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抢救室风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走,我们现在就赶去医院。”古小云听完后二话不说,招呼起青皮和赖头就走。

    “吴姨,有这么多人在,你就不用去了,一有消息我会及时通知你的。”看到吴思恩也心急火燎的跟在后面,古小云向她递了个眼色说道。

    吴思恩听完后刚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是村长,有村民受伤住院了她于情于理也应该去看望一下的,可古小云为什么偏偏不让自己去呢?看到古小云递来的眼色她才醒悟过来,耿二壮被送去了市人民医院抢救,那可是市里最大的医院,难免人多眼杂,古小云肯定是担心她去那里有可能被有心人看到,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她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在家里坐等古小云传回来的消息了。

    “赖头,你给我指路,我们先去二壮家,把他的父母一块捎上。”古小云吩咐道。

    青皮和赖头听了心里都很明白古老大的意思,二壮他既然是被抢救,那肯定就伤的不轻,谁都不知道抢救的结果到底会怎样,捎上他的父母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到了耿二壮家门口,古小云打量了一眼他家的房子,心里不禁感到心酸。耿二壮家的房子看上去比赖头家都要破败很多,想必由于他爹长年患病,早已把这个家折腾得差不多了。

    古小云他们推开门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从屋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咳到最后简直就像是在拉风箱一样,仿佛随时都会直接闭过气去。

    耿二壮的父母看到古小云他们来了,连忙热情的招呼起来。能不热情吗?要不是古小云到河沟村租地,支付了一部分租金分发到了村民们的手中,耿二壮的父亲哪有钱继续拿药。恐怕只有躺在家里等死了,说起来古小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耿叔,我一进门就听到你咳嗽的很厉害。没去医院看看吗?”古小云问道。

    “唉!别提了,要是没有你。我连吃药的钱都拿不出来,哪还敢去医院啊。我这肺病是多年的老毛病了,已经烙下了病根,想要治好是不可能了……”耿二壮的父亲唏嘘的说道。

    古小云本来是想过来捎上他们一起去医院的,可现在看到二壮父亲的情况不禁有些犹豫了,古小云担心,到时候如果耿二壮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父母肯定受不了那个打击。他父亲的身体也一定会垮掉的。

    “小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二壮父亲从古小云欲言又止的表情中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

    “耿叔,本来是不想告诉你们的,可这事又不能瞒着你们,二壮他在工地上出了点事故,现在被送去医院了。”古小云避重就轻的说道。

    “啊?二壮他怎么样?伤得重不重?”二壮的母亲一听立马就急了,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耿婶,你和耿叔俩都先别激动,具体的情况电话里没说。我也不是十分清楚。要是没有什么收拾的,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古小云安慰他们道。

    古小云带上他们驾车风驰电掣的向北昌市人民医院驶去。到了医院,古小云到医院前台咨询了一下。便带着几人向位于一楼的抢救室跑去。

    “咦?出了什么事?”古小云被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弄得一头雾水,心里不禁纳闷的想到。

    抢救室门前此时聚拢了很多看热闹的病人家属,从他们围观的圈子里还不断传出来阵阵剧烈的争吵声。

    “是二狗哥的声音,肯定是出事了!”赖头从争吵声中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声音,立马就急了。

    二狗?古小云想了一下,心里还有些印象,二狗也是河沟村的,平时和耿二壮最为要好,看样子就是他打电话通知的吴思恩。

    “让一让!请大伙让一让……”古小云对围观的众人喊道。

    看到没人理睬自己。他用手强行拨开了围观的人群,带着其他人挤进去后。这才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形。

    只见耿二壮孤零零的躺在一辆担架车上,人已经陷入了昏迷。旁边有两个一看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农民工的青年正在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激烈的争吵着。

    古小云走到担架车前仔细查看了一下耿二壮的伤势:他身上穿着的破旧迷彩服上能清晰的看到斑斑血迹。脸部带着大面积的擦伤,胸腔部位形成明显的塌陷,古小云判断他胸骨至少断了三根以上,左胳膊和右腿有不正常的扭曲现象,看样子也应该是断了,至于其他部位有没有伤,暂时还不知道。可以说,耿二壮的伤势非常严重,他现在的情况也是非常的危险。

    古小云看完后感到非常的生气,心说“人都伤成这样了,你们不赶快想办法抢救,还在这里瞎争吵什么?”可是,当他听清二壮的工友和医生的争吵内容,搞清楚了他们争吵的来龙去脉以后,古小云彻底的怒了!

    原来,耿二壮在工地上出了事故以后,当时和他在一块干活的这两位工友就连忙打车把他送来了医院。二狗先是打电话通知了吴思恩一声,又给承包工程的老板打电话告诉他二壮摔伤了,让他到医院来送钱,谁知老板当即表示不管,说二壮是由于违规操作才受的伤,他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二壮的治疗费用一切由他自己承担,这下二狗和另一个工友可傻眼了。

    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二壮的伤情继续恶化吧,没办法,两人只好央求这个身穿白大褂的急救室副主任,看能不能先抢救病人,他们负责去想办法筹钱。可这个副主任在看到他们是农民工后,言语措辞便显得极端轻视,并且污蔑两人是想把病人扔在医院,借出去筹钱的名义逃之夭夭,被纠缠急了就用满嘴的陈词滥调来应付他们,说什么医院不是福利机构,有明文规定不交钱就不能收治病人……。

    两人低三下四的商量了半天,可人家摆足了高调对他们就是不理不睬,这不玩人吗?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血性”,两人都是年轻人,哪能受得了这个,忍不住和他争吵了几句,谁知这个副主任竟然随口趟出了一句“穷鬼就这命!”,这下两人可不干了,这叫什么话?这不摆明了不把他们当人看吗?立即与他激烈的争吵了起来。

    “二壮!我的儿子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快醒醒,你可不要吓妈啊……”耿二壮的母亲看到他的惨状,顿时声嘶力竭的哭喊了起来。

    二壮的父亲见状立即瘫坐到了地上,二壮可是他们家的独苗,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可就要绝后了。

    古小云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感觉到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窜,忍不住大喝一声:“好了,都给我闭嘴!”

    古小云可是一名修真者,虽然喝声中并没有灌输真气,但还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心神剧震,像是被铁锤重重的敲击了一下似得,犹如暮鼓晨钟般荡涤着他们的心灵。终于,现场的争吵声、议论声、哭喊声全都戛然而止,现场陷入到了一片静寂当中。

    “恩人,您来了!”二狗见到古小云,神情恭敬无比的问候道。

    古小云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个副主任跟前,沉声说道:“你有在这争吵的时间,为什么就不想着先抢救病人?”

    副主任打量了一眼古小云,感觉他身上有种自己说不出来的气势,自己站在他面前,竟然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种卑微的错觉,看起来这人很不简单。他立刻收敛起了自己的傲态,像他这样的医生也就只能对普通的病人家属拿捏、显摆,对上比自己实力强大的人,连个屁都不是!

    “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医院有明文规定,不交钱就不能收治病人,我只能按照规定办事……”古小云一问,他便又搬出了这些陈词滥调,想要蒙混过关。

    “放屁!”没等他啰嗦完,古小云便沉声呵斥打断了他,吓得他忍不住身体都哆嗦了一下。

    “我问你,你敢负责任的说你们医院有明文规定不交钱就不救人吗?你告诉我,你们医院的宗旨是什么?难道不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一切以病人为中心!你再告诉我,你们医生护士的行为准则又是什么?是谁在一直吹嘘,医生护士就是白衣天使,医护工作就是神圣的职业!你是天使吗?你干的是神圣的事吗?”

    古小云掷地有声的怒声斥道,声音响彻了抢救室门前的整个空间。

    那名抢救室副主任在古小云的咄咄逼问下,脸色变得异常的苍白,身形也瑟瑟而抖了起来。

    突然,现场雷鸣般的掌声骤然间响起,围观的病人家属都被古小云的这番话说到了心坎里,现在的医患关系如此的紧张,不正是这些丧失医德的医生导致的吗?老百姓口中所说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医院大门朝南开,有病没钱莫进来”,这些不都是对他们的最好褒奖吗!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