这,这位小兄弟,您贵姓啊?”王老板‘恭谨’的问道。

    他稍稍显得有些尴尬,刚才正眼都没瞧人家,没想到现在却要向人家请教,可这年轻人说的太准了!这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啊!

    “王老板太客气了,我叫古小云,你叫我小云就行!”古小云笑道。

    “小云,您看我这身体到底是怎么了?”王老板急促的问道,看向古小云的目光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古小云的身上,他们全都竖起了耳朵,心里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小云,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王老板身上的这些病症的?”齐主任虚心的请教道。

    “齐主任客气了!我是通过中医里的‘望闻问切’四诊看出来的。”古小云答道。

    得!谁让自己刚才没忍住开了口,那就只好向大家解释清楚了!

    “中医‘望闻问切’四诊大体的意思我倒是知道,可了解的不是很清楚……”齐主任挠了挠头,略显尴尬的说道。

    他是学西医的,对中医了解的不够深入这很正常,毕竟‘隔行如隔山’嘛!但他能做到正视自己的弱项并向别人虚心求教,这点非常的难能可贵,古小云对他这种虚心求学的态度很是欣赏。

    “叶爷爷,您是医学界的老前辈,就麻烦您给我们解说一下‘望闻问切’四诊的出处好吗?”古小云谦逊的说道。

    叶腾雄知道这是古小云担心抹了他的面子,在刻意的“抬”他。这个年轻人如此懂得“尊师重道”,让叶腾雄心里觉得欣慰的同时也对古小云有了深深的好感!

    叶腾雄笑着点了点头,徐徐说道:“《难经》第六十一难曰:经言,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何谓也?”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往下说道:“然: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肺腑也。经言,以外知之曰圣,以内知之曰神,此之谓也。”

    ……

    “啪~啪~啪~……”

    话音刚落,古小云就鼓起了掌,他也为叶腾雄的‘博学’所深深的折服,不愧是医学界的老前辈,学识如此之渊博令人钦佩!

    叶腾雄和古小云相视微笑起来,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惺惺相惜的意味,这一刻有一种默契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流淌着。(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