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贫穷的真相
    

    “周乡长,那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过去验验样品?”古小云问道。

    “随时都可以,就看古老弟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周维平唯唯诺诺的说道。

    古小云稍作考虑了一下,说道:“那就明天吧,明天上午我过去。”

    周维平听完显得很兴奋,连连说道:“好的,好的,到时候恭候古老弟的大驾。”

    他此时已经做好了发财的美梦,想想过了今天就可以凭空进账近千万,他这个心里美的呀,就像是三伏天喝下了冰镇汽水一样的舒爽。

    “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周乡长,我和吴村长还有点事情要谈,你看……”古小云下起了逐客令。

    “哦,你们谈,你们谈,那我就先告辞了。”周维平心神领会的说道。

    说完他便起身向外面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了一句“吴村长,刚刚我们谈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周维平发动车子扬长而去后,赖头立刻愤愤的朝地上吐了一口,诅咒道:“呸!你个狗东西,出门就让车撞死。”

    “吴姨,你怎么了?”古小云看到吴思恩的脸色苍白,连忙扶住她问道。

    吴思恩没有回答,只是表情木然的坐到了椅子上,她的心已经彻底的乱了,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吴姨,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如说出来大家一块想想办法。”古小云开导她道。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吴思恩吱吱唔唔的说道,但她那心虚的眼神还是暴露出了内心的慌乱。

    “青皮,赖头。你们俩去镇上买点菜回来,中午我亲自下厨,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厨艺。”古小云吩咐道。

    “好嘞!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喽!”

    两人又不是傻子。心知古老大是有话要和吴思恩单独说,顿时领命而去。

    “吴姨。其实刚才你和周维平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古小云坐下后,立即开门见山的说道。

    “啊?什么?你……你都听见了……”吴思恩立刻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对,不过我并不是有意的。吴姨,你打算怎么办?”古小云问道。

    吴思恩六神无主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呜呜……”她的情绪彻底的崩溃了,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吴姨,你放心,我是不会往外说的。不过。我想知道你逃婚的真正原因,这样我才能够帮你!”古小云安慰她道,同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吴思恩小声的嗫嚅道。

    古小云明白她心里还是有很多顾忌,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对此他心里很是理解。像他们这样的世家出身,言行举止往往受到很多人的关注,稍一不慎,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利益。

    “吴姨,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那我也告诉你我真实的身份吧!”古小云说道。他很清楚想要获取别人的信任,首先就要让别人信任自己。

    “你的……真实身份?……”吴思恩一下子惊到了,突然间感觉脑子好像不够用了。难道古小云和自己一样,同样隐藏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看到吴思恩异常惊讶的表情,古小云笑道:“好了,吴姨,你也别弄得这么紧张,又不是随便出来一个人就有两个身份,我们俩不过是个特例罢了。”

    他问道:“吴姨,你对我的名字有什么感觉?”

    “你的名字?小云,古小云……”吴思恩知道古小云肯定意有所指。于是陷入了思考。

    “有没有种熟悉的感觉?”古小云适时的提醒道。

    “古小云,古…古…李古……啊?你不会是……”吴思恩的脑海里突然间抓住了什么。顿时吃惊的叫了出来。

    看到古小云对她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吴思恩整个人瞬间呆住了。天哪。这竟然是真的!眼前这个俊朗飘逸、气质脱俗的少年竟然真是那两大世家的唯一继承人,李家,华夏拥有最大话语权的商业世家;古家,掌控着华夏半数以上的军队;这两家随便哪家跺跺脚,整个华夏国都要抖三抖。虽然吴思恩总感觉古小云让她看不透,但她决没有想到,古小云竟然是这样顶天的身份,震惊,实在是令她太震惊了!

    “吴姨,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古小云笑道。

    “小云,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身份,好吧,我就跟你说说吧……”吴思恩放下了顾虑,开始将她逃婚的原因说了出来。

    通过她的讲述,古小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原来,三年前,吴家的产业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时期,在其所有涉及的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本来这是一件绝对值得庆贺的好事,可是变故却在突然间发生了。就在三年前吴家的家族会议上,吴思恩的二叔突然间提出要进行家主改选,顿时引起了震动,并且她二叔还在会上提议,吴家与方家联姻,将吴思恩许配给方家大少方文平,方文平是何许人?那简直就是个色中饿鬼、衣冠禽兽,在整个京城圈子里可谓是臭名昭著,可出人意料的是,吴家二叔的提议竟然获得了大多数家族成员的支持。那时候,吴思恩的父亲是现任的家主,为吴家的发展立下了赫赫功劳,她爷爷是前任老家主,在家族里说话一向是一言九鼎,有着绝对的权威,可就是他们出面,这两件提议最后还是得到了通过,情形显得异常的诡异!两人都从中明显嗅出了阴谋的味道,为了避免有人拿吴思恩要挟,他们安排她离家出走,并将她逃婚的消息故意散播了出去,走得时候还一再叮嘱她不要和家里联络,等风声过去了再说。不过现在看来。吴思恩父亲和爷爷的背水一战,最后还是失败了,想必情况不容乐观。

    古小云听完一言不发。径自坐在那里低头思考着什么,吴思恩也没有打扰他。静静地坐在一旁陪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古小云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里闪现出睿智的光芒,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前他就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宝剑寒芒内敛,现在却是宝剑出鞘锋芒毕露。

    通过吴思恩的讲述,古小云从中闻到了巨大的阴谋,这绝对不是家族内部篡位这么简单。再联想到每当自己问及父母为什么离婚,他们总是语焉不详、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古小云隐隐的感觉到,这其中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在牵扯着,显得迷雾重重。

    “吴姨,你再仔细想想,在你父亲和爷爷的交代中还有没有遗漏什么?这点很重要!”古小云问道。

    “没有啊,他们交代的也就这么多了……哦,对了,在我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无意中听到他们好像说什么……南山……毒……控制……这样的字眼,其他的就没有听到了。”吴思恩想了想说道。

    “南山……毒……控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吴家的篡位是有人下毒控制家族成员所致,可这南山又是什么意思?”古小云心忖道。殊不知他的猜测还真的与事实相去不远了。

    想了一会没有任何头绪,古小云索性也就不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了,于是将话题转回到了周维平的身上。

    “吴姨,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我会找合适的机会帮你调查一下的。你千万不要随便和家里人联系,我想你们吴家现在已经不安全了。”古小云提醒道。

    “小云,这个我也知道。只是我很担心周维平,这狗东西不达目的,肯定会把我躲在河沟村的消息给传出去的。”吴思恩担忧的说道。

    古小云听完笑着说道:“吴姨。这个你大可以放心,周维平马上就要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心思去管你的事!”

    对于这个话题,吴思恩曾经不止一次听古小云提起过。以前她总觉得是古小云在刻意安慰她,现在知道了古小云的身份后她不这么想了,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因为以古小云的家族背景想要捏死周维平实在是太简单了。

    “小云,你是不是准备要动周维平了……”吴思恩迟疑的问道。

    古小云微笑答道:“不是要动,而是已经动了。吴姨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对周维平说在河沟村承包的土地要种农产品,而且我在全国还有十万亩土地的事吗?那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布局了,明天就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说起这个当时我还一直纳闷呢。不是小云,吴姨怎么没有听懂,你有土地和动周维平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吴思恩疑惑的问道。

    古小云没有解释,只是反问道:“吴姨,你们村这些年的农作物种子都是谁提供的?”

    吴思恩听到这个就来气,顿时气愤的说道:“当然是周维平这个狗东西了,他硬逼着乡里的各个村子必须从他手里买种子,谁不买他就给谁小鞋穿,虽然他提供的种子价格不贵,但是产量也很低啊!……哦,我明白了,你手里有土地,他自然是想卖给你种子了。不过,这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你情我愿的事情,又怎么能动的了他呢?”

    “吴姨,你知道我向周维平订购了多少种子吗?你绝对想不到,是五百吨。”古小云说道。

    “多少?五……五百……吨?”吴思恩今天快要被刺激疯了,古小云连连语不惊人死不休,对她的心脏承受能力方面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那得多少钱啊?……对了,小云,你真有那么多土地吗?”

    “当然没有,我在三河村和河沟村加起来承包的土地也不过就九百亩。”古小云笑道。

    吴思恩顿时变得担心了起来,着急的说道:“那你还要五百吨种子,你这不是疯了吗?到时候你哪来这么多钱给他?”

    “吴姨,你知道你们每年从周维平手里买来的种子,为什么产量会那么低吗?”古小云表情严肃的问道。

    “为什么?难道不是土壤的问题……可是周围几个村子的产量也不是很高啊!”

    吴思恩一头雾水的回答道。

    古小云接着问道:“那吴姨你有没有听说,乡里哪个村子粮食的产量要比你们高出很多的?”

    吴思恩想了想说道:“有,好像是有几个村子的产量比我们高多了的。”

    古小云继续问道:“那这几个村子播种用的种子是周维平提供的吗?”

    吴思恩摇头说道:“这个我倒不是太清楚,不过那几个村子都比较富裕,听说好像都有人在乡镇甚至是市里当官。哦,对了,三河村就是其中之一。”

    古小云听到这,终于明白两个相邻的村子,贫富差距为什么会这么明显了。三河村地理位置优越,紧靠河道,服务业高度繁荣,每年的粮食种子都是村里自行采购;而河沟村,村里没有任何农副产业以及服务业,每年播种的都是从周维平手里买的产量最多达到正常产量一半的劣质种子,长此以往,三河村发展迅速、越来越富,而河沟村却不进反退、越来越穷,这就是河沟村贫穷的真相。

    “吴姨,那你认为三河村和河沟村的土地会有多大的差距?”古小云继续启发她道。

    “照理说,我们两个村子紧挨着,土地也应该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啊!我知道了,小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农作物产量低,都是因为周维平提供的种子有问题?”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要是还不明白古小云的意思,那可真就成了傻子了。

    见到古小云点头,吴思恩彻底的愤怒了,她气得浑身颤抖的说道:“周维平这个该死的狗东西,他怎么能干这么缺德的事呢?这不是要把我们这些穷村往死里逼吗?……”

    等她发泄完后,古小云将自己的计划详细跟她说了一遍,吴思恩听完后立刻开心的笑了,笑容里有说不出的灿烂……(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