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针灸术(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让一让,让一让,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医院重地,你们在这里大声喧哗成何体统?”

    这时,一道颇具威严的熟悉声音在人群外响起,传进了古小云的耳朵。

    “咦?小云,你怎么会在这里?”叶腾雄拨开围观人群,看到古小云,顿时惊喜的问道。

    “叶爷爷,我的一个朋友受伤了,我过来看看。”古小云态度恭敬的回答道。

    对于叶腾雄这位长者,古小云心里是相当尊敬的,无论是他的医术还是医德,都可谓是率先垂范、医艺德全,如果所有的医生都能够像他一样,那医院可就真是患者的春天了!

    “王主任,这个伤者的伤情如此的严重,为什么还不赶快推进去抢救?”叶腾雄皱着眉头问道。

    他听到古小云说有朋友受伤了,眼睛四下扫视了一番,立刻看到了躺在担架床上的耿二壮,于是上前查探了一下。看到患者的伤情如此的严重,却没有被推进抢救室抢救,心里顿时有些恼怒了起来。

    “这……”

    那个姓王的副主任被叶腾雄一问,立即表情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可不敢乱说,一是因为叶腾雄是人民医院的老院长(叶腾雄退休后被医院返聘了回来,现在是医院的名誉院长),在医院里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他一直很痛恨像自己刚才激化医患关系的现象,被他知道了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二是围观患者家属的情绪已经被古小云彻底的煽动了起来,他清楚如果此时自己再敢胡说八道,轻则自己会被唾沫星子淹死,重则弄不好自己就要躺着进抢救室了。

    可是古小云却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看到他没法回答。顿时将问题接过来说道:“哦,叶爷爷,这位王主任刚才说医院有明文规定。不交钱就不能救人,我刚才还想打电话问问您来着。看你们医院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规定?”

    叶腾雄听完后勃然大怒,生气的对王主任怒吼道:“简直是胡闹!这样的话你也敢乱说吗,医院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规定?放着伤者不抢救,出了问题你负责的起吗?”

    他刚才从古小云的话意中听出了浓浓的不满,生怕引起古小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同时心里对这个王主任的表现也是失望之极,这样医德沦丧的医生放在现在的这个位置上,那不是草菅人命吗?

    “王主任。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从今天开始暂停你的任何职务,至于对你的具体处罚,等我召开医院党委会研究后再决定。”叶腾雄干脆的说道。

    王主任一听腿肚子都差点转筋了,表情沮丧的低下了头,心道:“完了,这下可完了!”

    “叶爷爷,伤者的情况非常的严重,已经没有时间耽搁了。您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赶快做个全身检查。了解一下具体的伤情。”古小云急声说道。

    古小云清楚,抢救室里的仪器只能拍一些简单的片子,真正重大的伤情还是要去专门的ct室里拍片子的。

    “没问题。我马上安排。”叶腾雄当即掏出手机联系了起来。

    “小云,联系好了,谁是伤者家属?赶快推伤者随我过去。”叶腾雄吩咐道。

    二壮的父母这时候已经彻底慌了心神,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的,那还有力气推车了。青皮和赖头见状连忙推起担架车随叶腾雄一起来到了ct室,二壮的父母以及二狗他们也都跟了过来。

    古小云他们一到,便有医生出来接过担架车推了进去,叶腾雄也跟着进去了,古小云他们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耿叔。耿婶,你们这时候可不能乱了分寸。现在的情况还不清楚,你们可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啊!”古小云提醒他们道。

    在众人轮番劝说下。二壮父母的情绪才终于稳定了一些,但从他们布满焦虑的眼神里,古小云他们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两人内心中正在忍受的煎熬。

    “小云,你进来一下!”叶腾雄推开门对古小云说道。

    古小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他明白叶腾雄喊他,肯定是因为二壮出现了什么重大的伤情想找他商量一下。

    古小云随叶腾雄进了ct室,叶腾雄指着插片灯箱上的几张片子对他说道:“小云,你先看看这几张片子。”

    古小云看了一下,这是几张拍摄胸腔部位的片子,从片子上能够明显的看出,耿二壮的胸骨断了四根。古小云仔细看了一下,顿时抽了一口冷气,马上明白了叶腾雄的担心所在,其中一根断骨距离心脏部位不足两毫米,而且二壮的胸腔内已经形成了大量的淤血,做手术的话很容易出现血崩现象造成直接死亡。

    “小云,伤者的伤情实在是太严重了,我已经打电话问过胸外科的齐主任了,听了我说的情况后,他表示就是他亲自动手也没有什么把握。”叶腾雄有些为难的说道。

    古小云总结了一下,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二壮胸腔内的断骨距离心脏的位置实在是太近了,在搬动他的过程中稍有不慎断骨就会刺破心脏,造成心脏大出血;二是胸腔积血过多,无法进行正常的手术,一旦划开胸腔会立即出现内腔大出血造成死亡。

    要怎样才能避免这两个问题呢?古小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要想在移动二壮的过程中断骨不会对他的心脏造成威胁,看来只有靠自己的真气才能办到了,简单来说,就是他要用真气包裹住那根断骨,在它的外面形成一层真气膜,使它无法接触到心脏,这样就能顺利的解决第一个问题。

    可这第二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手术是肯定要做的,否则断骨怎么接上?可是胸腔一打开就会立刻造成血崩,看来也只能想办法清除掉内腔的淤血才行。到底要怎样清除呢?古小云心里慢慢理顺出了一条可行的路子……

    “叶爷爷,伤者其它部位拍出来的片子结果怎么样?”古小云问道。

    “其它伤势,就是脸部大面积擦伤,左臂臂骨骨折,右腿胫骨局部粉碎性骨折,情况虽然也不是太好,但起码解决起来问题不大。”叶腾雄言下之意,这些比起伤者胸腔的伤情来说都是小问题,因为这些都可以解决,而胸腔部位的伤情他却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叶爷爷,关于伤者胸腔部位的问题就交给我来解决吧!您现在帮我安排一个安静点的房间。”古小云自信的说道。

    古小云的话令ct室里的几个医生不禁腹诽不已,心说这小伙子可真够能吹的,像伤者这样严重的伤情他们从医这么多年都是首次遇到,按照他们的想法,这样的伤情基本上已经宣布了死亡。

    “需要什么大型的医疗器具吗?如果不需要,那就到我的办公室吧,那里比较安静。”叶腾雄说道。

    叶腾雄对古小云的性格比较了解,深知他不是信口开河之人,古小云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叶腾雄内心也很好奇,古小云到底要怎样解决这棘手的问题呢?

    “院长,您快过来看看,伤者口中开始大量往外吐血,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妙!”一名医生大声喊道。

    古小云和叶腾雄连忙过去查看,只见处于昏迷状态的耿二壮突然浑身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并且从口中不断涌出大量的粉红色泡沫状浓血,出现了急性内脏器官衰竭的症状,情况可以说是万分的危急。

    古小云见状没有丝毫犹豫,先是小心翼翼的把二壮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直接运转真气凝聚指尖,飞快的在耿二壮身上点了几下。

    点穴,可是他师父神农传授给他诸多修真功法中很重要的一项。

    古小云待在神农秘境的三年里,从“辨穴”,到“识穴”,再到“通穴”,那可是狠下了一番苦功的。可以说,在对人身穴位的认知方面,别说是在场的这些医生,就是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比起他来也是远远的不如。

    当围观的医生们看到古小云飞快的指法以及精准的认穴时,全都目光一亮,待到伤者口中不断外涌的鲜血被神奇的止住后,他们的目光中都有了明显的呆滞,更多的则是震惊。

    “谁身上有银针没有?”古小云问道。

    围观的几名医生都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心说我们都是西医,要银针来做什么?

    “叶爷爷,赶快让人取一盒银针送过来。”古小云急声说道。

    古小云刚才点穴是先帮二壮止血,他的情况非常危险,点穴也只能拖延几分钟罢了,这几分钟的时间,古小云要想办法帮他控制住病情。

    ……

    “小伙子,银针取来了,给!”

    旁边一位老医生将一盒银针还有消毒用的酒精棉一起递了过来。

    古小云道了声谢,接过银针用酒精棉熟练地进行了消毒后,从中挑选了一根长针,右手执针迅速的扎入了二壮天突穴中,一下就进入了三分之一,看得围观的医生直抽冷气,心都在那提了起来。

    随后古小云又在银针上运转真气弹动了一下,银针便不停地颤动着,久久没有停下。

    紧接着,他又飞快地在膻中穴、乳根穴、中脘穴、天枢穴……等十几个重要部位全都扎上了银针。

    每扎完一根银针,古小云都会运气指上弹动一下,等他扎完针,所有的银针都在那齐齐颤动着,很是诡异!(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