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玩死狗官(十)
    

    古小云假装害怕的举起了双手,声音颤抖的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就是过来买点粮食种子,用得着搞这么大的阵仗吗?”

    “闭嘴!你还想狡辩,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在进行劣质种子非法交易,且交易数量特别巨大,现在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古小云的耳中,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傅冰蓉这位刑警大队大队长。古小云心说,连这位警界第一铁娘子都出动了,看来这阵仗确实够大的!

    傅冰蓉瞪了古小云一眼,冷嘲热讽的说道:“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干犯法的事,真是白瞎了这副长相。”

    古小云知道这是傅冰蓉在借机损他,算是对上次不答应她条件的报复,他不禁在

    心里苦笑不已:女人啊,可千万不能得罪,尤其是像傅冰蓉这样的铁女人!

    “什么?劣质种子?不是,警官,这我可真不知道啊!他们只告诉我是便宜种子,我被骗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周乡长,王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倒是说话啊。”

    古小云唱作俱佳,看得傅冰蓉在那里暗暗偷笑,心想这小子都能拿奥斯卡了。

    “警官,您明查,我可是合法的种子商人啊!这些可不是劣质种子,全都是优质的粮食种子啊。”

    “对,对,警官,我是三河乡的乡长周维平,是这次种子交易的介绍人。我可是有觉悟的党员,怎么可能干违法的事情呢。”

    被古小云这么一问。王毅和周维平也都相继醒悟了过来。刚才他们是被这冷不丁出现的大阵仗给吓蒙了,现在有些回过味来了,心想‘这些警察又没有证据。怕什么?’,心思顿时又变得活了起来。

    这时。又有几辆车子驶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了七八名身穿不同制服的工作人员,其中两人手里还拿着类似于实验仪器的玻璃状物品。

    “我们是北昌市农业局农作物质量管理科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非法贩卖劣质种子,现在依法按照规定对种子进行质量抽检。”一名领导模样的工作人员说完后,那两名手拿仪器的工作人员立刻进入院子开始了抽检。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那两名工作人员现场公布了抽检结果:“根据我们的统计。这里总共存放有大概五百吨左右的农作物种子。我们按照种类对其一一进行了抽检,基本上可以认定,所有的农作物种子均不合格,全部属于劣质种子。”

    王毅闻言立即瘫软到了地上,马上有警察上前给他戴上了手铐。

    就在周维平还存在侥幸心态的时候,又有一枚重磅炸弹被抛了出来:“我们是北昌市检察院的,之前接到举报,三河乡乡长周维平长期贪污挪用救济款,且涉案数额特别巨大,已查证属实。为防止犯罪嫌疑人毁灭、藏匿证据,现在依法提请公安机关对其进行拘留,这是《拘留证》。”检察院的一位领导亮了亮手中的《拘留证》说道。随之有警察上前让周维平签字后为其戴上了手铐。

    周维平被戴上手铐后,犹自嚣张的叫嚣着:“你们动不了我,我爸是华夏农业部副部长周济同,识相的赶快把我放了,要不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古小云不禁自嘲:这还真是一个拼爹的时代!小的不行了就把老子搬出来,真以为自己有个当大官的老子就可以践踏法律、为所欲为了?这次就算是你老子亲自出面也救不了你了……

    这时候,周围已经渐渐聚拢起了不少的村民。不过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有这么多的执法人员所以都不敢靠前,只是远远的观望着。但是议论的声音却渐渐大了起来。

    “这是犯了什么事啊?怎么都动枪了,是不是抓捕逃犯啊?”

    “不像。你看里边还有检察院的,抓捕逃犯也不用检察院的吧。”

    “我刚才好像听他们说是什么非法交易劣质种子。是不是我听错了,卖个劣质种子用得着出动这么多警察吗?”

    “我来得早,听那个太监嗓说自己是三河乡的乡长,好像叫什么周维平,被抓后他还嚷嚷着自己的老子是农业部副部长呢!”

    “扯淡!农业部副部长的儿子能就干个小乡长?不过旁边的那个胖子我倒是知道,好像是姓王,专门倒腾假种子的。你们还记不记得几年前我们村粮食差点绝收那件事,听说就是买了这个姓王的假种子造成的。”

    “什么?原来那个卖假种子的就是这个死胖子,那年我们全家都差点饿死,要不是有乡亲们接济,我们全家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了,打死这个缺德的东西!”

    “对,打死他,这样丧尽天良的狗东西,留着也是个祸害!”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村民们群情激奋,都说人多力量大,这时候也没人害怕了,一个个全都摩拳擦掌的围了上来。

    这场面,这阵势,比起刚才来可是大多了。想象一下,上百人眼睛发红,捏拳撸袖的把你围起来会是什么场面?吓死个人喽!——王毅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

    事态在不断的升级,眼看就有些控制不住了。这时候,傅冰蓉站了出来,她利用警车内的扩音器向村民喊话道:“各位乡亲们,我是北昌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傅冰蓉。请乡亲们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要做出犯法的事,我向大家保证,犯罪分子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如果乡亲们有什么冤屈,可以及时的向有关部门反应,相信政府一定会为大家妥善解决的。”

    别说,还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傅冰蓉北昌警界第一铁娘子的威名那可真不是盖的。老百姓中很多人都听说过她,对她还是很信任的,现场紧张的气氛也慢慢降了下来。

    “请大家让一让。我们要抓紧时间押送犯罪嫌疑人回去接受调查,乡亲们也可以把你们的证据整理成资料寄给我们。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家就能听到好消息了。”傅冰蓉见到村民们不愿退去,出言劝解道。

    村民们想了想终于把路让开了,现场的执法人员也都纷纷上了各自的车子缓缓地向村外驶去。

    “你,上我的车!”傅冰蓉对古小云命令道。

    古小云苦笑着摇了摇头,得!这位姑奶奶怎么还不依不饶了!只能无奈地钻进了车内。

    “说吧,这次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想怎么补偿我!”等古小云上车后,傅冰蓉直接提起了条件。

    “什么叫帮我的忙?这是你的职责好不好?”古小云翻了翻白眼。郁闷的说道。

    傅冰蓉听完顿时就不乐意了,瞪着眼睛说道:“为了你的事,我把全刑警队的人几乎都调了过来,你还不领情?看来是我热脸贴上冷屁股了。”

    她一句话差点把古小云噎得背过气去。是啊,人家调动了这么大的警力,你要说不领情确实有些过了,本来他还以为是老妈一手安排的,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啊!

    古小云无奈的说道:“好吧,那你说,你想要什么补偿?”

    傅冰蓉脸上顿时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开心的说道:“我要你以后对雅言好点,别那么不冷不热的。你看,雅言既……”

    “打住!我说你别总干涉别人感情的事好不好?你不觉得这很无聊吗?”古小云不等她说完连忙打断了她。心里还在哀叹:天哪!这怎么又来了?

    傅冰蓉生气的说道:“雅言这女孩子有什么不好?又聪明又漂亮,心地还很善良,配你都富富有余了,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你可别冤枉我,我又没说别人不好。叶雅言是很好,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情圣,见到好的就要留下,再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古小云瞪眼说道。

    “什么?……你有女朋友了?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古小云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冰蓉一声尖叫给打断了。差点吓出了心脏病。

    “我有没有女朋友,为什么要告诉你?”古小云不满的说了一句。说完看了看傅冰蓉脸上着急的神情,顿时狐疑的问道:“你不会是对人家许诺了什么吧?”

    “哪有。哪有……”傅冰蓉急忙推脱了起来。

    “没有最好,要不然看你到时候怎么交代?你自己惹得麻烦别想让我给你擦屁股!”

    古小云可不相信傅冰蓉的话,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所以他先给她打个预防针,省得到时候麻烦。

    傅冰蓉的心彻底的慌了:完了!这可怎么跟叶雅言交代啊?该死的古小云,有女朋友也不告诉人家一声,自己还在这皇帝不急太监急、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不成了乱点鸳鸯谱了吗?

    一行车队进入了市区后,顿时引起了市民的强烈好奇。这是有重要领导下来视察吗?还是出现了什么重特大恶性案件?这一溜十几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过,看起来就很威风,要是被他们知道,被抓的只是一个乡长和一个贩卖假种子的不法商人,不知会作何感想?不过想想,周维平和王毅两人也算是值了,进监狱之前还享受了一回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就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羡慕?

    车队驶入了北昌市公安局,古小云和周维平、王毅一起被关进了临时拘禁室,当然这也是古小云提前要求的。

    一进拘禁室,古小云便向周维平抱怨道:“周乡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我招谁惹谁了,这怎么把我也抓进来了。”

    周维平尴尬的说道:“古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也受到牵连了。你放心,等我给我父亲打个电话,我们很快就会被放出去的。”

    古小云听了心里冷笑不已:都到现在了,还在做美梦,你要是被放出去,那我的心思不是全白费了吗?

    “王老板,你给我提供的那些种子真的全都是劣质种子?你这也太黑了吧!”古小云又将矛头调转向了王毅。

    “古兄弟,你别听他们瞎说,怎么可能是劣质种子,只不过因为数量太大,收购时没法一一检查,可能被人趁机混进了一点残次品而已。”王毅连忙辩解道。

    “要是确实如你所说,倒也不是说不过去。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是有人故意要整你们?”古小云假装分析,实则煽风点火的说道:“不过也不对呀,王老板你存放种子的地方那么偏僻,怎么警察好像事先知道了一样,我们一到就被抓了?”

    “对啊!王毅,你不是说放种子的地方万无一失吗,怎么还被警察抄了老窝?不会是你通风报信了吧。”

    周维平被古小云这么一撺掇,顿时对王毅起了疑心,谁知他这一句话,彻底成为了点燃**的导火索。

    “放你妈的屁!周维平,要不是你被检察院盯上,警察能顺藤摸瓜的查到我的身上吗?我他妈的才冤呢!”到了这个地步,王毅讲话自然也就没有了顾忌,看到周维平怀疑自己,心里的火气顿时爆发了出来。

    “草泥马,要不是你撮弄我挪用乡里的救济款,我能栽这么大的跟头吗?”周维平像条疯狗一样的狂吠道。

    “那是你自己贪心,怨得了我吗?你个狗东西,既贪财又好色,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吗?这些年,你祸害了多少四里八乡的大闺女小媳妇,每年又从我手里狮子大开口的讹走了多少钱。我都给你记着呢,一共是五百二十六万,你敢说你不贪?你敢说你不色?”王毅知道自己要玩完了,这时候也彻底的疯了。

    “……”

    “……”

    古小云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起了狗咬狗,这可比什么动作大片吸引人多了,那些都是虚构的,眼前这可是真实版的。这就是以前好得穿一条裤子的朋友?呸!不过是官商勾结的典型罢了,一旦落入牢笼,就狗咬狗一嘴毛,都恨不得把对方祖宗八代做的坏事全部都抖落出来。

    不过,这也正是古小云想要的结果,也是他主动要求一起关进来的原因。

    古小云相信,只要自己能把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点激发出来,两人之间那脆弱的联盟马上就会被瓦解掉,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看到两人争吵完了,都在那‘呼哧呼哧’的喘粗气,古小云不禁玩心大起,他指着屋顶的监控,弱弱的提醒了一句:“这里面有摄像头的!”

    周维平和王毅一听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像堆烂泥一样瘫软到了地上。

    完了!这下可彻底的完了!……(未完待续)

    ps: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歉,昨天发的239章后半部分,出现的‘秦越’等内容,是由于我的误操作造成的,对于起点的作品发布平台还不十分熟悉,飞舞真是抱歉。

    为了弥补大家的损失,这一章免费发布!再次恳请大家的谅解!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