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河沟村沸腾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家想不想知道小云到底是怎样把周维平扳倒的?”

    吴思恩看到古小云简洁明了的就说了这么一句,知道他是不愿居功,可她又不想就这么放过古小云,于是煽动起了村民们的情绪。

    “想!……”村民们的喊声整齐划一、气势十足。

    古小云表情幽怨的瞪了吴思恩一眼,看得她在心里暗暗偷笑不已。

    无奈之下,古小云只好把他整治周维平的经过简单的向村民们说了一遍,村民们这才明白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为古小云的机智果敢感到深深的敬佩。

    一时间,村民们的情绪变得无比的激动,仿佛搬去了心头的一座大山,让他们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小云,老朽代表全村男女老少在这里谢谢你了,是你让我们河沟村看到了希望。”那位河沟村最有威望的长者站起来向古小云深深的鞠了一躬。

    “老爷子,这可使不得!”古小云惶恐的说道。

    “使得,使得!要是没有你,可能我到死也看不到河沟村脱贫致富的那一天,你让我怎么厚着脸皮去见河沟村的列祖列宗啊!”老人感慨万千的说道。

    村民们听了都深以为然,古小云此时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就好比万家生佛,是大慈大悲的菩萨派他来拯救河沟村的。相信古小云如果让他们做什么事,肯定会一呼百应的。

    古小云心中突然想到,对于河沟村的村民们来说,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喜事,立即吩咐青皮和赖头开车去镇上买烟花爆竹和一些零食,河沟村离镇上很近,开车有半个小时足够打个来回了。

    村民们被这件天大的喜事刺激的激情澎湃。一时间谁也不愿意离开。在知道事情的原委后,他们才终于明白,河沟村的粮食为什么会连年欠收甚至是绝收。原来都是周维平这个王八蛋搞的鬼,他们一致诅咒这个狗官不得好死。同时对古小云为河沟村所做的一切感恩戴德。

    看到这么多人站没个站地坐没个坐地,吴思恩立刻让人到自己家里所有能用得上的桌椅板凳全都搬了出来,给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其他人到好说,席地而坐就行,农村里又不讲究这个。

    可就这么干坐着他也不是个事啊!尤其是现在已时近中午,虽然现在的气温并不高,可时间长了还是会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古小云见状。从神农戒指里取出了几株清神草,让吴思恩放到大锅中烧水给大家喝,村民们喝了之后惊奇的发现,浑身的燥热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精神好像也变得旺盛了许多。

    现场的气氛顿时又高涨了起来,这时,青皮和赖头驾车回来了,买来了瓜子、花生、糖等一些零食分发给了大家,现场一时之间变成了茶话会,村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古小云看得心酸不已,这些朴实的村民,他们的要求真的很低。只要是能吃饱穿暖就可以了。这也越发坚定了他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决心,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河沟村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老爷子,您是村里最有威望的长者,这象征着幸福的第一炮就由您来点燃吧!”古小云从车上抱过来一个礼炮说道。

    老人颤抖的接过了古小云递过来的粗香,心情无比激动的点燃了礼炮的引线,随即震耳欲聋的礼炮声响彻了河沟村的上空,村民们都热烈的鼓起了掌,抬头仰望这幸福的礼花在空中绚烂的绽放。

    青皮和赖头也同时点燃了大地红鞭炮。那“噼里啪啦”的响声令村民们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像极了他们此时的心情。

    突然。从三河村的方向也传来了鞭炮声,就好像是在与河沟村的鞭炮声相合。一同谱写出了美妙的二重奏,引得现场的村民们不禁竞相猜测。

    古小云将视线投向了青皮,这家伙和自己的目光对上以后立即装傻充愣的傻笑着,古小云心知,肯定是他事先通知了薛一德,三河村才能无巧不成书的也放起了鞭炮。他并没有责怪青皮的意思,反而颇为赞赏,觉得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有眼力劲了

    。

    不过古小云也敏锐的觉察到,三河村燃放鞭炮的时间比这边要稍晚一些,好像是刻意如此,他嘴角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看来薛一德是想告诉自己,他的思想真的改变了。

    待众人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之后,古小云到赖头家去看望了一下赖头的父亲。

    古小云到的时候,他正在赖头母亲的搀扶下在院子里锻炼行走,虽然走得有些困难,但还是不难从他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看出,他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美好。

    “耿叔,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啊,恭喜您了!”古小云笑道。

    “呵呵,小云来了,这还不都是你的功劳,快请屋里坐!”看到古小云,赖头父亲热情无比的招呼道。

    “昌河,刚才村里放礼炮是怎么回事?光从广播里听说有重大事情宣布,到底发生了什么值得庆祝的大事啊?”赖头父亲好奇的问道。本来赖头母亲想去的,是他拦着没让,他想赖头和古小云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他肯定知道的。

    “爸,你先坐下,我再告诉你,要不我怕你听了以后会站不住。”赖头兴奋地说道。

    “你这孩子,弄得神神叨叨的,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赖头父亲嗔怪的瞪了儿子一眼,笑骂道。

    “爸,周维平倒台了,他被抓起来了。”赖头大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周维平被抓了……这都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赖头父亲激动的蹭得站了起来,语无伦次的说道。

    “爸,当然是真的了,村里刚才放鞭炮就是为了庆祝这件事,周维平是被古老大设计扳倒的。”赖头说道。

    赖头父亲激动的拉着古小云的手,喜极而泣道:“小云,耿叔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报了大仇。”

    他的腿就是周维平找人打断的,可以说,河沟村与周维平仇恨最大的就是他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古小云,他这条腿可就彻底的废了。这被人打成残废的大仇如果报不了,可以想象会在他的心里造成多大的阴影。

    如今腿也保住了,仇人也被抓起来了,他这心里顿时变得亮堂了起来。

    “耿叔,您别这么客气,像周维平这样的狗官即使我不动他,他也早晚会受到报应的,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长着眼睛的。”古小云安慰他道。

    古小云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赖头父亲伤腿的恢复情况,情况非常理想,看起来赖头父亲这几天可是没少锻炼,这也完全能够理解,不管是谁,如果本应该残废的腿可以恢复健康,相信也同样会一刻不停的加强锻炼,盼望有行走如飞的那一天。

    “耿叔,放心吧,我敢保证,最多再有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古小云语气坚定的说道。

    赖头父亲听了心头一阵大喜,自己终于可以重新站起来了,顿感五味杂陈、幸福无比。

    看望完赖头的父亲后,古小云他们又回到吴思恩家,他接下来要抓紧时间解决河沟村外出务工人员的事情了。龙泉集团的办公人员来河沟村已经考察好几天了,基本上已经考察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提出来可行性报告。什么事都要未雨绸缪,外出务工人员能否顺利返家成为决定龙泉集团投资计划的关键,这件事顺利解决与否,直接决定了投资的成败。

    “吴姨,我上次让你和青皮他们落实的外出务工人员的详细信息整理出来了吗?”古小云问道。

    “哦,昨天刚刚整理出来,我去给你拿来。”吴思恩说道。

    不一会,她便拿来了十来张记载的密密麻麻的信纸,古小云仔细看了一下,上面对每个人的地址、工种、联系电话等都记载的非常详细,可见她与青皮和赖头是下了不少的功夫的。

    古小云看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告诉青皮和赖头明天开始,他将带领着两人按照名单上记载的信息一一落实,争取早日把这个问题彻底的解决。

    忙完这些后,古小云给母亲李曼琼打了个电话,通知她密蒙花催熟的事自己已经完成了,让他立刻着手安排帝景药业下属的研发单位做好一切的准备,三天后他将带着密蒙花样本去进行前期提炼,李曼琼一听兴奋不已,儿子这是要把荣誉的头衔安到帝景药业的头上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小云,小云,不好了,耿二壮他出事了!”吴思恩火急火燎的冲进来嚷道。

    “什么?出了什么事?吴姨你先别慌,坐下来慢慢说。”古小云说道。

    “刚才耿二壮的工友打来电话说,耿二壮失足掉进了电梯井,已经被送到了医院,现在正在抢救……”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