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玩死狗官(九)
    

    看到气氛有些压抑,古小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对付周维平的计划告诉了青皮和赖头两人,两人听完后开心雀跃不已,兴奋的围着屋里直转圈,一时都停不下来。赖头就不用说了,能够让周维平遭到报应,这简直就是他做梦都想的事情,就连青皮也感到很解气,因为周维平这些年虽然没有在种子问题上针对三河村,但也没少给他们小鞋穿,能够扳倒这样的狗官,同样是他非常期盼的事。

    “好了,你们知道就行了,但是一定不要传出去。一会你们俩就和吴姨去落实外出打工村民工资拖欠的问题,争取早一点搞清楚具体的情况。我还要安排一下明天对付周维平的事情,接下来就分头行动吧。”古小云说道。

    等吴思恩他们离开后,古小云先是打了个电话给母亲李曼琼,告诉她明天就可以对周维平收网了,请她帮忙协调好中间的环节。然后又给秦五爷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请他派几个精明的小弟下午到河沟村来找他,秦五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最后古小云又静下心来反复思考了几遍明天可能出现的问题,直到感觉万无一失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

    翌日,国会宾馆。

    等古小云赶到时,远远的便看到周维平和王毅身形笔直的站立在门口迎接他,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春风般灿烂的笑容,看到古小云来了,两人立即点头哈腰的迎了上来,嘴里的恭维之词也随之喷涌而出:

    “古老弟,终于把你给盼来了,我和王老板可真是望眼欲穿啊!”周维平一脸谄媚的说道。

    “是啊。古老弟,我对你可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王毅也是奉承的说道,不过这话古小云听在耳中怎么感觉那么别捏。

    “好了。周乡长,王老板。我们就不要客气了,还是办正事要紧。”古小云打断了两人的恭维说道。

    “好,跟古老弟合作就是痛快,请!”王毅指了指停在旁边的一辆车子说道。

    古小云没有多问便直接上了车子,他清楚像王毅这样倒卖伪劣种子的不法商人,交易的数额又是如此巨大,冒的可是掉脑袋的风险,自然要将货物囤积到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王毅驾着车子驶向了北昌市。在市区转了好几个圈子才终于从一条岔道上拐入了一条通往乡下的土路,古小云不动声色,只是在心里暗暗冷笑,他们不知道自己就是北昌本地人,以为做的这些小把戏能够瞒得过他的眼睛,实在是太幼稚了!

    古小云心说: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他非常的冷静,因为他早就从汽车后视镜里发现了一直跟踪在后面的车辆,王毅他们自认为聪明,在市区不断的兜圈子,可后面跟踪的车辆也在不停的变换。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发现的了的。尤其让古小云佩服的是,当王毅的车子拐进这条乡间土路的时候,后面跟踪的车辆竟然换成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他也是反复观察了好几遍才确认下来,对于秦五爷安排的这几个人,古小云心里真是十二万分的满意。

    车子一路颠簸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后面跟踪的拖拉机一直不急不徐的跟在后面。因为乡间土路一般都很窄,前面有一辆轿车堵着,拖拉机过不去合情合理,但在到了村口后,后面的手扶拖拉机顿时超了过去,在超过的瞬间。古小云发现车上坐着两个人,连身上的穿着打扮都完全是农村人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他算是彻底的服了。不禁感慨这些人真是难得的人才啊!

    进了村子,车子东拐西拐才终于在一座小破屋前停下了。

    “古老弟,辛苦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王毅一下车便假惺惺的说道。

    “行了,王老板,别整这些虚的了,还是赶快验货吧。”古小云假装不耐烦的说道。

    “就是,就是,老王,古老弟又不是外人,你非得弄这些没用的,这下放心了吧。”周维平在一旁说道。

    “哎呀,古老弟,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别和我一般计较!”王毅边说着道歉的话边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打开,古小云便看到小屋的院子里堆满了麻袋,一个个装得鼓鼓囊囊的,摞得就跟小山一样。他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找到了老窝,没白费他布局了这么多天,今天可算是人赃并获了。

    古小云偷偷的按了一下装在裤兜里手机的拨号键,上面早已设置好了号码,这是他实现预定好的信号,号码一拨出就代表行动正式开始。

    没过几分钟,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陆续的停车声,王毅和周维平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夺门而出,可他们刚一冲到门外,整个人就彻底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只见门口一字排开了十几辆警车,无数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自己,两人顿时吓得瘫软到了地上,额滴个亲娘!不是吧,又不是对付武装暴徒,用得着这么多警察吗?

    就连古小云都有些吃惊,心说这场面可真够大的,老妈这整的也有点太吓人了吧,不过他一想这肯定是李曼琼担心自己的安全,才做出了这么严密的安排,心里顿时感觉到暖暖的!

    “顾院长,您是中医界的老前辈,就麻烦您给我们解说一下‘望闻问切’四诊的出处好吗?”秦越谦逊的说道。

    顾云飞知道这是秦越担心抹了他的面子,在刻意的“抬”他。这个年轻人如此懂得“尊师重道”,让顾云飞心里觉得欣慰的同时也对秦越有了深深的好感!

    顾云飞笑着点了点头,徐徐说道:“《难经》第六十一难曰:经言,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何谓也?”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往下说道:“然: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肺腑也。经言,以外知之曰圣,以内知之曰神,此之谓也。”

    ……

    “啪~啪~啪~……”

    话音刚落,秦越就鼓起了掌,他也为顾院长的‘博学’所深深的折服,不愧是中医界的老前辈,学识如此之渊博令人钦佩!

    顾云飞和秦越相视微笑起来,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惺惺相惜的意味,这一刻有一种默契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流淌着。

    “呵呵!顾院长,看来您还得继续解释一下!”秦越看到其他人瞠目结舌、一头雾水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顾云飞也被几人傻呵呵的模样给逗乐了,于是笑着解释道:“刚才这段古文就是‘望闻问切’一说最早的出处,意思是说:望是观察病人的发育情况、面色、舌苔、表情等;闻是听病人的说话声音、咳嗽、喘息,并且嗅出病人的口臭、体臭等气味;问是询问病人自己所感到的症状,以及所患过的病等;切是用手诊脉或按腹部有没有痞块,合起来便叫做四诊。”

    肖运城他们听到这里才算是茅塞顿开,心里顿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他们也都对面前这位老人拥有如此渊博的学识产生了深深的敬佩!

    “小越啊,我老头子这点老底都快被抖落光了!你还是赶快说出答案吧,不然还不得把老王给急疯咯!”顾云飞笑道。

    王老板站在旁边尴尬的笑着,心里忿道:“都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你们得了病,我能不着急吗?”

    “好吧!我给大家分析一下:刚才王老板领我们上楼,我注意到他没走几步就出现了呼吸短促的现象,这应该是左心功能不全的症状;大家再仔细看王老板的脸色是不是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暗红色,这是二尖瓣狭窄的特征;还有王老板的鼻子尖有明显的红肿,这表明他的心脏脂肪可能也在肿大,王老板,你应该有过心脏病史吧?”秦越侃侃而谈道。

    “我年轻的时候是得过心脏病,不过当时已经治好了,这么多年再也没犯过啊?”王老板惊疑道。

    秦越微笑着摇了摇头,对其他人说道:“前面我已经用了望、闻、问,接下来就是‘切’了,王老板麻烦你把左手给我!”

    秦越以自己独有的诊脉手法搭在了王老板左手的脉门上,大约两分钟后他又换了右手继续诊脉,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老板的脸也越发“苦”了起来,雅间内开着空调,他却出了满头大汗,心里更像揣着一只小兔般七上八下的直“突突”。

    “王老板,你平常吃饭的口味是不是比较重?最近经常嗜睡,夜里偶尔会出现呼吸困难并且痰中带血的情况?”诊完脉后秦越表情严肃的问道。

    刚才他通过细致的诊脉,发现王老板还有心房纤颤的症状,这表明他的病情已经不容乐观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